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四章 陪唱戏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齐风倒吸一口凉气,蒋阮说的固然令他震惊,可更令人震惊的是她说这话的语气神情,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狠辣和戾气。他突然发现,莫聪所说的“毒妇”这词并不足以形容蒋阮,她的心肠够狠,更重要的是她胆子够大。寻常女儿家哪里敢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可她就偏偏说了,而且说的这般自然。成王败寇是历来朝堂争斗的真理,可这话,谁也不敢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沉默了许久,他才道:“即便他真的敢这么做,可京城里人多眼杂,粮草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没等出城被人拦下发现,事情暴露,张继自然会没有好下场。八皇子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将如此容易暴露目标的事情交给人利用。”

????蒋阮微微一笑:“宣离此人最是多疑,他自然不会用这么拙劣的法子。所以,这粮草的被动手脚,至少在出城几十里之内的道路,都是看不出什么问题的。而且,他一定会做一场戏,这场戏必然十分精彩,得到陛下的信任才是最终目的。”

????“你……”齐风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很了解八皇子。”蒋阮话里自然而然的带着一种对宣离的熟稔,这让齐风心里闪过一丝古怪的感觉。可一个深闺淑女又如何与宣离相熟,即便是身为郡主在宫中,这样对人性格的了解,甚至对于对方接下来会怎么做的了解,只能是朝夕相处的亲近之人才能把握。

????齐风心中掠过一个猜想,莫非蒋阮是心仪宣离,唯有心仪一个人时,才会时时刻刻注意他做什么,想什么,了解对方的一举一动。可待齐风认真去打量蒋阮的神情时,却又在心里暗自摇头。蒋阮眸光平静,笑容温和,唯独缺少了情意,瞧她做的事情,说的话语,对宣离也不像有意的模样,这令齐风更困惑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蒋阮将齐风疑惑的目光看在眼里,微微一笑:“锦英王府迟早都要与八皇子正面对上,既然都是不死不休的状态,自然要早做准备,否则被当成个傻子,落得个身死的下场便不好了。”她话语轻声细语,齐风却愣是从其中听出了咬牙切齿之态。然而对方容颜美丽,眸光温柔,仿佛方才的都是他的幻觉。

????“就算宣离想要夺嫡,天下大业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到手的。”齐风傲然一笑:“这世上,他也有不敢惹的人。三嫂是否太过担忧了,我保证,他没有这个胆子对锦英王府下手。”

????蒋阮笑容慢慢冷淡下来,齐风固然习得是朝廷权术,他或许能够利用其中争斗达到自己的目的,可齐风也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并不善于揣度人心。齐风看问题的角度,是将宣离当做一个政客,一个争斗的皇子来预料他的行事。可宣离的行为不会是一个固步的皇子。蒋阮看待宣离,是将他看做一个自私狡猾,善于隐忍的男人来看待。这个男人利用一切可以利用之物,包括时机。她曾陪在这男人身边那么多年,对他的了解深入骨髓,齐风并不及她。

????“那么,齐公子究竟愿不愿意帮我?”蒋阮淡淡道。

????齐风一愣,他突然意识到,在刚才蒋阮说的短短一番话中,其实他已经动摇了。蒋阮的那些话确实使他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认同了蒋阮的话。他皱了皱眉:“我与三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三哥的事,我义不容辞。三嫂,”他慢慢地道:“此事不可打草惊蛇,不妨先让暗卫继续监视张继,再找人守着夏府和蒋府,咱们从长计议。至少,要阻拦也得寻个万全之策。”

????“为何要阻拦?”蒋阮轻飘飘的问。

????齐风一怔,不解的看向她:“此话何解?”

????“世上有一种苦,是成功了不能与人共享,受了委屈也不能与人倾诉。夏俊和蒋超既然要在暗处做成这件事情,我便要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齐公子习惯光明正大的权术,我却觉得,有的时候,暗处行事更方便。这一次,我要他们付出代价!”

????被那双美丽的眸子中一刹那迸发出的冷色所惊,齐风忍不住愣在原地,却又觉得这本就生的妩媚的少女发起狠来,有一种逼人的艳色顷刻绽放。他从没遇过这样的女子,不由得长长叹息一声,道:“那么,三嫂觉得该怎么做?”

