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七章 树林中的算计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赵瑾是练家子,听力比蒋阮还要好一些,也注意其中的动静,她看了蒋阮一眼,打了个手势,便悄悄往前走去。蒋阮示意天竺跟在赵瑾身边,免得出什么意外,自己也跟了上去。

????几人都极力放轻脚步,才方走到拐角处未靠近,便听得一个娇叱的女声:“你!你无耻!”

????另一个声音随之响起,却是个男声,似乎包含着愤怒,还有几丝疑惑不解,道:“你才奇怪,做什么在我面前脱衣服?不知羞耻!”

????赵瑾与蒋阮对视一眼,随机小心的拨开挡在眼前茂密的枝叶。便见那树林中有一男一女背对着她们。那男子应当是今日来金菊宴的少年,瞧着打扮应当是哪家府上的小少爷。女子却是陌生的很,衣裳斜斜的拉到了肩膀,露出白皙的肌肤,真有几分狼狈的模样。

????“是郭五小姐郭梦,侍郎家的庶女。”赵瑾附在蒋阮耳边轻声道:“今日跟她嫡姐一同来的。”

????“你……。”那郭家五小姐似乎声音里都带着哭腔,凄惨至极:“你侮辱与我,眼下还这般说,我,我没脸见人了,倒不如去死!”说罢就站起身来,一头朝那树上撞去。

????那少年却是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拉她,差点被她拉的一起摔倒,急急道:“这事有误会,我赵家男儿怎么会是你嘴里说的那等无耻之徒!”

????他转过头来,露出一张熟悉的脸,躲在树林后的几人看得清楚,正是赵家的小三少爷,赵飞舟。

????赵飞舟如今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此刻涨红着脸,脸上却没有心虚之态,只有急怒。赵瑾看的分明,便碰了碰蒋阮:“阮妹妹,这事情怕是有蹊跷。”

????蒋阮挑眉,自是有蹊跷的。这郭家五小姐口口声声说赵飞舟侮辱与她,可从开始到现在也没见她好好整理自己的衣裳。但凡好人家的闺女,真的被人侮辱了至少得拉上衣裳吧。这女子倒好,生怕别人瞧不见她的肌肤似的。况且赵家三个小少爷中,赵毅沉稳刚毅,赵玉龙随了赵元平的性子足智多谋,唯有这个赵飞舟,没有继承到赵元风的狡黠,倒是将他老子的毛毛躁躁继承了个十成十。况且又没什么心机,一个憨子,若真有人想要算计赵家,不找上赵飞舟才怪。

????赵飞舟如今也是十七八岁,正是要娶妻的年纪,至于这个郭家五小姐嘛,本是一个庶女,自是高攀不上将军府的。可若是赵飞舟侮辱人家姑娘,这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郭梦岂不是得偿所愿?

????只是……。一个庶女如何有这般大的胆子?蒋阮脑中浮现起一张刻薄生硬的面孔。

????“赵三少爷,你可是想不负责任。”郭梦呜呜呜的哭起来:“今日我本是与姐姐好好的来参加一场金菊宴的,怎生……。”她顿了顿:“赵三少爷,你若是不肯负责,梦儿的一生也就是毁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了却残生。”

????蒋阮瞧了瞧此地,不远处正有一个小房子,这样建在府中花园中的小房子平日里是用来消遣歇息的地方,若是有客人来了,觉得逛的乏了便可去林中小屋中坐下喝一杯茶。今日看那林中小屋外头一个人也没有,连个守门的丫鬟也不曾看见,蒋阮心下了然。这位郭家五小姐眼下这般哭哭啼啼,如赵飞舟那样的憨实性子自是为难的很,不多时,想来那始作俑者就会带人“无意”间路过此地,撞到这桩丑事了。

????那么赵飞舟当着无数京中贵人太太小姐,官家少年的面将从此颜面无存。赵家的两位奶奶都是良善温和的性子,便是再如何护短,也是寡不敌众。而当着众人的面,再有人逼迫着赵飞舟向这位郭梦表个态,日后郭梦也能顺利成章的进了赵家的门。

