笔趣阁

第六章 劝架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世间万物必然有相生相克的道理,有阴必有阳,有苦亦又甜,有金屋,自然也有平阳弄。东街繁华热闹,西街也就破败冷清。

????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过年的气氛影响,西街上的的百姓身穿单薄外衣,形色匆匆的赶往他处,并没有年节闲适的心情。人们脸上多是冷漠麻木之感,比起吃穿用度迫在眉睫的问题,年节似乎也显得不那么重要,唯有当街的几户人家门口贴着简单的红纸春联和挂着的陈旧灯笼,依稀有些新年的感觉。

????几个小孩子坐在脂粉铺子前面玩耍刚捡到的纽扣,偶尔抬起脏兮兮的脸好奇的打量一下蒋阮三人,又转头兴致勃勃的玩起自己的物事。

????倒是有卖梅花的小商贩,铺子上摆着几个缺了口的大土瓷瓶,里头插着几只快要蔫了的红梅,看见蒋阮几人眼前一亮,急忙吆喝道:“漂亮的红梅,姑娘可要一枝,摆在房里可好看哩,还有香!”

????“这红梅怎么卖的?”连翘问。

????小贩摊开手掌:“不贵,五个铜板。”

????“这么贵,”连翘惊道:“不要了。”

????“哎哎哎,”小贩见状,连忙道:“算了,就给三个铜板吧,不能再少啦,家里小孩还等着吃口热饭呐。”

????连翘还要再压一压,蒋阮已经开口道:“剩下的我全部要了。”

????白芷一愣,有些不赞同道:“姑娘,如今银子吃紧…。”

????蒋阮摇头:“照我说的作罢,这些花留着有用。”

????白芷便也不再说什么,从贴身布包里倒出一大半铜子交给小贩,小贩也没料到突然做成这笔生意,平日西街上来往都是贫苦人,更不会掏钱来买花儿草儿的,今日却是意外收获。干脆将装红梅的瓷瓶也往连翘手里一搁:“过年了,小姐也讨个好彩头,这瓷瓶就算送的。”说罢就收摊走人。

????连翘手里捧着装红梅的瓷瓶,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姑娘要这些梅花做什么,虽然好看,买这么多也用不着,且花儿隔几日就萎了,倒不如吃几个春饼实在。”

????“这花不是来看的,”蒋阮一边往前走一边道:“是送的。”

????“送?”连翘好奇的看向她:“送谁呀?”

????蒋阮却又不做声了。几人走着走着,便走到西街的集市上来了。

????西街的集市是西街最热闹的地方,比较着来,也是最鱼龙混杂的地方,三六九等的人都有,也正因为如此,在这里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而最常见的,莫过于被偷儿摸了身上的东西。

????眼下就是一桩,三人刚走到集市入口,便看见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好大一圈人,里头吵吵嚷嚷的不知道在说什么。见蒋阮停住脚步,连翘想了想,便和白芷耳语了几句,两人在人群中挤了挤,为蒋阮挤出一条小道来。

????三人刚到人群里头,便将里头的情景看了个一清二楚,只见中间有两人正在对峙,一人是须发全白的老者,此刻面红耳赤,青筋暴起,怒不可遏,另一方却是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低着头泪水盈眶。

????连翘拍了拍身边一个人的肩,悄悄说了几句话,便转头对蒋阮道:“原是这老太爷说小姑娘偷了他的银子,小姑娘说自己没偷,急的哭了起来。”

????小姑娘被一堆人围在中间,脸色苍白至极,只是手中紧紧握着一锭银子,瞪大眼睛,极是无助孱弱。再看那怒不可遏的老头,穿着件褐色麻夹棉袄长袍,胡子气的一抖一抖的,嗓门却极大,几乎是冲那小姑娘大吼:“你这小姑娘,小小年纪便会这偷鸡摸狗的勾当,好没有教养!”

????有人看不过去,开口制止道:“老头说话何必如此难听,对一个小姑娘如此咄咄逼人,活了一把年纪难不成就是为了以大欺小来着?不害臊!”

????“你…”那老头气的说不出话来。

????“再说你怎么证明是她偷了你的银子?”那人却不依不饶:“只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便能偷了你的银子,是你太大意还是这丫头神通广大?啧,说不定是你故意想要骗小姑娘的银子!”

????此话一出,立刻得到周围人的附和:“是啊是啊,这样一个小姑娘,怎会有本事偷东西?”

????“说谎也不知事先想一想。”

????“定是想要骗人小姑娘的银子!”

????周围人纷纷议论起来,竟是不约而同的指责起那老头,仿佛那老头就是罪魁祸首一般,老头气的胡子一抖一抖的,脸红的似乎能滴出血来,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抖着嘴唇喘气。

????“真可怜。”连翘感叹。

????蒋阮看了她一眼:“你也认为是他想骗别人银子吗?”

????“自然不是,”连翘道:“骗的了别人,可骗不了奴婢,从前在乡下的时候,这种鬼精鬼精的丫头奴婢见得多了,分明就是骗人的嘛,白芷,对不对?”

????白芷微微点了点头。

????连翘道:“今日也算这老太爷倒霉了,真可怜。”

????蒋阮眸中闪过一丝异样。

????事实上,正如连翘所说,小女孩的骗术并不怎么高明,人群中也并不是没有人能识破她的伎俩,只是西街作为一个贫民集中的地方,本身带有很大的排外性,本能的排斥外来的人。这老头对这里的人来说无非就是陌生人,陌生人就是该打压的,所以今日,这小女孩是赢定了。老头也注定被扣上一个骗人银子的罪名。

????那么,她能做什么呢?

????蒋阮顿了顿,轻轻拨开半个身子护在人前的白芷。

????白芷一惊,见蒋阮的动作忙开口阻止道:“姑娘不可,这事咱们最好别搀和。”

????重要的不是真相,而是周围人的态度。就算自家姑娘出面劝架,无非也是被当做不识好歹的外来人一起被攻击而已。老头就算了,无非是失了一顿面子,可是自家姑娘却是大家小姐,就算如今被拘在庄子上,身份却是不可改变的。

????蒋阮轻轻摇了摇头:“白芷,让开。”

????白芷一愣,蒋阮已经上前几步,暴露在众人视野之中。

????她轻轻开口道:“老先生不必气急,世上有是非黑白,纵然一时说不清楚,总会水落石出,何必为了一口浊气而伤及自己身体,岂不是得不偿失。”

????------题外话------

????霸王虐我千百遍,我待霸王如初恋…朋友们,挥起你们的小手,收藏就在那里!【逗比别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