????蒋阮微笑着看着他:“我知道齐公子在朝廷也有身份的,八皇子接下来定是要唱一出大戏,这场戏还得齐公子安排人前去叫场,这样么,才叫好玩儿。”

????“他竟连这个也告诉你了?”齐风再次怔住,随即苦笑道:“罢了,你总归是锦英王府的少夫人,告诉你也无可厚非。日后还请三嫂多多照顾。此次,也请多指教了。”

????蒋阮轻轻点头,眸中划过一丝冷芒。

????……

????宫中。

????御花园里,皇后正与几个众位美人吃茶说话,一院子的莺莺燕燕,俱是各个风姿绰约,倒是主位上的皇后,即便是一身华服,也掩饰不了面上的苍老之态。

????太子如今越发的不得宠爱,皇帝虽然没有明着下废太子的命令,可如今朝廷大事太子参与的还不如八皇子和五皇子,这足够令还在观望的人各自改了主意。原先还有一部分中立的人,如今暗自投靠八五两派也差不多七七八八了。至于太子的人,反倒是所剩无几,至少朝廷众人心知肚明,未来大锦朝的储君,恐怕最后这个名头并不是落在太子身上。如今端看八皇子和五皇子哪个本事更大些了。

????坐在皇后身边的人,一人正是王莲儿,一人正是蒋丹。王莲儿一身粉色绸纱收腰宫装,将本就白皙的皮肤衬得如羊乳一般。她容貌美丽,然而举手投足之中更有一种可入骨髓的温柔雅致,还有淡淡的书卷气息。翰林家出的小姐,自是名副其实的才女,如今皇帝身边的解语娇花,颇得圣宠。

????蒋丹一身翠色衣裙,论起容貌,她并不及王莲儿,瞧着也没有王莲儿温柔大方,可自有一种清新活泼之感,比起王莲儿这样的人,蒋丹如今在宫里倒是颇为吃得开,连皇后也难以对她生出厌弃。她行事自有一种天真,对宫里的下人也好,更不会做主动争宠的事情。所以比起王莲儿来,宫里倒是上上下下都喜爱她。如今她也时常跟在皇帝身边,偶尔说些逗皇帝发笑的话,皇帝也十分看重。

????穆惜柔今日却没有来,她这人性子一贯高傲冷漠,从来不屑于与宫妃在一道交往。贤妃就更是了,自陈贵妃和淑妃落败后,她便整日在宫中做清心寡欲之态。也正是因为五皇子和八皇子的争斗越发激烈,她才更要急流勇退,不可恃宠而骄。

????剩下便是些新进的品级低些的美人了,这些美人中也不乏有性子活泼容貌秀丽的,可如今新进的美人中最受宠的也不过三位。皇后面上浮起淡淡的倦色,道:“这天气是越来越冷了。”

????的确是越来越冷了,一开始入冬,每日风头都大了些,王莲儿笑着道:“正是呢,不过京城里到底还算暖的,听说天晋国那边都开始下纸片大的雪花了。想来应当是顶顶冷的。”

????皇后看了王莲儿一眼,王莲儿这话里倒是透露出皇帝对她应当是极为喜爱的意思,否则怎么会连边关的事情都告诉王莲儿。她当即便冷淡了颜色,开口道:“的确是,将士在外苦寒,实在是辛苦了。”

????“皇后娘娘说的是,”蒋丹笑了笑:“大锦朝的江山要靠这些将士来守,陛下福泽绵长,天晋那边定能打一场胜仗,等将士们班师回朝,定是风光无限。不过每每想到将士们如此辛苦,臣妾却在此骄奢,心中就很是惭愧。臣妾愿意捐出些银两首饰,换些粮草物资,一同运到边关,也算尽自己一份心。”

????听闻蒋丹的话,皇后有些讶然,随即看向她的目光变得赞赏。身为一国之母,皇后平日里对朝堂不论怀着什么心思,总是希望大锦朝能一直繁华下去。自然也希望同天晋国的一仗能打的漂亮。可大家都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今粮草匮乏,蒋丹却主动说出捐些物资的话,这实在是很不容易了。蒋丹身为一个宫里的美人,自然捐不出多少,可这事一旦传了出去,宫中美人纷纷效仿,朝廷重臣纷纷效仿,合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物资了。更何况蒋丹本能在皇帝面前提起这件事的,可却在皇后面前提起了这件事,这表明她并无争宠的心思,这样一来,也让皇后更放心了。于是皇后对蒋丹的表情更是柔和了起来:“难得你有心了,我会像陛下提起此事的。”这话里自然是要抬举蒋丹了。

????蒋丹笑起来:“多谢娘娘,臣妾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尽些微薄之力。”

