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七章 所谓两男相争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萧韶方过来就瞧见柳敏紧紧抓着蒋阮的手,蒋阮皱眉的画面。心中飞快闪过一丝不悦。

????对峙中的两人回头,柳敏见了萧韶虽然惊讶,手却也没松开。萧韶见状,眸光一冷,大步上前攥住柳敏的手,将他的手从蒋阮胳膊上扯下来。

????萧韶是练武之人,柳敏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登时便觉得被萧韶攥过的地方一阵钻心的疼痛,脸色有些发白。

????“你怎么样?”萧韶转过头,这句话却是对蒋阮说的。

????蒋阮摇头:“没事。”

????“萧王爷,我与郡主正在说话!”柳敏有些气愤,出声提醒。或许是萧韶在朝廷中“乱臣贼子”之名太过明显,身为直臣的柳敏直觉对萧韶有些不喜。如今看蒋阮与萧韶神情熟络,更是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她怎生和乱臣贼子搅在一起?

????萧韶也在打量柳敏,这个皇帝面前的新贵,自三年前一举成为状元郎,在朝中步步高升,终于官拜一品,便是朝中的老臣,如今看见柳敏也有几分忌惮。萧韶自然也知道三年前蒋阮曾与柳敏通过书信,上头殿试的题目历历在目。且不说蒋阮为何会知道殿试题目,单就是帮助柳敏的理由,锦衣卫查的焦头烂额也查不出来。

????不过自从柳敏夺魁之后,蒋阮便再也没有与他有过什么干系。如今两人在御花园中拉扯,柳敏看蒋阮的目光充满狂热与激动,哪里还有平日里心无外物的书呆子模样。萧韶微微皱眉,淡声道:“现在说完了。”

????那眼中的冷意让柳敏心中有些发寒。

????露珠看了看柳敏,又看了看萧韶,眨了眨眼睛,心想她们家姑娘原是这般抢手的,萧王爷和柳太傅说起来都是不错的姑爷人选,若定是要选一个,露珠想,还是萧王爷好些,因为萧王爷更好看,更威风啊。柳太傅好是好,就是是读书人,不是有句话么,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当然,萧王爷也不是屠狗辈,那可是大锦朝最尊贵的小王爷。

????蒋阮眼下倒是不想与柳敏有什么牵扯,若是被有心之人瞧见了,难免有拿来做文章的地方。如今柳敏已经知道当初那个人是她,日后有什么事,以这位太傅的品性,想来也不会袖手旁观的。思及此,蒋阮便对柳敏笑道:“太傅今日若没什么事,我还有些事情想与萧王爷商量。”

????这样熟络的语气,萧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柳敏脸色却是青了些。只他毕竟是个孤高的臣子,从来都不屑于与人纠缠,心中虽有些不虞,倒也给了蒋阮一些尊重。只是深深看了一眼蒋阮,拱了拱手道:“郡主,后会有期。”

????说吧便对萧韶点了点头,径自离开了。

????他倒是不曾向萧韶行上下之礼,而是同僚之礼,想来柳敏心中便笃定萧韶是乱臣贼子,也是十分瞧不上眼才是。

????萧韶冷冷注视着柳敏远去,蒋阮抬头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萧韶这才收回目光,道:“听说你遇到宣信?”

????想来也是天竺给萧韶的“小报告”,蒋阮也没想瞒他,便点头道:“是。”

????萧韶挑了挑眉,宣信是什么人,便是宫中有些姿色的都要被他垂涎一番,蒋阮生的也算不错,宣信又怎么会放过。

????蒋阮自是不知道自己绝色容颜在萧韶眼中仅仅只落得一个“也算不错”之名。若是知道的,也必是会嗤笑一声,萧韶自己长得妖孽绝美,凡人的容色在他眼里自是不值一提。

????萧韶问:“你如今可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蒋阮愕然的看着他。

????“你已及笄,又是太后请封郡主,蒋信之功勋卓绝,宫中人对你虎视眈眈,你的亲事少不得被人做文章。”萧韶提醒道。

????却是如此,蒋阮此番回京,各种各样的人见了不少,如今她倒成香饽饽了。

????“萧王爷莫非以为我真会动心?”蒋阮道:“如你所言,那些人我躲还来不及,我没想过成亲。”成亲,和一个陌生人共度一生?这一世,她不知自己还没有那个信心,怕是如上一世般最后落得个凄惨结局。

