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五章 算账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红缨脑子一炸,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就此晕了过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今日之事怕是不能善终了。

????那侍卫一副焦急的模样冲进人前挤到红缨身边,看到蒋素素屋里瘫倒在地的模样大吃一惊道:“原来竟是在这里,是谁将二小姐弄成如此模样的?都活腻歪了不成?郡主知道了定不会放过罪魁祸首!”

????周围的人本来本着看热闹的心思,不想却是突然被人打断。眼见这侍卫口口声声都是郡主,再看那侍卫瞧着也不似普通人,心里也跟着泛起了嘀咕。就连那富商也被侍卫的模样震住,迟疑了一下才问:“这位小哥,您说的郡主可是哪一位?这地上的小姐又是什么身份?”

????红缨忙接口道:“这你就别管了,总之她是我们家的人,现在就得带她走。”

????人群中却不知是谁高声喊了一句:“哎哟,方才这位大老爷不是还要将地上这位小姐抬回府做十七姨娘么?怎生现在又不干了?”

????侍卫一听,不等红缨再次开口便大喝一声:“大胆!竟敢侮辱小姐。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可是京城蒋家尚书府嫡出二小姐,当朝弘安郡主的嫡妹!”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蒋素素几乎要将自己的指甲嵌进掌心,嘴唇抖个不停,整个人都如堕冰窖。这人唱念俱佳,一看便知是蒋阮故意令人这般做的,为的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掀开她的身份,教她难堪。这比杀了她还要令她难受,只因为今日一出,她这名声连个遮掩的地方也没有了,这一生,也算是就此毁了!

????红缨也脸色泛白,只恨不得将那侍卫揉吧揉吧扔到九霄云外去。看着众人打量的眼神,红缨自己都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更重要的是,她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后怕,蒋素素在她的照顾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蒋府三个女儿中,唯有蒋素素得了蒋权的真心疼爱。如此宝贝的女儿出了这样大的笑话,就是迁怒,蒋权也会弄死她的!

????究其根本,全在与蒋阮身上。红缨不禁怨恨起蒋阮的心狠手辣来,她不仅要羞辱蒋素素,还要将蒋素素的名声全部毁了去,甚至让蒋素素从此再也没法抬头做人。这于蒋府,蒋权都是一种巨大的打击,蒋阮竟然如此不念手足之情。然而红缨却忘了,当初她与蒋素素合谋一同算计蒋阮的时候,又何曾考虑过一丝一毫的手足之情?所谓害人终害己,不咎如是。

????周围看戏的人群早已议论纷纷,连那本来叫嚷着要蒋素素回去做十七姨娘的富商也闭了嘴,上下打量起蒋素素来。众人目光中皆是不敢置信,人群中便有人出口道:“我方才就说了,这小姐看着跟蒋府二小姐生的有九成相像,偏生你们还不信。”

????“谁能想到呢,”又有人回道:“不过传言中的蒋二小姐不是天仙一般的人么,怎地落到如此境地,是被人害了吧?”

????“什么被人害了,你瞧她那副做派,身上的味儿闻了便令人血脉喷张,哪家正经姑娘会是这般风情,我看吧,这蒋二小姐怕是早已有了韵致。”

????“说得对,哎,长得跟天仙一般,这行事么,确实不像是正经姑娘,难怪被人认为是楚馆青楼的红牌了。”

????诸如此类的议论不绝,句句都敲打在蒋素素心上,几乎令她羞愤欲绝。然而人们说的也没错,市井百姓们的眼神最是毒到。蒋素素自练了媚术之后,举手投足便多了媚意,即便生的清丽也掩盖不住香艳之气,而这妩媚和蒋阮的容貌妩媚不同,更是多了一种任君采撷的诱惑。寻常男子见多识广,自然分辨的出其中意味。再者哪家少女会有如此风姿绰约的模样,更勿用提她今日穿的如此风光隐约了。

????锦二冲混在人群中引导人们流言的锦三使了个眼色,几乎要得意起来。他方才那么高声因为情况紧急之下的一吼,这周围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眼下是全都听到了。锦三也提高嗓音,状若无意的道:“哎,既然是尚书府的二小姐,如今也被这些人看了身子去,各位兄弟是不是也该付个责任啊,人家可是清清白白的正经小姐,怎么能平白被人占了便宜去。”

