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四章 宣朗试探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一夜过去,到底是什么都没做成,本想着以萧韶的性子,倒是不至于做出什么出格之事,但至少两人关系又近了一步。谁知第二日一早打开门一看,两人皆是神色冷淡,丝毫没有众人意料中的忸怩羞涩等情绪。

????众人自知犯错,乖乖去领罚。

????等萧韶离开后,蒋阮打发了众人,坐在书桌前,抽出一叠书,那书里夹着一张南疆到天晋国的大致地图。南疆在大锦朝南边,越过一条江便是天晋国。萧韶前夜里自京城外受伤归来,虽然什么都没说,蒋阮却觉得,和天晋国南疆脱不了干系,往深里想,战场那边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然而她毕竟是没有法子上战场的,自从京城流传天晋国反击成功后,蒋信之便也不再寄家书回来,大抵是战局吃紧。但以蒋信之的性子,凡是不为了她担忧,便是会装作什么都没事。如今连家书也不曾寄来,战局怕是已经很激烈了。

????蒋阮皱了皱眉,天晋国蠢蠢欲动,若是朝廷能再拨援军,应当能解燃眉之急。

????可如今赵家手上的兵权也不过二十万,京中也还要留人。剩下的部将不是私下被八皇子笼络起来便是成了宣华一派。宣离岂会乖乖将援军送去,就算皇帝下圣旨,也难免宣离在其中做什么手脚。蒋信之如今可是个香饽饽,以宣离的脾性,若是不能为他所用,必然弃而杀之。

????如今蒋信之若真的身陷囹圄,宣离怕是要落井下石。

????蒋阮站起身来,沉吟一下,道:“我要进宫一趟。”

????……

????御书房里,帝王放下手中的信纸,敲了敲面前的桌案,半晌才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青年:“阿韶,你想出兵?”

????萧韶沉默。

????“母后不会同意的。”皇帝道:“当年……。”

????“我已经忘了。”萧韶打断他的话:“皇上不必再提起。”

????“那好,”皇帝道:“此事暂且不提,朕听闻你和弘安郡主走的很近,前夜你受伤,歇在弘安郡主院里?”

????“皇上什么都知道,不必再问微臣。”

????皇帝语气倏尔严厉:“她是蒋家人!”

????“那又如何?”

????“莫非你真的喜欢她?”皇帝有些激动,旁边的李公公见状忙过来轻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皇帝挥开李公公的手:“朕知道你自有主意,但是蒋阮不行。”

????“为什么?”萧韶问。

????“为什么。”皇帝重复了一句:“蒋权是什么人,你比朕更清楚。”

????“她也是赵光的孙女。”萧韶提醒。

????“那又怎么样!”皇帝怒道:“阿韶,你的人生容不得一点污点,弘安郡主配不上你。朕并非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女子心思深沉,如何与你举案齐眉?况且,赵光虽然手握兵权,却性子过于耿直,蒋权更是个毒虫。你若跟她在一起,不仅得不到半点助力,还会将你拖下浑水。朕已经看好了,滨海姚总督的千金年纪与你相仿,更是文韬武略精通不已,姚小姐背后的势力也能助你一臂之力,与你最是良配。”

????“陛下多虑了。”萧韶语气冷淡:“臣的亲事,臣自有主张,不劳陛下费心。”

????“你——”皇帝似在这件事情上十分坚持,冷声道:“若朕非要你娶姚小姐,明日就赐婚,你待如何?”

????萧韶扬眉:“那臣便只好抗旨拒婚,人头落地了。”

????皇帝又是一阵猛咳,不等他说话,萧韶已经开口道:“南疆事急从权,陛下不必将心思放到微臣的琐事上,至于姚小姐……。”漆黑的长眸深邃清冷,语气平淡无波:“陛下若是赐婚,岂不是平白辜负一条性命。”

????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去。

????李公公扶住摇摇欲坠的皇帝,忙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来倒出两粒药丸喂皇帝吞下,皇帝的脸色这才好了些。只是神情却有些萧索,长长叹息一声:“他为了那个丫头忤逆朕。”

????“陛下。”李公公温言劝道:“萧王爷的性子您是从小看到大的,决定的事情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陛下方才那般说,萧王爷心中必然不痛快,说话语气冲了些,可那心思却是没有旁的。”

????“我当然知道他没有异心。”皇帝有些疲惫的按着额心:“朕处处为他着想,姚小姐知书达理,出身大家,朕也亲眼见过,也算精彩绝艳,姚总督若是成了阿韶的助力,日后岂不是容易的多。朕这般为他铺路,他却偏偏不走朕这条。”