????萧韶注意到蒋阮眼中一闪而过的冷意,心中微微一顿,突然有种冲动问出口:“那你看我如何?”这个念头甫一冒出来,萧韶自己也莫名其妙。他做事沉稳冷静,平日里性子又清冷淡漠,唯有感情上一片空白。自然不知道自己心中对蒋阮那点奇怪的心思,便如邻家少年一般有些发愣的站在原地。

????蒋阮见萧韶出神,问:“你怎么了?”

????萧韶回过神来,摇头道:“无事。”看向她的脸:“伤药可用了?”

????自从见到太后后,蒋阮便开始用萧韶给的药膏来,那药膏的确是少有的灵丹妙药,用了之后便觉得清清凉凉的,一个疤痕也瞧不见。只是懿德太后在前,每日用的也不多,不过即便这样,如今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的了。

????“用了。是好药。”蒋阮笑了笑。

????萧韶抿了抿唇:“以后再送你一些。”那伤药是他师父八歧先生亲自所配,千金难求,却是用来给蒋阮治脸上的巴掌印,八歧先生若是知道,定是要骂他不孝和暴殄天物。

????蒋阮觉得气氛有些怪异,不由得抬头去看萧韶,正巧萧韶正低头看她。她个子其实已经算高的了,可是仍旧只到萧韶胸口处,这样看来,却是将她显得娇小可爱。萧韶漆黑的双眸星光点点,似乎含着某种异样的情绪,蒋阮只看了一眼便别开目光,心竟是有些不受控制的狂跳了起来。

????她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死妖孽。却不想方才有些不自在的动作落在萧韶眼中,萧韶唇角微微勾了勾。

????露珠远远的跟在两人后面,心中焦急的不行,萧王爷是个闷葫芦,自家姑娘表面温柔性子却孤冷,若想走在一起,不知道还有磨蹭多久的时间。如她这样伶俐可爱的贴身婢子,自然要想方设法的令姑娘幸福,露珠暗暗握拳,心中下了一个决定,过些日子一定要寻个机会,谁说冰人才能做媒,她这般聪明的婢子,也可以。

????……。

????蒋权在称病不上朝几日后,终于重新出了蒋府大门。

????就不说上朝的时候同僚看他讥笑的目光了,便是下朝之后,还有人远远在背后戳他脊梁骨。蒋权一身自诩清流世家,公正清廉,如今却是自打了脸面,何曾有过这般狼狈的时候。一路上只是不停地催着车夫赶快回府。

????马车咕噜噜的行驶,不知行了多久,突然停了下来,蒋权还以为是到了府上,心中纳闷何以今日回府的路程这样短,一掀开车帘便愣住了。并非自己熟悉的府邸,而是一处荒芜的郊外。

????“车夫,车夫!”蒋权气急败坏的大叫:“这是什么地方!”

????可喊了半天也未有人来回答他,蒋权心中一凉,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他跳下马车,赫然发现坐在马上的不是平日那个车夫,而是一张陌生的脸孔。

????蒋权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恐惧,厉声喝问:“你是谁?”

