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四章 捉鬼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回去的路上要比去的时候轻松许多,八歧先生为蒋阮解了毒后,萧韶就用飞鸽传书往京里传了消息回去。路上蒋阮也曾瞧见那雪鸽,生的玉雪可爱,颇为灵动,对她也亲近的很,原是还有个名字叫虎霸,据说是林管家给取的。果真在锦英王府这样男多女少的地方,寻个秀气些的名字是不可能的。

????待回了锦英王府,林管家早已等候多时,看蒋阮安然无恙的回来,高兴地立刻老泪纵横。直教要马上回去开宗祠告慰祖先,谢谢萧家列祖列宗保佑。

????露珠几个当初因为萧韶要赶路,带着只会延误行程所以留在王府里,这些日子以来也着实消瘦了不少。蒋阮下了马车几个丫鬟便围了上来,俱是问长问短。露珠笑道:“眼下姑娘可算是好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此番脱险,可要好好庆贺一番。”

????白芷忧心忡忡:“莫要落下什么病根才是好的,毕竟这么多年的毒性。姑娘没事奴婢也就放心了。”

????“说这些泄气的做什么?”连翘瞪了白芷一眼:“如今姑娘好好地回来了,过去的便也都过去了,今后多加小心便是。”

????天竺低下头,语气有些微微懊恼:“属下没有保护好少夫人,请少夫人责罚。”锦衣卫从来都对自己的职责看的很重,如今她是蒋阮的贴身暗卫,竟然让蒋阮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下了毒,说来说去都是她的不是。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防不胜防。”蒋阮温和道:“不过是对方太狡猾罢了,你总不能护的了十几年前我被人下毒吧。”

????天竺惊讶的看了看蒋阮,蒋阮面热内冷,平日里虽然不会刁难自己的婢子,可态度说不上有特别亲近,尤其对她这个半路跟来的婢子,更不会主动出言安慰。如今这话里却是在为她开脱,再看蒋阮眉眼里,平日里的戾气似乎消散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特别的释然与坦荡。

????也不知蒋阮这一次跟萧韶去迦南山究竟遭遇了什么,竟显出了这点不同。天竺兀自猜测着,却还是看了萧韶一眼。蒋阮明白她心中所想,看向萧韶:“你既然将天竺给了我,我总有处置她的权力吧。”

????萧韶点头,蒋阮便笑道:“好了,我说了,与你无关,不必请罪了。”

????天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萧韶,萧韶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心中有些感激,道:“属下谢过少夫人,少主宽和。”

????齐风清咳两声:“三嫂还是先进屋去,在外面仔细着了风寒,如今大病初愈,身子还稍显虚弱。”

????众人皆以为然,连翘和白芷便扶着蒋阮先进了屋。萧韶还有些事情要进宫一趟,安抚好蒋阮之后便先行离开。

????萧韶走后,蒋阮坐在屋里,房里显得有些杂乱,白芷赧然:“奴婢们这几日忧心姑娘身子,没心思打理屋里,这就去洒扫。”

????“不急于一时,”蒋阮淡淡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吩咐你们。”

????“什么事情?”露珠奇怪道。

????“我身上中的毒虽是陈年旧疾,可说到底引发还是前些日子里有人用了毒。我知道是谁做的?”蒋阮接过连翘手里捧着的热茶抿了一口。

????天竺神色一紧:“姑娘知道那是谁?”

????“我虽然不知道亲自下毒给我的人是谁,却知道背后指使的人是谁。”蒋阮微微一笑:“他既是送了这份大礼给我,我又如何能不回应他。”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皆是不明白蒋阮话里的意思。半晌露珠才道:“这人和当初十几年前给姑娘下毒的人是一人么?又是为了什么才会对姑娘下此毒手?若是大夫人的话……”露珠皱着脸道:“如今大夫人也早已死了,怎么能吩咐人给姑娘下毒呢?”

????“那人并不是夏研,”蒋阮看着杯中沉浮的茶叶:“此人多年前就是奔着我的性命来的,如今突然又故技重施,不过是因为觉得我再次对他造成了威胁罢了。那个人在宫中,这笔账连同我娘的,我自然要一起讨回来。”她冷笑一声:“萧韶已经去布置了,明日一早,我便要他们好看!”

????连翘几个对视一眼,蒋阮既然没有将话讲明,自然是因为背后之人定是不简单了,而她也有了自己的主意。几个丫鬟跟了她这么久,自然明白她的心思,不会一直追问。天竺问:“姑娘要吩咐奴婢们做些什么?”