????周围的美人将或嫉妒或羡慕的神情投向蒋丹,王莲儿面色微微一变,片刻后变恢复如常,若无其事的跟着微笑起来。

????待皇后娘娘吩咐众人散去后,蒋丹回到自己的院里,身边的丫鬟婉儿送上了一封信,小声道:“姑娘,有信送来了。”

????蒋丹回到屋里,让宫女们都下去后才展开信,瞧见信上内容时,先是一怔,随即一目十行的看下去,待放下信后,思索了好一会儿,突然慢慢的笑起来。

????…

????辎重部队大约在三日后便出发,因着蒋丹主动提出捐出物资,宫里的美人们都不甘示弱的捐出自己的首饰。连宫中女眷都如此识大体,身为臣子自然不能免俗,朝廷上上下下或多或少都出了一笔银钱,这些银子和在一起也是一笔大数目。如今打仗消耗国库大量银两,粮草也消耗的多,如此倒是暂缓了粮草物资稀缺的燃眉之急。皇帝龙心大悦,待蒋丹倒是越是宠爱了。

????张继每日都忙着筹集粮草和规划路线,这一次同天晋国的战争不可小觑,凡是都要做到万无一失。到了第三日本该启程的时候,宫中却不知怎地传出一个消息,那就是辎重部队的首领张继滥用职权,将军饷全部扣下,足足少了一半多。

????这消息传出来的莫名其妙,却令举朝上下都皆是震惊。扣下军饷这事要是一经证实,十个脑袋都不够张继砍的。可此事非同小可,皇帝立刻下令派人前去拦住张继,火速招张继回京。

????彼时张继正带着辎重部队以及运送的粮饷刚刚出城,没想到半路上便被皇帝派出的禁卫军拿下,这事立刻就传遍了整个朝野,几乎人人自危。

????在短短的时间里,皇帝将朝臣召集起来追究对于此事的看法。宣离整了整衣领,表情一如既往的悠闲,甚至称得上是如沐春风。

????蒋超垂首立在一边,恭敬问道:“殿下,事情已经全部打点好了,已经放出足够的消息引人上钩,此事一出,不仅能让陛下对殿下更加信任,也能顺势打压五殿下那边。”

????“不过是个开头罢了,”宣离虽然心情也愉悦,却也没有露出得意忘形的神情,无论在什么时候,他都保持着一份冷静和隐忍。

????“殿下英明,”蒋超道,忽而似乎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宣离:“这次也多亏蒋美人放出消息了,看来此次合作的不错,日后有她在也方便许多。”消息是由蒋丹想法子传出去的,后宫之中女子众多,本就容易出口舌流言,再加上每一人背后又是一方势力,瞧着是后宫,实则比前朝更加复杂,也更容易利用,只要稍微引导一下,自然能达到想要的效果。蒋丹聪明,背后无依无靠,做事又干净,谁也不会怀疑到她身上。蒋超感叹道:“属下原以为她胆子小,如今看来也不尽然。还是殿下慧眼,早预料到她会跟咱们合作。”

????宣离摇了摇头:“不要小看女人啊,女人很狡猾,只要懂得利用自己的身体和美貌,许多男人做不到的事情,她们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蒋丹可不是个胆小之人,她的野心可比天都要高。至于她愿意跟我们合作,还答应的如此爽快,一方面是因为她明白在宫里要依靠我们的力量,另一方面——”宣离的目光暗了暗:“她和蒋阮有仇。”

????“有仇?”蒋超疑惑:“她在府里从未对蒋阮做过什么,当初也是蒋阮母亲养着她。哪里结来的仇怨?”

????宣离冷笑一声,却没有回答。有些事情,蒋超或许不知道,他却未必查不到。赵眉究竟是怎么死的,夏研当初进府小心翼翼,却是利用了蒋丹的手。打探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宣离自己也诧异了一把,毕竟当初蒋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却能毫不犹豫的对自己的嫡母下手,不过也从这一点便能看出,蒋丹很小的时候就心狠手辣,并且便于伪装。

????这样一个优秀的棋子,若是不能为他所用,那就太可惜了。就怕蒋丹没有仇恨,蒋丹毒杀赵眉这事,日后若是好好利用,未必就不是一大助力。只是这事究竟应当用在什么地方,还要细细思量。蒋超有勇无谋,他并不打算将这事先告诉蒋超。

????待蒋超见了皇帝,一众的文武百官已经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一派坚持认为张继苛刻了军饷,另一派则坚信张继是被人冤枉的。

????谁都知道张继的大儿子张铭同宣离曾是挚友,所以当宣离一走进来,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宣离。或有义愤填膺,或有幸灾乐祸,到了宣离这里,不过是被一个温和的表情抵挡,仿佛世上什么重大的事情,都不能动摇他的从容一分。

????宣华冷眼看着宣离前来,唇边溢出一个冷笑。

????恰逢一个朝臣正躬身辩道:“陛下,张继目中无人,只为了一己贪欲将数万将士的生死视之不理,更是将大锦朝的盛宠抛之脑后,实在是罪大恶极啊!”