????“萧王爷毕竟还是少年郎。”李公公劝道:“或许郡主与他真有不同的交情,萧王爷重情重义,也并非是攀附之人。”

????“有捷径不走,偏要走最难的那条。”皇帝冷哼一声:“蒋阮真是平顺的女子便罢了,朕可看的清楚,她心机深沉,性子却冷得很,阿韶性子本就冷,这样的女子如何生活得?蒋信之两兄妹可都是自有主意的,不好掌控,尤其是蒋信之,要是起了异心,天下岂不大乱了。”

????李公公不知如何劝慰,心知萧韶就是皇帝心中的一个劫。这帝王在别的事情上尚且英明果决,可一旦关系到萧韶,却是有些看不清楚情势。萧韶那样的性子,岂能容人摆布,今日既然下了那番言论,若是皇帝真的不管不顾赐婚,怕是第二日那姚家千金就会消失在这世界上。萧韶做的事情李公公是见识过的。到时候姚家与皇家反目成仇,那才是一大祸患。

????皇帝长叹一声:“算了,此事以后再议。”他从最初开始,便直觉的不喜欢蒋阮。这说起来很是奇怪,但是身居高位的人,在某些方面尤其是敏感的。譬如蒋阮每次与他说话的时候,虽然瞧着没什么,可似乎总能感到一丝淡淡的怨气和仇恨。那感觉很淡,皇帝察觉到,他也看不大惯蒋阮。在他看来,元容公主温柔端方,体贴入微,顾全大局,是世上最高贵的公主。可当初懿德太后却执意认为蒋阮与元容公主有几分相似,但事实上,从陈贵妃的事情就能看出来,蒋阮绝不是表面上显得温柔大度,相反,她的性子锱铢必较,只是隐藏的比较深罢了。自从知道萧韶与她关系非同寻常后,皇帝也曾派了人去查蒋阮曾经过的那些事情,越查下去便越觉得蒋阮城府极深。

????皇帝是不容许方一个危险的人在萧韶身边的。他也不知道为何对蒋阮总有淡淡的不喜,怕只是上辈子欠下的仇恨吧,世上总有许多说不清楚的事情。

????……

????皇帝与萧韶的谈话便如这御书房里燃的龙诞香,眨眼间便烟消云散了。

????此时的蒋阮,却是见过懿德太后,与懿德太后话了一会家常,与天竺几人先回公主殿。

????方走到门口,却是遇到了一个熟人,四皇子宣朗。

????宣朗身为四皇子,却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暗褐色锦衣,全身上下也只有腰间一枚玉佩做装饰,显得极为朴素。不过落在有心之人的眼中,怕也只是会觉得这只是个不受宠的落魄皇子。见了蒋阮,四皇子走上前来作了一揖:“郡主。”

????宣朗平日里似乎习惯了讨好别人,语气中便是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谦恭。这话语听在蒋阮的耳朵,只觉得与蒋丹像了个十成十。只是面上却是微笑着回了宣朗一句:“四殿下。”

????这不冷不淡的态度让宣朗眼中闪过一丝受伤,不过转瞬即逝,笑道:“之前听闻天晋国战事紧张,还想着郡主心中定是十分担忧。眼下看郡主心情无碍,我便也放心了。”

????蒋阮挑眉,不怕他问,就怕他不问。果真,天晋国的事情和宣离有关,这不,宣朗刻意与她“偶遇”,可不就是过来试探她的态度?正好,她也想看看,这些人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又要试探什么?

????“怎么会无碍呢。”她轻轻叹息一声,眸光瞬间转为黯淡,语气也不由自主的带了一丝惆怅:“大哥在边关杀敌,我却心安理得的享受安稳的日子。眼下战事紧张,大哥也许久不曾寄家书回来,每每想到此处,便觉得心中不安的很。”

????宣朗眼光闪了闪,认真的观察着蒋阮的脸色。见她神色不似作伪,便安慰道:“蒋副将吉人自有天相,况且又是天生的战神。那天晋国不过弹丸之地,如何能赢?郡主莫要担忧了,令兄一定会凯旋归来。”

????蒋阮笑了笑:“多谢四殿下宽慰。”只是笑容到底有些勉强。

????宣朗摇头道:“说起来,我也听父皇提过,如今却是战事有些紧张。天晋国虽然是弹丸之地,可本就冶炼技术高超,刀剑夹盾锋利精良。加上战术狡猾,哎……。”

????一听到宣朗的话,蒋阮神情又是一变,勉强道:“四殿下说的是。”

