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bet 365-体育投注_bet365线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台湾登录器零二章 众叛亲离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尚书,”孙旭板着一张脸道:“公堂不是你随意胡来的地方,还是先听证人的说辞。”

????蒋权还未来得及说话,蝴蝶就先向孙旭磕了个头,道:“回大人,奴婢这就是来交代当初夫人犯下的罪责。”她低着头,声音却清楚明晰,刚好可以传到外头看热闹的百姓耳中:“当初先夫人在世,我家夫人那时还只是一房姨娘,老爷虽然疼爱姨娘和小姐,可夫人却做着主母的位置。姨娘一向心高气傲,又是出自高官贵族家,自然不甘心屈居人下,虽然在尚书府吃的用的并不差,有时候甚至地位都要比先夫人高些,可姨娘还是不满意。”

????蝴蝶这话虽然看着只是在陈述事实,传到别人耳朵里却是感觉大大不一样。谁不知道夏诚的爵位当初是怎么来的,若非兄弟造早死,无论如何都是轮不到他这个庶子的。便是爵位也都是在夏研进了尚书府后,在那之前,她不过是一个小官庶子的女儿,哪里称得上官家贵族,也偏好有脸自己这样说。要真的是达官贵族家的女子,蒋权怎么会娶赵眉而不是夏研?一个庶子的女儿尚且如此爱慕虚荣,而听蝴蝶所言,夏研在尚书府的地位甚至比赵眉还要高,这不是宠妾灭妻又是什么?

????原先虽然众人也听过蒋权专宠夏研的传言,可到底是以为那是赵眉死后的事情,原是赵眉嫁入尚书府没多久,蒋权就做的如此过分。可不就是看上了人家屋里的权势,一旦发现并不能给自己的仕途带来任何好处,便露出了真正面目来。

????蝴蝶还在继续道:“后来,后来姨娘想着,老爷身为朝廷命官,无缘无故的找不出由头休妻,就得一辈子屈居人下,不甘之下便想要毒死先夫人。当日里便是姨娘重金买了异域的毒药混在了先夫人每日的饭菜里。先夫人便是这么一点一滴的中了毒,后来毒素越积越多,便一命呜呼了。而这一切,老爷也是知晓的,有一次姨娘的毒药被老爷发现了,老爷还对姨娘说要小心些,莫要留下什么把柄。”蝴蝶说罢又冲孙旭磕了两个头:“大人,民女所言句句属实,绝不敢有半句欺瞒。”

????“一派胡言!一派胡言!”蒋权指着蝴蝶怒骂道:“谁给你这个胆子在这里胡言乱语扰乱人心,蝴蝶,别忘了你到底是谁!你是我蒋府的下人!”

????蝴蝶摇头:“老爷大约是忘记了,蝴蝶的卖身契已经不在了,蝴蝶也不是尚书府的人了。”她说这话时,虽竭力压抑着什么,眼中到底还是流露出一丝仇恨来。

????蒋权语塞,孙旭又是重重一拍惊堂木:“肃静!”

????蝴蝶跪在地上,语出惊人道:“回大人的话,民女还有证据要说!”

????蒋权一怔,孙旭沉声道:“证据何在?”

????蝴蝶看了一眼蒋阮,后者安然的坐在一边的座位上,唇畔边的笑容似乎从开始到现在便没有被动摇过一分,蝴蝶心中安然,语气坦荡道:“便是在夫人居住的屋里,当初那药因着实在是珍贵,夫人又不知何时先夫人才能病入膏肓,想着这药日后大约还能有用处,便命民女留着。民女当日就将那药包埋在夫人院子里的树下了。可那药方大约还留着,后来老爷说有用,便自己收到了书房的匣子里。可巧的是后来不知怎么的,老爷大约是忘了那匣子。有一次夫人让奴婢收拾书房,奴婢就将那匣子收到最里头的的木箱中去了。那木箱很多年也不会有人碰,因为放的都是陈年的东西。”

????赵光冲孙旭拱了拱手,话语里已然是不容置疑的语气:“孙大人,既然这证据都摆出来了,是不是要叫人去搜一搜才是?”