????那男子却是哂笑一声,拍了拍掌,只听空气中有风声传来,面前赫然出现一人,却是一名女子。

????这两人都生的一副陌生脸孔,蒋权打量了一下周围,此处荒无人烟,便是呼救也无人听到。他冷静下来,道:“二位想要做什么?若是求财,咱们可以好好商量。”

????“蒋尚书真是好大的口气,”那女子咯咯咯笑道:“不过我们不求财。”

????不求财,那就是求命了,蒋权额上冒出大滴大滴的冷汗,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只得做出一副冷静的模样道:“有话好好说……。你们谋杀朝廷命官,这是大罪……”

????两人眼中同时闪过一丝嘲讽,就这么个玩意儿,一不中看二不中用的人渣打了少夫人?难怪少主要如此生气了。那男子面上浮起一个笑容,蒋权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觉得双腿一软,一颗小石子打入他的膝盖,整个人一下子歪倒下去。

????“啧,骨头真软。”锦二很是嫌弃,看向身边女子:“该你上了。”

????锦三摩拳擦掌,慢慢走近蒋权。但凡女子总是比男子要心软些,蒋权见状,忙求饶道:“姑娘,姑娘饶命,在下可以给你们银子。是谁要你们来杀我的?”

????“蒋尚书急什么?我又不是来要你命的。”锦三笑的风情万种:“不过是看你有些不顺眼,前些日子听说蒋尚书为了给你戴绿帽子的夫人重打了蒋府嫡女,我们这些江湖人士最是嫉恶如仇,很是为那个小姑娘鸣不平哪。”看蒋权还未反应过来,锦三脸色一变:“便让我们来为她讨个公道吧!”

????“啪啪啪啪啪”一连十几声清脆的巴掌声在荒野处响起,着实的令人耳中一凛。打完后,锦三吹了吹手:“怪疼的。”

????锦衣卫调教出来的人怎么可以被小看,锦三虽是个弱女子,下手可比蒋权那一日重多了,每一下都是十打十的狠力气,直打的蒋权眼冒金星,转眼便成了个猪头。许是锦三下手太重了些,指甲划过蒋权脸上,便显出了指甲印来。

????锦三咯咯咯的笑起来:“手误。”

????蒋权心中呕的吐血,好端端的,也能遭到这么一场灾祸!说来说去,又是蒋阮,这个蒋阮便是天生生下来克他的!如今他落到眼下这个地步,全是拜蒋阮所赐!这哪里是女儿,分明是仇家,讨债鬼!

????蒋权自己将蒋阮视为眼中钉,却不想自己曾经对蒋阮做过的事情又何曾像是一个父亲能做出来的。世上便是有这样一种人,全然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只觉得处处都是别人欠了他。

????锦二和锦三替蒋阮出国气后,再也看也不想看蒋权一眼。便将蒋阮抛在这荒野之中施施然离去了。蒋权要想寻回蒋府,还得再大费一番力气。

????两人边走边聊,锦三道:“少主让咱们以牙还牙,这样还的怎么样?”

????“不错,还附赠了许多。”锦二道:“咱们这么卖力,日后肯定能在少夫人面前博个脸面。”

????……

????这一日,最后蒋权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顶着十几个巴掌印自己驾车回到蒋府的。京城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瞧见这个以清流着称的蒋尚书狼狈的模样,有些人猜测难不成是被花楼姑娘打了,瞧那脸上的巴掌印可不像是男子的巴掌,上头还有女人指甲划过的痕迹。

????一时之间京城所有的说书楼又开始热闹起来,蒋权这件事情被说书人编成故事整日在酒楼里说道,观众还很是不少。精彩纷呈,趣味横生,一时间京城中人人都知道此事。

????可怜蒋权方装病结束第一天上朝就弄成这样,这一回倒是真的卧病在床,向皇帝递了折子。他自觉老脸无光,心中将蒋阮骂了个遍的同时又开始怀疑起来,说是江湖中人怕是有些勉强,到底是谁会为蒋阮撑腰?难不成是太后?或者是将军府的人。然而无论是太后还是将军府的赵光都是蒋权招惹不起的。是以他只得暂时咽下这口气,只将此事暗暗记在心头。

