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八章 府中小人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夜里星辰似乎还是原先的那个星辰,外头的情势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宫中表面上瞧着没什么,暗地里却早已吵了个地覆天翻。

????慧觉大师如同往日一般做他的国师,此事已过,地位越发的稳了。五皇子宣华和德妃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欣喜之意,甚至比往日更加谨慎小心。如今皇帝心思深沉,谁都不想主动去触霉头。

????而向来以德才服人的宣离,果真表现出了孝子的一面。在景阳宫外头长跪三天三夜后,终于体力不支晕倒。皇帝大怒,将他送回府上去,责令他不许进宫。

????宫中突逢此变,蒋阮倒是不慌不忙的准备回蒋府。只因为——蒋俪死了。

????若是陈贵妃还未曾失势,蒋俪的死势必会引起掀起更多的风浪,然而陈贵妃被打入了冷宫,蒋俪的死便如投入广阔湖底的一颗小石子,什么波浪也未曾掀起来,就这么静静的沉了下去。而因为蒋俪之死在百姓中激起的流言,也被陈贵妃成为祸国妖星的流言打了下去。

????然而不管外头怎么说,蒋俪终究是蒋家女儿,身为蒋府嫡长女,断没有留在宫里不肯回头奔丧的道理。蒋家倒是没有说什么,好似却是二姨娘得了失心疯,带着娘家的人打上门去,结果郎中府的人冷面相对,只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蒋俪失贞在先,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二姨娘来讨说法。蒋权得知此事后匆匆上门带走二姨娘,二姨娘在府中地位一落千丈。

????本以为蒋俪嫁给郎中夫人,夏研又被打入小佛堂,如今蒋府能被二姨娘一人独大,谁知成亲当日便出了这等丑事,如今蒋俪一死,和郎中府也算是彻底撕破脸皮。蒋权本就恼怒蒋俪所作所为,再看二姨娘如此不要脸面的向郎中府讨说法,也是气恨不平,干脆将二姨娘也软禁了起来。

????兜兜转转,除去向来不管事的大姨娘,府中的中馈之权终究还是落到了五姨娘红缨的手里。

????蒋俪死的时候郎中府并没有立刻通知蒋府,是以蒋阮回府只过了一日,便到了蒋俪出殡的日子。蒋俪作为郎中府,丧事也是由郎中府一手操办。蒋俪的死难免有人说道郎中府,一个失贞的妻子过门没几日就死了,若说其中没有左江的几分功劳,无论如何都是令人不信的。左家似乎也是顾虑到了这点,蒋俪的丧事倒是办的一点都不马虎。只是到底来吊唁的人都能看出来左江脸上的不喜。

????左江此人,如今名声尽毁,上头的依靠陈贵妃也已经倒台,宣离为了自己的名声是断然不敢再用他的了,这一辈子的仕途算是毁在了蒋俪身上。当看到来吊唁的蒋府人时,目光里就难掩愤怒。

????怕二姨娘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蒋权并没有带上她。蒋阮跟在蒋权身后,朝灵堂中蒋俪的牌位上香,左江一身丧服,冷冷的看着蒋阮。在左江看来,当初郎中府一事,必然有蒋阮在其中动手脚,若说蒋俪令他蒙羞,蒋阮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蒋阮坦然的与他对视,技不如人,愿赌服输。左江自以为能攀上一条飞黄腾达的道路,谁知那不过是地狱的捷径罢了。

????被蒋阮目光中的轻蔑一激,左江的眼神有些疯狂,只觉得那些不好的回忆,近日来被人戳着脊梁骨嗤笑的耻辱感全部涌上心头,几乎控制不住的要冲上去。正在此时,却只听闻一个柔柔的声音道:“姐夫,节哀顺变。”

????那声音并非来自一边若有所思的蒋素素,而是娇娇怯怯的蒋丹。

????蒋家如今只剩下三个女儿,蒋阮妩媚,蒋素素清丽,那唯一剩下的蒋丹,却好似突然褪去了曾经卑微的外壳一般脱胎换骨,容色虽然不及两位嫡女,却自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气质。这样的气质最是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左江被那声音一说,先是一愣,目光落在一身缟素的蒋丹身上。蒋素素穿白衣向来是穿惯了的,有种仙气。蒋丹却是有人气的多,仿佛邻家芳华佳人,纯洁可爱,娇柔动人。

