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四章 喜事将近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阮微微一愣,只觉得萧韶的话里似是带了莫名情绪,心中奇怪,抬眼朝他看去。这青年便直直的盯着她,一双深邃冷清的黑眸几乎要望到人的心里去。

????萧韶此人表面冷淡漠然,实则强势又霸道,譬如此刻这番话里,倒存了几分要将她据为己有的意思了。蒋阮想着想着便又心中摇头,萧韶自来内敛,不似这样情绪外露的人,只怕是有什么事情才对。顿了顿,她才道:“你这么说也对,”她转了个话题:“如今你班师回朝,想来陛下又要为给什么封赏而头疼了。”

????萧韶本来就位高权重,从来在大锦朝的官员中说是横着走也不为过。所谓功高盖主,到了他这一茬却是完全没必要。早在很多年前皇帝能赏给他的几乎都是不遗余力的赏了,除了九五之尊的位置,如今他每立一功,金银财宝不缺,官位已至一品,实在找不出什么来了。

????蒋阮忽而想到什么,微微笑起来:“我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赐些美人给你。”

????萧韶没料到蒋阮会突然提起此事,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需要。”

????“陛下一心扶持你,”蒋阮看着面前的茶盏:“你班师回朝,太后懿旨就要履行,可蒋府如今门庭败落,娶我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陛下处处为你着想,自是不愿意如此的。当初我听闻陛下有意要将姚家千金许配给你,这一次你立下如此功劳,一桩姻缘换来助力,比任何金银珠宝来的直接。”

????蒋阮这番话并非空穴来风,自从边关大胜的消息传来后,蒋阮进宫时就听懿德太后身边的杨姑姑说过,皇帝又开始频繁召见姚总督。蒋阮知道萧韶身上担负这许多秘密,就如同她一样。她不明白为何皇帝会对萧韶维护有加,但显而易见皇帝的心是偏向萧韶的。皇帝对她做这个锦英王妃很不满意,若非萧韶的缘故,怕是早就另换人选。如今萧韶时隔多年再入朝廷中事,一来便得了这莫大功勋,皇帝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自古以来,帝王总是喜爱为他人安排人生的。

????她说的坦荡,似乎没有一点不好的情绪。萧韶静静的看着她,并不说话。他容色生的好,许是在边关呆了一些时日,将他骨子里的冷冽全部激发了出来。这次回来,瞧着性子竟是更加冷了些,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凛冽的气息,然而眉眼如画,容颜秀美绝伦,突然微微的含了一丝轻笑,登时便觉得有些冷而邪。

????他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只是淡淡的飘向蒋阮的耳朵:“那么,你是怎么想的?”

????蒋阮握着暖炉的手一紧,对面年轻男人黑衣如墨,偏生又淡淡的再次逼问:“你希望我纳别人?”

????一瞬间,蒋阮整个人蓦地僵住,手里分明是捧着暖炉,突然就觉得如坠冰窖。因为同样的话,她前世也曾听过的。

????彼时她尚且刚如宫中,每日里存了自生自灭的想法。偏生那时候宫里都在传丞相有意将自家小女儿嫁给八皇子宣离为妃。她听闻消息自觉地本就暗淡的人生更加无光,竟是生了一场大病,病中宣离来看望她。他伏在她耳边轻轻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希望我纳别人?”

????蒋阮恍恍惚惚的想,那时候她是怎么答的。她惶惑而凄苦,忍着内心的伤痛道:“这是殿下的事情,我无权过问。”

????那宣离又是怎么说的,宣离看着她语气温柔,他说:“我这一生,正妃的位置就是为你而留的。其余人都入不了我眼,更入不了我心。你若是听闻了什么,那便是逢场作戏,做不得真的,我的心中只有你,你还不明白么?”

????这般真挚而深情的话语,终于将她在深宫之中最后一点软弱也打碎了,为了他的深情,她在宫里步步为营甘愿为他一颗棋子,最终却是输的骨头都不剩。如今耳边乍闻此话,时光仿佛倒流,竟又让他回到了前生宣离温柔耳语的那一日,真是,字字血泪,针针见骨。

????她的异状被萧韶看在眼里,心中便是一惊。萧韶见过蒋阮各种模样,温柔婉约做乖巧柔顺状的,明艳妩媚招招狠辣绝情的,形容狼狈咬紧牙关倔强独立的,却鲜少见过她失措的模样。而此刻她捧着暖炉坐在他对面,眼中恍恍惚惚,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目光里全是凄厉和茫然,看的就让人心中无端一紧。萧韶来不及分析蒋阮为何会突然转了情绪,便立刻站起身来拉起她,方一拉到她的手,才觉出她浑身上下竟是在微微发抖。他顿了一顿,便将蒋阮扯入怀中。

