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bet 365-体育投注_bet365线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台湾登录器二十五章 隔阂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露珠随蒋阮回屋后,仍是站在一边没动,许久,蒋阮抬起头来,露珠一下子红了眼,低声道:“奴婢错了,请少夫人责罚。”

????“哪里错了?”蒋阮看着她问。连翘动了动嘴唇,终是什么话也没说。露珠道:“奴婢不该在王府门口与人争吵,平白让王府成为别人口里的笑料。”

????蒋阮摇头:“你是错了,不过错的不是这里。你错在一开始就对那个女人过于客气,我原以为你跟了我这么久,总也看得清人心的,不想你性子仍是过于刚直,不过也怨不得你。”蒋阮垂下眸:“那人既然敢闹上王府门口,想来也是有恃无恐,大约也有后招。这几日你便不要出门,此事交给我就是了。”

????这一番话下来又听得露珠想哭,连日来的委屈都藏在心底,蒋阮这番话却好似让她一瞬间找到了一个主心骨。蒋阮这人原本就护短,当初就是容不得有人说蒋信之一句不好,如今对于她也是同样庇护,好似有蒋阮在,原先的难过也不那么难过了。她顿了顿,才有些迟疑道:“此事……。可会让少夫人和锦衣卫们有冲突?”

????锦二再如何不是都终究是锦衣卫中的人,就如同连翘无条件的站在她这一边上一样,蒋阮当着众人的面下了锦二的面子,难免让锦衣卫心中不多想,甚至可能让萧韶和蒋阮夫妻之间产生误会。

????“放心吧,”蒋阮微微一笑:“断没有属下对主子有成见的道理,今日若非看在锦二的脸面上,我早已让人将他们打出去了。”

????露珠便不再说话了。

????府外头,锦二扶起廖梦进了一边的马车中,周妈妈在马车中,廖梦不许她下来,周妈妈也不知外头发生了什么事,见了锦二先是一愣,随即瞧见廖梦脸上的巴掌印登时更是吓了一跳,有些手忙脚乱道:“哎哟我的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这是被谁打了?天哪,这块肿的如此厉害,姑娘,您怎么不让老奴跟着。”

????锦二有些惭愧,只道:“都是我的不对,是我没照顾好廖姑娘。”

????“此事和你无关。”廖梦着急的打断他的话,对周妈妈道:“周妈妈,我无事,方才只是有些误会罢了。二少爷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王府里事务繁杂,你一直陪着我也不是办法,此刻天色尚早,想来你也是有要事在身,我和周妈妈回去就好了。”

????锦二想了想,道:“你一个弱女子,路上若是出了事怎么办,今日来王府已是冒险,还是让我送你吧。”

????“真的不必了,”廖梦笑道:“况且方才露珠姑娘已经误会了,你这般送我,倒是让两人心结越来越深,没关系的,车夫识路,我和周妈妈两人,光天化日之下断然也不会出什么差错。倒是二少爷自己,惹得王妃不快,会不会影响你在王爷面前的事情。想起来真是觉得今日都是我的错,总是给你添麻烦。”

????一番话说得婉转温和,倒是让人更不知如何应对了,锦二的面色变了变,道:“我说了此事与你无关,不必一直挂怀。既然如此,我便离开,晚点再来宅子里看你。你和周妈妈路上一路小心。”

????廖梦点头称是,笑着放下马车的帘子,围观的人群都已经散去。锦二便也翻身上马,朝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马车中,周妈妈心疼的抚上廖梦的脸:“姑娘,那丫鬟下手也太狠了,这红印大约好几天才能消得下去,可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这样的女人,二少爷怎么能要。”

????手一抚上肌肤便觉得火辣辣的疼,露珠下手的确是用了十足的力气,这会子廖梦的半张脸肿的老高,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面貌。廖梦咬牙道:“我也没料到她竟是如此手狠的人。”她今天原本计划的便是针对露珠,本来这柔弱的姿势也做了,同情心也打了,露珠这样脑筋粗浅的人根本就只有吃亏的份。却没有想到这丫头看着老实,骨子里却是个泼辣的,这三巴掌打下来几乎也将她打懵了,到不曾想到今日会吃这样的亏。

????不过更令廖梦觉得心悸的却是那个从王府门口走出来的红衣女子,锦英王府如今的少夫人蒋阮。早在来之前她便已经打听了蒋阮的事情,知道这女子是个精明厉害的,不想今日亲眼得见,被那双眼睛一瞧,才觉得传闻说的她的厉害根本不及亲自见到的万分之一。那双眼睛表面上含笑,其中的锐利却是触目惊心,好似被那双眼睛一看,心中所想便无所遁形。而且蒋阮对露珠的护短几乎是**裸的。