????左江这才想起来,面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本来应当是三年前与他定下婚约的女子。当初他救人一命,留下一段姻缘。却不想那姻缘阴差阳错牵错了人,只那时候郎中府和蒋府都说好是蒋俪,他也只能默认。他早已打听过,蒋俪的脾性要比蒋丹坏的多,原本就对蒋俪存了几分不喜,后来又出了丑事,便是蒋俪临死之前还要想着要拖郎中府下水,每每想起来,左江都是一肚子气。

????而今日看到蒋丹,他不禁眼前一亮,心想这才本该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本就该是这样温柔贤淑的淑女才对。越是这样想,越是想起蒋俪的无耻跋扈,心中越是不甘。

????蒋丹却像是被左江直勾勾的目光盯得有些害怕,后退了两步道:“姐夫……”

????左江猝然回神,抬头正对上蒋权不悦的目光,蒋阮没看他,蒋素素的表情却是有些饶有兴致。红缨扶着蒋老夫人,左江垂下首,淡淡道:“多谢四妹宽慰。”

????“四妹”两个字咬的极重,仿佛含着某种莫名的情绪。蒋阮垂眸,长长的睫毛划出一道妖异的弧度,唇角微微一翘,竟是笑了。

????天竺注意到蒋阮这个细小的动作,眼神变了变,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蒋丹和左江,目光归于困惑。

????许是这边的气氛实在是太过尴尬,众人的目光都盯着这边看,蒋权匆匆说了几句话后便走开。蒋老夫人似是一夜间老了十岁,蒋家女儿平白就没了一个,还是以这样不光彩的方式,蒋家几十年来的清流形象,就在短短的几年间败了个精光。

????蒋素素的神情却是有些复杂,一方面蒋俪出事,她自是幸灾乐祸的,可蒋俪出事,也牵连到了蒋家其他女儿的名声,日后对她嫁人也有一定影响。想到夏研如今还在小佛堂关着,蒋权也没有将她放出来的意思,不由得心中又生出一丝烦躁来。

????再看向如初开菊花一般的小可怜蒋丹,蒋素素的语气中就带了几分嘲讽:“四妹,方才三妹夫对你可真是关怀备至,说起来当初这姻缘本就该是你与妹夫的,谁知被三妹抢了先。所以说姻缘这事情,本就不该胡乱来定,四妹,如今三妹病逝,许是老天爷的暗示,时间未晚,不如再和妹夫再续前缘?”

????蒋素素因为夏研之事到底对蒋权心中怀了几分愤怒,不若从前一般尊敬,此刻蒋权在另一边,倒也未曾听到蒋素素的话,蒋素素说话如此无忌,蒋丹却是怯怯一笑道:“二姐姐别打趣丹娘了。”

????这般不温不火,也没有发怒,蒋素素眼神闪了闪,心中不由得生了一股郁气。蒋阮本就是个心机深沉的,又有太后和赵家做依靠,如今连蒋丹也变得这么不好对付。她越发觉得心中愤懑。

????蒋阮似乎没听到两人的对话一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惹得蒋丹多看了她几眼。

????……。

????在郎中府吊唁的事情便这么过去了,大抵还是有惊无险,左江中途又来了一回,面上做的俱是十分恭敬,只是目光却是若有若无的往蒋丹身上飘。其中的意味不得而知,蒋老夫人因此又发了一通火,将蒋权骂了个狗血淋头,只说当初若不是蒋权和二姨娘搞出这样多的事情,蒋家又何必落到如今这个任人看笑话的地步。蒋权铁青着脸应了,只脸色沉得能滴出水来。

