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一章 拒婚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个出声拒绝的,竟然是懿德太后。

????一直仿若置身事外的宣离面色一顿,嘴角含着的温文尔雅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其余人俱是不解,蒋信之却是暗中松了口气。懿德太后发话,便是皇帝也不会轻易反驳。陈贵妃就算再是得宠,皇帝也断不会为了她而拂逆懿德太后的意思。

????陈贵妃从来在宫中顺风顺水,平日里与懿德太后也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且加上她在宫中俱是风评极好,人人都喜爱她。懿德太后平日里除了皇后,并不与她们这些妃子亲近,所以倒是一直相安无事。谁知今日,却是这个大锦朝最为尊贵的女人当着文武百官极其家眷的面,毫不留情的驳斥了她的建议。若是懿德太后便算了,蒋阮居然也拒绝,她是怎么回事?

????陈贵妃唇角含着笑,重新审视起蒋阮来。起初她看蒋阮确实进退得宜,通身作派并不像是一个不受宠的尚书府小姐所表现出来的。加上宣离对她的评价,她也只认为蒋阮是个有些聪明的少女罢了。可眼下看来,她不仅聪明,还很胆大。对上陈贵妃含笑的目光,蒋阮也微笑着看来,她的笑容谦恭而淡定,仿佛含着眸中别样的情绪。陈贵妃的动作微微一滞。普天之下,这样的目光她是第一次遇到。

????那是——挑衅!

????偏生那挑衅里,满满的都是志在必得。

????懿德太后突然发话,倒是令萧韶本来即将起身的动作停了下去。莫聪奇道:“咦,太后她老人家不是从来都不管这些琐事的吗?奇了,难不成这蒋家大小姐真如此逗人喜爱,连太后都对她另眼相待?”

????萧韶若有所思,漆黑的眸子沉沉锁在蒋阮身上。蒋阮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她早已料到懿德太后会反驳。可是,她是怎么知道的?

????在场众人俱是不解,可也没人有胆子将心中的疑问问出口来。蒋阮眸光微冷,她自然知道为什么。

????陈贵妃以为万无一失,所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肆无忌惮的提出要纳她入八皇子府上。可是,她今日穿着,打扮,所有的一切都像极了元容公主。若是其他的也就罢了,偏偏是亲事,此情此景,懿德太后怎么会不想起当年元容公主被迫和亲他国的往事?

????她故意那样的磨蹭,显得为难而不愿意,可不就是为了提醒懿德太后,让懿德太后想到元容公主一辈子牺牲了自己的幸福,换得如今大锦朝安定的江山。一段被逼的婚姻,懿德太后触景生情,怎么会无动于衷。

????懿德太后会同情她,同时,也会在心底厌恶陈贵妃!

????而陈贵妃再如何得宠,开罪了皇宫中这样尊贵的女人,日后又怎么可能如从前一般风生水起。

????生命如此珍贵,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算计中,陈贵妃这样提出的亲事,她怎么会甘心?

????陈贵妃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皇帝,那双如水的眸子似乎蒙上了江南水乡的烟雨蒙蒙,委屈而又忧伤,只一眼,便让人觉得心中泛起了心疼。

????皇帝果然道:“母后,这是为何?”

????“哀家今日是想来赏赐蒋府大女,陈贵妃这话说的意思,并非赏赐,可是掠夺。”懿德太后淡淡道。语气中已然见些许刀锋锐利:“蒋家大女是蒋副将的心头宝,怎么舍得这样早就将自家妹子嫁出去。”

????蒋信之一怔,心中倒是对懿德太后存了几分感激。也顾不上其他,便是站出来对太后行了一个大礼:“多谢太后娘娘体恤,末将的确不愿将舍妹早早许人。”

????厅中顿时一阵唏嘘,不管懿德太后怎么说,那毕竟是太后的身份,说什么不重要。可蒋信之如今不过才刚刚立了功,就这么驳斥了皇帝最宠爱的贵妃。兄妹俩都如此不识好歹,简直是可笑。

????夏研心中自然是痛快不已,巴不得蒋信之两兄妹狠狠的得罪了陈贵妃才好,最好惹得皇帝心中大怒将他们赐死。蒋素素却是脸上稍微回了一丝血色。起初听见陈贵妃看中了蒋阮要做八皇子妃,她简直快要昏厥。只想不通为何那样温文尔雅,丰仪出众的男子却要蒋阮那个阴毒凶残,满面狐媚之相的孤儿做皇妃。此刻听太后阻止,才慢慢缓过神来。

????蒋俪自不必说,满眼都是嫉妒,她嫉妒蒋阮的运气,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那样一个可以建功立业的哥哥。蒋丹却是低着头使劲儿抠自己的手指甲,瞧着十分紧张的模样。