????“我已经做了万全的打算,那人在宫中,我自然要在宫中回敬他。明日你们随我入宫,有些事情,我也很想弄清楚。”她淡淡一笑,目光中却有凛冽寒意,直看得连翘几个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

????宫中一隅,蒋丹将手中的瓷瓶狠狠地往地上掷去,“哗啦”一声脆响,晶莹的碎片迸裂的到处都是。周围的宫女俱是大气也不敢出,其中一个连忙跪下身去就要捡起碎片,蒋丹怒道:“滚出去!”

????宫女们吓了一跳,连忙退了出去。偌大的宫殿中便只剩蒋丹一个人,她的神情已然不复平日里的娇俏可爱,狞狰的有几分可怕。她强自握紧拳头,不自觉的咬紧牙关。

????即便是比较能隐忍,但在宫里这个地方呆的越久,站的越高,人的本性就越容易暴露。而人一旦忘形,既极容易被人抓住马脚。只是蒋丹即便到了现在也还是比较清醒,是以在被人发觉端倪之前,还记得将宫女们全部赶出去。她一向都是小心做人。

????蒋阮不仅安然无恙还出现在锦英王府外的马车里,此事传到她耳中时,蒋丹的手都在颤抖。前些日子里无论怎样都打听不到蒋阮的消息,锦英王府固若金汤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而蒋阮刚刚出事她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顶风作案被人抓住把柄。本来以为这么久都没有消息蒋阮定是凶多吉少,谁知蒋阮就这么大摇大摆的乘马车回了锦英王府,她连蒋阮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

????没有料到蒋阮竟然如此命大,蒋丹更多的却是觉得恐慌。此事本就是引毒而出,蒋阮既然身子已然全好,必然就能知道年少时候的毒就存在于体内,若是真心调查起来,迟早会查到她头上。蒋阮这么阴毒的性子,看夏研一家的下场就知道,是不可能轻易罢手的。一旦发现她在其中的关系,蒋阮定不会饶过。

????每每思及此,蒋丹心中便一阵心慌。她想到了那个灰衣人,心中不由得暗自埋怨,当初说好的蒋阮便是有天大的本事此番也在劫难逃,不想到底还是出了篓子。想了想,她便走到一边的桌前,从玉筒里拿起笔来作势要写信给别人。

????同样是宫中,却有人的心情与蒋丹截然不同。南苑里,萧韶方走进厅中,秀气的少年便举步前来,倒也没有客气,一把抓住他的袖子,道:“她回来了?”

????“就在府里。”萧韶不动声色的扯出自己的袖子:“十三皇子打算探望我的妻子吗?”

????一个臣子,在皇子面前自称“我”,萧韶也实在是胆子够肥的了。只是小殿下完全没有被欺负的自觉,面上登时便划过一丝明显的喜意:“好啊,什么时候走?”

????这十几日来宣沛在宫中度日如年,每日想的最多的便是蒋阮的病情,连皇帝再来与他问起功课的时候都心不在焉,答错了好些的问题。连柳敏都看出了他有心事,只是宣沛自然不会对外人说到其中的原因。这样心事累累,蒋阮卧病在床,他却消瘦了许多。后来接到萧韶令人递来的消息,只说蒋阮的毒已经解了,宣沛这才心中落下一块石头。可蒋阮和萧韶迟迟没有回来的意思,便又令宣沛恼怒万分,在心里不知骂了多少次萧韶阴险带走蒋阮,总算是把蒋阮盼回京了。

????“没有人能随意带走皇子,殿下想要拜访寒舍,自己相办法出来。”萧韶淡淡道。

????这般明目张胆的欺负人,宣沛愣了一下,随即出离的愤怒了:“你这人好没道理,你这样待我告诉她……。”

????“如何?”萧韶看向他,分明是没有特别的表情,目光却压力十足。

????宣沛语塞,一时间竟是愣住,反应过来后便觉得被对方一个眼神镇住十分丢脸,恼羞成怒之下便大嚷道:“她必然要为我做主的!”

