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章 下狱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少废话!”那领头的官差是个生面孔,瞧见蒋阮竟也是十分傲慢,一挥手两个衙役已然上前将蒋阮押住。此刻蒋权并不在府里,一众女眷中能做主的便只是红缨。红缨为难的看着官差:“官爷,这事情还未曾弄明白。”

????“弄明白?”官差阴阳怪气的看了红缨一眼:“有人状告蒋家嫡女陷害亲生祖母,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有什么话牢里说罢!”他看着蒋阮一笑:“蒋小姐,对不住了。”

????“官爷如此尽心竭力,真教人感动。”蒋阮微微一笑:“只是公文又在何处?”

????那官差似乎早就知道蒋阮会这么问,得意一笑,从怀里掏出下了抓捕令的公文在蒋阮面前晃了一晃,白纸黑字,盖了官印,是真的没错。

????“蒋大小姐,现在可看清了?”

????蒋阮目光轻轻扫过一边的二姨娘和蒋丹,淡淡道:“看清了。”

????“那么,请吧。”

????“姑娘!”连翘和白芷急道。

????蒋阮道:“你们留下。”

????二姨娘眸中快意一闪而过,蒋丹似乎被眼前景象吓得有些失神,只躲在二姨娘身后不肯说话,蒋素素只作悲伤的模样。彩雀和杜鹃守在蒋老夫人的尸体身边,小心的擦拭蒋老夫人唇上的血迹。

????一屋子里最镇定的人,仿佛倒是蒋阮了。她看了看身后两个官兵,淡然道:“我自己会走,不必多礼。”

????蒋阮谋害蒋老夫人被官差抓走的事情在蒋府里掀起翻然巨浪,阮居中,锦二锦三神色严肃,锦三道:“我跟去牢里守着蒋姑娘,你去找主子。”

????锦二点头,刚要下去,便看的露珠匆匆忙忙跑到院子里,四下里看了一看,似乎有些茫然,小声唤道:“锦……二?”

????锦二脚步一顿,一个飞身从树下旋下,停在露珠面前:“什么事?”

????露珠此刻也顾不得锦二神出鬼没吓人了,只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交给锦二:“姑娘交代的,将这封信送到王爷身边。”

????锦二将信收好,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正要走,露珠叫住他:“喂。”锦二回头,露珠犹豫的看着他:“之前的事都是我不对,这一次姑娘被人陷害,求你保护姑娘一回。”

????锦二心中微讶,露珠难得倒是这般低声下气的求他,想来是对蒋阮十分忠诚了。作为属下,平日里也欣赏忠心之人,锦二一笑:“不必你说我也会保护蒋姑娘。你自己也小心。”说罢头也不回的飞身掠走。

????露珠回过头,天竺自屋里走出来,神情有些冰冷:“今晚就动手。”

????……

????蒋阮被官差带走的事情在最短的时间里就传遍了整个京城,京城大哗,原本弘安郡主自归京来便享誉赞誉无限,又因为有一个战神哥哥,京城百姓俱是十分喜欢她的。谁知却突然爆出了此事,真是令人不胜唏嘘。也有那些落井下石的人,就道早已看出蒋阮是个不安分的,那容貌生的妩媚,一看便是蛇蝎心肠,如今连自己的亲祖母也不放过,实在是很恶毒了。

????而谈论的中心,蒋阮此刻静静倚着牢中湿冷的墙壁,垂眸看着眼前脏污的稻草。

????事实上,二姨娘手里的证据大抵不必定罪,即便有了彩雀这个人证,要想将她扳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蒋丹并非如此眼短之人,其中必然有其他周折。

????领兵的官差叫李强,如今巡捕房这样快拿到抓捕蒋阮的公文,乃是受了御史台按院胡千秋的吩咐。而这个胡千秋……。蒋阮眸中闪过一丝冷意,二姨娘本是出自吏部尚书的庶女,年少的时候也曾有过一青梅竹马的表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御史台按院胡千秋胡大人。只是当初胡千秋家世并不及二姨娘府中,吏部尚书又想用二姨娘来与蒋府交好,便生生隔断了这场姻缘。

