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章 非礼他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萧韶将蒋阮一路抱回锦英王府,林管家正捧着账册看的仔细,昨儿个锦衣卫那边给送来了一副舶来品,说是海那边的新鲜玩意儿,厚厚的两块琉璃片子,戴在眼睛上,倒是看书看的十分清楚。()??眼见萧韶回来,林管家下意识的起身,待看清楚萧韶怀里还抱着一个女子,无异于脑袋被雷劈了一般,顿时风中凌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待萧韶三两步走回屋前,一脚踹开了屋门,又反身将门关上。林管家才回过神来,便见空中掉下一道熟悉的人影,林管家一把拉住锦三:“锦三,王爷是怎么回事?那那那是谁?”

????锦衣卫中,锦一锦二是双生兄弟,锦三锦四是双生姐妹,这四人也算是萧韶的贴身暗卫,锦衣卫中的小头子。但凡林管家想要打听什么消息,都喜欢从这四人身上下手。

????锦三耸了耸肩:“少夫人,老林,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几日可得伺候好少夫人,主子吩咐我还有事,你先顶着。”

????走了几步,锦三有退回来提醒道:“对了,少夫人中了媚药,老林头你可别胡乱进去瞧,主子这会火气正大。”

????锦三走了许久后,林管家还站在原地发呆,嘴唇上的小胡子一翘一翘的。少夫人……媚药……火气正大……。

????林管家激动地老泪纵横:“少爷有后啦!”

????……

????相比外头林管家笑的牙口不见眼,屋里的萧韶却是有些不知所措。他方帮蒋阮上过药,手臂上的伤包扎了一番。谁知蒋阮药劲儿上头来,整个人都在床上扭动。萧韶本想点她睡穴,可那药力太过霸道,他也是懂些医术的,怕冲撞了蒋阮的身子。想到宣游竟敢对蒋阮下如此剂量的药,眸子便瞬间冷了下来,眼底是沉沉墨色。

????蒋阮横躺在萧韶的床上,几下便把萧韶给她盖上的被子踢飞了,许是身子太热,不自觉的去扯衣裳的领口。萧韶刚转过去用拧凉水浸湿的帕子想给蒋阮擦擦额头,一回头眼前就是大片白花花的肌肤。那肌肤莹润似雪,萧韶呆了一呆,连忙去找之前的薄被给蒋阮捂上。

????不想才将那被子刚盖好,便被蒋阮抓住一只手,蒋阮中了媚药之后,力气却大的出奇,萧韶冷不防被她拽的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她身上,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撑在蒋阮脑袋边上。

????蒋阮突然睁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萧韶。她眼睛本就生的美,此刻被药力控制,很有几分媚眼如丝的味道。萧韶平生见过美人也是无数,不想今日被蒋阮这么一瞧,竟是心跳加快了了几分,俊秀的脸上顿时显出了一丝红晕。他以为蒋阮清醒了,低声道:“蒋阮。”

????蒋阮只定定的看着他,看了一会儿,双眼又开始迷蒙起来,萧韶正要说话,蒋阮突然伸直双手搂住萧韶的脖子猛地往自己一压。

????萧韶这下真是不知所措了。

????嘴唇碰上一处柔软的触感,和外表的冷漠不同,竟是如花朵一般芬芳。萧韶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漆黑的长眸盯着已然神志不清的少女。

????“妖孽……。”蒋阮稍稍松开手,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萧韶挑了挑眉,这是在说他?

????蒋阮明显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是谁了,喃喃道:“你身上好凉。”一个劲儿往萧韶怀里钻,萧韶有些头疼,蒋阮往他怀里扒就算了,为何还要扯他的腰带?

????想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青年,很是有几分狼狈。萧韶一边捂住自己的腰带,一边看着蒋阮恨不得贴到自己身上,有些无奈。人中了药毒前后竟如此不同,锦三怎么还不回来?