????宣沛在宫里一直表现的超乎这个年纪一般的沉稳,有些时候说他比成年人还要像成年人也不为过。尤其是如今越发的得皇帝看重,下人们几乎没有见过宣沛再有孩子气的时候。如今被萧韶气的跳脚,倒是有了几分难得的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

????“她是我妻子,为何要帮你?”萧韶却是继续道。

????“她还是我……”宣沛正要说完,猛然顿住,抬起头警惕的瞧着萧韶,心中却似翻起了巨浪。这人心机好深沉,便是这么几句话就差一点套出他的秘密。萧韶此人看似冷淡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实则却是有十分的观察能力。他深知提到蒋阮宣沛便会情绪失常,也懂得用怎样的话能激出宣沛的情绪。才这般说出来的。宣沛方才被挑衅的药争锋相对的心慢慢平静下来,看着萧韶,突然笑了笑道:“萧王爷,你这么做,实在算是恃强凌弱了吧。”

????他的话里含着十足的讽刺,萧韶却是眼都没眨一下,淡道:“十三殿下并非弱小。”

????宣沛咽了口口水,谁说锦英王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冷面圣人,这人一旦坏起来实在是蔫儿坏了。处处都能戳到人的痛楚上,沉了沉气,宣沛才道:“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可我没有必要告诉你。你与她虽然是夫妻,可是……”宣沛恶意的笑了一下:“想来也应当并非真正的夫妻才是。”

????“十三殿下管得过宽,”萧韶提醒道:“那一日总会来的。”

????宣沛冷不防的又被他这句话呛住,有些奇怪的看了萧韶一眼,好似在看自己面前这个人究竟和别人嘴里的是不是一个人。半晌才摇头道:“不管如何,她与你如今总不是无话不谈的。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是个秘密,这个秘密关系到我与她。你若是真的为她好,就想法子让我出宫一趟,我要见她一面,有些事情我要与她当面说清楚。在那以后,若是她真心信任你,自然会告诉你。可我没有告诉你的义务。”

????萧韶沉默的看着他,点头道:“好。”

????见他如此爽快的答应,宣沛心中松了口气,郑重的看向他道:“之前你救了她一命,无论如何我都该替她谢谢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与你的目的是一样的,你我都不会伤害她。”这是宣沛第一次向萧韶发自真心的服软,或者是因为萧韶想法子解了蒋阮身上的毒,宣沛打心底的感激。

????萧韶看了他一眼:“我救自己的妻子,和你有什么关系,不必道谢。”

????宣沛:“……”

????……

????蒋阮回锦英王府不过半刻中,接到消息的蒋信之便从军营赶了回来,自又是拉着蒋阮絮叨了一堆生病需要注意的事情。若非知道自家这个大哥是习武出身,蒋阮都要怀疑蒋信之是不是要改行做大夫了。她中毒的事情没有告诉将军府,一直瞒着将军府这个消息,若是赵光知道了十几年前就有人对她们母子下手,怕是立刻就要去尚书府掀个底朝天。只是现在却还不是时机。

????蒋信之提起此事时心有余悸之余还是愤怒居多,只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韶也不告诉我是谁要对你下毒,你也不打算告诉我吗?”

????白芷送上点梅花蜜糖水,蒋阮将一杯推到蒋信之眼前,安慰道:“我知道那人是谁,如今不过是不想打草惊蛇罢了。大哥且宽心,明日一早我便要解决此事,此事对我来说并不难。有萧韶帮衬,到底不会怎样。大哥也清楚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断没有白白被人算计了的道理。”

????“阿阮,我是你哥哥。”蒋信之气闷:“你宁愿告诉萧韶也不告诉我,你这是觉得哥哥没用,所以不想要将此事告诉哥哥,让哥哥来处理?”蒋信之心里觉得有几分委屈,这妹子嫁了人果真就不是自己的妹子了。当初蒋阮待他多贴心,他道:“小时候你被别人欺负了,都是哥哥帮你出头的,如今怎么就不记得了……。”

????蒋阮无奈扶额:“大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和我觉得你没用有什么关系。此事我自会告诉你,只是不是现在,你连一晚都等不了了么?再说了,不让你插手是因为如今你处的位置不对,你是将军,插手这些事情总会招人口舌的。萧韶不一样,他手底下的锦衣卫和士兵不同,本就做的是暗地里的事情,用的也顺手。他是我的夫君,他的人就是我的人,大哥你不喜欢他,是对我不满么?”

????蒋信之语塞,道:“我怎么会对你不满。我如今博得这个功名本就是要你不受人欺负,若是夺了这个功名还要畏惧被人说道,连为你出头也要左思右想,爬的再高又有什么意义?”瞧见蒋阮微愣的模样,蒋信之心一软,到底是怕她心中多想惹了大病初愈的身子,忙道:“好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管就是了。等到了明日你一定要将那人给我找出来,敢对你下手,我非得亲手废了他!”

????蒋阮笑了笑,蒋信之看着她,突然叹了口气,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此次你去了萧韶师门一趟,人倒是显得开朗了许多。想来也都是萧韶的功劳了。”

????蒋阮怔住:“大哥怎么这样说?”

