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bet 365-体育投注_bet365线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台湾登录器零六章 萧韶的身世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八皇子府上,宣离将信纸扔进一边的火苗中,瞬间火苗便舔着纸上的字迹化为一堆灰烬。身后的幕僚终于忍不住问道:“殿下为何驳了蒋昭仪的意思?”

????蒋丹提起的想要与宣离联合扳倒锦英王府,听着未尝不令人动心,蒋丹既然这样说,必然有了主意。以宣离谨慎的性子,也理应听一听的,可宣离却是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蒋丹,实在是有些奇怪了。

????“她如今是急了,才会如此沉不住气。想来是有什么把柄在蒋阮身上,想要借我的手对付蒋阮,顺带提一提锦英王府。她能有什么好法子,况且也实在不值得我出手。”宣离看着跳动的火苗:“再者,这个女人心计颇深,如今已经同老五混在一起了。”

????幕僚跟着宣离的目光看向火苗,大抵知道那是宫中传来的密保,蒋丹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与宣华扯上关系,的确看得出是急的狠了。幕僚沉吟一下:“那殿下的意思是……。?”

????“蠢货罢了。”宣华漫不经心道:“这两个人若是能联合起来扳倒锦英王府自然好,萧韶的存在始终是一块绊脚石,总有一日我也要将这块石子清理掉,有人替我代劳,何乐不为?”他似是觉得有些好笑:“如果他们技不如人,以萧韶和蒋阮的性子,你以为,他们能讨得了什么好处?”宣离道:“老五在朝中看着碍眼许久了,如今又多了个宣沛,老五要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与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他看着自己袖子上的金色扣子,道:“横竖我没什么损失,又何必淌这趟浑水?”

????“殿下英明。”幕僚叹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总归殿下是捡了好处去的。”他想了想,突然道:“只是蒋昭仪本是殿下的人,突然与五皇子联手,便不能为我们所用,成了一枚弃子,日后在宫中的消息……。”

????“她本就无用了。”宣离打断他的话:“元川已经到了宫中,蒋丹又有什么用。倒不如利用最后一把,帮我做成一件事情,也不算白来一遭。”

????幕僚点头:“既如此,那便安心等好消息就是。殿下不愧是最好的执棋人,这局棋到最后,还是得殿下来收尾。”

????……

????蒋阮伸了个懒腰,下意识的抱紧了手中温暖的源头,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却发现自己一双手还搂着萧韶的腰,萧韶安静的睡颜就在眼前。

????日光隐隐约约的透过帘子照进来一两分,也将她混沌的头脑照的清楚了一些,忽而就想起了昨日里发生的事情。不过是将前世的过往和盘托出,最后竟也不知怎的吻了萧韶,情动来的突然,萧韶就趁着她迷迷糊糊地时候将她抱出了书房。大约是情潮也能冲淡一些痛苦,就在那些激烈的汗水相搏的亲密瞬间将痛苦的情感全部释放出来。

????然后呢?蒋阮微微愕然,感受了一下全身上下仿佛被狠狠碾压过一般的酸痛。不得不说萧韶此人果真很是聪明,别人学好几遍的东西只要一次便能炉火纯青。便是在这些事情上也是一样的,哪里来的这样好的极巧,几乎要让她晕眩在那陌生的极乐感中。且这人平日里性子稳重沉冷,却不知为何在榻上却十分恶劣,每每故意欺负的人说不出话来,就这么冷淡的瞧着人挣扎服软方才罢休。

????她一手撑着下巴,仔细的打量着侧卧着的青年。萧韶的睫毛长而笔直,在眼睑下垂下一片侧影。鼻梁高挺秀美,唇薄而红润。睡着的萧韶瞧着十分安静,难以想象这样沉静冷淡的人在夜里流过的汗水和动作的疯狂。脑中只要有那些回忆,便觉得有些赧然。

????正在思索的时候,手却被人猛地一拉,竟是顺势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萧韶眼睛未睁,声音却清醒的很,带着饕鬄后的淡淡满足,道:“还早。”

????“不早了。”蒋阮随口答道,随即反应过来,道:“你醒着?”