????却说蒋阮在太后身边呆着,有一日露珠听宫里的小太监们在谈论此事,打听了一番后茶都没顾得上喝一口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蒋阮。露珠自然是解气的,当初她们这些贴身婢子可都是为蒋阮鸣不平,蒋阮微微思索一下,懿德太后虽然有些为她出头,却不会用如此自降身份的手段。瞧着像是将军府的手笔,可是女子的指甲印?蒋阮摇头,脑中便想起一个人来。

????若是萧韶的话,倒有些说得通了。锦衣卫做事从来都是随心所欲,某些时候并不在乎什么手段。并且这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感觉,倒是像有心要为她出气。

????不得不说,萧韶这一手,倒是解气得很。她微微笑起来。

????锦英王府,锦一来同萧韶报告蒋权的事情,萧韶正在书桌前看信,南疆快马加鞭送来的信件,萧韶头也不抬,淡淡道:“做得好,去领赏吧。”

????“主子,要不要跟郡主那边通个气儿,不然郡主也不知道这事是您做的。”锦一为主子鸣不平,这追妻之路怎么能如此将到手功劳拱手于人呢,虽然锦衣卫们平日里并不在乎功勋。可是要获得美人芳心,自然是不遗余力的殷勤示好啦。

????“不必。”萧韶目光还是只盯着书信,他做这事只是让蒋权受到惩罚罢了,至于要怎么处置蒋权,最后还是得蒋阮自己决定。举手之劳,他也没打算让蒋阮知道,当然,蒋阮也未必猜不出来。

????锦一心中腹诽,就主子你这么闷,小心有天少夫人被人拐走了都没处哭。

????……

????宫中思梦殿里,陈贵妃正在饮酒。

????海上运来从波斯进贡的葡萄酒,盛在晶莹剔透的羊脂玉杯里,散发出好看的紫色光泽,仿佛是上好的紫色宝石一般。

????陈贵妃醉眼微眯,似乎有些乏了,身子越发柔若无骨,整个人陷在软榻中,温柔的如同江南水乡的一个梦。她唇角微微扬起,声音动听,语气却含着一种清醒的冷意。

????“你说,瞧见了蒋阮和柳敏在御花园中拉扯。萧韶还与她解围?”陈贵妃问道。

????宫女低下头去:“回娘娘的话,正是。”

????“啪”的一声,却是拿盛着美酒的羊脂玉杯猛地摔碎在地上,上好的玉质四分五裂,散发着光泽依旧美丽,就如此刻陈贵妃脸上破碎的神情。

????若说蒋阮和柳敏有什么瓜葛只是让陈贵妃心中诧异之外,听到萧韶维护蒋阮的事情,陈贵妃的心却似被什么狠狠揪了一下,气恨不行。

????若说这宫中什么都入不得陈贵妃的眼,除了八皇子宣离之外,萧韶是一个。陈贵妃早年进宫,那时候的皇帝已经坐拥佳丽三千,她美丽温柔,娇花解语一朵,才谋到了如今这个地位。可事实上,她每次靠近皇帝的时候,都有淡淡的恶心。

????萧韶却不同,他像是每个女子心中一个完美的梦,干净,清冷,优雅,高贵。即便萧韶年纪与宣离相仿,也不妨碍陈贵妃对他那些隐秘而肮脏的心思。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记得当初她还是年轻女子的时候,萧韶是清冷少年。如今她风姿不减当年,萧韶已经成了令人心动不已的俊美男子。

????她以为若是可以,一辈子瞧见这青年也是不错的,萧韶性子冷清,从来都不曾与女子间有什么牵扯。不想如今得知萧韶与蒋阮关系匪浅,怎么能不如晴天霹雳,登时令陈贵妃嫉恨难当。

????就仿佛自己少女时候的一个美梦即将离她远去了。若说从前对蒋阮只是棋逢对手的挑衅,可是从这一刻起,陈贵妃就下定一个决心,蒋阮此人,若是不除,她誓不为人!

????那张向来温柔的脸孔此刻紧紧扭曲着,表情令人生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