????“你是我的妹妹,我自是了解你的。”蒋信之摇了摇头:“从前总觉得你心里有事,即便是嫁了人也一样。不过这次回来,却觉得性子变了许多。我原先并不喜欢萧韶,觉得他性子太过冷淡,并不能好好照顾你。”蒋信之顿了顿:“可如今看来,他待你却也不错。我就说了,阿阮你这么好,世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萧韶的眼光倒也不赖,你如今待他……也并非你之前所说的盟友的关系了吧。”

????她竟表现的如此明显么?蒋阮心中一顿,随即笑了起来:“大哥不喜欢我这样吗?”

????“不,我很高兴。”蒋信之微微一笑:“世上若有人让你开心,不管是谁,我都替你感到高兴。”蒋信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只要待你好,这便够了。”

????兄妹两又说了些话,蒋信之不敢与蒋阮说太久怕影响她休息,不多时便起身离开,临走时又细细的嘱咐了连翘几个,说明日再来王府看她。蒋信之走后,蒋阮又休息了一会儿,天色渐渐晚了下来,喝过药,蒋阮在屋里看了会儿账本,去迦南山府里的账本都没时间看,眼下倒是也没别的事情做,蒋阮就翻了翻。

????白芷走来,劝道:“天色晚了,姑娘还是早些去床上歇着,这账本晚些时候看也不迟。”

????“对呀,”露珠促狭的眨了眨眼:“姑爷还在寝屋里等着,姑娘一直在书房里,仔细着了凉,姑爷又要找奴婢几个的麻烦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次蒋阮回来与萧韶之间似是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两人感情变好,下人们都是乐见其成的。露珠更是变着法儿的想要将两人凑作堆。

????连翘弹了露珠额头一下:“小蹄子,姑娘的话也是你能随意打趣的,看来是姑娘待你太好,越发的无法无天了。”她笑嘻嘻的看着蒋阮:“不过说的倒也中肯,姑娘的身子如今经不起折腾,还是早些安歇着的好,免得姑爷心疼。”

????蒋阮瞧着自己的一干丫鬟们打闹,突然想起中毒昏迷的时候梦中场景,这几个丫鬟在前生最后都没能遇到,忽而长长叹息一声:“你们跟了我几年了?”

????连翘几个一愣,谁都没有料到蒋阮为何会突然说起这话来。连翘和白芷对视一眼,道:“奴婢和白芷是自小跟在姑娘身边的,如今也大约十六年了。”

????露珠眨了眨眼:“奴婢是从庄子上跟随在姑娘身边的,大约有六年。”

????“属下跟了少夫人两年。”天竺轻声道。

????“竟也有这么些年了。”蒋阮低声道。

????“姑娘……”白芷担心道。

????蒋阮摆了摆手,笑道:“只是有些感概罢了,你们跟了我这么多年,却似乎过得并不如何,表面瞧着光亮,实则处处危机,说起来,是我这个主子的不是。”

????她这话说的莫名其妙,露珠连忙道:“姑娘千万莫要这么说,奴婢们能跟着姑娘这样体恤的人是奴婢们的福气,姑娘待奴婢们很好,奴婢们从来没觉得亏心过。”

????连翘几个也忙跟着道,蒋阮笑了笑:“无事,我先歇了,你们也早些睡了吧,明日一早还要进宫。”说着就站起身来,天竺忙给她披上外衣,蒋阮便出了书房门,进了寝屋。

????天色已沉,锦英王府里陷入一片沉寂,夜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似乎安宁的紧。过了半夜里,开始纷纷扬扬的下起小雪来,地上潮湿而冰冷,稍稍不经意踩上去便话打滑。

????这样的暗夜里,一个不起眼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院中,似是半夜起来上茅房一般,只是经过最外头的外墙时候仿佛不经意的蹲下身,在墙根处的某个地方往里头一拂。

????就在这一瞬,突然眼前一亮,面前漆黑的夜里陡然间出现数个火把,明晃晃的照着那人,那人一惊,连忙蹲下身去以手遮面,低着头不肯让人瞧见自己的面容。

????一个声音在夜里响的极为清晰:“少夫人,抓住了!果真有贼人!”

????另一个人道:“喂,抬起脸来,这人到底是谁?”

????那人身子一颤,头埋得更低了些。原是一场瓮中捉鳖,众位侍卫身后,蒋阮慢慢的从后面走了出来,她手里攥着一个火把,火光将她的容颜映照得冷酷而美丽,然而目光中透着淡淡悲悯,和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题外话------

????内鬼是谁呀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