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丑事曝光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mi yao"?”如眉姨娘失声叫了起来:“那额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这……”大夫沉吟了一下:“大约是中了"mi yao"后磕在什么地方,也许是被人故意用硬物撞击,不过好在力气并不大,喝几幅药调养几日就没事了。”

????“那我女儿什么时候能醒?”如眉问。

????“不碍事,”大夫看了榻上的郭梦一眼:“贵千金只要等"mi yao"的药性一过,就自会醒来了。”

????郡守夫人忙点头称谢,让丫头带着大夫去抓药去了。气氛一时间有些僵持。蒋阮轻笑一声:“这……赵三少爷堂堂七尺男儿,总不会随手带着一方帕子来害人吧,这帕子上绣的可是花儿,怎么瞧都是……女子之物。”

????众人听闻此话,都觉得有礼。且不说那赵飞舟好好的一个少年郎,平白无故的怎么会带着一方帕子在身上。再看那帕子上绣的花儿草儿的,更不可能是男子之物了。

????如眉眼尖,一眼就看出那帕子的模样,她自然知道那本是郭梦的帕子。虽然不知道郭梦为什么会在帕子上放"mi yao",可眼下出了事,能赖上别人自是要赖上的。夏侯府也算是勋贵之家,也许能从其中讨得什么便宜,否则,难不成郭梦就白白吃了哑巴亏。因此,如眉立刻道:“正是,没想到夏奶奶如此心狠手辣,这帕子定是你那丫鬟掉下的,哼,你那丫鬟用帕子迷晕了梦儿,还想杀人灭口,将脏水往赵三少爷身上泼!果真是好算计。”

????申柔与俞雅面色均是一变,俞雅更是气怒不已,自个儿听了申柔之事之后尚且未曾倒转过来,不想又被如眉缠上。她恶狠狠地看向蒋阮,今日之事若说跟蒋阮没有关系,打死她也不信!必是她从中作梗,这个小贱人!

????蒋阮微微一笑,迎着她的目光看回去,眼尾若有若无的上扬,氤氲出一片嘲讽的挑衅。

????俞雅只觉得血都往脑门上冲来,声音也不由得尖利起来:“我为什么要派人灭口你女儿,与人通奸的又不是我?我又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她气怒之下,竟将心中的话语脱口而出,语气中饱含的怨气倒是令在场的众位夫人和小姐都是一惊。登时打量她与申柔的表情就是不同。

????申柔却是摇摇欲坠,今日之事传出去,夏家的名声便是毁了,等待着她的是什么,她不得而知。只是在大锦朝,官宦家中若是叔嫂有了首尾,男子便会一辈子抬不起头,女子也会被浸猪笼。便是这么一遭,夏娇娇的下半生也就毁了。

????如眉却不是个好说话的,登时便笑了起来,拿出原本在戏台子上当台柱子的泼辣劲儿道:“你自是要护着的,你是没有做那些事情,出丑的可是你丈夫,那丑事要是传了出去,你这个做夫人的便是也毁了。你想要害我的梦儿,将夏府的丑事遮掩住,我偏要说,偏要说的让大家都知道!”说着如眉便大声叫喊起来:“来人啊!夏二奶奶要遮掩夏府的丑事灭我家姑娘的口啊,夏二奶奶杀人啦,夏家大小姐是夏大奶奶和夏二爷生的啊——”

????如眉本就是唱曲儿出身,中气足得很,这一口气喊下来气都不带喘一个,嗓门又嘹亮,直喊的百转千回,整个郡守府都听得到。

????周围一众人俱是看傻了眼,这如眉也实在是太不将身份礼仪什么的放在眼里,说喊就喊。俞雅纵然行事多年,也没有见过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妇人,一时间竟是忘记要阻止她来。

????众人既是惊讶又是好笑,赵瑾早已笑的差点晕了过去,与蒋阮咬耳朵道:“好一个台柱子,这一嗓子果真是艳惊四座了!”