????“自然。”孙旭神色严肃道:“本官方才就已令官兵前去尚书府搜查。”

????蒋权冷笑一声:“可笑之极,你以为胡言乱语几句,就能定的了我的罪?蝴蝶,我看你是不怕死!”他自是觉得胸有成竹,官兵铁定在屋里搜不出什么的。且不说当初夏研下毒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直接插手过,就是夏研自己也不会蠢到留下证据来。夏研做事细心周全,任何一点把柄都会收拾的干干净净。他虽然不知道蝴蝶是接受了蒋阮什么好处才会这样来做一个假的证据,可是蒋权也自认尚书府不是任何人都能进来的。尤其是重中之重的书房,他每日也都要检查好几次,什么木箱,什么匣子,他根本就未曾听过。

????蝴蝶大约是只顾着说谎,可着实的证据却是拿不出来。拿不出来便无法定罪,蝴蝶又要怎样?他这样想着,就去看蒋阮的神色。但见蒋阮端正的坐着,似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来对着他微微一笑。蒋阮的笑容里甚至比蒋权还要坦然,似乎还藏着些微妙的讥诮。那目光登时便令蒋权的心清醒过来,不由得有些后怕。自己的这个女儿有多邪门蒋权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夏家还是她,都没能在她的手上讨过好处。蒋府便是个铜墙铁壁,也保不住她又想出什么诡异的法子来害人。

????正在这时,负责搜寻的官兵已然回来,为首的官兵禀告一声便大踏步的进了公堂,俯身低声与孙旭说了几句,孙旭一边听一边看了一眼蒋权,蒋权心中“咯噔”一下。还未等他思索出头绪,孙旭便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蒋权!你身为朝廷命官,却治家不严,放任小妾害人,甚至同流合污,谋害发妻,该当何罪?官兵已从你屋中木箱中匣子里搜出证据,你还有什么话说?:”说罢,那身边的官差便呈上一个铁质的匣子,众人看得清清楚楚,由孙旭手里亲自打开的匣子中飘荡出一张浅浅的纸张,众目睽睽之下自然做不得假。

????赵元平起身走到孙旭身边,请接过到手中观看,待一目十行的看完,赵元平将那纸张子还给孙旭,再看向蒋权时,笑容便是十足的冷漠:“蒋尚书果然好筹谋好心机,若非亲眼所见,本公子也不知道世上竟然会有如此狼心狗肺之人。”

????赵元平向来习惯不动声色的刻薄挖苦人,蒋权一听此话便是气的面色铁青,可紧接着的却是不可置信。便是他今日出堂来受案,可临走之前还好好的检查了一番书房,都未曾瞧见什么木箱什么匣子,怎么会突然就冒了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喊冤道:“这绝不是我所为,孙旭,你身为司案司,做事定要讲究查个水落石出,便是凭着一张小小的药方,你如何敢拿我归案?这分明是有人故意陷害于我?你难道会不清楚?”

????“本官向来只看证据。”孙旭不紧不慢道。蒋权话里的威胁他不是没有接收到,可这案子是什么案子,那是萧韶的妻子,如今的锦英王妃,昔日的弘安郡主亲自告状。她背后的锦英王府是个什么势力大锦朝的官场无人不知,萧韶亲自打过招呼,他怎么敢怠慢。且这桩案子的被害的女子还是将军府的掌上明珠,要是不给个交代,以赵光一家护短的性子,怕是要将这司案司拆了,更何况宫里那位还打过招呼。

????虽然司案司专管寻常人不敢管的案子,即便是牵涉到许多京中官僚也不怕,那是因为孙旭本身是靠着皇帝走仕途,不需要仰仗任何人脸色。可若是皇帝亲信的人,水至清则无鱼,孙旭深知这个道理。这么多年坐着这样得罪人的公务却在朝中屹立不倒,孙旭本身也是极为会做人。如今宣沛在宫中地位节节攀升,皇帝对他青眼有加,五皇子和八皇子只见明争暗斗,可这皇位到底会落到谁的头上如今又有谁说得清。说不定大锦朝未来的储君就是如今这位初露头角的十三殿下。宣沛特意让人过来打招呼,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孙旭也感到不小的压力。正因为同僚这么多年,孙旭才看得清楚,这一次蒋权想要善了怕是很难了,因为他得罪的每一个人,都有置他于死地的能力。

????赵元风闲闲道:“蒋尚书,那尚书府是你的府邸,自然只有你的人能进去。你都不知道那匣子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总不能问我们这些外人寻求什么答案吧。要知道你那尚书府啊,自开府以来,除了我家小妹,赵家人可是从来没有踏足过。”

????赵元风说的话不无讽刺,当初赵眉与赵家断了往来,后来赵眉死后,蒋家却也禁止了和将军府的一切往来。甚至暗地里将将军府当做劲敌,赵蒋两家从来不对付,这赵家人进蒋府嘛,也就无从说起了。

????蒋权碰了个钉子,却无心与赵元风争嘴上的功夫。如今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再看孙旭的态度,要想脱罪,怕是很难了。到了此时,一向底气十足的蒋权心中已然有些着了慌。他拼命想着书房里怎么会出现匣子,目光毫无焦距的在人群中扫了一圈,猛地定住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混在人群中,正是一个还算年轻秀丽的女子,蒋阮一愣,脑中猛地闪过几个念头,立刻吼了出来:“夏月!你这个贱妇,你竟然害我!”

