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子堕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萧韶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蒋阮的确是发怒了,这个发现令他心中升起淡淡的满意,连自蒋素素出现就一直未收起的的冷然表情也消失不见,只余一点笑意。

????蒋阮看他笑,越发觉得心中恼怒,这恼怒中还带着一点对自己的厌弃。自打重生以来,许是受了前生的教训,她并不过多在什么事情上投入太多期待。但一旦认定的东西,便有极强的占有欲。如今已经接受了成为锦英王府的当家主母,不管与萧韶是有情还是无情,私心里,萧韶整个人都是她的。

????蒋素素碰了她的东西,自然是令她心中不悦。偏生这始作俑者没有一点自觉,顶着一张美貌的面皮兀自做无辜。

????她这厢越发动怒,看在萧韶眼中却是可爱至极,不等蒋阮开口,便一把将她拽到了自己身边,按到了他的腿上。

????“你……”蒋阮大怒。按说萧韶这动作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当初她在锦英王府,也有幸被萧韶如此礼遇过。只是那时候萧韶因是喝醉了神志不清,便也可以忽略。如今这青天白日的,虽有婚约,这举动也实在太过孟浪突然了些。

????“别动。”萧韶按着她的背,他动作轻柔,力气却大的出奇,根本不容人反抗。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蒋阮对他冷眼相对的打算也没有了。他道:“夫君抱一下,天经地义。”

????蒋阮心中翻了个白眼,只听萧韶又道:“换了眼前绝色佳人来勾引比较好。”

????这人整日冷言冷语的,不想说起话来竟是一套一套,蒋阮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又有些困惑。原以为他是在说笑,偏生又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倒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萧韶这么一番举动下来,方才那点子不悦倒是不翼而飞。

????果真生的好就是占便宜,蒋阮心中暗道美色惑人,一时只顾着想自己的事情,没顾上看萧韶的表情。也就忽略了萧韶怀抱佳人眼中闪过的愉悦。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萧韶神色微微一动,拍了拍她的头:“有人过来了。”

????这两人私下里怎么着别人管不了,可蒋阮到底还是未出阁,该守的礼仪还是要恪守的。况且蒋府里这样的是非之地,一个不小心便会传出对蒋阮不利的传言。萧韶这么一提醒,蒋阮就站起身来,规规矩矩的端起桌上的茶作势要给萧韶倒茶。

????只听外头有人敲门道:“大小姐?”

????听声音却是正是红缨,想来红缨也是发现迟迟未有动静,看通报的人也不回来回话,心中怕是起了疑心,这才亲自前来看一看究竟。这时间卡的也刚好,若非这里另有打算,如今也就着了红缨的道了。

????蒋阮微微一笑:“进来吧。”

????红缨推门的手微微一顿,心顿时砰砰直跳起来。蒋阮怎生如此平静,里头为何又如此安静,连一丝一毫不悦的情绪也未曾听出来。那外头负责守门的小厮和婆子也不知所踪,红缨越是害怕,越是不敢轻易推门,心中不由得开始后悔为何如此草率的就答应了蒋素素的要求。那萧韶并非普通人,若是识破了想要报复,她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门终究是被推开了,红缨深吸一口气往里看去,便见里头一派整洁,蒋阮站在萧韶身边正在为他斟茶,一切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

????红缨探究的看向那两人,蒋阮依旧是平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唇角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如既往的教人摸不透心中的心思。萧韶亦是一样,同方才一样的淡漠,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不过即便如此,红缨还是能感到到屋中淡淡的愉悦?

????愉悦?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红缨环视了一圈周围,并没有发现蒋素素的身影。这是怎么回事?红缨先是一惊,而后慢慢平静下来,心中甚至有几分庆幸。瞧着蒋阮和萧韶这副毫无不快的模样,想来蒋素素是没能得手吧。红缨有些失望,同时又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依照蒋素素的计划,应当是不会失手才是。蒋素素有这样的魅力,即便不用什么特别的手段也能让男人为她疯狂,怎么,萧韶是个例外,竟然没有为她倾倒么?

????红缨转念一想,倒也松口气。方才推门的时候她便有些后悔贸然答应了蒋素素的请求。这萧韶说到底是朝廷重臣,比蒋权的势力更是多了几倍不止。真要发现自己伙同蒋素素算计了他,难免不会怒而报复。同这样的人作对,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如今蒋素素不自量力落荒而逃,此事也算是揭过,无论如何都与她扯不上干系。

????她赔笑道:“妾身过来瞧瞧王爷和大小姐还需要什么东西,妾身再去令人准备。王爷如今也是头一次进咱们府,日后两家关系又近,万万怠慢不得。”

????蒋阮轻轻瞥了她一眼,卷翘的睫毛突然闪了闪,微微笑了:“姨娘真是有心了,不过说起来,这屋里的确需要打整一下。”

????红缨一愣,茫然问道:“大小姐可有何吩咐?”