????话音刚落,登时又是一片议论,蒋素素和红缨已经呆若木鸡。而周围看热闹的人中也有人回过神来,大呼道:“说的极是,小姐被我看了身子,小生愿意负责,娶了小姐回家做正妻!”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再看那人,不过是一个街边小混混的模样。众人心中了然,蒋素素这般被人大庭广众看了身子去,还不是被一人,但凡有点名声的都不会娶她回去做正妻供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可那些市井之中的流氓混混可不一样,尚书府到底也是官家,蒋素素也生的不错,若是娶回家去还能赖上尚书府,倒也是美事一桩。这样想着,愿意“负责”的人越来越多,争执中竟是齐齐都要上蒋府提亲的架势。

????红缨招架不住,人群却是围得越来越多,锦二高声道:“都胡说什么,”看着那些家丁道:“还愣着干嘛,赶紧扶二小姐回府。这些个琐事日后再说!”

????他没有将话说死,这样说一半留一半反而更是令那些混混增添了信心。在他们看来,大户人家出了这等丑事,这小姐一般都是不能活了的,不是自尽就是寻个庙剪了头发做姑子去。只是蒋尚书疼爱次女之事全京城都知道,蒋权肯定不忍心一个好端端的女儿自尽或者过清修的苦日子。这大户人家不娶蒋素素,岂不是就只有轮到他们这些小虾米。思及此,那些混混更加兴奋起来,眼前甚至出现了自己一身红袍做了蒋府乘龙快婿的情景。

????因为尚书府和蒋阮弘安郡主的身份,这些人倒是不敢永强,待锦二吩咐家丁将蒋素素扶上马车一路回府的时候,身后却是浩浩荡荡跟了一大群年轻人,都是愿意“负责”蒋素素清白的有志人士——虽然不能永强,可市井间混混最拿手的便是磨人缠闹,耍些下作手段搅得人不能安生。

????而那些不打算负责却已经看了热闹的人,都远远的站在一边抱着手臂议论,想来蒋府势必又要在京城掀起一阵风浪了。

????……

????蒋权方下朝便得知了蒋素素出事的消息,一路上浑浑噩噩脑中一片空白,待回了府上,刚一进红缨院子,便瞧着蒋素素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啜泣,红缨也是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听见他的脚步声,两人同时回头一看。蒋素素看了一眼蒋权,失声叫了一句:“爹!”再也忍不住,泪水滚滚而下。

????若是在往常,蒋素素这么一哭,蒋权必然是心疼的。可今日之事非同小可,前有夏研不知羞耻与人私通之事,如今蒋素素再出了这事,犹如在蒋权最忌讳的事情上撒了一把盐,立刻就让他回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登时蒋权心中的那点怜惜烟消云散,几步走到蒋素素面前,二话不说便恶狠狠地扬起手,“啪”的一声,给了蒋素素一巴掌。

????蒋素素被蒋权这么一巴掌打的有点发蒙,长这么大,蒋权还从没对她动过手。今日就算出了此事,她虽意识到事关重大,却也以为只要哭上一哭,必然有蒋权为她解决干净。谁知蒋权二话不说便给了她一巴掌,饶是蒋素素平日里再怎么愚蠢,看见蒋权的态度不对,心中也发了慌,知道大事不妙,赶紧又哭了起来:“爹!”

????蒋权一巴掌下去之后也有些后悔,蒋素素是他捧在手心里娇养大的女儿,别说是打她,从小连重话也不曾说过的。即便夏研做下了那等污秽之事,待蒋素素却和过去没什么两样。他看向蒋素素捂着脸只顾着哭泣的模样,心下一软,方才的怒气敛了些许,只冷冷道:“到底发生何事?蒋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这话可不假,话说尚书府由清流之家到现在名声乌烟瘴气,其中也不过短短几年时间。而种种行迹都发生在夏研母子三人身上,好容易自夏研出事后消停了一段日子,又被爆出了这样的事情。如今全京城都在拿这件事情做笑话,从开始到现在几个时辰间,全京城已经到处流传起了今日之事,一想到这件事,蒋权心中便是一肚子郁气。

????蒋素素心中一跳,心道事情变成如此模样,唯有将所有事情都推在蒋阮身上方是出路。便垂下头,语气愤恨道:“爹,女儿是被人害成如此模样的!爹,您要为女儿报仇啊!”

????红缨此刻也明白过来,跟着忙不迭道:“正是,二小姐是无辜的,今日落到如此境地,全是被人陷害导致。二小姐命可真苦,好端端的,平白遭了这么一场无妄之灾。”

????蒋权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听蒋素素和红缨这么一唱一和,顿时大怒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在尚书府撒野?还敢算计我蒋家女儿?”