????萧韶唇角弯了弯,就睁眼看着她,道:“嗯。”

????这人似乎只要一没在那些属下面前就显得蔫儿坏,偶尔还十分幼稚,大约觉得捉弄人的游戏很好玩。这样的举动看在蒋阮眼里,倒和宣沛十分相似。只是宣沛做这些就是可爱,换了萧韶这样平日里总是冷着一张脸的人来看,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你……”蒋阮推了推他,萧韶却不放手,他力气本就极大,只要稍用巧力,蒋阮也奈何不得。此刻便也只好趴在他怀中,倒是想起一桩事情,问道:“昨日里我与你说了那些话,你的话最后没能听到,你打算什么时候说一说?”

????想起这件事情蒋阮就十分不自在,昨日她情绪翻腾的狠了,大约萧韶抱她回房的时候也是被王府的下人看在眼中的。那些人会怎么想,王妃一回府就迫不及待的在书房里跟主子白日宣淫,是否也显得太饥渴了些?至于林管家怕就是更疑惑了,好好地说个秘密怎的最后就说到榻上去了?

????如今里子面子算是全都没了,蒋阮只觉得在下人面前怕是更难立威了,心中不由得叹息。萧韶却是神色微微一顿,道:“昨日你太急切,我以为你想做更要紧的事情。”

????“更要紧的事?”蒋阮瞪着他:“什么叫更要紧的事?”分明就是这个人心怀鬼胎,本只是想要轻轻抚慰一下,这厮却是趁人之危了。

????萧韶忍不住又笑了,蒋阮瞪了他一会儿,也跟着笑了,她推了推萧韶:“行了,先起来吧。今日我也没什么事情,你想要说什么,我也能听得的。”她打趣道:“就算你说你与我一样也是死过一次的人,我也不会嫌弃的。”

????“你想听,我就告诉你。”萧韶摸了摸她的头发:“先起来吧。”

????用过早饭,蒋阮就和萧韶走到了院子里,那院子里的凉亭处正毗邻着池塘,满池子的水青碧见底,其中红鱼游来游去,点缀着单调的冬日分外灵动。蒋阮心心念念着萧韶的话,此刻见他面色已然不似早晨那般轻松,甚至称得上有些黯然,便也意识到此事大约有什么不同,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边。

????“阿阮,”萧韶开口道:“你拜过我爹娘的牌位。”

????“是,”蒋阮点头道:“成亲那一日。”她嫁入锦英王府那一日,是亲自在老锦英王夫妇的牌位面前拜过公婆的。此刻听闻萧韶说起,倒是想起来。

????“其实,你并未拜过他们。”萧韶垂下眸,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慢慢道:“没有什么可让你拜的。”

????蒋阮一怔,探究的看向他。这话中的意思实在是令人有些深思了,是说供在宗祠中的牌位其实并非是锦英王夫妇?还是有别的什么意思。

????“你可记得曾有一日你来府上,见我在此处拜祭别人。”萧韶负手而立,挺拔的身子在此刻竟是显出了几分萧索来:“那才是你该祭拜的人。”

????蒋阮一惊,倒是想起确实曾有一日,便是萧韶醉酒吻了她的那一日,正是她撞见萧韶在拜祭什么人。当日里她还正是奇怪,因为那本不是锦英王夫妇的祭日。可她又想不出别的原因。当时的怀疑终于在此刻得到证实。她正思索着萧韶的这句话,便只听到萧韶的声音从身畔传来:“我不是锦英王的儿子。”

????蒋阮抬起头,萧韶漆黑的眸子里说不出是什么情绪,他道:“我的父亲,是洪熙太子。”

????蒋阮一愣,随即心中掀起了一股滔天的风浪来。洪熙太子,懿德太后的长子,如今皇帝的兄长,本应当是现在的大锦朝国君,却在开国前夕平定藩王之乱时死在万马践踏之下的太子,竟是萧韶的父亲?