????只要郭梦进了门,那赵家日后也就别想再安生了。郭梦一定会极尽能事挑拨赵家的关系,甚至会给赵家带来灭顶之灾。

????可这郭家五小姐当着众目睽睽之下进了赵家的门,又是在赵飞舟做了这样对不起郭梦的事情下,郭梦便如一个水晶人儿,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以赵光的脾性,估计会气出毛病来。

????既能毁了赵飞舟,又能给赵家添堵,一举多得的事情,如此行事,倒是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蒋阮眸光敛了敛,问:“郭家五小姐是什么来头?”

????赵瑾一愣,小声道:“侍郎夫人病重,大约是熬不过这个年了,郭侍郎宠妾灭妻,侍郎夫人只有郭大小姐一个嫡女,郭五小姐是姨娘生的,上头还有一个哥哥。这两兄妹在府里可是横行霸道,可怜郭大小姐每日还要应付他们。今日也是郭侍郎让郭五小姐跟来的,否则一个庶女,哪里有资格来金菊宴?”

????蒋阮垂眸,竟又是一个宠妾灭妻的。这郭五小姐胆子倒也真大,不过……有胆做事,就要有胆承受后果。

????她伸手拨开树枝,赵瑾一愣,按住她的手道:“阮妹妹,你要干什么?”

????“给郭五小姐做个人证。”蒋阮微微一笑。

????郭梦和赵飞舟听到动静,俱是回过头来,看见蒋阮都是一愣,赵飞舟自从三年前后就再也没见过蒋阮,从面前少女的眉眼中终是认出了这就是当初那个绝美的红衣少女,自家堂妹。郭五小姐却是从没见过蒋阮,只看到突然出现了一位妩媚绝色的少女,身上还带着她没有的高贵优雅,登时就浮起了一层嫉妒和难堪。

????身为庶女,最在意的也不过是自己上不得台面的身份,郭梦也如蒋素素一般,瞧见能将自己比下去的人都会心生敌意。是以看见蒋阮的一瞬间,她就心中怨愤,道:“你是谁?”

????“本郡主方才路过此地,恰好看见一幕好戏。”蒋阮微微一笑。

????“郡主?”郭梦一愣,眼前少女气度不斐,便是自家嫡姐在她面前也要矮上三分,若说是郡主,难不成……?她看着蒋阮,两行眼泪顿时流了下来:“求郡主为小女子做主,赵三少爷强占了小女子的清白……”

????蒋阮点头:“好。”

????赵瑾和赵飞舟同时一愣,前者是不明白蒋阮想干什么,后者是心中大怒,蒋阮好歹也是他堂妹,怎么就偏信了一个陌生人?

????露珠和天竺却是不动声色的立在一边,跟着蒋阮越久,她们便清楚,蒋阮越是温和的时候,就说明,有人要倒霉了。

????郭梦似乎是羞极了,掩着面泣道:“我方才在院子里与姐姐一道赏菊花,瞧见蝴蝶一时贪玩便跟着走来,不想路上瞧见了赵三少爷,赵三少爷与我说了一会子话,然后…。然后我脚崴了,赵三少爷扶我起来的时候迷晕了我,待我醒来的时候……”她说不下去,只顾着呜呜呜的大哭起来。

????“分明不是的!”赵飞舟气的跳脚:“是你崴了脚,我好心扶你,你拿帕子给我擦汗,不知怎么的我便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你说我占了你的清白,可我什么都没做过!”思及此,赵飞舟心中懊恼,想来那帕子上定是有什么"mi yao",他便是在那时候着了道。

????“赵三少爷这话好没理,难不成是我故意将你迷晕,好让你污了我的清白,传出去对我又有什么好处?”郭梦却也伶牙俐齿,她转头对着蒋阮,泣道:“郡主深明大义,一定会为小女子做主的。”

????蒋阮蹲下来,视线与郭梦齐平,微笑道:“好,我为你做主。”她轻轻道:“那么…。郭姑娘是真的失了清白吗?”

