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六章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慈宁宫中发生的事情,蒋阮不得而知,然而这世上之事,冥冥中自有注定,便是巧合也容易撞上一块儿。萧韶的心思,也有人与他想到了一块儿去。

????总兵大人府上,辜易支开小厮,正想要偷偷溜出府去,方走到院子门口,便听得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易儿,你要去哪?”

????辜易面色一垮,讪讪的回头,果然见辜夫人就站在他身后,几步走到他面前,责备道:“如今外头这么乱,你还想要去哪儿?”

????辜易眼珠子转了几转,灵机一动:“我…。我想进宫看看表姐。”

????辜易的表姐在宫中也是个才人,两姐弟原先关系也是挺好的,自从表姐进宫后,辜易倒是许久没见她了。

????只是这个理由到底是有些牵强,辜夫人扬眉道:“哦?找表姐,难道不是去找弘安郡主?”

????“娘——”辜易有些着急:“我、我与她好歹也是朋友,如今她处境尴尬,自是不能不闻不问。我只是想要关心她一下罢了。”

????辜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关心她?如今正是风口浪尖的时候,你不要命了,你就是不要命,也不要牵扯上整个府里。蒋信之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还难说,你小心被人也拉进去,咱们府里清清白白的,可不能平白无故陷进这些事情里去。”

????“我只是想要安慰她一下,哪有娘想的这样复杂。”辜易急道:“娘,我不能做见风使舵的小人。”

????辜夫人叹了口气,望着自己坚持的儿子,心中不知是喜是悲。儿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张,可是辜易的那点心思辜夫人一清二楚,还不是心中念着蒋阮。本以为是小孩子家一时之间的喜欢,可是过了这样长的时间还没有放下,对辜易来说未必就是好事。

????见辜夫人的神情有所松动,辜易心中一喜,朝辜夫人讨好道:“娘,我和姨母一起去给表姐送点东西,很快就回来。”

????辜夫人没有说话,便是默认的意思,辜易连忙让小厮备马,转身出了院子。

????旁边的嬷嬷道:“夫人就这么让少爷走了?”

????“弘安郡主是聪明人,”辜夫人淡淡道:“让他去,断了他的念头也好。”

????……

????与此同时的京兆尹府上。

????丫鬟递上一小盅水糖炖雪梨,糖水熬得粘稠,盛在晶莹剔透的水晶盅中分外好看。丫鬟将糖水放到一边,伸手去扶蜷缩在榻上的人儿:“姑娘,起来喝些糖水吧。”

????“不要。”虚弱的声音传来,似乎还含着浓重的鼻音和哭腔。丫鬟有些为难,温言劝道:“姑娘不必太过忧心,事情还未水落石出,也许没有到最糟的地步呢,何必耽误了自己的身子。”

????那伏在榻上的人似乎被这番话勾起了伤心处,肩头耸动起来,越发的伤心了。片刻后,才慢慢坐起身来,露出一张憔悴苍白的脸,正是董盈儿。

????董盈儿穿着一件蜜合色夹袄,头发只梳着一个简单的小髻,其余披在脑后显得有些凌乱。再无从前一分轻灵娇俏的模样,不过花一样的年纪,便有了苍老之态。眼睛因为被泪水长时间浸泡有些发肿,两颊的头发都被泪水打湿成一绺一绺的,看着好不可怜。

????她舔了舔干燥的唇,问:“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屋外,董大人和董夫人忧心忡忡,董大人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一顿,重重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盈儿也没有别的选择。”董夫人眼中倒是异常的坚定:“不可与那蒋信之沾上星点关系,此事一出,盈儿能断了念想也好。”

????“夫人,”董大人却摇头:“盈儿表面温柔,内心却极是倔强,怕是会做傻事啊。”

????“女儿我比你更了解。”董夫人道:“长痛不如短痛,伤心总比一辈子沉迷不可能的事情才好。况且府上什么情况老爷你最是清楚不过。如今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她站起身来,似是下定了某个决心:“我进去劝劝。”

????董盈儿呆呆坐在榻上,仿佛一尊没有生气的泥娃娃。董夫人方进屋就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中一痛。挥手让丫鬟下去,自己走到塌边坐了下来。温声唤道:“盈儿。”

????许久后,董盈儿似乎才反应过来,转头看着董夫人近在尺咫的脸,对上那双慈爱的目光,登时心中百感交集,只唤了一声“娘”后,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伏在董夫人身上哀哀痛哭起来。

????谁能知道当她听说边关告急,蒋信之兵败被俘的消息时,心中划过的震惊与巨大痛心。若非她是女儿家,怕是此刻恨不得亲身飞到边关,看看究竟是何模样。一想到那样英明神武,丰神俊朗的男子最后却如无数将士一般,成为战场上的一抔黄土,董盈儿就痛不可当。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她还没有向他表明心急,他还不知道她的心意,就这样天人永隔。这样一来,她为蒋信之吃得苦,在这府里被禁足,全部都白费了!世上有种事情最悲哀,还未来得及开始,便已结束。

