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九章 各自态度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萧韶趁着酒醉对蒋阮抱也抱了,亲也亲了的事情隔天就传遍了整个锦英王府。锦英王府的下人们对自家主子的动作又佩服了一回,看看,这才叫魄力!虽然众人心知肚明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萧韶醉过,不过看这目的,都是心想王爷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蒋阮倒是对其中各种不为所知,昨夜里最后萧韶也不知何时睡着的,蒋阮让天竺过来将萧韶扶到房里休息,一夜里思绪万千倒是未曾好好安眠,第二日离开锦英王府的时候倒是眼底有淡淡的乌青。

????出了锦英王府倒也没有回宫,想了想,便令车夫调转马头回了蒋府,如今蒋信之的事情满城皆知,蒋府不可能没有得到消息,正好,她也很想看看,放出的网可有收获。

????……

????蒋府中,蒋权今日却是难得的呆在府里,书房中,蒋超坐在蒋权对面,神色有些凝重。

????“你说八殿下想要娶阮娘?”蒋权皱了皱眉:“八殿下怎么会有这个心思?”若说是娶蒋素素,蒋权心中还熨帖些,说不定还求之不得。如今听闻宣离要蒋阮,蒋权心中便打起个鼓。

????蒋超目光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郁:“殿下的确是这个意思。”

????“那素素怎么办?”蒋权神色不虞:“她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早些时候八殿下也是默认了和素素的事情,素素到现在也没定亲,怎么突然就换了人?”说到这里,蒋权的话里已然透露出对宣离的不满。

????几年前蒋家有意要与八皇子绑在一起,便也有意无意的探过宣离的口风,蒋家只有两个嫡女,论起疼爱来,蒋权自是更疼爱蒋素素,也是理所应当的想要将蒋素素嫁给宣离做皇子妃。因为打着这个主意,蒋素素的亲事一直没定下来,如今拖到了现在,再拖几年便成了老姑娘,本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再不济凭着夏侯府的关系也能做个侧妃,可如今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蒋阮?

????在蒋权眼中,就算是最没有头脑的蒋俪也比蒋阮要强。不知道为什么,蒋权对这个总是温和笑着的大女儿总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畏惧。也许是对赵眉的心虚,也许是蒋阮那双眼睛似乎总是能看透人心般,每次对上蒋阮的目光,蒋权都会很不舒服。在蒋权眼中,蒋阮和蒋信之都是会与他作对的,也是为他所不能掌控的。

????真要将蒋阮嫁到八皇子府上,谁知道蒋阮一朝得势,会不会给蒋府给他带来什么祸患。对于蒋阮,蒋权从来都是不信任的。

????蒋超有些嘲讽的看了蒋权一眼,这神色掩藏的很好,蒋权并没有看见。蒋超道:“八殿下点名要的就是大妹妹,父亲再如何不满,难不成还能去跟八殿下交涉,要将二妹妹换过去?”

????蒋超对蒋权也不是没有怨言的,早在夏研之事蒋超便看明白了,蒋权虽然嘴里说的疼爱,一旦涉及到身家性命,却是不敢为他们博上一搏,明知道夏研是被人污蔑,身为丈夫,却偏听偏信,如今蒋超在八皇子面前是红人,可同僚看他的眼光总是难免带着几分揶揄,这一切都是拜自己这个识人不清的父亲所赐,蒋超怎么能没有怨言!

????自从夏研出事以后,蒋超与蒋权的关系便越发的疏远起来,大抵是客气有余,亲密不足。蒋权也不知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或许是心里知晓的,只是装作不知粉饰太平罢了。

????“你——”蒋权也听出了蒋超话里淡淡的讥讽,正要发怒,突然又想到什么,语气放缓下来:“你这是什么话,素素也是你亲妹妹,难道你就想要她过的不好?”

????蒋超没有说话,他自然也知道蒋阮若是真的嫁给八皇子宣离,以蒋阮和他们的过节来看,对他们只有百害而无一利。然而蒋超看的分明,宣离对蒋阮是势在必得,除了背后的赵家和蒋信之这个筹码之外,身为男人,自然了解宣离看蒋阮的目光。宣离对蒋阮已经有了兴趣,那是男人对女人的兴趣。

????蒋超微微一哂:“父亲何必多虑。八殿下想要大妹妹,若是皇上答应了,咱们也不能不应。父亲假如担忧大妹妹在八殿下面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实在是没有必要。因为,如果大妹妹嫁给了八殿下,偏偏又与八殿下结下了血海深仇,那就算是进了皇子府,也不过是积怨越来越深。”

????“你的意思是……”蒋权眼睛一亮。

????蒋超不紧不慢的一笑,伸出一只只有四个手指头的手在桌上慢慢划拉着:“八殿下想要娶大妹妹,也是存了拉拢大哥的意思。只是大哥若是真的被八殿下收下,对咱们蒋府来说未必是好事。”

????蒋权神色一顿,蒋信之与蒋阮都是一条心的,这两人都见不得他好,要是真的被宣离收用,蒋信之若是真的能逃过此次一劫,便是荣华加身,手握重权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蒋家倒成了可有可无的。若是在蒋信之和蒋家中要宣离做一个选择,宣离也未必会选择蒋家而放弃蒋信之,这样一来,蒋信之的存在就是对蒋府极大的威胁。

