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七章 喜事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阮目光一滞,却就在此时,外头似乎有人脚步传来的声音,萧韶神色一动,抓住蒋阮手臂往侧边的小屋门后一躲。

????却是蝴蝶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又提着那只死鸡出来。在院子里的桃树下挖了个坑,将死鸡埋了进去。瞧那驾轻就熟的动作,分明不是第一次做了。

????蒋阮方想动一动,一不留神头上的步摇便缠上了萧韶胸口的领子。这才发觉两人挨得极近,萧韶身上的青竹气息若有若无的传来,衣料冰冷却又异样的安心。

????屋里的人在蝴蝶出去后,灯就灭了。似乎是做完这一切便可悍然入眠。待院中再无人的声音之时,萧韶如方才那般拎着蒋阮,回到了阮居。

????屋中连翘和白芷正等着心中七上八下,见两人安然回来后才松了口气。连翘和白芷见萧韶两人有话要说,便退出去将门掩上,也算是把风。

????萧韶在桌前坐下来,蒋阮伸手给他倒了杯冷茶,问:“方才你看的明白,她……。可是修习的秘术?”

????“是。”萧韶接过茶未喝,目光落在茶杯中漂浮的茶叶沉浮,道:“修习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再过一段时间,鸡血也不必用上。”

????蒋阮皱了皱眉,蒋素素三年前去的是家庙,怎么会和南疆秘术扯上关系。她道:“这南疆秘术,究竟是怎么传到中原?”

????萧韶挑了挑眉,道:“有人在暗中帮助蒋素素。”

????“是帮助还是利用?”蒋阮问。

????萧韶摇头:“没找到人之前,一切都是变数。”

????蒋阮低下头去。

????萧韶认真的看了她一眼,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恰好能看见蒋阮纤细的脖子,许是灯火将人映照的更柔和一些,亦或是今夜她从头至尾态度都十分温和,倒是没有平日里的疏离。此刻皱着眉头的模样,竟让人觉得那表情似乎不该出现在她脸上,让人想帮她做点什么。

????于是萧韶还没弄清楚自己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已经听到自己冷清的声音响起:“蒋府已经不安全了,我找个人在身边保护你。”

????蒋阮微微一愣:“不必了。”

????“蒋素素受了南疆人的秘术,南疆人不可能就此了了,我猜他们在很近的地方,蒋素素终有一日会派上用场。蒋府如果有南疆人,你的处境会很危险。”萧韶想了想:“我会送女子过来。”

????蒋阮抬头看着他,面前的青年冷清俊俏,却处处思虑周到。不可否认,有一个会武功的人在身边保护的确令人动心。若有一切能利用之物,当物尽其用才是,她想了一想:“多谢。”

????萧韶点点头:“我先回去了,明日将人送过来。”

????蒋阮颔首,萧韶看了她一眼,下一秒,便从窗户跃了出去,眨眼间消失在夜色中。

????将连翘和白芷唤进来,两个丫鬟俱是有些惊奇:“萧王爷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方才奴婢们将门看的紧紧地,可没有人进来。”

????蒋阮摇头,萧韶倒是将这蒋府摸了个透了,做梁上君子还做得这般优雅的,全大锦恐怕也只有他一人了。想到明日萧韶要送来的人,心下倒是有几分好奇。连翘见时辰不早,忙道:“姑娘先歇息着吧,明日晚些起来。”说罢便将蒋阮扶到床上躺着,将灯吹灭退了出去。

????……

????因着头一日睡得太晚,第二日蒋阮足足睡到日山三竿才醒。连翘端水进来伺候她梳洗的时候,一边欲言又止。蒋阮瞧她模样,便道:“憋着作甚,有什么事,说吧。”

????连翘眨了眨眼睛:“姑娘,五姨娘有喜了?”