????董盈儿心中的执念便是蒋信之,如今蒋信之落得如此下场,她怎能不崩溃。

????董夫人将董盈儿揽在怀中,心疼的拍着她的后背,向从前一般安慰着她:“这事不怪你,只怪天意弄人。如今蒋副将已经成了这样的结局,你却不要耽误自己的身子。爹和娘,还有你哥哥都心疼着你,你若是伤着了,娘会心疼的。看你疼,娘心里也跟着疼。”

????“娘,”董盈儿失声痛哭:“我心里好苦——”

????“娘知道你心里苦。”董夫人将董盈儿揽的更紧了些:“娘又何尝不苦。你只知道蒋副将兵败,可知道如今朝中势力越发错综复杂。咱们府上本是维持中立的,可蒋副将兵败,有些事情摆到台面上,咱们府里就是那火中的栗子,谁都想要来取一取。你爹和你大哥如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咱们府上又何尝不是在火中炙烤?”她轻抚着董盈儿的长发:“蒋副将真的战死沙场,武将马革裹尸,那是死得其所。怕就怕的是稀里糊涂就死了,哎。”

????董夫人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疲惫和担忧,董盈儿抬起头来,这些日子她被关在屋里,连带着对董大人和董夫人也冷落了许多,也并不关注府里事情,怎么,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府里竟然已经为难到了这种地步?

????她转眼看向董夫人,这么一看,平日里未曾留意,只见原先珠圆玉润的董夫人不知何时已然消瘦了许多,眉宇间都是浓浓的愁色,神情也十分憔悴。董盈儿心中一顿,问道:“娘,发生何事了?”

????“都和你没什么关系。”董夫人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你只要好好的,娘心里就比什么都高兴。”

????董盈儿却不这么想,方才董夫人的一番话已经深深扎进了她的心中。原先她是爱恋蒋信之,可如今无论蒋信之是被俘还是战死,今生都与她是不可能的了。如今她也与常家退了亲,日后再无退路,反正生无可恋。本想着一了百了,看到蒋夫人这般光景,却是改变了主意。

????世上能永远陪在她身边的,对她一如既往的好的,只有亲人。她原先为了蒋信之忤逆亲人,既然此生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愿望,何不成全?

????她看着董夫人:“娘,我进宫。”

????“你……”董夫人一愣,勉强笑了笑:“你如今还是歇着吧,出了这些事情,好好休养才是正事,其他的别多想。”

????“娘,”董盈儿却是轻轻笑了笑,一瞬间,那俏皮的明眸中似乎有什么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淡的冷:“府里既然如此艰难,哥哥和父亲还要在朝中立足,一不小心就做了人家的筏子。我进宫,至少能求得陛下的一个庇护,至少能换一个陛下对董家的放心。”她突然站起身来,对着董夫人跪下身去,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女儿不孝,之前是女儿有错在先,为了一己私心将董府弃而不顾,还请娘给女儿一个补偿的机会,让女儿进宫。”

????她的语气坚持,仿佛再无对蒋信之的一丝眷恋,连那星点的沉痛也瞬间不见,仿佛从没恋慕过一个叫蒋信之的武将般。

????董夫人看着她,心中不知是喜是悲,万千情绪,都化作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那个蒋信之,终究将董盈儿变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人,董盈儿的人生就此改写。这一刻,俏皮而无拘无束的少女时代,就此结束,从此,董盈儿将走入深宫,在那阴谋与权术交织的牢笼中,步步为营,为自己与家族,谋得一份暂且繁华的荣光。

????走出董盈儿屋中,董老爷迎上前来,问道:“夫人,怎么样了?”

????董夫人沉默不语,只是慢慢闭上眼,站到堂中观音像的面前,双手合十的同时,一滴眼泪飞快的溅出来,落在香灰炉中转眼不见。

????对她不住,只有用余生来赎罪。只愿此生平安喜乐,即便那只是……奢求。

????……

????公主殿外的花园中,蒋阮抬眸看向眼前的年轻男子。

????辜易一身湖绿色天锦长衣,胸口绣着大朵大朵的祥云图案,一双黑眸却是紧紧盯着蒋阮,眸中有些许紧张之色。

????恍惚之中,似乎又回到几年前初见的玲珑舫上,少年乃富贵人家出的天之骄子,如同这殿中大朵大朵的牡丹一般,人生花团锦簇,天生就是令人驻足欣赏的。

????当初不过一句浅浅利用,如今物是人非,少年长成年轻男子,目光却似乎比从前更赤诚些。轻浮退去些许,多了几分沉着,只是看的人还是同一个。

????“辜公子。”蒋阮颔首。她可以对心底狠毒的人笑容温婉,待这片坚持的爱慕,却只能用冰冷相对。

????“蒋小姐。”辜易倒是没有叫她弘安郡主,在辜易心中,蒋阮就如初见时的蒋家阮娘一般。他惊艳于她的美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后来蒋阮随太后去皇陵,三年后荣华归来,辜易却惊觉,仿佛一颗蒙尘的璞玉终于被发掘,已然雕琢了几分,越发让人移不开眼。