????赵光这边才是刚放下心来,又被蒋信之的一番话惊得心悬起来。

????关良翰皱了皱眉,嘴里嘟囔道:“恋妹狂。这般护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家闺女。”

????就连皇上眸中也闪过一丝不悦。蒋信之是有功不假,他也欣赏这个勇猛坚毅的年轻人,但并不代表他能容忍蒋信之对宫妃的不敬。他的眼里若是没有皇权,便是惊天之才也不能留在大锦的朝堂。

????便是在众多不赞同的目光中,蒋阮转过头来看着蒋信之轻轻一笑。无论发生什么事,这一世,她的身边还有蒋信之。会不留余地站在自己这一边,就算与整个世间作对,也会毫不犹豫的保护她的吧。

????蒋信之见蒋阮还能笑出来,心中便宽慰了些。

????陈贵妃听罢懿德太后的话,吃吃一笑:“这倒也是,妾身竟将这事给忘了。只是蒋副将,纵使再怎么疼爱蒋姑娘,终有一日,那蒋姑娘也是会嫁人的,不是么?”她含笑看着蒋阮,那目光像是江南的绵绵细雨,带着早春的微凉无孔不入,慢慢钻进人的心中。陈贵妃道:“蒋姑娘,你为何不愿呢?”

????“阮娘身份低微,实感配不上殿下龙凤之章,心中惭愧。”蒋阮低头,语气颇为诚恳。

????宣离目光一动,蒋阮分明就是胡乱编造的托词,蒋阮怎么会是自感卑微之人?他也疑惑,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何以从来都对他有一分淡淡的敌意。宣离自认为在众人心中一派温和平易的亲近面目,无数女子无不爱慕他温润如玉的模样。便是蒋阮如今还小,还不懂男女情事到底为何物,可是敌意又从何而来?他从来没有在蒋阮面前表现过不妥的地方?难不成是因为蒋素素?

????想到此处,他慢慢放下心来,若只是因为蒋素素的原因,要得到她的亲近信任,倒是很容易。

????陈贵妃轻轻叹息一声:“你这孩子,说什么匹配呢,若非小八亲自来求,本宫又怎么会突然提出此事?”

????众人又是一惊,竟是八皇子主动提出的!

????宣离一敛眉,收起脸上温文尔雅的微笑,起身走到殿中,他眉宇英俊,气度儒雅,带着皇家特有的高贵温雅气质。偏还一脸郑重严肃,对着高座上的皇帝郑重其事的跪下身来:“禀父皇,正是儿臣的心思。”他看了一眼蒋阮,神情变得有几分柔和,若早春的春风:“儿臣自玲珑舫一见蒋大小姐,被她的精彩绝艳折服,回宫后更是陷入四年。儿臣怕蒋大小姐怪儿臣此举孟浪吗,央了母妃成全。”宣离道:“儿臣愿娶蒋大小姐为妻,毕生呵护,保护她,爱护她。”

????他转向蒋阮,一字一句慢慢道:“蒋姑娘,你可愿意为我宣离的妻?”

????这样一个容貌俊美的年轻男子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示爱,深情款款,又是一向洁身自好的八皇子。在场无数闺阁少女都是又爱又恨。爱这样丰仪出众,情深为一人的俊美男子。恨只恨自己不是蒋府嫡长女,有这样天大的好运气。

????蒋素素听八皇子一席话说完,整个人摇摇欲坠。起初还在窃喜的心情此刻已经被痛入骨髓的恨代替。从来没有一刻像眼前这般这样妒忌蒋阮,发疯的妒忌!蒋阮凭什么,抢走了她嫡长女的身份,还要抢走她的心上人,凭什么!

????蒋阮淡淡的瞧着宣离,重生以来,对于宣离,就如一只曾经吃过肚子里的苍蝇,她总是能避则避,这还是头一次与他距离的这样近。他眼中分明一丝轻易也无,偏偏说出的话这样动听而诚挚。恍惚时光倒流,又回到上一世,宁水谷的桃花开得粉艳而多情,她诺诺不知如何自处,宣离站在桃花之下看着她笑的温柔而体贴。他说:“阮儿,我是真心喜欢你。”

????我是真心喜欢你,说的多动听。他只说喜欢,却不提求娶。他说给不了她名分,她也就信了,体贴她的难处。上一世,她多希望能亲耳听到宣离说:“你可愿为我的妻?”