????萧韶看了一眼蒋阮,又别开脸去,在凉亭的边上站住,慢慢的讲述起来。

????懿德太后育有两子一女,长女元容公主聪慧温柔,大方得体。次子洪熙太子也是年少名满京都,当今皇帝是最小的一个,被两位姐姐哥哥宠的厉害了些,到底也是个聪明的。这三人关系从来就好,先皇在世的时候,对懿德太后强势的作风颇为忌惮,便是连懿德太后的母家也一并打压,懿德太后虽然行事雷厉风行又在朝廷之上颇有手段,最大的打击却是来自自己的丈夫。先皇怕懿德太后专权,一直在专宠贵妃,甚至于有意提拔其他的皇子借以平衡势力。这的确阻挡了外戚专权的可能,可先皇驾崩后,原先平衡的局势被打乱,大锦朝迎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八王夺嫡。

????洪熙太子是名义上的太子,这位子却是坐的不甚安稳,且不说那八个野心勃勃的兄弟,便是底下的朝臣中也鲜少有支持他的。先皇留下了一个烂摊子给懿德太后,却要洪熙太子来评定这个混乱的江山。

????八个兄弟各自占山为王,且要逼宫。懿德太后这边毫无办法,除了寻求外援。那个时候,有一个出现了,南疆国的公主,琦曼。洪熙太子不仅是真正的德才兼备,心怀天下,更是生的俊美无俦,风度翩翩。南疆那时候还未被灭国,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这位公主曾在远来大锦的时候见过洪熙太子一面,心中暗自属意,可惜洪熙太子婉言谢绝。

????洪熙太子的太子妃正是当初大锦朝第一医女向小园,向小园生的虽比不上琦曼美艳无双,却有一手好医术,脑子里更是有许多新奇古怪的玩意儿。她并非出身官家,而是由山野之中出来,有一次帮一位濒死的一品大臣捡回一条命来,据说是做了什么“手术”,进宫得了医女的官位。洪熙太子与她最后能结为连理,也是好一番折腾,好在最后终于抱得美人归。洪熙太子在男女之事上向来洁身自好,与向小园又是真心相爱,后院中出了向小园这个太子妃连通房都私自遣散了,怎么会答应南疆公主休掉向小园娶公主的提议。

????只是这在懿德太后看来却是不理智的,诚然,她也十分喜爱向小园的聪明和不同于任何女子的眼界心胸,可是,因为一个女人而放弃江山大业,不是一个明君所为。或许洪熙太子确实不是一个称职的帝王,他的心肠还不够狠,可他的确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琦曼放出话来,若是洪熙太子答应,南疆就能借兵十万帮助大锦朝平八王叛乱,洪熙太子不应,如今的皇帝却是不干了。皇帝与洪熙太子自来感情就亲厚,兄弟两从小便是什么都想到一处,连喜欢的女人也一样,向小园聪明不同于任何一个女人,洪熙太子喜欢,皇帝也喜欢。可在向小园眼中,皇帝只是一个小弟弟,他只能看着她和自己的兄长成亲。

????或许是因为心中的妒忌和不甘,或许是他比洪熙太子的心肠更适合当一个皇帝,他答应了琦曼,可以想法子先让琦曼得到洪熙太子,然后出兵帮助大锦朝。皇帝的本意其实只是权宜之计,他想不过是男欢女爱,洪熙太子总归到最后没有什么损失。只要暂时安抚了琦曼,待将八王的叛乱平反后,再寻个理由将琦曼一脚踢开,也是可以的。

????唯一的变数却是向小园,向小园在感情上不同于这世间的任何女子,她讲究男子一生只能拥有一名女子,三妻四妾就是罪。这在锦朝是大逆不道的,可洪熙太子偏偏答应了。不管当初多少人给他们施威,洪熙太子的态度总是十分坚决的。皇帝自认做不到洪熙太子这样,心中不是也没有嘲讽着等着看向小园失望的模样,可令所有人震惊,向小园面上笑容幸福的刺眼,洪熙太子做到了。

????若是此事被向小园知道,不知会造成多大的变数,可为了大锦朝,或许也是为了皇帝自己心中那点阴暗的想法,他最后还是做下了这个令他后悔终生的决定。

????那个时候,向小园刚刚生下萧韶不久,萧韶刚满月,满月酒那日,无数宾客来往,端的是热闹非凡。

????------题外话------

????一早考试,求人品过过过过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