????萧韶看着蒋阮不语,目光中尽是宠溺,显然也是准备洗耳恭听这位少夫人的胡言乱语了。

????蒋阮拨了拨头发,表情端的是真诚无比,看不出一点作伪的痕迹:“姨娘选的这茶厅风景优美,地方也十分不错。就是许是太久没人来整理过,里头都有了老鼠来啃食。”

????“老鼠?”红缨本来见蒋阮开口还有些紧张,听到她的话却是笑了:“怎么会有老鼠,大小姐许是看错了,妾身之前便令人特意打扫过的。”况且蒋素素为了达到目的,也早已将茶厅里里外外都布置好,如此香艳的地方,怎么会容忍有老鼠来搅乱?

????“姨娘不信便去看吧。”蒋阮指了指屋里的那翡翠屏风,笑容里多了几分意味:“方才老鼠突然窜出来,吓了我一跳,萧王爷便出手将老鼠打死了。那不就是留下的污迹。”

????红缨顺着蒋阮指着的方向一看,便见那翡翠屏风下处赫然正是一滩血迹,血迹许是喷溅出来的,溅了一些在翡翠屏风之上,映得分外清晰,直教人心中一跳。

????红缨先是有些不解,正要说几句话的时候,一个念头突然闪现在脑中,登时惨白着脸后退了几步。她死死盯着那片血迹,再转头看向蒋阮,蒋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轻声道:“姨娘可看清楚了?”

????正在此时,便听得外头有人大声呼道:“不好了,不好了,二小姐出事了!”

????……

????离蒋府门口不过几百米的地方,此时早已被人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全是平头百姓,这些平头百姓中,又以男人的眼神尤为狂热。

????“好一个美娇娘,那眼神简直勾的爷现在都忍不住了!”

????“真是仙女的脸表子的身,这身段,绕梁九日也不绝!”

????“这是谁家的姑娘,好端端的怎么躺在这里来了?”也有好心的人问道。

????“你看这通身打扮哪里像是好人家的闺女,嗨,兄台大概平日里不曾见过这等事情,这样的情景咱们京城里见得多了。大多是跟着男人厮混的不正经女人被正房收拾了,这不,故意给她点颜色看呢。不过啊,这娘们真带劲儿,光是看着就让人受不了了,也不知是哪家公子爷有这等好福气,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我呸,你这什么眼神,什么不正经的女人,这不是尚书府的蒋家二小姐吗?那京城里出了名的才女,我瞧着怎么如此眼熟呢?我看的准没错儿,怎么回事这是?”

????那人群中被人围在中央的人,一身素白衣裙,衣裳本就有些若隐若现,勾勒出让人遐想的线条,长长的黑发方是沐浴过后,湿哒哒的黏在身上,将那本就有些单薄的衣裳吸引的更加透明,几乎可见袍子下的美丽风光。那女子低垂着头,仍可见一张精致清丽的小脸,此刻却不知是怒的还是羞的,皎洁的小脸有些微微泛红,却更加显得让人心神荡漾。那身上带着的浅浅甜香氤氲在空气中犹如上好的催情药,让周围看她的目光都如狼似虎一般。有好几个男人都开始蠢蠢欲动,对她动手动脚。

????蒋素素几乎要将一口银牙咬碎,那侍卫将她丢在此地之时也不知点了她哪一处穴道,此刻真是浑身软绵绵,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便如落水狗一般的让这些低贱的百姓看热闹,更要接受这些男人恶心的目光。蒋素素一想到这些,就恨不得将看她的人眼珠子全部剜出来,当然,最痛恨的还是这一切的制造者,蒋阮。

????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听见周围人不堪入耳的话语议论传到她的耳中。

????“你别欺负我见识少,那尚书府好歹也是堂堂官家,冰清玉洁的小姐怎么会做出这等浪荡模样,再者你看此女,浑身都是风情,哪里是正经小姐能做出来的味道,怕是早已识了情事,是个尤物哪。”

????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摇着一把扇子走上前来在蒋素素面前蹲下,一把捏住蒋素素的下巴令她抬起头来。这么一抬头,周围看清蒋素素的容貌,登时又是吸了一口凉气,纷纷赞叹好容貌。那中年男子显然也十分满意,色眯眯的眼神在蒋素素全身上下游走一番后才道:“不错,是个妙人儿,这位姑娘不知是哪个楼里的?跟老爷回去做十七房小妾吧,老爷我会很疼爱你的。”

????这男子一身穿金戴银,长得却是粗陋不堪,说话间言语也十分下流,一看便是哪家突然暴富的老爷。放在平常有人如此待蒋素素,早已被她呵斥,如今面对着这么一张恶心的脸,她却是连口都不能开。

????那中年男子见蒋素素不做声,便只当她是答应了,又伸出肥厚的手拍了拍她的脸:“美人儿,这就跟爷回家去。”

????然而这围观中起了色心的也不止这一人,登时便有人出声道:“这姑娘分明是我先看上的,你争什么?”正是一位看上去颇为富贵的官家公子哥儿。

????“吵吵什么,老夫也看上了这女子,须得讲个凡是有先来后到。”