????“抱歉,是我说错,我不该这样问你。”他语气里有一丝懊恼:“我不会纳别人,这里的女主子,只有你。”

????身子触碰到萧韶冰冷的衣料,蒋阮有一瞬间的茫然。她的头靠在萧韶的胸前,萧韶的手环过她的肩,轻轻地落在她的背上,小心的安抚着,姿态竟是有几分哄小孩子的模样。

????蒋阮僵硬的伸出手回抱住他,双手搂着他的腰慢慢收紧,眸底一点一点恢复了平静。

????她以为她将那些事情全部忘了,以为能够很好的掩藏心中的恨意。然而世上的事情到底没有那么容易便放下,宣离前生与她的背叛和伤害从来就在那里,她一日也不曾忘记过。

????萧韶感觉到了蒋阮情绪的激动,他不知道自己是说错了哪一句引起了蒋阮这般的异常,却知道问题一定出在刚才自己的那番话中。想了想,他才轻声道:“我说过你什么都不必做,此事你也不用担忧。”

????“我不愿意。”蒋阮突然开口道。

????萧韶垂眸看向她,蒋阮的神情似乎还残留着方才的恍惚,然而眸光已经如从前一般平静了。她的手冰凉,环住萧韶腰间的手更加收紧了一点,微微笑了起来:“我不愿意你纳别的人。”

????少女笑靥如花,本就生的明艳动人,每一次见都似乎成长一分,如今那稚气悉数退去,眉眼间皆是风情的妩媚,一举一动都有一种刻入骨髓的惊艳。她语气坚定而平静:“既然你要我进你的王府,你的王府和你这个人,都只属于我。世上女子皆善妒,我也不例外。若多了女人过来瓜分我的东西,我便会毫不犹豫的将其诛杀,就算逢场作戏也不行。”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里已然凸显杀机。其实蒋阮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何她会说出这番话来。在她重生之后,也曾想过自己的亲事,无非就是为了借助夫家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既然只是一个复仇工具,她便也不会在意其中的真心假意。甚至于会扮演好一个贤淑的妻子,若有需要,可可以为自己的夫君主动纳妾。

????而今她却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时光和上一世重叠,她也不知此刻回答的是萧韶的问题还是上一世宣离的问题。可是她心中清楚,就在这个时候,她说的是不假思索的话,这就是她的本意。

????萧韶盯着她,沉静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有波纹一闪,然而飞快的隐没,下一刻,他飞快的俯头,在蒋阮额心吻了一下。

????他将蒋阮的头按在自己的怀中,语气竟是从没有过的温柔:“我不喜欢逢场作戏,所以,不会有别人。”

????蒋阮身子颤了颤,他说他不喜欢逢场作戏。他和宣离,究竟是不一样的人。蒋阮心中叹息一声,不自觉的将萧韶抱得更紧了些,他不是宣离,他们两个人,从来就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萧韶拥着她,长长的睫毛垂下,掩住眸中情绪,蒋阮今日这般奇怪,却不知哪里出了差错。从前他以为,有些秘密或许蒋阮不希望别人触碰,他也并不刻意去探究。如今看来,有些秘密若是不解开,他和她之间,便会永远隔着一层看不见的隔阂。

????……

????锦英王萧韶和蒋信之提前回京的消息第二日就传遍京城,倒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两道旨意。一道是赐锦英王萧韶和弘安郡主蒋阮立刻完婚,第二道却是加封蒋信之为鲁西大将军,官拜正二品,接掌了原先吴将军手下的十万兵权。

????这对一个文官出身,如今年轻尚轻的朝廷新秀来说,已经是天大的荣耀了。有了这个位子为起点,蒋信之日后的前程定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然而事实上这一次萧韶带领的锦衣卫同蒋信之通力合作也确实打了个漂亮仗,关良翰带着军队和天晋国的使臣还在路上。待使臣入京便写下降书,从此以后天晋国年年进贡,割让城池十座,从此对大锦朝俯首称臣。

????对于这个结果,皇帝还是十分满意的。那一日萧韶进御书房与皇帝说了足足半个时辰的话,也不知说了什么,萧韶走后,进书房收拾的太监瞧见地上满是摔碎的茶杯瓷片,显然皇帝气的不轻。却不知为什么,第二日就下了萧韶同蒋阮立刻完婚的消息。众人猜测萧韶和皇帝说的话同此事有关,不免又艳羡了一把蒋阮。