????蒋权看向蒋超,蒋超神情阴鹜,突出的话语却是令人心惊:“要是大哥出了什么意外,偏偏查出来又是八殿下动的手。大妹妹知道此事,势必与八殿下离心,大哥既然出了意外,便也于八殿下无用,大妹妹憎恨八殿下,也不会让赵家帮忙。这样一来,八殿下还想要拉拢蒋家的话,就必须还要一个纽带。”他微微一笑:“到那个时候,想要将二妹送进皇子府,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蒋超面上的神情太过陌生,带着几分自己尚不知道的残忍,看的蒋权一时间也有些发怔。片刻后他才回过神来,道:“你说的轻巧,可你如何让他出意外?而且这事情连八殿下也算计进去了,不妥。”

????蒋超有些轻蔑于蒋权的话,对于自己这个父亲骨子里的软弱不屑一顾,凡是总是瞻前顾后,如何能有好的前程。再说此事他心中早有打算,蒋权答应与否,其实都是一样。思及此,蒋超只觉得再与蒋权在这里浪费时间也不过是索然无味的事情,便随意敷衍了几句,蒋权见他心不在焉的模样,心中虽然有些恼怒,却也知道如今这个儿子是宣离手下的亲信,打不得骂不得,便也得泱泱的随了他去,与他说了不到一会儿就让蒋超先回去了。

????……

????马车停到蒋府门外,门口守门的护卫将大门打开,蒋阮几个走进去,照例迎接,只是看着几人的目光总是带着几分打量。不用想也知道,定是要看她如今这个郡主还能得意几时。

????蒋阮当初被封为郡主的时候,虽然地位高了,可府里做主的到底还是蒋权。下人们不会去讨好蒋阮而得罪蒋权,如今蒋信之出事,便是顺着目前的形势,蒋阮这个弘安郡主倒霉是迟早的事情。不少家丁就暗自庆幸自个儿当初眼光是正确的,没有上赶着巴结大小姐,否则如今定是什么好也捞不着。

????原先每次蒋阮从宫中回来的时候,红缨总是会前来迎接。可今日出来迎接的却是一身布衣的大姨娘。大姨娘很有些抱歉的对蒋阮道:“大姑娘,对不住了,五姨娘身子重,近来像是要临盆了,越发的有些不好走动,还请大姑娘多担待些。”

????白芷皱眉,连翘撇了撇嘴,原先没出事的时候每日倒是走的勤得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母女,如今一看风头不对,便这般疏远,生怕惹祸上身。难怪都说"biao zi"无情戏子无义呢,这烟花之地出身的女子,即便装的再怎么清高,到底掩饰不了见风使舵的本性。

????只是人家如今都这样说了,还能怎样。蒋阮微笑道:“没关系,姨娘也是不得已,伤着了小弟弟,我也会心中愧疚。”

????大姨娘笑的更热络了些,蒋阮瞧了她一眼,道:“如今五姨娘身子重了,想来管家的事情也力不从心,这些日子倒是辛苦大姨娘了。

????”卑妾不敢居功。“大姨娘一如既往的谦虚:”只是帮着打打下手罢了。“

????蒋阮边走边道:”姨娘就是太过谦虚了。“

????大姨娘又是连连摆手,一直送到了阮居门口,大姨娘才笑着离去。

????待大姨娘走后,露珠忍不住道:”姑娘,五姨娘这分明就是给姑娘使绊子。“

????如今红缨俨然是以蒋阮的当家主母自居,红缨都不出来迎接蒋阮,反而用了这样一个人人都能看出来的拙劣借口,便是在提醒仆人蒋府主子在蒋信之这件事情上的态度。蒋阮曾经帮红缨解决过夏研,如今红缨这般行为,的确是有些不厚道。

????”她是聪明人呢,“蒋阮淡淡道:”只是喜欢自作聪明。“

????红缨要讨好蒋权,自是要表现出对蒋阮的厌恶。原先看蒋阮还有利用价值,自是要讨好,至少不能明着交恶。可现在蒋信之出事,蒋阮没有利用价值,红缨便是这样一脚踢开。只是红缨似乎是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肚子里的种,究竟是不是真的。

????既然红缨已经得意的昏了头,也不介意令她更昏一些。从前已经给过她选择的机会,红缨既然选了路要走,是什么结局,那就怨不得别人。

????露珠还是觉得有些愤愤不平:”不过是个姨娘,如今看着倒像是当家太太了。还有大姨娘,跟前跟后,倒是把自己当个奴才似的。“

????蒋阮瞧着面前的瓷杯:”她可不是奴才。“

????”姑娘?“白芷看出些门道,就问道:”大姨娘有问题?“

????蒋阮想了想,前世今生里对这位大姨娘的印象倒是十分浅薄,只知道是一个不受宠,备受冷落也不问世事的人。许是本就是从通房丫头提为姨娘的,倒也安分守己。赵眉在世的时候,对这位姨娘还算宽和,后来夏研进府,蒋权专宠夏研,大姨娘更没有立足之地。不过夏研也并没有过多为难大姨娘,可能是因为觉得一个不受宠又没有姿色背景的姨娘并没有什么威胁。在诸位仆人欺负他们母子三人的时候,大姨娘待她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