????李强是二姨娘娘家的大侄子,胡千秋是二姨娘的旧"qing ren",蒋阮如今被关入大牢,必然是这两人的手笔。胡千秋在位多年,将御史台按院的位置坐的稳稳当当,实则也是有几分本事,不想却会为了二姨娘出头。前些日子二姨娘对蒋家下人如此大方,想来也是存了与她同归于尽的心思。

????只是胡千秋再傻再痴情,也应当不会为二姨娘做到丢官的地步,是以二姨娘的王牌定然不是御史台院正这边,而是……她唇角微微一翘,胡强。

????露珠打听的清楚,二姨娘最近似乎一直在变卖首饰珠宝,胡千秋自是不需要二姨娘的首饰,倒是二姨娘娘家的侄子,不学无术的李强,靠着家里买了个官差头子的小官,整日眠花宿柳的纨绔,听说前些日子去赌坊输了一大笔银子。世上之人,赌鬼的胆子总是大的,尤其是输红了眼的赌鬼。

????二姨娘许了李强重金,要李强来做什么事?

????已是夜幕降临,牢房中越加湿冷无边,这一处牢房却是似乎特意安排的,周围连同其他的囚徒也没有,空空荡荡似乎只有她一人,狱卒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远处传来脚步声,一行人走了进来,为首的男人一身粗布麻衣,瞧见蒋阮的模样忍不住一愣,随即眯起眼睛道:“郡主的胆量果真很大,让人佩服。”正是李强。

????蒋阮微微一笑:“李公子过奖。”前世什么样的牢狱未曾见过,彼时比这阴冷的地方她都呆过,如今又有什么可怕的。

????李强眼光微微一闪:“郡主竟然知道在下,让人好不吃惊。”

????蒋阮的目光落在李强身后的几个人身上,俱是身强力壮的粗武汉子,瞧着她的目光中放肆而淫邪,一看便知打的是什么主意。

????“二姨娘出了多少银子?”蒋阮突然问。

????李强没料到她会突然这么问,有些警惕的看了蒋阮一眼,突然一笑:“告诉郡主也无妨,三万两白银。”

????蒋阮颔首,三万两白银,便是蒋俪出嫁的时候整个陪嫁也不过五万两白银,二姨娘竟还能拿出这样多的银子,必然是将全部身家都变卖了凑出来,拿全部身家来买她一条命?二姨娘的心思未免也太过单纯。

????瞧见蒋阮似笑非笑的目光,李强神色一紧,问道:“郡主可有话想说?”

????“本郡主的命就值区区万两白银?”蒋阮淡淡道:“不觉得太过可惜么?”

????“郡主这是何意?”李强眯起眼睛。

????“十万两,我买下这笔生意。”蒋阮道。

????李强一惊,身后的几个人也惊了一惊,心想传言果真没错,这蒋阮出手如此大方,平日里定是在懿德太后跟前得了许多好东西。若说是没有动心便是假的。李强前几日才欠了一屁股债,好容易得了二姨娘这笔生意,虽然知道凶险,却也知道还不上债也是死路一条。如今蒋阮张口就是十万,李强心中怎么不有自己的思量。他神色动了动,似乎要改口,旁边的一个大汉却突然轻声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将李强突然惊醒,他有些恼怒的看着蒋阮,狠狠一笑道:“郡主果真聪慧,不过在下并非贪财之人,郡主的这笔生意,在下实在不敢做。”

????若真是普通人,便是这样转头也没什么,反正李强对二姨娘这个小姨也并没有什么感情。只是蒋阮身为弘安郡主,若非这一次他实在缺银子的很,也不敢对蒋阮轻举妄动。万一蒋阮事后平安再找他算账怎么办,皇家的人必然不会饶过他。这样的事情,还是死人的嘴巴最是安全。

????李强拍了拍手,慢慢走上前来,道:“今夜,恐怕要得罪郡主了。”他将手里用来照明的火把插在一边墙壁上的石兽嘴里。火光之下,蒋阮安静的坐在牢中,裙裾热烈似火,眉眼精致妩媚,偏又有一种冷嘲般的漠然。

????李强咽了咽口水,他知道这个郡主生的妩媚,如今近看更是让人心动不已。蒋阮淡淡问:“李公子打算杀人灭口?”