????外头冒着生命危险扒着花窗偷看的林管家面红耳赤,一边为未来的少夫人如此悍勇的精神所折服,一边又为自己少爷这般正人君子的举动所伤身。少夫人都那般主动了,少主身为男子自然要大胆的上!林管家摇头叹息,自家少爷什么都好,就是人品忒好了些,这若是换了其他男子,早已自己成了解药。

????……

????十二温柔乡中,百花楼最妙。各色各样的姑娘美艳聪慧不说,还俱是见过大世面的,达官贵人也都愿意来捧个场。今日却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此位客人着长衣,青布靴,头发高高的束起,分明是男子打扮,却一眼便看得出女子身份。老鸨眼睛毒的很,一眼便看出这女子行走间自有风情,五官也生的姣好,衣裳看着虽然简单,布料却是昂贵的雨锦丝,虽然女子进青楼很有些奇怪,不过还是迎了上去,道:“这位姑娘,可是要进咱们百花楼点些什么?”

????锦三瞧了一眼老鸨:“传闻百花楼见多识广,可知【春风渡】?”

????老鸨脸色一变,不由得认真打量起锦三来,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姑娘为何要打听春风渡?”

????“我有一位朋友不小心中了【春风渡】?想来百花楼可是京中最大的美人窟,不会不知道这玩意儿吧?”

????萧韶少年期间走南闯北,命人找了蒋阮之前喝过的杯子来看,闻出那东西很像之前见过的【春风渡】,只是他虽研究药理,却对春药没什么研究,自然也不知道解药。百花楼的老鸨一定有办法,便令锦三来寻。

????老鸨笑道:“不瞒姑娘,【春风渡】可是媚药中的极品,药力可是大得很,但凡被喂了【春风渡】,三个时辰内不与人欢好,便会毒发身亡。说是媚药,不若说是毒药。”老鸨赔笑道:“我说姑娘,你那位朋友若是时间还够,便找人与他欢好便是了。”

????“若是这样简单,我来找你做什么?”锦三有些不耐烦:“姑奶奶眼下还有要紧事,老板娘还是快些将解药拿出来的好。”

????老鸨很是为难:“姑娘,不是老身不给你解药,只是【春风渡】的解药十分稀有,从来都没人求解药,姑娘这……”

????“一万两。”锦三道。

????“姑娘,这实在是……”

????“黄金。”

????老鸨闭了嘴,面色顿时笑得跟花儿一般美滋滋的,笑道:“老身这就命人去取解药。”虽然面前的人在她眼前就是个冤大头,谁会花一万两黄金来买一味媚药的解药。谁的贞操会如此值钱,便是百花楼的头牌,也难遇到一个一夜万两黄金的恩客。

????锦三一看老鸨脸上的神情就知她在心中想些什么,心中暗自腹诽,少夫人这一夜可真是比百花楼的花魁还要值钱了。啊呸呸呸,她在说什么,少夫人冰清玉洁,怎么能和花魁相提并论。

????……

????待锦三拿回解药回府,见到萧韶的时候也不禁大吃一惊,萧韶面色绯红,向来冷清的脸几乎有龟裂的趋势,笔直的坐在床边,黑色衣袍下有可疑的东西在微动。

????锦三捂住自己的鼻子,这场景谁看了不热血上涌。萧韶面无表情接过锦三的解药,道:“出去。”

????锦三出去的时候很是为难,究竟她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没想到少主看着冷冷清清的一个人,也很是热情似火嘛。方才少夫人是在少主衣裳底下做什么来着?她把解药给了少主,日后少主会不会因为此事怀恨在心?