????亲事定在一个月后,介时关良翰也归了京,又恰逢年关,可谓双喜临门。这门天赐的良缘本就早早定下了,如今不过是完婚。不过在宫中还是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一时间处处都能听见对于此事的议论。

????御花园中,蒋昭仪和几名宫中女眷坐在小几上议论此事,蒋丹随手剥开一个蜜桔,涂着蔻丹的手在圆滚滚的蜜桔上显得十分白嫩,她微笑道:“大姐姐可真是好命。”

????王美人,现在应当是叫王昭容了,温柔道:“弘安郡主本就聪慧得体,与那锦英王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又有天后娘娘御赐姻缘在前,也算是十全十美。”

????蒋丹一笑,看了王莲儿一眼,又划过一边的穆惜柔。这一年来,皇帝也不知为什么,抬举她的同时也抬举了王莲儿和穆惜柔,许是觉得能让她们三人相互牵制。王莲儿成了王昭容,穆惜柔成了穆昭华,她自己成了蒋昭仪,三人都是正三品,品级不分上下。穆惜柔整日冷冰冰的端着个架子暂时不足为惧,这王莲儿却是狡猾得很,宫里就她们两人暗里斗得最凶。

????蒋丹笑了笑,突然对坐在下首的一名女子道:“董修仪,你与我大姐姐从前也是闺中好友,不知这次大姐姐大婚,你准备了什么贺礼呢?”

????那女子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娇美的脸,正是董盈儿无误。如今她容貌未变,神情却再没有了当初做少女时候的灵动。这一年来她也得到过皇帝的宠幸,升了个庶三品的修仪,世道实在是讽刺。当初做姑娘的时候,她是京兆尹府上的嫡女,蒋丹只是一个尚书府的庶女,轮身份,蒋丹是远远及不上她的。如今进了宫里,却倒了个个儿,她见到蒋丹还得行礼。此刻董盈儿听到蒋丹这般讽刺的话语,也只是淡淡一笑:“郡主金枝玉叶,臣妾怎么高攀的上?”

????“董修仪这话可就说错了,我记得原先那你与我大姐姐很是要好的。对了,不是还有那个赵家的小姐,说起来我倒是想起一桩事情,大哥如今升了大将军,这封赏也算高明,当初外头传大哥身首异处的消息时,谁能想到他会有这般风光的今日?所以我便说,人算不如天算,大哥这一出机遇,可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落了下乘。大哥当初出事的时候,多少想与他攀亲家的人见风使舵,立刻就与他划清界限,如今怕是肠子都悔青了罢。”

????董盈儿身子微微一僵,垂下头去,喉咙却是不自觉的发紧。蒋丹这话听着怎么都像是与她说的。当初蒋信之下落不明,自家爹娘可不就是看当初形势不对,以自己相逼让她进宫。那时候她没有出路,眼看着蒋信之也凶多吉少,一时间心死就入了宫。谁知道又会有今日,蒋信之被救出的消息传出来时她的心中真是又喜又悲。喜的是到底那人还留着一条命,悲的是她已经为他人妻,两人之间再无可能。如今蒋信之成为年轻的鲁西大将军,一时风头无两,她却是个宫中汲汲营营的宫眷,此话再从蒋丹嘴里说出来,何其讽刺。

????王莲儿见状,微微一笑道:“可不是么?蒋大将军真是年少有为,功勋卓绝,生的又是一表人才,却不知日后是便宜了哪家府上的千金,能得到他的青眼。”

????“哪里还轮的上日后?”蒋丹笑的越发开怀:“眼下不就有一点意思了么?”

????董盈儿身子一僵,王莲儿一愣,问道:“妹妹这是何意?”

????“董修仪可还记得当初与大姐姐走的极近的赵家小姐?”蒋丹笑道:“当初你们三人可是极为要好的。我听闻蒋大将军中意的心上人正是赵家小姐,如今已经求了人去赵府上打听消息。说起来也真是一桩极为般配的姻缘哪,想来我大姐姐也是十分高兴地。”

????董盈儿面色已是一片苍白,若非还记着这是御花园,几乎要摇摇欲坠的倒下去。赵瑾?竟然是赵瑾?她进宫这样久,早已看清楚了蒋丹不是个想与的好角色。本来这话她也想要当是蒋丹胡乱攀咬的,可但凡只要牵涉到蒋信之她就忍不住心乱。蒋信之的心上人竟然是赵瑾?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什么时候赵瑾又入了蒋信之的眼?

????董盈儿只觉得心里头一片冰凉,当初她青睐蒋信之的事情可是一点都没有瞒过赵瑾,赵瑾知道她的心思还与蒋信之在一起。还有蒋阮,当初待她如此绝情,却是帮助赵瑾和蒋信之,同样是朋友,为何蒋阮要如此差别对待?