????前生后来她入宫,也没在听到大姨娘的消息。如今想起来,这么多年,大姨娘在蒋府里似乎竟是一个隐形人的存在。

????安稳度日,行事谦卑,这就是大姨娘。若是在别的府里便罢了,偏偏是在蒋府。人活一世,总是有自己的**。就像红缨的**是成为当家主母,夏研的**是万事尽在她掌控,赵眉的**是蒋权能对他们母子好一些。

????可大姨娘却像是一个没有喜好的人,没有任何特点,几乎要被人遗忘。不刻意讨好别人,还能安稳活到现在,要说是真的一个毫无心机毫无手段的人,岂不是太过奇怪了。

????”日后多留意她些就是,别做的太明显。“蒋阮道:”希望她不是隐藏最深的一个。“

????若大姨娘真的有什么问题,这样一潜伏就是十几年的人,耐心和目的,未免也太过可怕了些。

????正说着,便听得外头一个三等丫鬟来报:”姑娘,四姑娘来了。“

????蒋丹来了,蒋阮挑眉,蒋丹的动作倒是快,是来看她笑话?她一笑:”迎进来。“

????”大姐姐。“蒋丹放进来就唤道,唇角含笑,今日她穿着见浅橘色的梅花纹纱袍,整个人瞧着焕然一新,清新又雅致,已然有了几分楚楚可怜的韵致。

????她在蒋阮对面坐下来,换上一副愁苦的表情:”大姐姐,听说大哥……。宫中可有些消息,大哥如今怎样?“

????到了如今,蒋阮连虚与委蛇的把戏也懒得与她装了,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语。知道蒋丹有些不安的道:”大姐姐,丹娘说错了什么吗?“

????”自是错了。“蒋阮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道:”边疆战事,自都是些机密,怎能轻易被人知晓,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去做文章,岂不是一大祸患?“

????”大姐姐,“蒋丹神色讷讷,言语中带着点委屈:”丹娘并非别有用心之人,能拿这些消息去做什么?“

????蒋阮微微一笑:”四妹一定要知道这些事情倒也不难,三日后便是进宫的日子。“她笑的意味深长:”四妹自是能听到许多,若是能得了陛下的恩宠,便是更近些的消息也能探听到,到那时候,说不定我还要从四妹的嘴里讨消息呢。“

????蒋丹听闻此话,面上的表情倒不知是喜还是悲,有些古怪的笑了笑:”大姐姐尽打趣丹娘,宫中才貌皆是上品的女子如此多,丹娘只是一介庶女,“她看向蒋阮:”若是换成大姐姐,那才定会是蒋府的福气。“

????”罢了,“蒋阮笑道:”父亲既然让你进宫,便是自有你的独到之处。进宫便是飞黄腾达,便是出身比你高贵又如何,只要你得了恩宠,还不是都要靠边站。况且你身后可是蒋府,有父亲在为你支撑。“前生她得知要进宫的时候,蒋府里的这些名义上的亲人都是如此劝慰她的,如今她将这些话尽数奉还,全部还到蒋丹身上,却不知蒋丹听了是何滋味。

????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诚恳的意思,蒋丹一时间也拿不准蒋阮到底在想些什么,便勉强笑了笑,道:”大姐姐知道吗,夫人疯了,被大少爷接出府去在乡下静养。二姐姐也去了夏侯府,说是侯爷夫人身子抱恙,回去探病。“

????”二哥有心了。“蒋阮道:”侯爷夫人身子向来不好,二妹回去也是应该的。“

????蒋丹皱了皱眉,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反应有些失望。不过只过了片刻,便又状若无意道:”可是在哪里休养不好呢,偏生还要去庄子上,去庄子上路途颠簸,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住……“

????”二哥自有主张。“蒋阮不接她的话,反而将话堵死,蒋丹无可奈何,也听出了蒋阮并不想深入下去的意思。便又随口说了几句话就站起身来,笑道:”丹娘还要回去准备些进宫的东西,便不耽误大姐姐了,先回院子里,晚些再来看大姐姐。“

????待送走蒋丹后,露珠过来给蒋阮倒茶,边道:”真是扮猪吃老虎,一朝得势,眼睛都要看到天上去了。“在几个丫鬟的眼中,蒋丹今日到阮居来,无非就是为了炫耀,顺便落井下石,看看蒋阮如今的窘迫状况,世上所说的小人,大约就是蒋丹这样的人了。

????蒋阮的心思却不在蒋丹上,方才蒋丹的话里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一个意思,隐忍许久的猎物终于忍不住走到了陷阱边上,是要等猎物自己掉下去还是推上一把?

????蒋丹想要借她的手,却错把世上所有人都当做了傻子。只是眼下看来,没想到最先沉不住气的人居然是蒋超?

????她慢慢的抿了一口茶,道:”天竺,你查一查夏研在哪个庄子。蒋超要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