????那蒋素素是他如珠如宝的女儿,方才是恼怒至极,如今听见是被人陷害,仿佛心中所有的怒火突然都有了一个发泄口,蒋权现在一心只想将那个陷害蒋素素的人找出来碎尸万段。

????“是……大姐姐……”蒋素素极为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似乎是无法忍受般的捂住脸啜泣起来:“是大姐姐让人将我打晕送到那里的,还有锦英王,他也在为大姐姐撑腰。”

????蒋素素一把便将所有的责任推在蒋阮和萧韶身上,却不知红缨在一边变了脸色,暗骂了一声蠢货。说起来,蒋素素虽然有些小聪明,到底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动作。比起夏研来,她还差得远了。也正因为是夏研将她保护的太好,从小到大无需她操心别的东西,蒋素素才是真的没有脑子,只会端着一副仙女的模样骗骗人罢了,就好比她现在的理由,漏洞百出,实在是不怎么高明。

????蒋权本还是一心一意的听着蒋素素说话,待蒋素素说完这句话后,脸色却是沉了下来。他像是不认识一般的盯着这个女儿,蒋素素等着蒋权愤而去找蒋阮的麻烦,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蒋权的眼神看的她有些害怕,小声道:“爹,你怎么这样看我?”

????“孽女,”蒋权声音有些发抖,看着蒋素素明显怔住的表情,才冷冷道:“你说锦英王和蒋阮联合害你,他二人一人是郡主,一人时亲王,何必来陷害你。倒是你,这身衣裳是怎么回事?”

????蒋素素身子往后一缩,语气委屈至极:“爹,你竟然帮着外人,我可是您的女儿啊!”

????“我没有你这样淫荡下贱的女儿!”蒋权许是急怒攻心,咆哮一声,这样不堪入耳的话语,连红缨在一边听着都露出了诧异之色。蒋权一心待这个女儿是最疼爱的,如今却是这样骂她,显然是对蒋素素打心底失望了。

????“帮你,”蒋权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你打的什么主意,我蒋府竟然出了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妄想爬上锦英王的床!你看清楚,锦英王是什么人,你想死,我蒋府可丢不起这个人,赔不起这个命!”

????蒋权在官场浸淫多年,自然也不是蠢得,蒋素素那话里漏洞百出,萧韶此人虽然冷漠厉害,却也不是主动招事的人。这样的人骨子里带着骄傲,若非是惹恼了他,平时是不会轻易出手的。蒋素素必是什么地方惹恼了他,再看蒋素素身上的装束,再加上后来发生的事情,蒋权对自己这个女儿心中也是了解几分,也就猜到了到底是为何?

????此时此刻,蒋权心中说不清是失望多些还是愤怒多些。他愤怒萧韶和蒋阮如此不留情面,也恨蒋素素做是鲁莽,不考虑后果便得罪了萧韶。锦英王是什么人,那是连皇帝也敢反驳的人,惹恼了他哪有好果子吃。

????更令蒋权失望的是蒋素素的举动,蒋权这辈子若说有什么骄傲的事情,蒋素素应当算一件。他一直以自己的这个女儿自豪。蒋素素清丽脱俗,才名远播,若非因为夏研的事情,如今京城名门公子哥儿必是争相追逐。在蒋权心中,蒋素素足以配得上任何男子,唯有至高的地位才能衬托出他这个女儿的不凡。可如今这个女儿却如同别的青楼女子一般自甘下贱,甚至不惜用手段想要爬别人的床,蒋权心中便有了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感。原先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想着若是八皇子瞧上了蒋素素,日后为蒋素素博一个前程也是不错的。可如今此事一出,八皇子那边势必是没戏了。

????蒋素素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蒋权,心中也感到一丝后怕。她抱住蒋权的双腿,大哭道:“爹,素素知错了,素素也是一时冲昏了头脑,素素看着大姐姐嫁的这样好,自己却是这样的名声,日后也不知嫁到什么样的人家。想着锦英王看重姐姐,素素就是自甘为妾,得了大姐姐的庇护也应当是过的不差的。可是没料到会成了这副模样,爹,素素知错了,爹,您不要不管素素。”

????蒋权闭了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蒋素素这话倒是戳在了他的心口处。想到夏研自出事以来,这个女儿便整日将自己关在院子里不曾出来,想来她一个闺阁少女,要为自己母亲的失德付出代价。每日提心吊胆能不能嫁入一个好人家,甚至让一个嫡女起了自甘为妾的念头。蒋权心中又有些微微愧疚,说到底还是他这个父亲的不是。心中的天平一旦偏向蒋素素,看蒋阮的时候蒋权便分外不善,心道到底骨子里流的也是蒋府的血,蒋阮倒是一点都不念及手足之情。一点都不将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果真是以为有人撑腰么?