????“这么快?”蒋阮倒是不怎么惊讶,笑道:“她倒是想的明白。”

????“姑娘早就知道五姨娘会这么快下手?”连翘惊奇道。

????“她又不蠢,等的越久,她的风险就越大。”蒋阮淡淡道。

????红缨那个人,最是聪明,将利弊冲突分析的也最是透彻。如今夏研有了身子,就是蒋府里最大的正主儿,就算蒋权再如何宠爱她,夏研要是拿府上未来嫡出的小少爷来做筏子,到时候红缨还不是死路一条。瞧上一世红缨的下场便知道。这一世蒋阮一提点她,红缨立刻就想通了。若是夏研真的出手,红缨若是肚里也有了孩子,便是看在孩子的份上,蒋权也不会轻举妄动。孩子是夏研的通行证,也是红缨的免死牌。

????只是不知道夏研知道了红缨怀了身子的消息,又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妍华苑中

????夏研忽的摔碎了面前的杯子:“你可看的清楚?她真是有了喜脉?”

????站在夏研面前的中年男子一身褐色布衣,手里提着一个药箱,道:“在下已经替她把过脉,确实是喜脉无疑。”

????“贱人!竟这都怀得上!”夏研勃然大怒。红缨是在她心腹李嬷嬷眼皮子底下喝过避子药的,却不想如今却突然传出了有喜的消息。这么说来,那避子药定是没有被红缨喝了下去。如今再想动手脚也来不及了。她的目光落在面前的大夫身上,忽然动了动:“大夫,你可知道有什么方法,能令人不知不觉的小产?”

????那大夫常年给大宅院中的夫人小姐看病,自然深谙此道,便小声道:“有是有,不过……”

????“那就劳烦大夫了。”夏研摸了摸头上的金钗:“事成之后,本夫人必然重金答谢。”

????那大夫神色便亮了起来,夏研见状,眼中闪过一丝阴毒。不过刚怀上,有什么可乐的,便是宫里那些贵人,生下的孩子能否平安长大都是个变数,更何况一个还没落地的种。想要生孩子,一个青楼出身的妾,也要看有没有那个福气。

????……

????府中若说最高兴的,莫过于蒋权和蒋老夫人了。只是如今蒋老夫人日渐衰老,身子大不如从前,清醒的时候极少,说不了一会子话就乏了。蒋权倒是很高兴,他虽有四个女儿,儿子却只有蒋信之和蒋超。蒋信之他是自来便没有当做儿子看待的,无论蒋信之官当的多大,在朝中如何如日中天,都不能为他一手掌控。而蒋超虽说如今在宣离手下办事,但是当初落第又在百花楼捅下那么大的篓子,后来和宰相府那事让他沦为全京城的笑柄,潜意识里,蒋权已经对蒋超多有失望。

????谁知年过不惑,偏生夏研还怀了身子,这已经让他十分喜悦,心心念念能给蒋府添个小儿子,谁知红缨也在这时候怀了身子,这让他好不惊喜。红缨虽然是青楼出身,可温柔懂事,又有夏研没有的风情和傲骨,若是能生出一个如红缨那般才华横溢的儿子,即便是一个庶子,他也会精心看待。夏研端庄,红缨孤傲。娇妻美妾在怀,儿女成群,仕途也算得意,人生岂不美哉。

????蒋权兀自做着这样的美梦,殊不知自家美妾方在屋中吞了一副药剂,丫鬟萍儿问:“姨娘,还要水么?”

????红缨摇了摇头。要知道她花了一大笔钱才弄到这副要,煎下去喝掉脉相便有走珠之势,大夫来了也看不出问题,只会当它是喜脉。如今已经骗过了府里的大夫,夏研请来的大夫也没有查出异样,想来应当可以安定一阵子。

????她慢慢放松下来,目光滑过架子上蒋权令人送来的堆成小山一般高的补品,面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

????蒋阮正想着要挑个什么时候去见一见红缨,便听到前门的小婢子匆匆跑来对露珠道:“露珠姐姐,外头来了个姑娘跪在府门前,定是要见大姑娘呢。”

????蒋阮走出去问那婢子:“找我的?什么人?”