????周妈妈还在心疼的念叨,问道:“姑娘,要不咱们现在就去药铺抓些药,这脸色的伤口总要早些消散,那丫头心也太黑了,哪有专挑人脸上下手的。”

????“不用了周妈妈,”廖梦回过神来,道:“我身子有些不舒服,还是先回宅子里躺一会儿吧。”世上断没有这么便宜的道理,既然露珠已经打了她三巴掌,这三巴掌迟早也要从露珠身上讨回来的。蒋阮护短又如何,要的就是她的护短,若是她不护短这才是奇怪,越是护短,日后才更加有趣。廖梦慢慢的抚上自己红肿的脸颊,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

????蒋阮当着锦英王府门口无数看热闹的百姓面前下了锦二的面子,这件事不过一炷香的便传遍了整个锦英王府,或者是说传遍了京城中人人津津乐道的嘴里。锦英王府里的下人果真是一日比一日噤若寒蝉,蒋阮自进了王府成为王妃以来,倒是极少端王妃的架子,性情虽然算不上活泼,待下人却是一贯温和,下人偶尔犯错也是并不追究,是个大度的主子,众人都很喜欢,这是第一次这么明确的与锦衣卫表示不悦,甚至拿出王妃的架子来压对方。若是因为本身的事情便罢了,偏还是因为家务事,手心手背都是肉,众人虽然都觉得此事锦二的确是做的不妥,可锦衣卫之间从不管家务感情事,这事儿断没有管得道理,况且锦二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所以也不可能就此断了关系,一时间府里便成了泾渭分明的情形,蒋阮带的人和锦衣卫之间互不搭理,夜枫倒是找了连翘几次,不过连翘如今是看锦衣卫横看竖看都不顺眼,所以一见他也没有好脸色了。

????不仅下人之间关系微妙,连萧韶和蒋阮之间关系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本来萧韶今日就忙得很,两人见面的时间也不多,府里又出了这等糟心的事情。锦二好歹也是萧韶的手下,萧韶没有因为锦二自己的家务事就对他做出什么样的惩罚,蒋阮却是个眼睛中容不得沙子的人,以她的性子也和萧韶是不可能吵起来的,便无形之中态度有些冷淡,萧韶似是没有察觉,女人总是要敏感些的,不知不觉中,一些隔阂和疏离便生出来了。

????这一日,露珠正教着几个新进院子里洒扫的丫鬟们一些注意的事情,便突然听得小丫鬟们纷纷惊叫的声音,还未明白过来,就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大踏步的走过来,待走到面前的时候便觉得手腕一痛,已然被人攥的生疼了。她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熟悉的脸,正是锦二。

????不过眼下这张锦二的脸却不似原先日子里总是挂着玩世不恭的坏笑,也不是前些日子那般沉默而无言,此刻这张脸上的神情竟是有些愤怒,还有些失望。露珠还未开口,锦二便先声夺人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话问的没头没脑,倒教露珠一时间有些茫然,只锦二摆出这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来倒是令她火气腾地起了,就立刻不甘示弱的吼回去:“什么怎么做?你大白天的学什么疯狗乱咬人!”

????锦二抓着她的手不丢,咬着牙道:“此事因我而起,是我对不住你,但是你怎能如此蛇蝎心肠,竟让人对廖梦做那种事?”

????“你放开我!”露珠被他抓的手疼,一怒之下便也一口咬在锦二的手腕上,锦二吃痛松开手,露珠趁机挣脱,她纤细的手腕上登时便出现一圈红肿的印痕。露珠怒道:“什么那种事?我告诉你,往别人身上泼脏水有一有二,无再三再四,你别想再用到我身上!”露珠被蒋阮敲打了之后,再看到锦二的时候不管心中是何滋味,至少面上却已经坦然了,该骂就骂该打就打,绝不会惦念往日一丝情意。这般说的如陌生人的模样已经令锦二微微一怔,随即他皱眉,看了一眼周围聚在一起瞧着这边的丫鬟,不顾露珠的反对一把拉起露珠的手走到了府里花园的假山一边,他竭力压低了声音,却还是忍不住泄露出了一丝压抑的愤怒:“你找人害她?”