????锦三越想越是不安,决定去找锦四讲一讲今日的事情。徒留林管家一人在外捶胸顿足,依旧是老泪纵横,这次是急的。

????少主你花这么多银两买一个解药你家里人知道么?败家!不知道人就是最好的解药么?老爷夫人在天上看了得有多生气。

????萧韶正扶着蒋阮的脑袋喂她吃解药,他低头看向怀里的人,方才的尴尬退去,此刻倒是认真的很。外头的动静那么大,他又不是聋子。关于什么人是解药的事情,便是蒋阮不介意这种事,他也不会趁人之危。这种事他连想都未曾想过,便是如今对蒋阮心中有了些微妙的情感,也是只发乎情止乎礼。某些方面来说,萧韶虽然早年出来闯荡,见得多此事,到了自己身上却是白纸一片。用老林的话来说,就是太过君子。

????……

????一夜过去,锦英王府的下人们几乎都未曾睡个好觉,连同锦衣卫,不过前者是兴奋的睡不着,后者是忙的睡不着。锦英王府的下人们都在悄悄议论王府里是否要添个女主子了。不过林管家管着的王府下人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嘴严的很,事情不曾传出去,否则蒋阮的闺誉也会有很大影响。

????蒋阮一觉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的要命,揉着脑袋坐起身来,恰好看见一个生的美貌的侍女正在收拾桌上的东西。见她醒了,上前关心道:“蒋姑娘身子可好些了?”

????蒋阮瞧着面前的婢子,见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仿佛有些细小的笑意,热络的过了头。心中疑惑,面上还是微笑道:“我没事,这是什么地方?”

????“锦英王府。”婢子笑的更甜:“昨日是王爷将姑娘带回来的,王爷照顾了姑娘一夜,方才才出去。”婢子看向桌上的药碗,端起来凑到蒋阮嘴边:“姑娘醒了就把药喝了吧。”

????仿佛为了映正她说的话,萧韶从屋外走进来,见婢子要喂蒋阮要,道:“出去,我来喂她。”

????婢子便促狭的一笑,捂着嘴退出了房门,回头还贴心的带上了门。蒋阮瞧着萧韶,脑中闪过一些零碎的画面,昨日她自是知道自己中了厉害的媚药,眼下许多事情都想不起来的,只记得在宣游面前萧韶救了她。萧韶不会趁人之危,这一点蒋阮清楚,她担忧的是在药性之下自己有没有对萧韶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想到这里,蒋阮有些头疼,为什么事情到她这里来便掉了个个儿。

????萧韶在床边坐下,自然的端过桌上的药碗,蒋阮想要伸手去接,手臂却疼的出奇,低头就看见自己胳膊上缠着的白布条,才想起昨日胳膊上受的伤。她下意识的就去摸从不离身的匕首,摸了片刻才明白当时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萧韶从腰间摸出一物放在她面前:“你在找这个?”

????正是那把精巧的匕首,蒋阮用一只手将匕首握在手里。抬头正对上萧韶灿若星辰的眸子。她愣了一愣,萧韶已经垂下头,沉默的用银匙舀起汤药喂到她嘴边。

????如今她手上不方便,倒也没有忸怩,乖乖的喝萧韶喂得药。两人身子挨得近,可以闻到萧韶身上好闻干净的喂到。蒋阮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待将一碗药喝了个底朝天,萧韶从一边的碗里抓住几粒糖丸递给蒋阮。那糖丸做的颜色鲜艳可爱,蒋阮一时间倒有些发证。萧韶解释:“吃完就不苦了。”

????蒋阮:“……”

????她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萧韶为何要用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那种认真的眼神时怎么回事?只是盛情难却,对上那样一双漆黑的星眸,蒋阮倒是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待将糖丸装进嘴巴里,她才回过神来,前世今生,她有多久没吃过这种东西了?便是药都是奢侈,更勿用提这唯有精心呵护的人才有资格吃的糖丸。觉得吃这种东西到底有些损她如今沉稳的形象,蒋阮看了萧韶一眼,心想:妖孽!

????萧韶挑了挑眉,将蒋阮的反应看在眼里,只觉得有趣。想了想,道:“昨晚你中了【春风渡】。”

????一听春风渡就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蒋阮狐疑的看向萧韶,心中有些不安,试探的问:“我可有对你做什么不妥的事?”