????蒋府二姨娘居住的院子里,如今只是一片萧条。窗前的花儿许久都未曾有人浇过水,一夜之间竟是像全部都死光了一般。杂草生的到处都是。二姨娘向来最是讲究这些的,也喜爱些富丽堂皇的东西,院子里从来是摆了一众玉器金银,眼下却是像被人打劫了一般,架子上空空如也。

????地上铺满了灰尘和蜘蛛网,空气中传来一股腐朽的味道。屋中窗户未开,仿佛屋里人极其惧怕日光似的,帘子拉的严严实实,在夏日里散发着潮湿的恶臭。

????床铺上的人紧紧缩成一团,双手抱肩,向来有些趾高气扬的凤眼此刻充满了血丝,眼神中凸出一种狂乱的色彩。

????丫鬟将手中的药碗端起来,轻声道:“姨娘,该吃药了。”

????仿佛将她从臆想中彻底惊醒,二姨娘一下子跳起来,一把抓住丫鬟,急急道:“还吃什么药,俪儿还在郎中府受欺负,天杀的左家人,竟然这么对俪儿,我定要为俪儿讨个说法!”

????那丫鬟被二姨娘抓的手臂一痛,也不敢挣脱,只红了眼圈,小心翼翼道:“姨娘,二小姐已经死了。”

????“胡说什么!”二姨娘一巴掌打在丫鬟的脸上:“再让我听到你这种大逆不道的话,看我不活撕了你的嘴,将你卖到最下贱的窑子里去!”

????丫鬟含泪捂着脸,也不敢说话。二姨娘突然又抱歉的看着她:“杨柳,我不是故意打你的,眼下我身边能信得过的,就只有你了……。”她突然抱着头,痛苦的大叫起来:“我的俪儿死了,她死啦!死在郎中府里了,她是被左家人害死的,她死啦,我的俪儿啊!”

????二姨娘中这般疯疯癫癫,吓得那丫鬟也顾不得痛了,忙道:“姨娘,姨娘你又发病了,且喝了这药吧,喝了药就好些了。”

????可自从二姨娘出事后,蒋权将她软禁起来,身边就只剩下杨柳一个人伺候,二姨娘发起疯来的时候,杨柳一个人哪能拉的住。蒋俪的死到底给二姨娘带来了巨大冲击,便是这几日时时如失心疯一般的举动,大夫也只开了些安神的方子,原来一个飞扬肆意的人,眼下竟然落得如此凄然结局,令人不胜唏嘘。

????杨柳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便听得屋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温柔清亮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下去吧,这里有我。”

????杨柳一回头吓了一跳,结巴道:“四、四小姐。”

????来人一身鹅黄小裙,笑意恬静羞涩,轻声道:“我来劝慰姨娘。”

????杨柳有些担忧的看了二姨娘一眼,对上蒋丹时,被那双眼睛一看,竟然大吃一惊,原先懦弱无能的四小姐如今眼睛里却像是有刀子一般,令人看着就觉得寒凉,仿佛一条蛇在窥伺着猎物。杨柳咬牙,硬着头皮道:“那就劳烦四小姐了。”低着头跑了出去。

????二姨娘还抱着头在床上痛苦的翻滚,蒋丹静静的走到她面前,低头欣赏般的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姨娘,夺人姻缘的下场如何?”

????二姨娘身子颤了一颤,更加痛苦的低嚎起来。蒋丹却是缓缓道:“姨娘本是个聪明人,又向来心狠,才那般雷厉风行的夺了丹娘的姻缘,怎么,如今竟是要用装疯卖傻来逃避痛苦不成?”

????二姨娘终于抬起头来,恶狠狠地注视着蒋丹:“那本来该是你的下场,俪儿是替你去死的,你这个扫把星,是你吧俪儿害死的,你还我的俪儿……”说罢就要张牙舞爪的扑上来,然而她在屋中关了许久,这几日又憔悴的脱了人形,蒋丹只轻轻一扭身便避过了。

????“二姨娘这话说的好生奇怪。”蒋丹笑了笑:“当初可是我要将亲事丢给姨娘的?不是,是父亲和姨娘,想着法子将亲事从丹娘手里夺走的。三姐姐可是高兴了许久,却不知道二姨娘为她选的这一门亲事,最终却是将她送入了黄泉。”蒋丹低低叹息一声:“真是冤孽啊。”

????二姨娘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你……。”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蒋丹说的没错,全是因为她,因为她想要这门亲事,不甘心蒋丹和蒋俪同为庶女,蒋丹却可以嫁的这样好。愣是让自己娘家父亲来说话,说动蒋权,将庚帖换成了蒋俪。哪里知道自己的一己私心,最终害的却是自己的女儿,二姨娘悔不当初!