????申柔被这么一叫,两眼一翻,里子外子今日算是都没有了,干脆往后一倒作势晕了过去,身边的丫鬟一见忙将她扶起来,道:“夫人,我家奶奶身子有些不适,怕是要晕了。烦请夫人让我家奶奶进屋中歇上一歇。”

????郡守夫人便是应了,夏家人顿时只剩下俞雅一个,俞雅心中俺很申柔狡猾,赵眉那么一嚷她心中竟也有隐隐快意。申柔做下了这等丑事,被这么一叫嚷明儿个全京城都知道了,申柔哪里还有脸面便宜活着。眼下见申柔避到里屋,她也想如法炮制。那如眉却是眼尖,一边叫嚷一边还紧紧盯着俞雅的动作,见她作势要昏倒立刻三两步上前抓住俞雅的肩膀晃道:“夏二奶奶,你待我家梦儿弄成这副模样,可不能翻脸不认人!不如与我一道见官,便是到了公堂,你也是没理的!”

????俞雅被如眉一阵猛晃,便是想晕也晕不成了,心中恼怒这郭梦怎生会有这样一个难缠的亲娘。被这么缠上面上也不好看,俞雅正要发怒,便听得外头又是一阵脚步声,一个声音远远的出来:“娘,你没事吧?”

????便是一众公子哥儿鱼贯而入,想来也是听了这边的动静匆匆赶来的,为首的少年一身玉白长衫,面若冠玉,神情自是有几分慧黠,腰间一把折扇,瞧着又是睿智又是精神,正是赵家二少爷,赵玉龙。

????赵飞舟紧紧跟在赵玉龙身边,一进门便是朝蒋阮看去,见蒋阮神情如常,唇边含笑,再看一边俞雅和如眉姨娘的狼狈模样,才松了口气,神情放松下来。

????姚氏见自个儿儿子和侄子都过来了,见两人都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自是也放下心来,道:“你们来这做什么?”心中却是不愿意让自家的两个少爷看见这些腌臜的事情。一想到这些人方才还想将脏水往赵飞舟身上泼,登时又起了几分怒气。

????赵飞舟和赵玉龙注意到姚氏的怒气,赵玉龙道:“听见这边的动静,一时焦急之下赶了过来,烦请各位夫人宽恕。”

????他态度彬彬有礼,又是一表人才,在场的夫人小姐们见了俱是欢喜,哪里又想出去责怪他的说法。见赵玉龙如此,俞雅不由得想到夏俊,心中一痛,看向赵玉龙的目光不可谓不恶毒。

????然后在一众公子哥儿的身后,还有一个娇小的身影,一身白衣飘飘,不是蒋素素又是谁?

????方才小姐们都在这里,众人只顾着郭梦之事,倒是未曾留意蒋素素不在,此刻瞧见蒋素素跟着男眷们走进来,心下了然,看向蒋素素的目光充满鄙夷。瞧着这个蒋家二小姐清高不染尘埃的模样,谁知也是个不安分的,偷偷去瞧少年们便算了,这竟是面对面的出现了。

????蒋素素浑不在意那些目光,要说她今日也不是没有收获的,好几个公子哥儿都已经将心落在了她身上,蒋素素自是从其中得到了满足。只是这些人虽然不乏贵族子弟,到底离她期望的那个位置还远的很。想到八皇子宣离,蒋素素便有些愁绪上了心头,倒是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只是夏家到底与她有着联系,蒋素素还是皱眉轻声问:“二舅母,可是出了什么事?”

????如眉姨娘看了蒋素素一眼,心中自也是不屑的。这蒋素素生的如此美丽,倒是将她的郭梦比了下去,语气便不怎么好道:“自是你这位二舅母做的好事了,今日若非我梦儿命大,就要被这位狠毒妇人取了性命去!”