????“没有。”萧韶道。

????蒋阮方在心里松了口气,就听到萧韶四平八稳的声音继续响起:“只是扑倒我,扯我腰带,抱着我不撒手罢了。”

????蒋阮目瞪口呆,偏萧韶还是一脸认真冷清的表情,任谁看了也不会觉得他在开玩笑。

????“你是男子,吃亏的也是我。”蒋阮强调。

????萧韶想了想,点头道:“恩。”

????生怕萧韶继续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蒋阮忙将话岔开,问:“你可知昨夜是谁算计我?”

????听到此事,萧韶也眸光转冷:“知道。”他看向蒋阮,蒋阮神情冷漠,便若有所思道:“你知道了?”

????蒋阮的表情似乎早已知道背后之人是谁,蒋阮道:“你不也知道了么?”

????萧韶沉默,锦衣卫是什么身份,便是搜集情报也是京中最快,得知陈贵妃下手萧韶愤怒之下还有惊讶,即便如今蒋阮身份特殊,陈贵妃也不会用这样的手段折辱蒋阮才是。陈贵妃若是聪明人,便该学会将蒋阮的势力发展为己用,绝不会用最糟糕的方法,简直是要毁了蒋阮一生。若是昨晚他来晚了一些,蒋阮怕是在劫难逃。

????“陈贵妃如此算计我,不回份大礼怎么成。”蒋阮眉色间皆是冷意,复仇的道路要一步一步踏上来,可是陈贵妃主动出手,难不成坐以待毙?

????“我帮你。”萧韶道。只一句话便表明了他的立场。

????蒋阮看着他:“你与此事无关,何必卷进来。”其实私心里,有了萧韶无异于身边有了保命符,平日里行事也会方便许多。若说是借势,事实上萧韶能给予的庇护比柳敏多得多。只是越是亏欠,越是觉得不安。世上最难还的便是人情债。这人说到底骨子里重情义,是世上罕见的真君子,只是平日里性情太木讷了些。

????“我占了你的便宜,自当要补偿。”萧韶认真的看了她一眼,如是道。

????蒋阮:“……”她是眼拙了才会觉得这个人性情木讷!

????“砰”的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却是门外偷听的一众人全部劈了啪啦摔了一片,萧韶皱了皱眉,林管家率先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王爷,昨夜给蒋姑娘卖药的一万两黄金已经记在账上了,王爷要不要过目。”

????“不必。”

????蒋阮震惊的看着萧韶:“一万两?”

????锦四躲在林管家身后,“好心”的提醒蒋阮:“昨夜姑娘可不是中了【春风渡】么?王爷用了万两黄金从百花楼里买了解药回来。”

????萧韶的眉又是一皱,多嘴。这些钱帐事情他何时过问过,今日倒是全跑到这里来了。

????百花楼是什么地方,销金窟啊,当初蒋超之事蒋阮也深入体验过,却不知花魁贵,连媚药的解药也如此之贵。万两黄金,很好,这下子欠债欠的更多了。

????林管家心中很是得意,少夫人知道自己欠下多少债就好,钱没有,可以用人来偿还啊。

????锦四看着自家少主微微不悦的表情,忍不住扶额,主子怎么这么呆,这样为了自己一掷千金的事情说出来,姑娘家可都是会动心的!

????屋中两个人却是不知道其他人复杂的心思。一人表情古怪,一人微微蹙眉。前者是责怪青楼越发心黑和自己欠的债一辈子都还不完了,后者却是想,屋里这么多人,真是好吵,全然和风花雪月打不到一根杆子上。

????------题外话------

????这几天茶茶更得比较少,因为四月份事情很多,清明节那周就有事要出门,没有网,为了不断更所以在屯清明节的稿子QWQ大家体谅一下,送上被调戏的纯情一哥囧萌照><

????顺便说声以后更文时间调整一下,早上八点,比以前早一个小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