????蒋俪满意的看了一会儿二姨娘的悲哀之态,才淡淡道:“姨娘的悲伤,我也能感同身受,今日就是来提醒姨娘,莫要怪错了人,却让真正的凶手逍遥快活。”

????“真正的凶手?”二姨娘猝然抬头。

????“是啊,”蒋丹恬静的笑容一瞬间变得有些古怪,她轻轻开口道:“姨娘不觉得三姐姐死的太过奇怪了吗?诚然,三姐姐的那门亲事,本该是由我来承担的,是以对此事,我便特意打听了些,谁知道不打听不要紧,这么一打听,却知道了一件奇妙的事情。”

????“什么事情?”二姨娘抓住蒋丹的手,眸中闪过一丝急切。蒋丹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说起来,这事原是我也不敢相信的,因为,这件事情,说到底,是和大姐姐有关啊。”

????“蒋阮?”二姨娘神色一变,道:“怎么会和她有关!”

????“大姐姐生的国色天香,京中子弟自是倾慕不已,连三殿下也不例外。那一日三姐姐和左郎中大婚,三殿下烦请左郎中帮个忙,让他能同大姐姐见上一面,本来么,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大姐姐自诩为深闺淑女,如今又和皇亲国戚沾上边,自然不能给皇家丢脸。三姐姐不过是想帮姐夫一个忙的,不想却被大姐姐迁怒,大姐姐一怒之下,便让姐夫和三姐姐有了第二日的事情。”蒋丹说的不慌不忙,仿佛讲故事一般的口吻停在二姨娘耳中更是憋屈。

????二姨娘神色变幻莫测,几乎要哭又要笑,过了许久,才从牙缝中艰难的挤出一句:“你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

????蒋丹轻轻地笑起来:“姨娘这时候还不相信丹娘的话啊,姨娘难道不觉得奇怪么?当日三姐姐大婚之后,大姐姐就进了宫中。若非宫中有人护着,大姐姐怎么会如此肆无忌惮?姨娘若是不信,大可自己去打听。不过如今姨娘想要出去尚且困难,而你能相信的,只有我。”

????她的话字字句句都戳中二姨娘心中所想,其实在蒋丹说完之后,二姨娘就信了。便是一通谎言,这谎言也实在太过天衣无缝。更重要的是,如今的丧女之痛令二姨娘完全不能承担,蒋俪的是由她一手促成,只要想到这件事情,二姨娘就恨不得掏出心窝子。然而如今蒋丹的一番话,却令二姨娘有了一个宣泄的出口,能将所有的恨意都发泄在蒋阮身上,她怎么会不高兴?

????“蒋阮,她害了我的俪儿,我要她陪葬!”二姨娘握紧双拳,眼中简直要喷出火来。

????“如今父亲可是恼姨娘的很,姨娘想给三姐姐报仇,可不能鲁莽行事,否则不但没能给三姐姐伸冤,还将自己的搭了进去。”

????蒋丹的声音凉薄,二姨娘似乎这才回过神来。只听得蒋丹继续道:“二姨娘若还想能给三姐姐报仇,就最好乖乖听我的话。”

????二姨娘看着蒋丹恬静的笑容,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第一次,她觉得这个懦弱无能的孤女是如此恐怖,这等心机,当初若是真和蒋俪对将起来,蒋俪比不是她的对手。她喃喃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姐姐活的太好了。”蒋丹眼中闪过一丝狠意:“她活的这样好,我却在泥潭中挣扎,如何甘心,不如就跟我,一道沉沦吧。”

????------题外话------

????存稿箱第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