????只是他虽然身为总兵大人府上的公子,却也要谨言慎行,蒋阮如今贵为弘安郡主,平日里难得接触到几分。况且辜大人也明令禁止要他不可和蒋阮走的过近。

????直到蒋信之兵败之事传来,辜易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在他看来,一个战败的副将最后在朝中落得一个什么结局可想而知,蒋阮身在宫中,无意被推到风口浪尖。在宫中呆的越久,就越是危险。难免因为蒋信之受到牵连。

????辜易开口道:“蒋小姐,令兄的事情,还望小姐多宽心。”

????“多谢辜公子劝慰。”蒋阮淡淡道。

????瞧见蒋阮的态度,辜易一时间有些忐忑,不过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顿时又充满勇气:“蒋小姐,如今蒋副将生死未卜,蒋小姐在宫中实在是太危险了。朝廷如今局势混乱,蒋小姐又与蒋副将是兄妹,难免有人因为蒋副将将蒋小姐牵连进去。便是太后娘娘也有顾及不到的地方。我……我有一个办法。”

????蒋阮挑眉,唇角一扬:“哦?辜公子有什么办法?”

????辜易被她这一眼看的心跳有些快,顿了顿才道:“只要蒋小姐赶快与人定亲,便与蒋府没有什么关系了。若是日后有人再拿蒋副将做筏子,蒋小姐非蒋府中人,自是也赖不到这上头,方可全身而退。”

????“辜公子言之有理。”蒋阮叹息一声,含笑道:“可这时候,谁愿意与我定亲?躲还来不及吧。”

????“我!”辜易脱口而出,看见蒋阮的表情一时间又有些踌躇,鼓足勇气道:“我恋慕小姐许久,总兵府也不是宵小之徒能扳动的。若是蒋小姐愿意与在下定亲,在下定会好好呵护小姐,不让小姐受到一丝委屈。有总兵府依靠,蒋小姐总也不会被人陷害生事。”

????蒋阮含笑看着面前的年轻男子,男子目光中都是希翼,连感情都是炽热的。前生她受尽妖女之名,不曾遇到过如此炽热的表情。可惜辜易遇到的是这一世的她,便是这样干净炽热的表白,也不能打动她丝毫。

????她垂眸:“我只问辜公子一句,辜大人怎么说?”

????辜易一僵,父亲怎么说,父亲自是说教他断了念想,不要因为一个女子就将总兵府放到火上炙烤。可,他看向蒋阮:“我会亲自说服父亲的。”

????蒋阮摇头:“辜大人不会被你说服的。”她语气温和:“多谢辜公子一片好意,只是我自知身份尴尬,如何能嫁入总兵大人府上。不仅是辜大人,辜夫人怕也是不赞同的。违逆亲人的意思而定亲,最后不过是徒增一对怨偶。辜公子予我这一份心意,今生我自会好好保存,可执意要这份心意坚持下去,变得面目全非,实非我所愿。”

????辜易有些着急:“蒋小姐……。”

????“辜公子,”蒋阮打断他的话:“辜公子如今也非少年郎,知晓凡是必要付出代价,为我而让总兵府付出这样的代价,真的值得吗?你可知,娶了我,总兵府就会时时刻刻被人盯上,总兵大人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就要因为辜公子的一个决定仕途受阻,辜夫人也要因此烦忧。不过是为了一个女子,辜公子,当真值得?”

????辜易被蒋阮问的这一番话说的有些哑口无言,原先自信满满的心思也忍不住犹疑起来。为了一个蒋阮,要将总兵府置于这样的地步,真的值得?

????蒋阮退后一步,神情含笑道:“阮娘感谢辜公子今日来此说的一番话,这样珍贵的心意,阮娘会好好记得的。日后相见,还是朋友。只是伴侣的缘分,今生却是没有了。”

????辜易嘴里只觉得又麻又苦,涩的人心中酸疼。佳人近在咫尺,可却是隔着千山万水一般,今生也不可能在一起了。辜易虽然性子冲动,却也是分的清利弊的,若是别人与他说这一番话,怕是还听不进去,偏生是蒋阮,自己心上人,让他的心渐渐冷却下来。

????他苦笑一声:“我明白了。那么,如果你不是郡主,而我也不是总兵府上的公子,你说有没有可能,成全一段缘分?”

????“世上没有如果。”蒋阮微微一笑。

????辜易倒退两步,面上是毫不掩饰的伤心:“没有如果。”他摇摇头,似乎一瞬间长大了一般,眼中难以割舍的牵扯让人跟着心中一揪,他转头就走,走了两步却又顿住,道:“我也只问一句话,蒋小姐的心意,可有曾为在下停留一刻。”

????“没有。”蒋阮微笑着答道。

????辜易的身子晃了两晃,顿了一顿,才大踏步的走开。

????眼看着辜易的背影消失,蒋阮才垂下双眸,转身要回公主殿。方回过身,便看见桂花树下,一袭黑衣冷清逼人,青年静静的看着她,也不知在此地站了多久。

????------题外话------

????哇哇哇六十万字了~大概文文也快写到一半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