????人群中那个女子的身影更是尚书府如今的主母夏月,原本与蒋权对视她低着头躲避蒋权的目光,此刻听闻蒋权这般大声的叫出来不由得有些恼怒,一时间涨红了脸不曾说话。

????蒋权却是似乎在一瞬间想明白了过来,也不顾及这是什么场合,大声的怒骂起来:“就是她!就是这个贱妇串通外人害我。我的书房平日里只有她能进去!只有她才能神不住鬼不觉在最短的时日里将东西塞进去。夏月,我待你不薄,你竟如此狠毒,谋杀亲夫!你这个毒妇!”

????夏月在人群中,众人将目光投向她,她忍了忍,突然流出两行热泪来:“老爷,月娘自从嫁与你为妻,哪里做的不好了,你竟要如此待我,甚至将这样泼天的罪名与月娘身上泼?月娘怎么会陷害老爷,老爷要是有什么不好,月娘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子又能有什么活路?月娘知道老爷与研姐姐情深似海,月娘自过门后便不得老爷喜爱,可老爷,月娘也是您的妻子啊,您怎么能这样待月娘呢?”她本就生的有些瘦弱而胆怯,这样一番话下来倒是显出了十足心酸之态,她跪下身去,朝着公堂的大门磕了几个头:“罢了,老爷,既你我夫妻一场,若是月娘能够救老爷,月娘便心甘情愿的救老爷一命!那匣子和木箱便是月娘放的没错!”

????她说这话时眼泪珊珊,几乎要哭的晕厥了过去。人们自来就是同情弱者的,若是拿弱者又是个生的不错的女人,同情心便加了倍。夏月越是这般说,众人就越是怀疑蒋权竟是连自己新娶的妻子也一并陷害了,实在是个自私自利的男人。夏月的话句句在理,的确,如今夏家已经没了,她何必去陷害蒋权,蒋府倒了,她便成了一个寡妇,生活下去又有多不易。至于夏月说的蒋权心心念念还记着夏研的事情,众人便在心中讥笑了,怕这世上也只有蒋权这样的男人,才会对一个不忠不洁给自己戴了绿帽的女人念念不忘,果然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蒋阮微笑着看着人群中夏月的表演,只觉得有趣。夏家女人似乎天生便有着做戏子的天赋,尤其是在博人眼泪同情的这件事上。蒋权当年最吃的就是夏研的这一套,如今夏研换成了夏月,不知道如今蒋权可还吃得消。女人的谎言和眼泪,只有真正经历了才晓得厉害。如今蒋权怕是将夏家人也恨透了。

????夏月是个聪明人,夏家既然倒了,她一个为了维系夏蒋两家关系的棋子也没有了作用,夏月自己也清楚,以蒋权的野心,终有一日会将她这个没用的绊脚石踢到一边。再说她如今在蒋家做主母,蒋家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她心知肚明,一个空有外壳的府邸早晚会倾塌。蒋权对她不冷不热,夏月又是正值妙龄,如何甘心。夏家的女人从来都是野心勃勃,夏月即便是个远方的表妹也不会甘心就这么埋没一辈子。蒋阮与她做了个交易,夏月为了自己的前途,毫不犹豫的出卖了蒋权。

????蒋权已然气的要疯了,周围的人看着他的目光里都充满了怀疑,他想要找个能帮忙说出话的人,可最后却发现能为他说上话的人都不在了。他的妻子,他的儿女,他的同僚,甚至他的盟友,现在一个都没有在身边。他突然发现,自己成了被放弃的一个,他成了一枚毫无用处的弃子。

????“这就是你想要的?”蒋权沉沉的盯着蒋阮,忽然惨笑一声:“你让所有人都背叛了我,我养的好女儿,哈哈哈,我竟然不知道自己养了这样一个好女儿!”

????“多行不义必自毙。”蒋阮淡淡答道:“蒋尚书,举头三尺有神明。当日你对我娘做出这一切的时候,就应当想到这个结局。”是的,她就是要蒋权尝到众叛亲离的下场。前生这个父亲运筹帷幄,将所有不被他重视的人都变成他手中的棋子,蒋府的垫脚石,一步一步的为蒋素素的皇后之位铺路。每一步蒋家人的荣光,都是踩在他们母子三人的鲜血上铸就。如今蒋权也该尝试一下这种滋味。这种挣扎无门,孤独绝望,而猛然间发现被所有人背叛,发现自己一无是处的可笑。喜欢下棋?可以!今生就让执棋的人换位,这局棋由她来写,而他,只是棋局上最后一步杀局中无用的棋子,一步废子而已!

