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七章 李家二少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京城的雨淅淅沥沥一直下个不停,接连快下了一个月,许多农田已经遭到涝水祸害,京中的粮价也开始上涨,哪怕是陈粮。可这个时节的粮食本就不多,除了富裕人家还能以高价从外头买些新鲜的粮食,日子过得普通些的人家,家中粮食日趋减少,有的竟然开始吃不上饭。人们纷纷祷告望这一场春雨快些停止,然苍天非人愿,雨水没有停歇的势头。

????蒋权已经安排好家庙的事情,在过几日蒋素素就会被送到庙中,虽夏研和蒋超一直试图说服蒋权,然蒋权主意已定,夏家人因为夏俊的原因也并未为蒋素素说情,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蒋老夫人寿辰那日一过,果然京城关于蒋家的传言便多了不少,首当其冲的便是虚空道长捏造蒋阮天煞孤星的命格,蒋阮自五岁起便被送入庄子上,平白无故的多受了五年的灾祸。京中上流人便不是瞎子聋子,自然有聪明的看得清楚其中的门道,关于夏研温婉贤淑的才女之名便有了别的注解。不过蒋阮那一日的表现也能看出心思不浅,一时京中人知道蒋家这个嫡长女不能小觑。

????蒋阮坐在窗前瞧着窗外的雨帘出神,屋顶上的破洞倒是被修好了,那一日后,不仅破洞,连月银也变回了原先的模样。想来是蒋权自觉在贵夫人面前失了脸面,警告过夏研此事。

????露珠捧着一盆新鲜的月季放在院中的门前,笑着走进屋:“姑娘,奴婢今天听人说,那虚空道长被巡捕房的抓了起来,说是招摇撞骗,是个大骗子,如今被送进大牢里吃了好一顿板子,听说一条腿都废了。”说着她便啐了一口:“活该,谁让他黑心肠的,竟编写天煞孤星的谣言来诋毁姑娘。”

????蒋阮不置可否,那一日在场夫人众多,难免有人将虚空道长泄露出去,虚空道长这么多年想必也不只做夏研一家生意,有请他上门的人家听到此处,必然气恨难平,一状纸告到巡捕房也是自然。

????连翘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窗外,沉沉叹了口气:“这雨不知何时才能停了。”她突然小声道:“姑娘,如今城中粮食稀缺,何不此时将粮食拿出贩卖,必然能赚的盆满钵翻。”

????蒋阮摇头,露珠道:“姑娘是想再等些日子?可这雨不知何时就会停,如今时机正好。”

????“买的粮食不是拿来卖的。”蒋阮微微一笑。

????“那有何用?”露珠不解。

????“救人。”

????“救人。”露珠咀嚼着这两个字,突然眼睛一亮:“姑娘是不是想要等再过些日子,将这些粮食拿出去赈灾,分发给那些灾民,救他们的命。”

????“你只说对了一半,”蒋阮笑道:“我并非想要救他们的命。”她要救的,是赵家。

????露珠眨了眨眼睛,也没多问,想了想,突然道:“姑娘,奴婢听说京城北部的水库已经开始往外溢水,皇上认命八皇子前去治水,也专程调回了李宰相府的小少爷李安一同。”露珠是二等丫鬟,平日里有更多机会接触市井中人,她又懂得打交道,消息渠道广,许多消息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李安啊。”蒋阮笑笑,眸中亮的惊人:“总算等到了。”

????李栋的两个儿子,李杨风流倜傥,不学无术,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如今李杨已经成了废人,李栋势必不会善罢甘休,然而迟迟未对蒋家出手的原因,恐怕就是这个小儿子李安的功劳。李安此人,阴险狡诈,又聪明绝顶。当初宣离对他十分器重,若说宣离拉拢李栋有三分是为了李栋的势力,七分就是为了李安的聪明才智。

????李安此人又最为护短,尤其是将李杨看的极为重要。蒋阮微微一笑,上一世宣离曾告诉她一个秘密,一个关于李安的秘密。连李杨和李栋都不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将会是她最大的筹码。

????她对露珠道:“叫连翘和白芷赶紧回来,拿副叶子牌。”

????“姑娘想玩叶子牌?”露珠笑道:“奴婢这就叫她们回来。”

????京城宰相府。

????李栋坐在大厅中间的软榻上,一名美妾正在为他揉肩,身下还跪着另一名美妾轻轻为他捶着腿。两名美妾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害怕,李栋脸色铁青,满脸横肉不见平日里虚假的笑容,凶相毕露,显然此刻心情不佳。

????小厮来报:“二少爷回来了。”

????自厅外走来一名少年,这少年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身着天蓝色提花绡劲装,腰间绑着一根黄色虎纹丝带,面容俊秀,皮肤苍白,像是常年不曾走在阳光中,一双深黑的眼睛布满阴郁。

????见了这少年,李栋立刻站了起来:“你怎么才回来!”