????赵飞舟眼睛一跳,不由自主的看向蒋阮。之前蒋阮让天竺把郭梦弄晕之后便让他自己赶紧回去,赵飞舟本不愿的,可蒋阮冷冰冰的模样着实令他难受,便也应了。蒋阮让他回去之后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赵玉龙,赵玉龙听完赵飞舟的话后,思索了片刻,便让赵飞舟不要声张。待过了一阵听到西园传来动静的时候,赵玉龙才状似无意的提起要众位兄弟一起去看一看。

????赵玉龙眼睛微微一弯,看向蒋阮,蒋阮注意到他的目光,回以一个淡笑。赵玉龙既是赵元平的儿子,将赵元平的狡猾也继承了几分,对这个表妹如此行事很是满意。两人交换了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表情后,又各自错开了眼去。

????便有周围倾慕赵玉龙的小姐,细声细气的与赵玉龙说了到底发生了何事。赵玉龙听完后,皱了皱眉,问道:“那么,那位出事的丫鬟与夏二夫人身边的丫鬟眼下可找到了?”

????“自是去找了。”郡守夫人道:“只是两人都不见了。”

????那公子哥儿群中的一人便是大大咧咧道:“这有什么可猜测的,定是那杀人灭口的丫鬟杀了那告密的丫鬟,自知事情败露,干脆逃之夭夭,所以找不到罢了!”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默了一默,这话倒是极有可能,也十分顺其自然。看向俞雅的目光又是几分异样。俞雅气急,本来找到那两个丫鬟便能证明她的清白,至少能证明不是她让人去谋害郭五姑娘的。可是这两人却突然不翼而飞了,怎么也找不到。她不由得看向蒋阮,莫非又是蒋阮搞的鬼?

????蒋阮唇角的笑容自开始便没有落下,那告密的丫鬟便是翻遍整个郡守府都找不到,只因为那本来就不是什么丫鬟。锦三虽然身为杀手,乔装却也做的不赖,便是这些小姐也不曾起疑。至于俞雅身边的那个丫头,自是永远也不可能回来的了。

????俞雅眼下真的是骑虎难下,如眉咄咄逼人,偏生郭梦中了"mi yao"又不知何时能醒来。今日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又急又怒,只能生硬的重复道:“我没有命人去害郭梦。”可惜无人相信她的话。

????僵持中便听得有人匆匆来报。只说夏家侯爷让俞雅和申柔赶紧马上回府,夏侯爷必是已经得了消息才这般传话。一想到申柔的下场,俞雅心中便升起一股快意,只是夏诚的怒气向来是很可怕的,她便也对自己的要遭受的有些担忧起来。

????如眉虽然如泼妇一般,却也是个精明的,知道夏家做主的还是夏诚,惹怒了夏诚对自家老爷也没什么好处。俞雅今日当着众位夫人的面几乎是没有抵赖的余地了,夏府不会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事情夏家迟早会给她一个说法。既然夏诚知道了,倒也不急于一时,夏侯爷便是为了自家府上面子和不为外人所诟病,自也是会想办法补偿的。

????于是如眉姨娘便做伤心之态:“罢了,想来夏侯爷当是知道了此事,才要夏家奶奶回去商量的,我也不是那不通情理之人。如今梦儿还未醒,便等梦儿醒来,咱们这事情再慢慢谈。到那时候,希望夏侯府能给梦儿一个明白的说法。”

????俞雅又是心中气怒了一回,恶狠狠地应了,教丫鬟进里屋去唤申柔。片刻后,便见申柔面色惨白的跟着丫鬟出来,两人同郡守夫人匆匆告辞一番,便带着丫鬟落荒而逃。这狼狈的模样,哪里之前来的时候的意气风发,甚至忘记了蒋素素和蒋阮。

????不过蒋素素和蒋阮如今也是不适合去夏府的。

????出了这样的事,可眼下时辰还早,郡守夫人也不愿好好地一场聚会便被这莫名其妙的事情搅合成了这样,便又赔罪了一回。要诸位千万不要将这个意外放在心上,请继续赏花玩乐。