????这美人总是引人注目的,何况是如此丽色天成的一个尤物,有想将美人接回家据为己有的,也有想要将这美人好好打扮一番,送给上司换一个官路亨通的——如此佳人,若是得了上头的眼作为一件礼物送出去,想必也是很有面子的。

????同男人不同,女人们看向蒋素素的目光却满是鄙夷:“啧,如今这狐媚子可越发了不得了,竟是这样大街小巷上公然的不知廉耻。”

????“的确如此,”妇人眼中最是容不下这等下作媚俗之人,纷纷议论:“实在伤风败俗,这青楼女子就是寡廉鲜耻,寻常家哪里做的出这等事情?”竟是将蒋素素当做了那烟花之地的风尘女子。

????蒋素素只恨自己眼下口不能言浑身无力,否则定是要将这些长舌妇人的舌头拿剪子绞断。她一生自认是九天瑶池下凡的仙女,从来都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模样,便是在京城中,各种各样的赞美也是为她的神秘添了一份光彩。何时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好像全身的伪装都被扒开,**裸的露在众人各种打量的眼光下,实在是,屈辱至极!

????唯一能证明她魅力的,或许是那些为了她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男人。即便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这些男人依旧为她的美貌倾倒。只是……此刻为她大打出手的男人,全都是些凡夫俗子,要么是满身铜臭味的商人,要么是乍然暴富的乡绅,同从前那些翩翩公子哥儿差了个十万八千里。就是从前那些倾慕她的人中挑出最不起眼的一个,也是比这里的每一人好了不知多少倍。今夕往昔形成鲜明对比,蒋素素简直要被眼前的局面弄得崩溃。

????这厢大打出手的事情引来驻足的人越来越多,正在这时,只听得一个声音道:“在那里!”

????蒋素素抬眸一看,便见拥挤的人群被人分开成了两边,有几个人自外头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是几个家丁,跟在后面的妇人挺着个大肚子,正是红缨。

????乍然见红缨,蒋素素心中又气又急,红缨匆匆上前,二话不说便命令家丁来扶蒋素素走。她们自知此事算是一桩丑事,也不敢做出其他表明身份的事情,只希望能息事宁人。

????只是红缨这般想,周围的人却不干了。那些为了蒋素素正争得面红耳赤的男人见状不约而同的住手,一人挡在红缨面前,道:“干什么呢?我看上的人你也敢动?”

????红缨忍住怒气,朝着那男子笑了笑:“这位官人,实不相瞒,这是妾身远房的一位侄女,因出了些事情,妾身此刻要带她回去,官人烦请避一避。”

????若是别人便罢了,偏生对方是一个粗野无知的富商,登时便哈哈大笑道:“小娘子,你莫要欺负老爷没见识。这女子说什么远房侄女,分明一看就是哪家青楼楚馆的姑娘才是。老爷我也不是那不讲道理之人,小娘子你且开个价,多少银子老爷都出,这小美人爷看着喜欢,这就要带她回去做我的十七姨娘。”

????红缨闻言只气的脸颊有些涨红,这人如此不通情理,讲理是说不通的,然而她今日也必然不能让这人随随便便将蒋素素带走了去。若蒋素素被带走了去,有认识蒋素素的,传出去京城里怕是也没有蒋家的容身之所了。至于蒋权,知道他最疼爱的这个二女儿出了这等事情,势必会将所有的过错都算计在她的头上,到时候她又有什么好果子吃。

????只是红缨却是忘记了,即便现在蒋素素还没有被带走,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永远不可能包住火,这事终究会被流传出去。眼下没有被戳破,是因为众人不能将这个浑身香艳风情的女子从尚书府的仙女二小姐联系起来。可京城就这么大,总有几个认识的人。而蒋素素今日在离尚书府门口出了这么一遭,名声也算是毁了,这辈子又有什么好下场去,对一个女人来说,今生还不如死了罢了,蒋权知道了此事,又如何善罢甘休?

????红缨勉强笑了笑:“这位官人,她可不是什么青楼楚馆的女子,她是正正经经人家的姑娘,怕是不能如官人的愿了。”

????“什么正经女子。”那富商也有些不悦:“当爷没长眼睛不成?你这样推辞到底想做什么,来人啊,把爷的十七姨娘带回去。”这人根本不讲道理,就打算这么直接抢人回去。罢了还看着红缨嘻嘻一笑:“小娘子,别不识抬举。”

????“你——”红缨从没遇到过这种无赖,一时情急,道:“你敢!你可知她是谁?”

????“是谁啊?”那男子皮笑肉不笑道:“莫非是什么金枝玉叶不成?”

????红缨一噎,不敢说出蒋素素的名字。正在这时,却瞧见远远的跑来一名侍卫打扮的人,嘴里高声道:“姨娘,郡主让属下来帮忙一起找二小姐的下落,可有什么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