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六章 螳螂捕蝉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夏俊一惊,心中暗道不好,可不等他说话,便听到自己人马中已经有人亮出了刀剑,他大声喝问:“放下刀!”可那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兀自砍杀起来。

????杀人亮刀的情绪是会传染的,就像是一个信号,身边的人纷纷亮起刀来,加入了砍杀的队伍。人群混乱成一片,一时之间只听到兵戎相向的声音。那高坐在大马上的官员见此情景惊怒交加,高喝道:“诸位听我命令,拿下这些纵火狂徒,或有反抗,就地处死!”

????此话一出,蒋超带来的人马更是恐慌不已,不顾夏俊的阻止越发的奋力抵抗。只是这么多人本就是夜里行动,又哪里及得上皇朝里的巡查的禁卫军。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蒋超带来的人马便已经被制服的七七八八,地上一片狼藉。而粮仓的大火势不可挡,此刻便是有人源源不断的提起水来救火,也无异于杯水车薪,根本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火将整座粮仓吞没,百车军饷化为灰烬。

????这场大火一直烧了整整一夜,这一夜大锦朝京城百姓兀自睡得香甜,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多少暗涌。无人知道粮仓是怎么着火的,一直到第二日早起的商铺小贩去铺子里开张,一眼瞧见那粮仓的地方冒起滚滚浓烟,原先的车马一片狼藉,而里头灰烬丛生,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好好地粮草了。

????蒋府的二公子蒋超和夏府的二少爷夏俊在夜里一把火烧了粮仓里的军饷,第一日便传遍了整个京城。蒋权在府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手一抖差点将茶盏倒翻,不可置信的瞪向身边的新婚妻子夏月:“你说什么?”

????夏月有些胆怯的看着蒋权,她不过是夏府远方表亲的一位女儿,原本也有自己的青梅竹马,可夏家为了拉拢蒋府,为了夏研死后不让蒋府同夏府的关系中断,便将她嫁了过来。夏月如今也不过十七八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嫁给蒋权能做她父亲一样的人,心中自然是怨的。如今嫁过来没多久,蒋府便出了这样的事,夏月心中更是怨愤,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蒋权表面上瞧着温和,发起火来却是让人胆寒。她道:“老爷,这是真的,外头都传开了。”

????她说的如此信誓旦旦,就是蒋权想要不信也没有办法,他愤怒道:“这个孽子!非要毁了蒋家不可!”

????“老爷别顾着生气,”夏月打心眼里的瞧不起蒋权这样出了事只知道怨天尤人的做法,掩住眸中的不屑道:“听说侯爷已经进宫面圣了,此事事情非同小可,烧了粮仓里的军饷可是大罪,边关十万将士如今可都是等着那粮食救急呢。偏偏二公子此刻做出这样的举动,难免让人心生怀疑。”

????蒋权心中一惊,方才头昏脑涨只顾着暴怒蒋超的胆大包天,此刻却才是真真正正的感到一股后怕。不错,十万将士还在边关等着救急的军饷,可蒋超和夏俊却在昨夜里一把火将粮仓烧了个精光。深更半夜的,若说是故意的,那是谁也不信的,若说是故意的,好好地官家嫡子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举动。如今天晋国和大锦朝的战事就是皇帝神经最敏感的一处地方,蒋超这个时候捅娄子,不是逼着皇帝往那上头想,想着蒋超通敌叛国之事。否则,为什么宁愿毁了粮仓,也要大锦朝的将士陷入弹尽粮绝的危险之中!

????蒋权坐立不安,只觉得一股冷汗顺着脖子滑到了后背之中,帝王的怀疑就是悬在蒋府头上的一把刀。可他如今只有这一个儿子了,他不能不去管。

????他突然问夏月道:“夏侯爷为何要进宫?”夏诚虽然也只有夏俊这一个孙儿,可是应当不会如此快速的就进宫面圣。在事情没有全部弄清楚之前,夏诚不可能轻举妄动。如今急匆匆的面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夏月看了蒋权一眼,小声道:“听说昨儿个,夏二少爷出现的时候,还带了夏家的私军,那些士兵同城守备大人厮杀了起来,陛下听说了极为震怒,将夏二公子和二少爷打入了天牢。”

????蒋权一听此话,几乎要晕了过去。京城位高的官吏每个府里养一些私军算不得什么大事,这只私军与府里的护卫没什么两样,数量也并不很多,皇帝也是默许的。可两个人纵火和带着私军纵火的罪名却是大大不一样,若说只是单独的人纵火,大可说是夏俊和蒋超自己的主意,可一旦有了私军,那就是牵连到了整个府里的大事。尤其是这私军还与城守备厮杀了起来,岂不是在天子脚下叫嚣,皇帝会有什么想法?必然是认为他们早已有了反心!

????蒋权一把抓住夏月:“你可听清楚了,只有夏府的私军,和蒋家没有一丝关系?”