????“王相所言差矣,张大人掌管辎重部队多年,怎么会犯这等错误,一定是被有心之人挑拨的,臣自是不相信的。”另一名大臣道。

????“挑拨?张大人做了这么多年官,能被什么人挑拨,无非就是听信了什么谗言罢了。”另一个声音带着几分深意道:“听说张大人三个儿子如今是越发大了…。”

????话里又是将矛头有意无意的对准了宣离。这话说的奇怪,的确,张继如今名声和钱财都不缺,若真是有人许诺了他什么让他不惜犯下这等大错,那许诺的东西一定很丰厚。普天之下来自什么的许诺让人最向往?自然是天子的许诺。而张继儿子和宣离的关系,又让人不得不思量其中究竟有没有什么猫腻。

????皇帝目光沉沉的看着底下一众朝臣,不过是一个张继的事情,朝廷分的派系竟然如此分明,他竟是不知道,如今这天下竟然都不将他这个皇帝当主子了,果真是瞧他年岁大了么?若是他出了什么闪失,他毫不犹豫,不等他下旨,这天下立刻就能换了主人!

????李公公注意到皇帝的脸色,心中叹息一声,皇子们的竞争是越发激烈了,甚至连掩藏都掩藏不住。可谁知道帝王的心思,偏偏那人……哎,李公公心中又有一丝疑惑,怎地今日这张继之事如此反常,一般来说,事情尚未水落石出之前,这些见风使舵的朝臣应当是坐观事态发展,不应当这样急着表态,而是等张继的罪证被证实是真的还是被冤枉之后,才纷纷开始进言。今日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些朝臣之所以早早的就表明了态度,是因为早就有人提示过他们。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得到的情报是一顶准确的,如今的据理力争,也不过是因为笃定自己站的一方铁定能好。

????宣华面上闪过一丝得意,宣离看在眼里,只觉得好笑。宣华太心急了,这么多年,宣华凭借着贤妃的指点在宫里安然无恙甚至到达了今天这个位置,心急的性子却是一点没改。若是往常,这样定能让皇帝心中生出嫌隙。可自古帝王多疑,如今情势外面瞧着越是不利于宣离,皇帝反而就会更信任宣离。自然,张继若真的出了事情,第一个怀疑谁能指使诱惑他的人,自然是宣离。宣离越是处于劣势,众人的声讨越重,皇帝反而会越犹豫。因为宣离看上去太孤立无援了,人们总是同情弱者,皇帝也是一样,这是人之常情。

????不过…。宣离眼中也飞快闪过一丝怀疑,今日之事是否太过顺利了。顺利的让他心中也生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仿佛并不应该是这样的。当初让蒋丹放出消息,也不过是固定的一些人,可今日说话的这些人,有些并不在计划之中。诚然,这些人的确推动了他的计划,甚至让计划更加顺利,可太过顺利,实在是让人心生怀疑。

????“老八,此事你怎么看?”皇帝终于发问,看着宣离的目光似一道逼人的利剑,好像只要宣离说错一个字,立刻就会有血溅当场的下场。

????“公道自在人心,”宣离淡淡道:“相信父亲心中已有决断,儿臣相信父亲,也相信父亲的臣子,只等回禀的人将查探结果奉上便知。”

????这话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相信张继是无辜的,可却用了相信皇帝的臣子一言,已经是极为说话。皇帝的面色渐渐缓和下来,宣离这样,反而更让人放心了。

????宣华看在眼里,唇角一扬,不过是垂死挣扎,今日,就是宣离的死期!

????正在这时,外头查探军饷的士兵长已经回来禀告,大踏步的走进来跪下回禀道:“回陛下,臣等奉旨查探,辎重部队军饷无一短缺,尽数安在。”

????宣华的笑容一僵,便听得外头张继愤然的声音:“陛下,老臣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