????她心神不定的模样落在宣朗眼里,宣朗更是有了信心,状似无意的道:“若是吴将军能出兵就好了。”

????“吴将军?”蒋阮疑惑。

????“郡主大约不太了解朝廷之事。”宣朗善解人意的解释:“吴将军也是武将,手下颇有一帮好兵,那吴家军也各个都是好手。从前是镇守西戎的,可早在好几年前西戎俯首称臣,吴家军便从西戎退了回来,吴将军这些年倒是没有再带过兵,还正愁英雄无用武之地。若是有吴家军相助,吴将军重新出山,想来要攻破天晋国,那是指日可待了。”

????蒋阮垂眸,吴将军,她自然知道这个吴将军。前世宣离上位,一步步蚕食不是他一派的人,处处打压赵家的同时,也在提拔这个吴家。吴家与赵家同是陪先皇打下江山的老功臣,只是吴老将军死后,现在的这个吴将军却是个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之人。更是野心极大,妄想坐到大锦朝“第一”的位置。在打压赵家的时候,更是不遗余力。

????上一世她被关入大牢的时候,隐约还听见,带人去抓捕赵家全府上下的人的时候,正是这个吴将军亲自带的人。

????蒋阮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宣朗盯着她,蒋阮抬起头来道:“四殿下说的是,只是为何不让我外公几个舅舅令人做援军呢?岂不是更方便些?”

????“赵老将军的兵都守着京城的要害,如何能离得了人?”宣朗摇了摇头:“况且蒋副将与赵将军的这层关系……。父皇也不会让赵家出兵的?”

????这便是挑拨离间了?想要他们兄弟对皇帝寒了心?蒋阮唇角的微笑转瞬即逝,不过片刻已然换了一副有些茫然的表情:“那……。怎么办?”

????“别担忧,”宣朗似是想了想,迟疑道:“八弟倒是与那吴将军关系极好,若是八弟能说的上话……”

????“八皇子?”蒋阮一愣,急急道:“能否请八皇子帮忙说动吴将军?”

????“这事到最后还不是看父皇的心思。”宣朗似乎也有些无奈,摇头道:“况且父皇最恨的便是臣子间互相攀附。八弟这样冒冒失失的去说,怕是会引起父皇的猜疑。”

????“那该如何?”蒋阮声音有些失望。

????宣朗看了她一眼,突然凑近道:“郡主,我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该不高与你说。”

????“你说。”蒋阮看着他。

????“其实,倒也不是全无办法。”宣朗道。

????“什么办法?”蒋阮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问。

????“八弟如今也到了该选妃的时候,当初因为贵妃的事情,父皇一直对八弟有些成见。好在前些日子主动问起了八弟的亲事,八弟曾与我说过,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人。”他看了看蒋阮,见蒋阮没有露出愠怒的表情才继续道:“若是八弟与郡主成了亲,大锦朝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的。到了那时候,郡主再顺势提出援军的事情,身为夫君,八弟帮助郡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便是向父皇推荐吴将军,也是十分自然的事情。”

????“我……同八殿下?”蒋阮问。

????宣朗点头,似是有些为难道:“这其实不算什么好主意,只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郡主若是想要救蒋副将,这是最快的法子。八弟对郡主一片痴心,郡主,也应当能和八弟好好相处的。”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如何能做的了主?”蒋阮问。

????“这简单。”宣朗道:“八弟只要向父皇请旨赐婚便是了。”

????蒋阮心中冷笑,说的容易,请旨赐婚,怕是最后还是要看懿德太后那边,若她真是不愿意,懿德太后也不会勉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宣离才会让宣朗才游说,确认她不会拒绝。

????她还在想宣朗兜兜转转到底打的是个什么主意,却不想原来是将主意打到她身上了。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和她成亲,然后将赵家纳为己有,蒋家本就是他的人,蒋信之不就是任他鱼肉?就连最后让吴将军出兵的事情都是借了她的情势。最后若是真的获了胜,全部的功劳岂不是全部都要落在宣离的头上?真是如何都不会吃亏的一笔生意!