????夏月心中更加鄙夷,到了这个时候,蒋权一心还只念自己,生怕牵连到了蒋府,也实在是足够自私了。可转念一想,夏府和蒋府的关系本就是利用联姻来维系,夏研死后更是将自己加嫁过来,本就是为了利益才走在一起,哪还有什么亲情?

????“并没有蒋家的私军,老爷请放心。”虽然这么想,夏月却还是笑道,不过又立刻蹙起眉头来:“不过老爷,眼下是不是要进宫去为二公子说说情?这可不是件小事啊。”

????蒋权坐在原地,眸中神色变幻未定,若是从前,他定然二话不说便想法子救出蒋超。可如今蒋家不如从前,在京城中名声本就败坏,皇帝对蒋家又颇有微词,此次蒋超捅了这样一个天大的篓子,这事实在是太大了,蒋超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更让人担忧的是帝王的态度,如果他此刻进宫向蒋超说情,会不会接下来皇帝就以为此事蒋家也参与了一份子。原本只是怀疑夏家有谋反之心,这一下子便会牵连到蒋家,这可如何是好?

????“不,”想了许久,蒋权才下定决心般的道:“眼下不是好时机,你替我修书一封,送往锦英王府,就说要蒋阮赶紧回府,她二哥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她也要想法子救她二哥一命。”

????夏月在没有来蒋府之前便已经听过蒋阮的事迹,关于蒋阮整治夏家和蒋权的事情,她其实是拍手称快的。如今听蒋权这样说,心中不免又生出一丝鄙夷,蒋权何必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自己不敢出面,却是教女儿出面。蒋阮和蒋超本就不合,蒋权心知肚明,蒋阮怎么会心甘情愿帮蒋超脱罪,也不知蒋权如今是不是因为太过心急,才会这般糊涂。

????……

????天牢里,最暗的一处牢房,两间牢房紧紧毗邻在一处,中间隔着厚厚的铁栅栏。微弱的火光不仅没有给本就阴森的牢房带来一丝光明,反而显得更加诡异了些。

????那铁栅栏两边,正靠墙坐着两人,一人垂头丧气哀声连连,一人却目光阴寒,一张脸沉得能滴出水来。

????蒋超看着夏俊,难掩心中的焦急:“表弟,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夏俊冷笑一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蒋超见夏俊那副不痛不痒的模样,心中更是焦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咱们究竟是哪里出了错?见鬼了,城守备又怎么会在这时候赶来?”

????夏俊垂下头,目光闪了闪。从昨夜起心中不祥的预感到了眼下终于得到了映证,他就觉得一切过于顺利,顺利的让人心中起了疑心。蒋阮没有从中阻拦,这实在说不过去。如今他终于明白那种莫名其妙的预感究竟是从何而来,只因为从三年前算计蒋阮开始,只要是与蒋阮有关,她都没有输过。她不会输,他们又怎么能赢得如此轻松?这一切,不过是她算计的罢。

????“我们中计了。”半晌,夏俊才缓缓道:“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针对我们设下的局,对方一直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不过是顺手推了一把,眼下才到了收网的时候罢了。”

????蒋超惊讶的看着他,脑子越发的糊涂:“表弟,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昨夜里粮仓大火来的莫名其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纵火,将罪名引到你我之上。而当时城守备率兵而来时,我明明下了命令,不许私军冲动交手,可却有人主动拔刀相向,现在想来,实在太可疑了,分明是有人混在其中,故意搅乱池水。”

????那人混在私军之中,挑起夏府私军和城守备带领的士兵们的冲突,便谋得了一个夏府纵兵伤人,犯上作乱的名声。这纵火的罪名再加上犯上的罪名,实在是罪大恶极,可谓称得上谋反之心昭昭了。

????“可……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偷换粮草的计划?”蒋超心中惊讶竟然还有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此事的计划知道的人不过五个,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消息。

????“很奇怪是吗,我也觉得很奇怪,根本不像是得知了我们要纵火的消息,反而像是一开始就知道我们要做什么,甚至在其中推了一把。现在想想,张继在朝堂那天唱的戏,也实在过于圆满了,我想,在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中了别人的圈套还不自知。”夏俊道。

????蒋超摇头:“表弟,你说的这个实在是太匪夷所思,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个人是谁?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谁?”夏俊眼前浮现起一张妩媚艳丽的脸来,那上扬的媚眼微微弯着,似乎在嘲笑他们的自作聪明。是她吗?虽然太过不可思议,可夏俊却有一种直觉,此事一定和她脱不了干系。世上是没有未卜先知之人的,可为什么,她究竟是怎么得知他们的计划?简直像是把他们的心思全部摸透了一般。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她甚至让当值的赵毅避开了昨夜的检索,昨夜抓住他们城守备是另一名老官,大锦朝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若是赵毅,或许皇帝还会怀疑其中是因为赵家和夏家的过节赵毅才这般做的,可换了那老官,几乎是完全掘弃了这种可能。蒋阮连这一点都想到了,他们根本没有翻转的机会。