????露珠本看他如此行动只为了廖梦心中就十分酸涩,再听他说这话便不怒反笑,道:“锦二,你摸着良心问问,你我认识也非一朝一夕,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给人阴沟里下绊子从来不是我露珠做得出来的事情,倒是你那个未婚妻……。”她冷笑一声:“贼喊捉贼!”

????锦二抓着她的手又是一紧,露珠皱眉,看向他,猛地发现锦二的眼眶竟是有些发红,她忍了忍,终于生硬的问道:“她出了什么事?”

????“昨天夜里,有人闯进她的院子,要强占了她的身子,虽后有人搭救没有得逞,清白却算是毁了。”锦二低声道,似乎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露珠闻言先是有些愕然,随即一股无名火自心中升起,笑道:“难不成你以为此事是我做的?”

????“果真不是你?”锦二嘶哑着嗓子问道。

????露珠猛地抬起头来看他,目光凶狠的简直如一头狮子,她看着锦二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不是我。”

????锦二放开她的手,似是有些疲惫,露珠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之后却又转过头来回头,瞧见锦二仍站在假山处不动,她走过去在锦二面前站定,问:“你如何认为是我做的?”

????“捉到的蒙面人,”锦二吁了口气,可神情并未显得轻松,反而显得十分复杂,他继续道:“承认给他银子的人,是从锦英王府里走出来的。”

????……。

????廖梦在夜里差点被人污了清白的事情隔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如今锦二,廖梦和露珠的事情已然成了全京城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事情隔三差五便生出些风波,倒是令京城中的百姓每日都有说不完的谈资。那些蒙面人虽然最后并未得手,可出了这样的事情还被传得满城风雨,廖梦的名声这辈子也算完了。不过对于她,人们的同情倒是更多,更多的却是暗暗揣测背后之人是谁,便也有人觉得此事和那王府里的丫鬟脱不了干系,无论外界如何揣测,总归吃亏的还是廖梦。

????不过廖梦比起别的女儿家遇到这种事情的结果要好些,那便是锦二还算是个有情有意的男人,并没有因为此事而嫌弃他或者是解决婚约。如此一来,京城中百姓们眼中,这两人更是天作之合,毕竟能经历风雨的夫妇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宅院中,周妈妈端起药碗来喂廖梦喝下,那药也是清苦,廖梦却是眉头也不皱的喝了下去。周妈妈近来神色也很是憔悴,廖梦出了这事,她是最自责的一个,只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廖梦,教外人钻了空子去,日日都要上衙门去催快些抓到幕后指使之人。周妈妈喂廖梦喝过药后才出了门,待周妈妈走后,廖梦才径自下了床,这几日她受了惊吓卧病在床,神情总是带着几分惊惶的,可若是此刻有人瞧见她的模样,定会大吃一惊,廖梦神情平静,甚至面上还带着几分笑意,她走到梳妆台前坐下,从一边拿出一个小匣子,那匣子里有一个折叠的小小的信之,她慢慢的将信纸打开来飞快看完,这才又细细的撕的粉碎,扔到了自己练字用来扔废纸的篓子里。这才又慢慢的坐回床上,看着窗外出神。

????事情到了如此地步,倒是比想象中更为顺利,这世上最不缺的便是护短的人,要根据一个人的性情设局,无非就是抓住人心最脆弱的地方。只要是人,人心都会有弱点,而外表越是冷酷的人,内心就越是容不得沙子,对于感情的要求也越是高,如此一来,矛盾顿生,打开锦英王府的大门,也就此打开了。

????当然,如此一来,于她来说,也不过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罢了。

????……。

????廖梦猜想的不错,锦二的事情,有影响的不仅是露珠。譬如此刻,蒋阮便看着萧韶怒道:“你怀疑我?”

????萧韶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

????锦二那一日冲动的过来兴师问罪,令蒋阮心中的火气终于也是按捺不住,原先将露珠惹得伤心便也罢了,如今这脏水竟是泼到了她的身上来,蒋阮本就对那个廖家小姐十分不屑,闻言也是真的生了气,当时就要将锦二逐出锦衣卫。

????却是萧韶阻拦了,锦二跟了萧韶许多年,于萧韶来说也就是如白芷露珠对蒋阮的地位一般,锦衣卫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属下的家务事和锦衣卫中的公事是无关的。萧韶从前也不会为任何一个锦衣卫自己的私事而将其逐出锦衣卫中,锦二做的事虽然欠考虑,却也和正经的公事无关,锦衣卫中规矩严苛,是不可更改的。萧韶要服众,自也不能草草的处置了锦二。

