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九章 被占便宜了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饶是蒋阮心如磐石,待看清眼前之人时,也忍不住有刹那失神。

????黑衣青年约是二十出头,容貌是世间少有的秀美绝伦,修眉星眸,雪肤薄唇,却不觉得男生女相,反而棱角分明,英气逼人。他垂眸看向蒋阮,点漆似的双眸中半点波纹也无,清冷至极。

????两人距离太近,腰间传来的触感冰冷,呼吸也冰冷,本该暧昧的动作,一人冷心,一人警惕,两人都是一点动情也无。

????这姿势微妙,像是她被轻薄了,蒋阮瞬间惊醒,心中暗恼,只觉美色如妖孽,眨眼便后退两步,与黑衣青年拉开距离。

????忽然听得外头隐隐有刀剑相撞的鸣声,蒋阮一愣,猛地反应过来,黑衣青年淡淡的看着她,也不说话。

????寺庙里本无人,夏研应该不会派两拨人来杀她,若不是为她,应该就是这青年引来的人了。如今她刚刚解决了一个麻烦,却又陷入这样的境地,倒不知这人会不会杀人灭口,毕竟她的出现是个意外。

????蒋阮再次抬起头打量对方,对方在她后退的时候,已经倚在门后,手中不知什么时间起多了一把精巧的匕首,正若有所思的把玩着。他的目光并没有看向蒋阮,但蒋阮相信,只要她稍有动作,这人一定会接着动作。

????片刻思忖间,蒋阮慢慢走上前,她的动作刻意放的很慢,完全展示了自己没有恶意。

????青年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她走上前,两人距离只有一指宽,已是十分亲密。

????蒋阮踮起脚,她的个子只到对方胸前,有些吃力的凑到对方耳边,压低声音轻轻道:“我什么也没看见。”

????黑衣青年眸光微微一怔,低头审视她,蒋阮皱了皱眉,注意到对方身上着黑麒冰丝纹衣料,必然不是普通人。想了想,她继续道:“阁下躲进此处,自然不想将事情闹大,你若杀了我,恐怕会有一点麻烦,这麻烦虽然不是不能解决,但不是你想要的。”

????“你是谁?”黑衣青年终于开口问,声音如寒潭珠玉一般冷清。

????“兵部尚书蒋权嫡长女。”蒋阮道,蒋权在朝中地位也算重要,这个身份一旦能够被利用,她便毫不吝啬的利用起来。倒不怕出什么意外。一来,在她前一世的记忆里,蒋家没有这么个仇家,二来,就算真是不幸到了极点,此人真与蒋家有什么过节,一定也知道蒋家中她地位卑微,只是占着一个嫡女之名,不会对蒋权有任何影响。

????杀了她,没有好处,只有可能会带来的麻烦,蒋阮将其中的利害已然摊开,端看对方怎么抉择。

????黑衣青年目光落在她身上,蒋阮明白如今她衣着简陋,因着刻意的吩咐,穿着都是从前在庄子上改作的旧衣,必然十分狼狈,恐怕对方在怀疑她的身份,便道:“王御史和官差李密都在男厢,我若出了意外,他们必然也脱不了干系,只怕会长长久久的查下去。”

????黑衣青年看了她一眼,转身收起手中的匕首。蒋阮心中舒了口气,知道对方是不准备杀她了,只是未必是因为她的威胁。

????刚一打开门,便见外头闯进一黑影,朝黑衣青年行了一礼:“主子,办妥了。”

????就着月光一看,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众尸体,俱是着夜行衣,死相皆是喉间一道血痕,一刀毙命。

????称青年为主子的人一抬头看见蒋阮也是一惊,似乎没料到寺院里还有醒着的人,迟疑道:“主子?”

????是在询问是否杀人灭口?蒋阮心中冷笑,只听黑衣青年淡淡道:“不必。”

????蒋阮心中迅速思考,这些人必然是冲这青年来的,刚才短短的时间里,这些人便一命呜呼,甚至不曾惊动寺里的其他人,这黑衣青年恐怕来头不小。若是能加以利用…。

????她突然一笑:“阁下,还有漏网之鱼。”

????黑衣青年转身盯着她,蒋阮道:“稍等。”便起身朝隔壁房间走去,隔壁房里,白芷三人刚刚捆好迷晕的几人,对外头的事情浑然不知,见蒋阮进来,连翘问:“姑娘瞧…。”

????蒋阮摇头,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轻道:“你们在这别动。”说罢吃力的拖起地上一人,朝门外走去。连翘想跟着出去,被露珠一拉,只得作罢。蒋阮来来回回拖了五次,总算将五人全部拖到黑衣青年面前。

????黑衣青年与旁边的随从俱是等着她解惑,蒋阮微笑:“这几人中了迷烟,身子无法动弹,意识却很清醒,如我此刻与阁下的谈话,他们全部听在耳里,一旦醒来,不知会给阁下带来怎样的麻烦。所以我做个人情,将这几人送与阁下,请阁下处置吧。”

????同是雪夜孤庙被追杀,命运倒是该惺惺相惜了。她说的大方至极,仿佛给人占去了天大的便宜,可这借刀杀人的手法对面两人如何看不出,只她说的也极有道理,黑衣青年轻轻摆手,旁边的随从提剑向前,片刻间已是五道寒芒,地上之人了无生机。

????蒋阮心中明了,此人身边随从尚且如此高明,想必主子必不普通,今夜却始终不曾露面,必然是在躲避什么。既然躲避就要封口,他没有杀身为蒋家嫡女的她,因为可能带来麻烦,但这五个莫名的人,却是可以随意处置的。起初想着自己动手,现在既然有现成的更好,一刀毙命的手法,无论如何都怀疑不到她身上来,洗脱的倒是极干净。

????思及此,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来,蒋阮朝黑衣青年一笑:“路已扫清,阁下可先行。”

????黑衣青年看了他一眼,寒星般的双眸教人难以看出情绪,只清冷的出奇,转身朝夜色中行去。蒋阮盯着他的背影,一路行去,动作行云流水,只见一种内敛的优雅,仿佛是铭刻于骨子里和着骨髓流动的,外表无法掩饰,流露也不自觉。如此出色姿容风华,前生今世都未见过,她紧紧皱起眉,大锦朝何时有了这样一个人?他到底是谁?

????------题外话------

????千呼万唤美男粗来了…。呼,这个美男大家还满意吗哈哈哈,满意的话请给茶茶留言!你们的留言是茶茶的动力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