????“明儿一早,京中百姓就会知道郡主在牢中畏罪自尽的消息了,”李强笑的很有几分下流:“不过,在那之前,郡主还可以好好享受一番。”

????杀了她再说她是自尽,李强当京中人都是傻子不成,原以为二姨娘和蒋俪本就是没脑子的,不想这一大家子都是如此。不过倒也知道了,二姨娘恨她入骨,便是想出这样的法子折磨与她。既能让她死前失去清白,还想要坏了她的名声。

????李强见蒋阮神情未变,越发觉得心痒痒,一挥手将牢门打开,几个壮汉围将过来,李强笑道:“弘安郡主,我们都会很舒服的。”

????蒋阮神色一敛,还未将手中血玉镯的机关按下去,便只听“砰”的一声,刀光与血花同时迸裂,面前几人顷刻间全部倒了下去,唯剩李强一人。

????大门已然被人踹开,黑衣青年袍角淡金的麒麟踏火焚风,好似要从锦衣中呼啸而出,萧韶走进来,冷冷道:“找死。”

????李强看清来人,身子猛地一颤,登时只感到一阵绝望,二姨娘可没说蒋阮和大锦朝的锦英王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他惊吓至极,下身一阵湿润,一股骚臭的味道顿时充满了牢房。李强一下子跪倒在地,告饶道:“王爷高抬……”话未说完,喉间一梗,血色喷薄而出,径自栽倒下去。

????萧韶面无表情的收起匕首,抬脚走上前来。

????‘

????隐在暗处的锦三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自家主子还不等她出手就亲自出马来救人了,多留在这里也不方便。

????蒋阮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平静下来,她倒是想过萧韶看到信上内容会过来,不想来的却这样快。不动声色的将覆在血玉镯上的左手放下,她道:“等会还要麻烦你把这块清理干净。”

????萧韶点头,拉开牢门走进来,瞧见四处阴湿的环境皱了皱眉,道:“信上之事可是真的?”

????“自是真的。”蒋阮道:“本不该用在这个时候,只是……算了,早些解决也好。”

????那信上的东西原本是日后才能拿出来用的,不想二姨娘如此蠢笨,倒逼得她提前拿了出来。只是这样到底会打草惊蛇,不过日后之事且行且看就是。

????萧韶抿了抿唇,眸中闪过一丝冷意:“他们要杀你灭口。”不只如此,还想在那之前坏了蒋阮的清白,虽然知道有锦二锦三在她身边保护,听到此事时心中到底还是起了几分担忧,这般赶过来,想到方才的景象,周身便起了一层极淡的戾气。

????蒋阮倒是浑然不觉,只萧韶的锦衣卫必然已经查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也索性大方的说出来:“二姨娘受了四妹的挑拨,原是想要这般对付我的。吏部尚书不足为惧,难缠的却是御史台院正。”胡千秋在朝为官多年,上下都打点的十分周到,皇帝也还是十分喜爱这个肱骨之臣的。而她前世清楚与蒋家有关的事情,这个胡千秋倒是不曾接触过。事实上,胡千秋是五皇子一派,本和宣离没什么关系的,不想却是个情种,甘愿为二姨娘冒这样的险。

????“此事交给我。”萧韶道:“不必担心。”

????蒋阮微微一滞,看向萧韶。萧韶正看着她,目光中是不加掩饰的关切,她道:“好。”

????能感觉到蒋阮的态度在慢慢改变,从最初的疏离到渐渐地信任,或许蒋阮自己也未曾发现这细节。萧韶的心情莫名好了些,看了看周围,道:“今夜……你撑一撑,明日我带你出去。”