????蒋权猝然闭嘴,他直直的看向蒋阮,蒋阮毫不掩饰的恨意和疯狂目光就这么落在他眼底,他突然感到一阵惧怕。他不知道蒋阮的恨意从何而来,一个人怎么会露出这么可怕的神情,好似一只吃人的野兽。

????“蒋权,你可认罪?”孙旭看如今闹腾的也差不多了,一拍惊堂木喝道。

????蒋权有些木讷的回过头来,他看着堂上的孙旭,忽然慢慢的笑了起来,他站在中间,有些不屑道:“孙旭,你装什么清高姿态?大家同朝为官,既是为官,便没有什么清白的。今日你这般待我,我自认权势不如人,无话可说,这罪,我便也认了!可你记着,我不过是屈从于权势,今日但凡我的权势能再与之抗衡一些,无论如何我都要争上一争!”

????蒋阮听闻他的话,眼角便慢慢地向下弯了弯,微微笑了起来。不愧是蒋权,为官多年,一眼便看出了重要所在。今日之事,其实人证不是最重要的,物证也不是最重要的,端看这案子怎么审了。孙旭的流露出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蒋权大约是以为孙旭会看在同僚的份上不敢做的太过,可孙旭如此态度便只能说明一件事情,有人在为蒋阮撑腰,无论那人是谁,能让孙旭都为之折腰的,必然来头不小。蒋权在认罪的时候甚至还留了一手,他故作这般大方认罪,可最后几句却是令人遐想,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其他的事情。便是认罪还要顺势往蒋阮和孙旭身上泼一盆脏水,也实在是心机险恶了。

????只是蒋权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蒋阮微微一笑,蒋权向来不会在无用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既然已经认了罪,这样无关痛痒的泼脏水又能起什么作用?这般作为倒像是什么都办法的无能之人最后胡乱攀咬,看在蒋阮眼里,只觉得可笑。她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蒋权身边,众人都默默地看着这一对父女,蒋权情绪激动,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而扭曲,本就瘦的凸出颧骨竟然有些发黑,再无当年潇洒的年轻官人之貌。而蒋阮却正当妙龄,生的雪肤花貌,神色却平静的很,甚至还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

????这两人一丑一美,一狂躁一平静,一怒一笑,瞧着实在是没有一丝父女之态。蒋阮走到蒋权面前,蒋权紧紧的怒视着她,他的目光里有愤怒和怨恨,甚至有一丝恐惧,却实在是找不出一丝温暖。蒋阮已经习以为常,她在蒋权面前停下脚步,忽然叹息一声,轻轻道:“原来从来都有雄心大志清流入骨的蒋尚书,也会有屈从于权势的一刻啊。”

????她说的叹息十足,却像是一记猛捶猛地击打在蒋权的心上。眼前模模糊糊出现的,竟是当初他春风得意成为朝廷新贵的时候,纵然野心比天大,际遇却比纸薄。他一向要做出清流不与世俗合污的模样,如今却是要主动承认拜倒在权势的脚步之下。这对他来说是致命的打击,也是无法忍耐的耻辱。而这耻辱还是来自于他这个从心底碾入泥土的女儿。

????蒋阮约是光鲜,蒋权就越是觉得自己如今地位的卑微。他从心底是个懦弱又虚伪的人,从来都看重别人看他的目光,所以才用了那么多年将自己打造成一个清正廉明的模样。此刻这层外皮一撕开,蒋权再也忍不住,竟是觉得胸中一口气提不上来,直直的昏了过去。

????两个官差连忙将蒋权带了下去,孙旭一拍惊堂木,喝道:“罪臣蒋权当堂认罪,同妾室夏氏合谋害其发妻,残害子女,十恶不赦,罪证昭昭,千人眼观,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恶性诸种,按律打入天牢,隔日宣案断!”

????外头看热闹的人群顿时沸腾了起来,赵光紧紧捏着拳头,今日他已经克制的很好了,可即便是听到蒋权认罪,也知道他铁定跑不了罪责,赵光还是止不住的失控。赵元甲安慰着他,赵元平和赵元风却是对视一眼,目光皆是有些沉重。

????蒋阮漠然的站在原地看着蒋权被拖走,慢慢的垂下眸子,这便结束了?当然不。

????------题外话------

????今晚又考试,蛮担忧的一门,求个人品~(>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