????婢子摇头:“不知,瞧着是个普通人家的姑娘打扮,长得白白净净的。只说是要来找姑娘报恩,其他的怎么也不肯说。”

????蒋阮想到昨夜萧韶的话,想了想,道:“好,我去看看。”

????才一走到府门口,便看到蒋府门口直直跪着一个年轻姑娘,看打扮约摸十七八岁的模样,一身青色布衣,低着头。蒋府门外已经围了好大一群看热闹的百姓,都想看看这名年轻姑娘到底为什么而来。

????蒋阮走过去,问:“你找我?”

????那年轻姑娘正低头跪着,冷不防听见蒋阮的声音,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果真是瞧着白白净净。她道:“天竺来履行当日的誓言,从此伺候姑娘左右。”

????蒋阮挑了挑眉,并不接茬,等她继续说下去。

????果然,那年轻姑娘兀自道:“当初天竺父母接被流寇所害,无奈之下想要卖身葬亲,却被恶棍缠上,幸得姑娘出手相助,否则定是被那恶棍拆吃的骨头都不剩。姑娘当初给了天竺银子让天竺安葬父母,却什么都没说便离开了。姑娘是天竺的恩人,如今总算找到恩人,天竺愿永远伺候姑娘左右。”

????听到这里,人群中便很是了然了。想来是蒋家嫡出的这位大小姐菩萨心肠,当初救了人不留名便走了,好在受恩的人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这才巴巴的找上门来报恩。

????蒋阮瞧着自称天竺的姑娘,她面上感激与沉痛交加,还真是一幅报恩的模样,倒是个绝好的戏子。只是,蒋阮心中有些无言,萧韶这是什么意思,为天竺编了这样一段身世,难不成是想要顺便称赞她的品格,让她在百姓中有个好名声。这倒是无所谓,她听惯了妖女的名头,菩萨心肠,如今却是真正的不适合她。

????“你既然要一心一意报恩,想来真要令你回去,你也是不肯的。”蒋阮微微一笑:“那你就留在我身边好了。”

????这般干脆利落,围观的人群倒是愣住了。那女子也有些不可置信,按照常理,一般的女子不该是说“我救你并非为了要你报恩,你还是回去吧”云云,蒋阮这样爽快的接受,方才那一番说辞不都白费了么?

????然而这女子只惊愕了一瞬,随机便恭敬道:“请姑娘赐名。”

????“不必,你原来的名字就挺好听的,就天竺吧。”

????天竺颔首:“是,姑娘。”

????蒋阮便让外头的人散了,带着这个新讨来的便宜婢女回了院子。

????一回阮居,蒋阮就进了屋,露珠正在外头给花浇水,见了天竺便眨了眨眼,好奇的打量她。天竺随蒋阮回了屋,连翘和白芷便退了出去,将门掩上,只剩下蒋阮和天竺两人。

????蒋阮认真的打量面前的女子,单独与她呆在屋里,天竺便不同之前蒋府门口那般温顺谦卑,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冰冷的气质,倒有一两分萧韶的影子。

????她挑了挑眉,道:“你跟他多久了?”

????“十年。”天竺头也不抬,飞快的答道:“我的命是主子救下的,主子让我来保护姑娘。”

????“你的主子既然把你送给了我,从现在起,你的主子再也不是萧韶,而是我。如果有一天我要你背叛萧韶,你也只能服从。”蒋阮淡淡道。

????天竺愣了一下,猝然抬头。

????原来她心里也很是疑惑的,能让主子罚了夜枫整整三年的女孩子究竟是谁,锦衣卫上上下下都很好奇。然而他们能听到的也只能是传言,除了专门打听蒋阮信息的人,可那些消息其他人没有资格知道。

????她很小的时候就被萧韶带回了锦衣卫,算是锦衣卫中非常出色的一批,虽然生为女子,武功着实不弱。萧韶要把她送到一个官家小姐身边贴身保护,天竺其实最初是有些不服气的。方才蒋阮之前在蒋府门口爽快无比的收了她本来就令她有些吃惊,眼下这一番话更是令天竺难以置信。