????当日里对廖梦下手的几个蒙面人中只捉到了一个,那人称有人给了他们银子要他们做这一桩生意,背后的人并不知道是谁,不过似乎隐隐透露出是锦英王府里的人的意思。原先锦二以为是露珠,可露珠一个丫鬟拿不出那样多的银子,况且露珠的性子也不是如此锱铢必较的人,自然而然的,这怀疑的矛头就落到了蒋阮头上。

????蒋阮手段狠辣,下手又从不留情,尤其是对给自己不快的人,必然要百倍还之。那廖梦欺负了露珠,以蒋阮护短的性子,怎么会不讨回来。这寻个人找廖梦的麻烦,以蒋阮的性子和钱财,倒像是她的手笔。

????蒋阮要逐出锦二,萧韶不依,甚至说此事蒋阮不应当插手,蒋阮气急,也便口不择言道:“你怀疑我?”

????“我没有那个意思。”萧韶道:“只是此事是他家务事,没有插手的道理。”

????“你的属下是人,我的丫鬟就不是人?”蒋阮不可思议道:“萧韶,我也与你说了,此事不是我做的,与我无关!这个罪我不认,你要护着你的短,我也要护着我的短,既然各自有各自的想法,便什么都不必说了!”她将书册往桌上重重一搁,转身就走了出去。

????这是夫妻两个自成亲以来第一次吵架,还为的是如此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可萧韶本就性情冷淡,蒋阮又自尊心极强,一时间的冷战竟然比露珠和锦二的还要可怕,府中人人自危,几乎是乌云罩顶。

????萧韶平日里对蒋阮千依百顺,待锦衣卫也算严厉,可惜却也是个护短之人,蒋阮也是个护短之人,比起萧韶来,蒋阮性子更加偏执一些,许是前世的经历让她容不得身边之人受半点委屈,一旦萧韶表示出了一点点庇护锦二的态度来,她便不由自主的敏感的多想,态度也偏激多了。萧韶也越来越忙,误会得不到解释,两人之间无形的隔膜也是越来越深厚。

????露珠反而为蒋阮担忧得不得了,看着蒋阮坐在书房里的背影,低声对连翘道:“少夫人这几日看着是无事,我总担心着她将什么事都憋在心里,王爷这几日都没怎么回府,这可怎么好。”

????连翘摇头道:“少夫人性子倔,王爷偏又不是个会说甜言蜜语的,自然是不好了。且不说她们,你又何尝好过?我看那锦二也不是什么良配,你心中大约也是难过的。”如今蒋阮既然成了怀疑对象,与锦二来说,子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子而死,露珠也是间接导致廖梦出事的根源,锦二如今与露珠可谓是真真正正的陌路人了。而蒋阮和萧韶又这样,露珠心中自然也是不好过的。

????露珠低下头:“这本就是我引起的,原本也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惹得姑爷和少夫人不高兴都是我的不是。可连翘,在我心里却觉得,这一切根本就是那个廖梦搞的鬼,说句你许是觉得我恶毒的话,那廖梦会遭遇此事,未必就不是因果报应。我觉得她既是造成姑爷和少夫人生气的根源,她就是恶人。”

????连翘点了一下露珠的头:“你这丫头倒是不担心自己的事情了,放心吧,少夫人如此聪明,又惯会拿捏人心,定然不会着了别人的道。咱们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露珠叹了口气:“就是因为少夫人会拿捏人心,用了平日里看那些人的眼光心思去揣测姑爷,才会糟糕。少夫人能猜中所有人的心,却是摸不透自己的心啊。”

????两人正说着,便听到外头有小丫头来禀告道:“少夫人,齐公子来了。”

????此刻萧韶也没在府里,蒋阮走出屋,方到院子,便瞧见齐风自外头走来,这些日子也不知他究竟在忙些什么,即使隔得很近,倒也没有见他登门拜访过。蒋阮微笑道:“你怎么来了?倒是稀客。”

????“前几日有个朋友来了京城,前去接待了一阵子,没顾得上过来,三嫂别生气,”齐风笑道:“我也知自己不对,这不,特意送东西来赔罪了。”他说着一扬手上的东西,便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匣子,也不知装的是什么。蒋阮就笑了:“哪有上门还带礼的,我这又不是什么收银子的酒馆。”

????------题外话------

????不要捉急,坏人一定会虐滴~所谓跳得越高跌的越惨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