????为了成为她的妻,为了想要当得起他一句喜欢?她委屈自己代替蒋素素进了那杀机重重的深宫之中,被虐待,被侮辱,被嘲笑,被狠狠踩碎在尘埃里。

????他怎么能视而不见?当他利用完她,宣布她是祸国妖女,看她狼狈的跌倒在大殿中时,可有想起那日宁水谷中,桃花树下,那一句:“阮儿,我是真心喜欢你。”

????这一世,她终于听到了那一句:“你可愿为我的妻?”,可那又如何,她已经不稀罕了。

????宣离看着蒋阮,他有自信,蒋阮自小不受父亲宠爱,母亲早死,又在庄子上生活了五年,这样的人,只要有人对她好一点点,就会获得她感恩戴德的喜欢。要打动她的心,很容易的。

????可是与蒋阮对视着对视着,他的笑容突然慢慢僵住了。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分敏美丽的若山涧的清泉润泽清澈,偏偏苍凉的像是开在荒芜之地的黑色罂粟,那双眸子中涌动的情绪激烈又平静,那不是爱慕和感动,也不属于任何一种欣喜。那不是爱,是恨。

????宣离一怔,他没有看错,那是恨,是仿佛恨到骨子里,恨不得吞吃他骨肉,喝掉他的鲜血的恨。而那恨中又夹在着一种厌恶,仿佛他是什么腐烂的玩意儿似的。

????他的神情慢慢僵住了,为什么?

????在那样情绪浓烈,爱恨复杂的目光下,宣离脑中竟有一种茫然的空白,仿佛不知道接下来应当怎么面对一般,面对蒋阮的目光,他心中竟然生出淡淡的恐惧。

????这是为什么?

????他极力想要弄清楚,然后他就看到面前稚嫩的少女突然对他露出一个冷笑,含着淡淡的嘲讽掷地有声道:“我、不、愿、意。”

????蒋阮高傲的仰着下巴,语气分明是谦恭的,神色却似高高在上的公主:“承蒙殿下美意,不过臣女志不在此,殿下此番话令臣女心中惶恐,实在是不敢高攀。”说罢便伏下身去,面对着皇帝磕了一个头:“望陛下成全。”

????无论宣离说的如何生情,她竟然是心如铁石,犹自不动的姿态。

????陈贵妃面上的笑意更深了,眸中的光色幻变,竟是一点也未生气的模样。

????皇帝虽然恼怒蒋阮这么不识抬举的举动,可也不能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来强迫蒋阮答应宣离。便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既然如此,就是你和老八没有缘分。”

????宣离面色有些不佳,没料到今日胸有成竹的事情就这么被蒋阮冷硬的一句话便落空了。他探究的看向蒋阮,实在不明白蒋阮为何想都不想就拒绝他,神情不见有一丝松动,为何对他流露出那样的恨意。若只是为了蒋素素,为何恨得如此深?

????蒋阮将宣离的表情瞧在眼里,心中无声冷笑。这一世,他依旧是用了与上一世同样的手段,希望收买她的心,让她为他办事。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难道宣离以为他屈尊下贵愿意来骗人,别人就应该对他感恩戴德吗?

????莫聪摇了摇头,语气颇为惋惜:“这八皇子真风流无限,可惜遇上的是蒋家这个毒……小姐。注定要被无视喽。”

????萧韶淡淡的看着蒋阮,练武之人视力本就好,方才蒋阮看向宣离的目光他看的一清二楚,里头可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意,而那恨意却是令人心中有些疑惑。她怎么会如此恨宣离。有一个瞬间,让人觉得她几乎要就此消失,仿佛本来就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将心中的念头压抑下去,萧韶突然皱了皱眉,多年的直觉让他敏感的察觉空气中到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他轻轻地按住腰间的匕首——宫宴之中臣子不许携带武器,而他是例外。皇帝破例允许他带。

????宣离与蒋阮行了一礼,神情遗憾的退回自己的位子。那黯然的模样让宫中的女眷们心疼不已,一边庆幸蒋阮没有接受宣离,一边又暗恨蒋阮不识好歹,竟让这样神仙一样的人物伤心。

????蒋阮与蒋信之微微一笑,经过这么一出,皇帝的兴致也被扰了不少,大手一挥,道:“开宴。”

????布菜的宫女鱼贯而入,俱是手中托着一个托盘。其中领头的宫女身材窈窕,眉目清丽,衣着与其他宫女不同,身后跟着另外两个衣着不同的宫女手持托盘朝皇帝身边走来,一人立在原地,另外两人开始为帝后和太后斟酒。

????皇后身边的宫女拿出银筷准备来蘸酒水。那领头的宫女正在斟酒,手刚刚提起酒壶,猛地从白布下抽出一把匕首就狠狠地朝皇帝胸口刺去。

????“吥”的一声,却是一道劲风夹杂着某物而来,将那宫女的匕首打的一偏,堪堪错开了致命之处。竟是一颗金色的纽扣。

????高座上,几乎是与此同时,萧韶飞身掠起,朝皇帝身边赶来。关良翰神色一顿,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周围妇人哪里见过这阵势,俱是惊声尖叫起来。那些身穿粉衣的宫女中又是齐齐一震,有几个突然飞身而起,俱是拔出藏在腰间的软剑朝皇帝面门直奔而去。

????“狗皇帝,纳命来!”那些女子嘴里呼喊道。

????竟是混在了服侍的宫女之中!