????只是……宣离真要让吴将军出兵去帮蒋信之,她还信不过呢。怕是蒋信之要是露出一丁点不会归顺宣离的心思,那个吴将军便会毫不犹豫的在背后捅上一刀。就算蒋信之没有流露出那样的意思,以吴将军心胸狭窄又生**嫉妒的脾性,见了年纪轻轻便军功卓绝的蒋信之,也难保会生出别样的心思。

????宣朗自以为这一番话说的天衣无缝,要知道蒋信之便是蒋阮的软肋。这两兄妹感情极好,蒋阮又到底是个女子,容易感情用事,一听到与蒋信之有关,还不是立刻就急的不分青红皂白。只是等了迟迟也不见蒋阮的答案,不由得有些心急,蒋阮抬起头来,却不似宣朗以为的有些无助慌乱的神情。那神情冷淡平静,略略上扬的媚眼露出些了然的讥嘲,在那样的目光下,几乎要看的人狼狈而逃。

????“郡主……。”他正要说话。

????“四殿下原是如此精通时政。”蒋阮微微一笑,一句话便成功的让宣朗神情大变。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宣朗:“四殿下的这番口才,对朝堂的胸中经纬,实在应当要让陛下看清楚才是。”

????她语气含笑,似乎又含着叹息,却让宣朗登时就冷汗涔涔。

????他是什么人,大锦朝最无能的一个平庸皇子。谁都可以轻贱他,最无能,却也最安全。当初几个皇子或多或少的暴毙而亡,为什么独独他活了下来,不是因为他幸运,因为他蠢!

????即便那蠢,是要装出来的!

????事实上,他虽然平庸,没有什么雄才大略,却也没有众人意料中的那么蠢,那么懦弱卑微。之前的几个兄弟比他聪慧灵敏的又落得个什么好下场,还不是一样一抔黄泥。

????皇帝知道他不堪大任,朝臣也知道他没有能力,在夺嫡的漩涡中,他从来都是被掘弃在外。他伏低做小,在众位兄弟中独独看中了宣离。

????他表面跟太子亲厚,实则是宣离的人。再无能的人,装了十几年的蠢货,身在皇家,却还是一样的渴望权力。虽然知道他没有资格去争夺那个最高的位置,可比现在的地位高那么一点点,也是好的。

????宣离有一张温润君子的面具,他又何尝没有?只是这张面具没有宣离的好看,她卑微,懦弱,胆小如鼠。却如同隐藏在暗处的毒蛇虫蚁,看着不起眼,却能在关键时候给人致命一击。

????他就是皇宫中,宣离用的一把透明的剑。

????可方才蒋阮的话是什么意思?要让皇帝知道他这般关心时政,就是个傻子也知道他平日里的呆蠢都是装出来的,岂不是要坏事?一旦坏事,就是宣离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宣朗勉强笑了笑:“郡主,我才疏学浅……。”

????“哪里哪里,”蒋阮语气轻松:“四殿下分明是耳聪目明,应对有度。太子殿下要是知道了有这么个聪明的人在身边,岂不是太傅都是多余的了。”她微笑着看着宣朗惊慌的表情:“或许五殿下知道自己的兄弟这般有才华,也会很欣喜。”

????听对面人的语气,轻松含笑,哪里还有方才一丝一毫的惊惶。要是这时候宣朗还不明白就是傻子了,他知道方才蒋阮不过是骗了她,她根本就没有为蒋信之担忧,这个女人!

????蒋阮笑盈盈的看着她,裙裾被微风吹得微微扬起,那一双眼睛却是如清泉般莹润,还含着些其他的东西,只觉得凉沁沁如同冬日的风,飒飒的吹过心头,在那处留下一块寒冰,捂得人全身再无一丝热气。

????宣朗艰难开口:“郡主……。是心中有了人,才不愿与八弟结为连理?”

????蒋阮微微一笑:“你说的,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宣朗一呆。

????天竺归然不动,露珠神色严肃,蒋阮淡淡的看着他。她知道今日的每一句话,必然最后都会传到那个人的耳中。他亲自导演了这么一出好戏给她看,她也不妨让他下不了台。

????算计,谁不会?

????“我大哥在前线奋勇杀敌,我如何能甘心在京城成亲。便是成亲,也定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这大锦朝可不是要女儿家来守护的。连我都尚且知道的一个道路,你的八弟如何不知?那么,连请求陛下出兵援助,守护大锦朝的百姓这样的话都不肯轻易说出来,我如何敢保证将我的一生交给他。连国都没有胆量护的人,会不会有一日连我也护不住?”

????“我要嫁的是男子,可不是软蛋。”蒋阮微笑。

????一番话说得宣朗哑口无言,只是额上的冷汗冒得更多了些,今日的话传到宣离耳中,宣离如何能不怒。到最后这怒气发泄在他身上,岂不是迁怒?

????“郡主这话委实严肃了。”宣朗道:“八弟也是无奈。”

????“四殿下与八殿下的关系也委实好了些。”她淡淡道:“回去告诉你主子,痴心妄想的事情,那叫白日梦!”

????------题外话------

????打滚打滚打滚~(>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