????众人不好扫郡守夫人的兴,便也应了,只是已经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又能如先前的心境一般,再次开始的时候,讨论的话题便不是花儿了,甚至不是看中的“她”或“他”。而是夏侯府的这桩秘事,想来倒是不失为一桩极好的谈资。

????郭梦因为还未曾醒,郡守夫人一直让下人守着她。如眉姨娘却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直与郡守夫人哭诉,郡守夫人安慰的有些恼火,直到保证了郡守府也一定会给郭家五小姐好好补偿一番,如眉才收起了方才的哭相。

????时间飞逝流过,转眼便瞧着天都快黑了,也到了快告辞的时候,赵瑾与蒋阮说起此事的时候,还摇头道:“那如眉姨娘也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就算是妾也做得太过了些,看她跟郡守夫人说的那些话,活像是来打秋风的穷亲戚般,见什么好都想拿,眼皮子浅成这样,也真是闻所未闻了。”

????蒋阮笑着摇头,恰好遇着了赵玉龙和赵飞舟两兄弟往这边走来,见了蒋阮,赵飞舟道:“表妹,大伯母说让你等会跟我们一道坐马车,送你回蒋府。”

????俞雅和申柔落荒而逃,她和蒋素素却还是要回府的。蒋阮点头。赵玉龙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也不避嫌的道:“表妹真是冰雪聪明,今日一番手段令人叹为观止。”

????“表哥很懂锦上添花的道理。”蒋阮淡淡答道。

????这两人一人一句哑谜般的话落在赵飞舟耳朵里却是觉得糊涂,不觉抓了抓头:“你们俩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赵玉龙深深看了一眼蒋阮:“无论如何,我都替赵家谢谢你。”赵玉龙虽跟赵飞舟年纪相仿,心性却是比赵飞舟成熟一些。一直以来也觉得蒋阮心性太过凉薄,对将军府也是利用的心思更多,若说情分,倒是真的看不出来。今日却是出手相助,若非蒋阮,恐怕到了最后这金菊宴遭殃的却是赵飞舟了,那郭梦若是真的进了赵家的门,指不定又会翻起什么风浪来。蒋阮肯出手相助,便是说明待赵家还是有些情分的。

????“不必谢,夏家本就是冲我来的。”蒋阮答。俞雅好端端的何必去算计将军府的人,还不是将对她的怒气想要报复在赵家身上么。现在蒋信之天高皇帝远怎么都没办法都动手,她郡主的身份又令俞雅有些忌惮。倒是赵飞舟傻大个一个好欺负,自是想出这样阴损的法子来了。

????赵玉龙正要说什么,便听得另一个尖利的女声传来:“蒋阮!赵飞舟!”

????那气势汹汹端着一副质问态度来的,不是郭梦又是谁?郭梦才是有苦难言,莫名其妙破了相,醒来后却又听得出了别的事情,眼下和俞雅的梁子便是结下了,要再说什么也都晚了。一出来看见蒋阮,怎么不恼怒无比?

????蒋阮挑眉,眼下过了两个时辰,郭梦自是醒了,只是摆出这么一副姿态来,应当说郭家五小姐和她娘一样,不见得有多聪明。

????郭梦冲到蒋阮面前,怒道:“你竟然算计我,你……。”

????“闭嘴,”却是另一道女声前来,语气严厉,回头一看,正是郭家大小姐郭襄。

????“是你!是不是你与他们一道算计我的?”郭梦见了郭襄,反倒更是嚣张了一些,拔高声音质问道,倒是与蒋府的蒋俪有几分相像。

????“啪”的一声,只见郭襄干脆利落的给了郭梦一巴掌,令几人都是一怔,郭襄面目沉冷,语气含着微微冷意:“这一巴掌,是教你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她再看向蒋阮,这位郭家大小姐行事大方得体,又有一种利落果断,沉静的朝蒋阮行了一礼,道:“庶妹无状,还望郡主宽宏。”

????“无碍。”蒋阮轻轻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