????她的心里涌出一股深切的不甘和愤怒,还有被人背叛的伤心。只觉得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话一般,整个人都仿佛不似自己的了。也根本听不清蒋丹还在说些什么。

????“赵家小姐与大哥说起来倒也极为般配。”蒋丹笑着道:“大哥是将军,赵家小姐出自武将世家,怎么看都怎么合适,难怪大姐姐也要帮他们一把了。”

????蒋丹自个儿说的欢快,却没有料到身后有人过来,她刚说完这话,便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本殿原以为只有市井村野中的无知妇女才会嚼人舌根,不想这深宫之中的贵眷也会如此,实在是大开眼界。幸好今日赵家小姐和蒋将军不在,否则听到了自己声誉便被人这样无端毁去,怕不会善罢甘休,柳太傅,本殿说的对吧?”

????众人倏尔一惊,蒋丹站起身来,只见身后一年轻男子正与一秀丽少年,那稚嫩少年容绮年玉貌,语气含笑而调侃,眸光却有冷意隐现,不是宣沛又是谁。

????“十三殿下。”王莲儿几人忙起身行礼,对于皇子来说,正三品的宫妃也要低一头。更何况如今这十三皇子颇得圣宠,连太子的太傅柳敏都给了他去。他身边的年轻男子生的眉清目秀,隐隐有孤傲之色,此刻眼里也飞快闪过一丝愤怒,却是不动声色的道:“殿下说的是。”

????这便是附和了。

????蒋丹暗暗咬牙,却不知什么时候跑出个宣沛来,她自觉在众人面前因为宣沛失了脸面,一时间有些暗恼。登时便笑道:“十三殿下,这些后宫嘴舌之事,不过是女人之事,十三殿下搀和进来,可就要让人笑话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十分不喜欢这个宣沛。她对别的皇子能游刃有余,也不吝惜自己的恭维,可对待这个十三皇子,连好颜色都十分勉强。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能在宣沛身上找到蒋阮的影子,尤其是那一双古井无波的双眸,看人的时候,如出一辙的冰冷,让人觉得心悸。

????王莲儿心中暗暗骂了一声蠢货,谁都知道这皇帝如今看重宣沛,偏生蒋丹说话还这般不客气。也不想想这话要是传到了皇帝耳中,皇帝又会怎么想。皇帝自己能责骂宣沛,却是万万不会让一个昭仪来教训皇子的。

????“这怎么能算是后宫之事?”宣沛微微一笑:“蒋将军是大锦朝的功臣,昭仪身居宫中,却也能对蒋将军的私事一清二楚,想来对蒋将军也是十分关注的,昭仪一个后宫女子都能关心蒋将军,本殿作为大锦朝的皇子,父皇的儿子,自然也是该多关心关心蒋将军的。”

????蒋丹语塞,心中暗骂宣沛狡猾。这话实在是有些诛心了,她一个后宫女人关注人家年轻将军的私事,实在是有些逾越。蒋丹艰难道:“好歹是我大哥……。”

????“昭仪真是奇怪,”说话的却是一直冷眼旁观的穆惜柔,她生的美,就是太过高傲,此刻依旧冷冷道:“我听说蒋将军进宫领赏,可从没听过进宫与蒋昭仪叙旧,蒋家也没有人前来探望昭仪,真不知昭仪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些消息。太后娘娘和陛下都没发话,看来蒋昭仪比陛下的本事还大。”

????谁都没有想到平日里的冷美人穆惜柔说起话来如此厉害,几乎要将蒋丹说的哑口无言。宫里处处都是皇帝的人,今日这里的一番话,未必就不会传到皇帝的耳朵。皇帝心中怎么想无人能知,蒋丹此刻却是急了,道:“我没有这般说过,穆昭华你这般说我是何故?”

????穆惜柔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一边的宣沛却是笑了起来,站在他身边的柳敏也微微扬唇,眸中闪过一丝笑意。蒋丹无意之中得罪了宣沛,竟是将自己孤立了。没有人会去得罪皇帝看重的皇子,没有人为蒋丹说话,蒋丹此刻处境竟是十分狼狈。

????宣沛抚了抚袖子,那眉眼秀气的少年衣冠华丽精致,唇角含笑温柔,语气里却是不加掩饰的冷漠:“蒋昭仪,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你可要记住啊。”

????一刹那,蒋丹竟感到一阵寒意。

????------题外话------

????啊,好想让软妹结婚的时候小十三来当花童【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