????蒋阮沉吟一下:“你也当心。”

????萧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想了想,在她面前蹲下来,从怀中掏出一个很小的口哨一样的东西递给蒋阮:“锦衣卫处处潜伏,若有危险,可用此哨,附近的锦衣卫都能赶来。”

????想来也应当是他的贴身信物了,蒋阮还未来得及说话,萧韶已经站起身来吩咐锦衣卫将地上的尸体清理干净。蒋阮将哨子收进袖中,眸色沉了沉,兀自陷入了沉思。

????……

????将军府中。

????赵光刚下朝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差点没直接抄家伙打上尚书府。好容易被众人劝了下来,李氏自是急的抹眼泪:“阮儿好好地怎么会被关起来,说什么谋害蒋老夫人,我是不信的,定是被污蔑了。”

????赵家男儿皆是勇武无比,偏生赵家的女人们都是美丽柔弱,李氏这么一抹泪,赵光就急了。赵元平劝道:“娘,别急,三弟已经去牢里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蒋家那些人,当初就是死都应当把阮儿和信之接回来的。”李氏后悔不跌:“那就是一群豺狼,不成,阮儿养在那府上我怎么放心。”

????赵玉龙小声道:“那也得看她愿意回来才是。”

????“玉龙。”赵元平警告的看了自家儿子一眼,赵玉龙这才噤声。对于自己这个堂妹,赵玉龙只留下对方对赵家人感情很是淡薄的印象了。偏生自家祖父祖母一大家子还心疼的不行,赵玉龙撇了撇嘴。

????赵飞舟看了看赵元平:“二叔,阮妹妹什么时候能被放出来?”

????赵光也瞪着赵元平,赵元平无奈道:“总得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三弟在,牢里总能打点好。不过御史台院正下公文下的如此之快,倒是有些奇怪。”他摸了摸下巴,沉吟道:“爹,你进宫一趟,先找找皇上,皇上就是看在咱们家也暂时不会动阮儿,我和大哥去见见那位御史台院正,大侄子,你从护卫里调几个人去蒋府门口打听一下。阮儿无缘无故的,定是得罪了什么人。娘就和嫂子们在府里等消息,若是有什么问题也好有个应对。”

????如此布置一番后,将军府才重新归于平静。

????……

????萧韶方出了牢门,留下几个暗卫处理牢中的尸体,刚下了阶梯,脚步倏尔一顿,眸光泛出星点冷意。

????脚步声自左边传来,赵元风一边走一边上下打量萧韶,语气嘲讽道:“萧王爷动作倒是快得很。”

????萧韶瞥了他一眼,兀自往前走。赵元风伸手拦住他,赵元风虽比萧韶年长,在这个年纪轻轻就统领几十万锦衣卫的青年面前仍是觉得有些迫力惊人。心中不悦萧韶这个态度,赵元风也向来是个无法无天的性子,当下便道:“萧王爷未免与阮丫头走的也太近了些。”

????萧韶停下脚步:“你能做什么?”

????赵元风一梗,几乎要被萧韶这毫不客气的话气晕了去。他好歹也是赵家三公子,也是堂堂玉面小将,如今被萧韶这么一说,倒像是他十分无能似的。

????萧韶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扔给他,赵元风接过来,也顾不得萧韶的无礼,一目十行的看完,赵元风脸色变了几变,问:“你要把这封信……。”

????“交到御史台。”萧韶淡淡道:“胡千秋藏私,御史台院正也不必做了。”

????“萧王爷,御史台这下可会重新洗牌。”赵元风试探道:“怕是……没有那么轻松。”

????“正好清洗。”萧韶说的淡然,赵元风却无端打了一个冷战,只觉得身上有些发寒。

????------题外话------

????接到通知了,下周去杭州,茶茶努力存稿啊存啊存,亲爱滴们觉得吃不饱可以养一养文再看,不过不要抛弃人家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