????她对上蒋阮的目光,不由得微微一愣。

????那是一种怎样的目光,绝对的冷而沉,仿佛带着刻入灵魂的审视。他们自小习得便是杀人,只有杀人者才会有这样冰冷的目光。但是蒋家大小姐不可能是一个杀手。

????她在蒋阮冷漠的眼神注视下,心中竟然有了一丝不安,她抿着唇没有说话。

????“旧主难弃,我明白。”蒋阮淡淡道:“但是天竺,你要记住,你如今无法视我作为主子,同样,我也无法视你作为心腹。我身边的丫鬟,你会武功,有些事情也许我只会交代你去做,但是,在你将我视作主子之前,我不会对你真心相待。”

????这话坦荡的令人心中发寒,竟是连骗一骗别人也不肯了。天竺只觉得听得心中一颤,沉默半晌,道:“天竺明白了。”

????蒋阮叩了叩面前的茶杯:“这几日,你好好注意我二妹那个院子,夫人的院子也不要放过。”

????天竺低头:“是。”

????……

????日子平淡的流逝,仿佛一切都平静安详的很。蒋权每日忙于公务,蒋超也不怎么在府里。夏研和红缨整日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安心养胎,倒是不曾有过什么冲突。蒋素素倒是又重新出来,只是比起从前的骄纵,似是更加温婉了许多,连蒋老夫人都夸她去庙里去的对了,如今越发的有了佛性,性子比以往磨得更加温软。这样一来,三年前的事情,就都被怪责到那“附身”的鬼怪身上去了。

????若说有什么事情,便是蒋俪与蒋丹的及笄礼,蒋俪的及笄礼倒是办的极为热闹,二姨娘向来能闹腾。因着蒋阮和蒋素素的及笄礼都不是在京城办的,所以蒋俪的及笄礼倒是办的跟嫡女一般。

????左郎中府上的人也来了,倒也没说什么,婚期就定在今年夏末。主要是左郎中年纪也不小了,府上一直催的紧。再说这桩亲事是三年前定下来的,两家都未说什么。

????蒋丹那一日在蒋俪的及笄礼上也出现了,倒是未有一丝一毫的不甘,显得极为乖巧,诚心诚意的祝福蒋俪及笄成人。这样一来,原本有些鄙夷蒋丹的人便又觉得这个庶女其实性子十分温软,也是个大度量的,一时间倒是博得了许多好感。

????不过蒋丹的及笄礼到底比不上蒋俪的及笄礼。因为夏研如今怀了身子,红缨也怀了身子,蒋老夫人身子又不好,大姨娘又成年累月的做隐形人,主持蒋丹的及笄礼便落在了二姨娘的头上。二姨娘无论如何都是不会让蒋丹的及笄礼好过蒋俪的,那一日办的极为敷衍。不过蒋丹倒是一脸虔诚,面上丝毫不快也无。蒋阮微笑着看着,蒋丹的心思如今总是一日比一日深沉,蒋权当她是个乖巧的,蒋阮却知道自己的四妹并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抛开这些,日子过得极为自在。仿佛蒋府从来都是这样一个和谐温暖的家族,而不是凶险的修罗场。

????门前的桃花花期已过的时候,夏研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也有了妊娠期的反应,胃口变得十分好,身子都胖了一圈。这一次比怀蒋素素兄妹时更凶一些,许是上了年纪,也并不重视保养,同往日优雅清丽的模样判若两人。

????同样是怀身子,红缨却是出落得越发娇艳,也不知是不是怀了身子的原因,整个人气色变得红润许多。同夏研不同,她虽然也已经开始逐渐显怀,却每日将自己收拾的十分爽利,比起从前孤傲的模样,怀了身子倒是有几分女人的妩媚,越发的光可鉴人。

????一边是有些发福的妻子,一边是更加美艳的小妾,蒋权平日里并非贪图美色之人,然而男人到底喜欢新鲜美好的,况且夏研已经为他生了蒋素素和蒋超,红缨怀着他的孩子却是头一个。蒋权虽然也令人精心照顾夏研,却是往红缨的院子里跑的更勤些。

????------题外话------

????突然发现月票都冲到十几名去了QWQ感动……茶茶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亲投月票TUT只有以身相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