????这话问的好生奇怪,郭梦狐疑的看了蒋阮一眼,蒋阮微笑着看着她,那目光仿佛一汪清润的泉水,却又像黑色的漩涡,深不见底,若探的深了,只觉得里头有一只潜伏的巨兽要破空而出,将她吞吃的一干二净。在这样的目光下,郭梦不由得感到一阵心虚,她低下头,哀戚的道:“郡主为何要这样问,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已经生不如死了。”

????“我没有——”赵飞舟还要说话,赵瑾冲他摇摇头。蒋阮微微一笑,站起身来:“那么,郭姑娘先别哭了,等会子让婆子来为郭姑娘验一验身便是,若是真的不是清白之身,便让赵三少爷娶了你,可好?”

????“不行不行,我跟本没碰她!”不等郭梦说话,赵飞舟先跳了起来。

????“郡主这是要折辱我不成?”郭梦眼中惊惶一闪而过,随即换上一副受人侮辱的模样,羞愤至极的偏头问。

????“倒也不是,”蒋阮慢吞吞道:“只是觉得有些误会罢了。郭五小姐既然说是被赵三少爷污了清白,定是该有落红才是。可本郡主瞧了这方圆,未曾见落红。莫非是赵三少爷并不是在此地污了郭五小姐的清白,可那之后赵三少爷还抱着郭五小姐走到这里来,岂不是画蛇添足,还是说,炫耀一番赵三少爷的好体力?”

????此话一出,在场的三个人均是目瞪口呆,便是一边习惯了蒋阮出其不意的露珠和天竺,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赵瑾此刻和赵飞舟的心思是一样的,蒋阮就这么当着几人的面说起这样羞人的事情,身为一个还未出阁的少女,偏生说的还一派光明磊落,丝毫没有羞怯之意,面上坦然的令人叹为观止。简直颠覆了从前那个温和淡然的大家小姐的形象。

????赵飞舟脸色涨红,几乎要被蒋阮这番惊世骇俗的话震晕了去,自家祖母和几个婶婶平日里谈到蒋阮俱是赞叹有加,只说是知礼守规矩,气度又像是从大家起出来的。谁知今日这般倒是令他狐疑,这真的是自家人嘴里的那个闺秀堂妹。

????郭梦却是被蒋阮这番话堵得哑口无言,她算来算去都没有料到蒋阮会用这样的话来堵她。谁能想到一介郡主张口闭口就是“落红”,可落红又是做不得假的,若真的是找个婆子来验身的话,她只能吃不了兜着走。郭梦脸色一变,忽而道:“郡主可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为何出口便是这样侮辱人的话?”

????蒋阮笑容温和,丝毫没有因为她的话充满火气,反而轻轻道:“并非是侮辱,实在是为了公平。不能因为姑娘身为女子便对姑娘有偏颇,赵三少爷也不能吃客哑巴亏。好比去市场上采买,总得要让人看清楚这货物是否完好。”

????她将郭梦比作货物,顿时郭梦的脸色便一片青白,倒是赵瑾捂着嘴笑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见蒋阮这般咄咄逼人的模样,从不知道蒋阮是这般能说的,几句下来只说的那郭五小姐没脸见人了。

????“郭五小姐没有落红却要赵三少爷负责,实在是太过奇怪,要么就是郭五小姐其实还是清白之身,方才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要么…。”蒋阮疑惑的看着她:“难不成郭五小姐竟不是处子之身了?”