????今日服侍宫宴的宫女们少说也有几百人,这么一乱,殿中乱作一团。皇帝大震,侍卫拼命道:“护驾!护驾!”

????皇帝身边倒是被保护的滴水不漏,刺客们却也并不局限只取皇帝的性命,竟是在殿中大开杀戒,逮着谁杀谁,女眷席中都是手无寸铁的妇女和小姐,刺客们专挑女眷席中下手,一时间只听血肉噗嗤,尖叫和呐喊不绝于耳,便是听声音,也知道那是何等的惨烈。

????蒋素素早已吓得躲到桌子底下,眼见着一个娇美的小姐在她眼前被砍成两段。吓得面如土色,然而她性子倒是比只知惊声尖叫的蒋俪要沉稳一些。夏研也是怕的要命,将蒋素素搂在怀里躲在桌子底下,两人躲在尸体底下,一眼看上去竟然瞧不出什么。

????蒋丹也吓得要命,然而她没有躲,也没有如蒋俪一般惊声尖叫。混乱之中竟然显出一份镇定,想了想便下定决心一般,提起裙子就朝男眷席中跑去。

????突然遭遇变故,谁都始料不及,皇帝倒是被极快转移,本以为刺客会就此罢手,谁知他们会丧心病狂的照杀不误。殿中混乱之时更是容易出事。蒋信之在混乱之中已经看不到蒋阮的身影,然而身为副将,却又不能抛下满室的妇孺,只得一边贫民抵抗刺客一边私下搜寻蒋阮的身影。

????赵家儿郎也是加入战局,谁知这些刺客却也是像接受了精密的训练,并不急着与有武功的人周旋,专往妇孺中钻,侍卫和将军们要考虑到不能误伤臣子家眷,下手难免留情,却让这些刺客得了空子,越发肆无忌惮。

????赵瑾和文霏霏出自武将世家,面对这样的情景倒是没有惊慌失措,显出几分难得的镇定来。赵瑾道:“霏霏,你带她们几个姐妹先出去,我去找找阮妹妹和盈儿。”

????文霏霏犹豫:“你一个人能行吗?”

????“没事,我会小心的。”赵瑾将几个姐妹安顿好,捡起地上一个被杀掉的刺客掉下的软剑,恰见董盈儿被一个此刻逼入角落,那刺客手里的软剑眼看就要往董盈儿胸口扎去。赵瑾心中一急,一把将软剑往刺客后心掷去。她掷的极为用力,那刺客躲闪不及,猛地被扎中,手中的剑无力地滑了下去。董盈儿早已吓得泪水连连,此刻见了赵瑾犹如救命恩人:“瑾儿。”

????赵瑾忙跑过去扶起她:“没事吧。”

????董盈儿看着她身后,恐惧的睁大眼睛,赵瑾感觉到异样,一回头就是一张凶狠的脸:“去死吧!”紧接着一道银色光芒闪过,赵瑾绝望的闭上眼睛。

????谁知却感觉身上一轻,听到什么重物坠地的声音,她愕然睁开双眼,只见一个年轻男子一手提着她与董盈儿两个。他长剑在手,舞的极好,赵瑾身在武将世家,自小看哥哥们父亲练剑,却没见过有人将剑舞的这样好看的。他眉目不似父兄般粗犷,而有一种读书人般的儒雅英俊,然而英俊中又带着一丝坚毅和果敢。

????董盈儿也看的呆住了,两颊蓦地生出一抹嫣红。

????蒋信之将二人救下,便将她们俩安置在角落:“呆在这里,不要动弹。”说罢便头也不回,加入战局之中。

????董盈儿轻轻开口道:“他是谁?”

????赵瑾摇了摇头:“不知。”看着那高大的背影消失在殿中,心中竟然有几分为这个陌生人紧张牵挂起来。

????且不说这边如何,蒋阮却是在此刻来临之时极好的掩护了自己,皇帝是转移了,皇后还在,皇后身边侍卫众多,倒是不用担忧。蒋阮一转头,就看见几个刺客将懿德太后逼近角落,不知为何,竟是齐齐要对付懿德太后的模样。

????宣离方安顿了陈贵妃,见此情景就是一愣,眼见着就要往这边跑来。

????蒋阮一挑眉,二话不说,在最中央的刺客就要朝懿德太后的胸中当胸一剑之时,惊呼一声:“太后娘娘!”动作比声音更快,猛地扑将过来,将懿德太后往旁边一推,挺身迎向剑尖。

????她转过头,朝着目露惊诧的宣离露出一个冷笑。

????你看,好戏才刚刚开始。

????------题外话------

????宫宴真的不好写啊,这一段茶茶删了又改,改了又删,好累,好想宫宴篇马上完结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