????蒋权哼了一声:“罢了,此事我再想办法,这几日你便不要出门,蒋阮呢?把她给我叫来!”

????这便是要兴师问罪了,红缨和蒋素素面上同时一松,祸水东引,蒋阮虽然算计的好,可架不住蒋权的心长得就是偏,只要蒋权没死,这蒋府里做主的都是蒋权,自然,蒋阮要称他一声爹,在府里自然讨不了好处去。

????正在此时,却见一个陌生的侍卫打扮的人走了进来,冲蒋权抱了抱拳:“回蒋老爷,我家主子说,少夫人身子不适,带少夫人回王府让夏小神医瞧病去了。”

????蒋权一听,心中更是赌了一口气。蒋阮这分明就是釜底抽薪,他是不能向锦英王府要人,可蒋阮这一招也实在太阴损了些。若来的是蒋阮的丫鬟,蒋权还能迁怒,可这人是萧韶的属下,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蒋权只能难看着一张脸应了。

????那侍卫挠了挠头,忽然看了红缨一眼,红缨被那一眼看的有些发麻,下一刻,便听得那侍卫包含着关切的声音响起:“对了,少夫人还说,府里姨娘怀着身子今日还奔波了一天,实在是很劳累了,特意让王爷拿了帖子去请了宫中的太医,想来过一会儿便到了,好好为姨娘看看身子,免得冲撞了肚里的小兄弟。”

????红缨身子一僵,面色顿时显出几分苍白,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可是话语到了嘴边却又堪堪止住,此刻若是拒绝,岂不是做贼心虚,有了夏研的前车之鉴,蒋权对这些事情势必更加警惕,一旦发现了什么端倪,势必要查个水落石出。可若是乖乖的呆在原地,这之后…。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她身子开始止不住的发起抖来,在这个蒋权本就心情不佳的节骨眼儿上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她能有什么好下场?如今是骑虎难下,红缨肚里塞得两个枕头,忽然就变得重逾千斤了。

????那侍卫回完话,便对着蒋权报了一拳退下。蒋权虽然对蒋阮十分不悦,但太医也不是人人都能请到的,今日红缨奔波一天,的确是怕伤着了肚里的孩子,若是有个太医来看一看,势必会稳妥许多。他倒是没有想过萧韶会在太医上做什么手脚,一来是以萧韶的为人犯不着,二来是,红缨也不过是怀个胎,真要有什么问题,大可再去请别的大夫来看,这种事要想作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蒋权心放的宽,却没有注意到红缨僵硬的脸色。正在这时,突然听得外头又匆匆忙忙跑来一小厮,道:“老爷,不好了!”

????“什么事?”今日的种种事情已经让蒋权焦头烂额,有些不能应付之感,冷不防又听到这话,也不耐烦的吼道。

????那小厮吓了一跳,有些胆怯的看了蒋权一眼,才小声道:“外头来了一大堆人,各个敲锣打鼓的,还抬了聘礼在门外发喜糖,说看了二小姐的身子,愿意为二小姐的夫婿……日后和蒋府,就是亲家了。”

????“什么——”蒋权还未回话,蒋素素先尖叫起来。

????……

????而此刻正跟着萧韶回府的马车里,露珠问道:“姑娘,这么做会不会太便宜二小姐和五姨娘了?老爷肯定会想法子护着她们的。姑娘这么做岂不是白忙活一通?”

????“不会。”蒋阮看着马车里小几上摆好的点心茶水,萧韶这马车里东西都是一应俱全,倒是十分体贴,让人做的舒心至极。便是点心,也都是按着她喜欢的口味来做的。

????“二妹心心念念不过嫁入高门享受权力,可从此就失去了资格。甚至即将成为她最鄙夷的那一类人,世上没有永远的人上人,做不成人上人,比杀了她更让她痛苦。”蒋阮淡淡道:“至于红缨,你真的以为蒋权会放过她?”

????蒋权此人表面清高,实则心胸并不宽容,红缨敢在子嗣上欺瞒蒋权,就是犯了蒋权的大忌。红缨的下场,实在是不会很好了,贪心不足蛇吞象,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贪心付出代价。只是红缨的代价大了一些罢了。

????“都逃不过的。”她道。

????------题外话------

????七十万字惹~八十万字的时候大婚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