????“噗——”赵飞舟乐了,只觉得蒋阮竟和自家二叔没两样,话说的温和,实则是拐着弯儿的骂人,最后还将人绕进去了。这郭梦无论怎么回答都是里外不是人。

????郭梦急的烟圈有些发红,心中怄的出奇,她虽然是庶女,也腆着脸面算计了赵飞舟,到底还未出阁。不想今日蒋阮字字句句都说的她无言以对,只觉得面上臊得慌。而眼下她若是承认这是一场误会,必是不甘心的,可如蒋阮说的,闹出什么本就不是清白之身的流言出去,便是她占了理,别人看她的眼光也自是不同的。

????郭梦到底沉不住气,慌乱之下便质问道:“郡主难道因为与赵三少爷是亲戚便偏帮,这实在是太不公平,皇家之人就可以随意欺负人么?”

????蒋阮“噗嗤”一声笑了,眸色亮的惊人,只道:“我未曾说与赵三少爷是亲戚,郭五小姐怎么张口就来?”

????赵飞舟神色一敛,赵瑾也止住笑。赵飞舟虽然性子憨直,却并不笨,听闻蒋阮这么一提点登时便明白自己被人算计了。他继承了赵元风的性子,自是火爆的很,方才以为不过是个误会所以到未曾对郭五小姐做什么,此刻却是怒上心头,几步上前道:“你敢算计我?”

????“我不明白郡主在说什么?”郭梦自知失言,唯有一口咬死。心中懊恼万分,这弘安郡主怎生比传言中的还要难缠。今日之事眼看就要成了,被她这么一搅合,却是再难成功。一时又恨又气。

????蒋阮淡淡道:“郭五小姐不明白么?本郡主替郭五小姐解释可好?”

????“阮妹妹,你要解释什么?”赵瑾也配合的很。

????“郭五小姐,将军府的男儿可是顶好的,京城多少千金嫡女都希望嫁到赵家来,可若人人都以你这样拙劣的手段来算计,怕是将军府早已人满为患了。我实在是不明白,一个庶女,哪里来的胆量来肖想将军府?”

????郭梦心中一跳,抬眸看向蒋阮。只觉得那少女拢在莲青色的袄裙之中,分明是明艳如花的容颜,却无端镀上了一层黑色的太阳。似乎……像是自地狱中白骨而生的精魅,美丽却可怕。

????“郡主,这只是一场误会,”郭梦当机立断,身为庶女,平日里在府中最是明白要见风使舵,眼见着事情已经不成,蒋阮又不是什么善茬,再纠缠下去吃亏的只会是她。侍郎就算再疼爱,比疼爱自己的嫡姐还要疼,得知了她开罪了弘安郡主,也定不会饶了她去。

????越想越是后怕,郭梦勉强笑道:“我与赵三少爷似乎出了些误会,眼下误会解开了,倒也没事了,是我错怪了赵三少爷,我向赵三少爷赔个不是。”

????赵飞舟有些恼怒,他身在武将世家,平日里本就不怎么与女人打交道,自家的婶婶母亲们又都是和善的性子,家宅安宁,不曾有过别的府邸中女人们勾心斗角的事情。哪里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

????赵瑾也道:“郭五小姐,你这一句道歉委实来的没有诚意了些。”

????蒋阮看着郭梦,道:“你没有错怪他。”

????赵飞舟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蒋阮,郭梦也不明白蒋阮是什么意思,紧紧盯着她的神情。

????蒋阮淡淡一笑:“郭五小姐,做错了事情拔腿就跑,没有人告诉过你这是很危险的吗?”

????郭梦心中惊了惊,直觉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再看蒋阮的表情,再也顾不得别的,张嘴就要大叫。

????“天竺,打晕她。”蒋阮开口道。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待郭梦叫出声来,便见一直呆在蒋阮身后默不作声的婢子飞身跃起,郭梦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郭梦的身子软绵绵的倒在草地上,赵瑾皱了皱眉,赵飞舟问:“你……。想干什么?”

????蒋阮看着地上的人:“我没有太多的耐心来在你下一次犯蠢的时候搭救。你若再如此,赵家迟早被你害死。”她冷笑一声:“天竺,带郭五小姐去看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