????“你知道最可怕的地方在哪里吗?”夏俊冷笑一声,道:“我们半夜烧了粮草,一不小心便会被扣上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那粮草是缓解边关燃眉之急的,如今一把火全部烧尽了。我们无法补偿。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蒋超急忙问。

????“等。”夏俊道:“等八皇子将换出来的粮草找个理由全部换回去,告诉皇帝我们烧的是生了霉菌的粮食,而不是军饷,此事便能迎刃而解。”

????“那便好。”蒋超松了口气:“八皇子还需要用得上你我二人,蒋家和夏家也不能丢,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的。”

????“但愿如此。”夏俊看着自己的手,只是……他心中暗暗道,蒋阮真的仅仅只做到了这一点吗?那个女人出手狠辣无情,这一切若真的由她一手主导,又怎么会种种拿起轻轻落下?只是为了让他们受这么一点苦头?夏俊心中那股隐隐的不安再次冒了出来,他握住拳,不再说话。

????……

????八皇子府上,幕僚安静的退到一边,一句话也不敢说。本是万无一失的事情却不知怎地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麻烦,尤其是被人抓了个正着。那城守备又是出了名的刚直不阿,几乎是没有喊冤的机会。生了霉菌的陈粮无法运送到边关,这一部分便是输了,相当于满盘皆输。

????宣离脸上表情此刻是十分难看,饶是他手下的人各个地方都安插的有,可城守备怎么会突然率兵前来,到现在他也没弄清楚。更不明白这个计划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才会让人钻了空子。如今事情的发展出乎他的意料,连兜网都不知如何兜起。

????“殿下,是否想法子救夏俊和蒋超出来。”幕僚开口道:“眼下事情还牵扯到夏家,若是坐视不理,陛下定会重重处罚夏家,夏家如今对殿下还有用,不可轻易丢弃。”

????夏家的私军都被当场逮住,已然是挣脱不开的事实。若是顺势发展下去,皇帝便会连夏家也一锅端了,如今他大业未成,还需要依靠夏家手里的力量,怎么能轻易地丢弃了这颗最重要的棋子?若是夏家因此折损了,不仅寒了那些跟在他身边的臣子,也让他自己损失了大半力量。夏家,不能不救。

????幕僚见宣离没有说话,继续道:“如今只有想法子将原先的军饷运送回去,讨个法子说夏俊和蒋超烧的是陈粮,是在保护军饷。只要将事情圆一圆,做的干净些,也不是不行。”

????宣离一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眸光一沉,道:“不。”

????幕僚惊讶的看着他。

????宣离冷笑一声:“若是我真的这么做了,就是正中了别人的下怀。你可以说夏俊是为了保护军饷,别人未必就不能说夏俊是想要调换出军饷中饱私囊。我看那背后之人,说不定待我刚想法子向父皇说明,他便有了其他的证据坐实夏俊调换军饷的罪名。介时父皇必然震怒万分,连我也一同怪罪下来。况且……”他想到了什么,可是没有说完。

????幕僚跟着有些担忧,问道:“殿下这样做,可是打算不管夏俊和夏家的死活了?”

????“弃军保帅。”宣离脸上划过一丝残忍:“如今我也是没有办法了。”

????……

????蒋阮放下手里的狼毫,一手清丽的簪花小篆写的秀气妩媚,坐在对面的紫衣青年终于忍不住问:“若是宣离想法子救他出来?夏家也并不能折损什么,还会对你怀恨在心。忙活一场,只是得了个这么结果而已。”他向来习惯用权术将所有人算计进去,如今还是第一次接受别人的安排摆布,甚至不知道这计划的每一环,只是依照蒋阮吩咐的去做,却仍是一头雾水,不清楚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与他们早已是死敌,谈怀恨不是多余?”蒋阮不紧不慢的将宣纸提起来,小幅度的晾着,道:“宣离为什么要救他?”

????“夏家倒了,对宣离没有任何好处,他的大业还要靠夏家的扶持,这次若是夏家伤了,无异于断了他的左膀右臂,他怎么甘心?”

????蒋阮看着齐风,忽而微微一笑:“是么,齐公子,我与你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齐风被她的动作弄得微微一怔。

????“就赌,宣离一定不会出手救夏家。”蒋阮道。

????“怎么会?”齐风惊讶。

????“失了夏家,他损失的不过是一个左膀右臂,救了夏家,他却可能就此终止他的大业。”蒋阮淡淡道:“宣离此人性情多疑,有这样一个可以救夏家的机会,他反而会迟疑,认为我们在背后挖了个坑请君入瓮,越是迟疑,越是不敢轻易做决定。”

????“可那也只是怀疑而已,他不会连试探都不敢。”齐风虽然惊异蒋阮对宣离心思的熟悉,仍然坚持道。

????“他自然是不敢的。”蒋阮突然笑了起来,转头看向齐风,眸光美丽而充满深意:“你可知那八百车军饷现在在何处?”

????------题外话------

????一下大雨就停电,昨天没码存稿,今儿早上才临时码的,时间木有推后,只要不停电俺还是会一直八点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