????“父亲。”李安皱了皱眉:“大哥如今怎么样?”

????提起李杨,李栋面上闪过一丝狠意:“还能怎样,这辈子就算完了。我非要蒋素素陪葬不可。”

????“此事不可轻举妄动。”李安不悦的看了一眼李栋。李栋听他这么一说,怒道:“你在信里就让我暂时别动蒋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哥哥现在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还不能去杀了那个贱人?”

????“父亲真的认为,大哥是被蒋二小姐害成这样的?”李安道。

????“什么意思?”

????李安嘲弄的看着他:“再明显不过,父亲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再也无法认真思考。此事不过是有心之人挑衅,想要挑起蒋家和李家的矛盾,坐收渔翁之利罢了。”

????“是五皇子那边的人?”李栋问。如今朝中和宣离唱对角戏的,势力最大的莫过于五皇子。

????“不。”李安打断他的话:“蒋府不过方寸之地,当时暗算大哥的人必然是混在蒋府之中,很有可能就是蒋家人。我想了想,蒋二小姐最不可能暗算大哥。蒋家其他的女儿,蒋三小姐的姨娘娘家和蒋权有仕途牵扯,不可能自毁前程,只剩大小姐和四小姐。这两位生母都不在,也不受蒋权疼爱,如果最不想蒋权过得好的,恐怕就是这两位。从后果来看,事后蒋大小姐受益最大。”

????“你是说蒋大小姐暗算你大哥,嫁祸给二小姐?贱人!”李栋脸色扭曲至极。

????“未必,所以我需要去蒋家一趟,亲眼见一见这二位才能确定。”李安眼里闪过一丝异光:“敢暗算大哥,胆子不小,若是被我抓到……。”李安嘴角扬起一丝兴奋的笑,俊秀的脸此刻看起来分外诡异:“一定要慢慢折磨才好玩。”

????蒋阮正与连翘几人玩叶子牌,盘盘都是蒋阮赢,露珠撇起嘴道:“姑娘总是赢,好歹也输一局让奴婢们开心开心,莫不是使诈?”

????连翘敲了她脑袋一下:“胡说八道什么,技不如人便说姑娘使诈,不觉得臊得慌!”

????蒋阮挑眉:“你不是从小便学叶子牌的么?怎么还需要人让?”

????露珠脸一红:“姑娘是天生的高手。”

????几人正说笑着,门口突然来了位小丫鬟道:“大小姐,李家二少爷正在厅中,想要见您一面。”

????连翘和白芷神色一变,有些紧张的看向蒋阮,蒋阮不置可否,道:“动作还真快。”

????“姑娘小心,”露珠认真道:“李二少爷城府极深,此次恐是洞悉了些什么。”

????“本来就是做给他看的。”蒋阮一笑:“连翘,白芷,走吧。”

????三人走到厅中,蒋素素和蒋丹居然也在,此刻蒋素素正与那少年说着话,李安道:“二小姐如此妙人,却被妖魔附体,得去家庙深居,实在令人可惜。”颇为遗憾的模样。

????蒋素素一双美眸盈盈含水,瞧着便是强自忍着委屈,一眼看上去便是楚楚可怜的模样。道:“都是……素娘的命。”这个李家二少爷与大少爷完全不同,李杨成了那副模样,今日李安到来点名要见她,蒋素素心中还有些害怕,待见了面李安却是十分温柔,丝毫没有怪责,反而听说了她要去家庙的事情还轻言安慰。蒋素素心中闪过一丝恼恨,这就是夏研之前想为蒋阮安排的亲事,这样一个丰神俊朗又温柔的男人,为何蒋阮总是这样好命!

????蒋阮站在厅前,自然将蒋素素娇羞的模样尽收眼底,心中不由得划过一抹冷笑,蒋素素还真是天真,真以为坐在她面前的是温柔的贵门少爷么,这位少爷的心思,可比最毒的毒蛇还深沉。

????蒋丹一直保持怯怯不安的表情坐在一边,见了蒋阮到来惊喜的开口道:“大姐姐!”

????蒋素素与李安一同朝蒋阮看来,蒋阮微微一笑,缓缓上前冲李安行了一礼:“见过李二公子。”

????李安飞快的打量了一下蒋阮,笑道:“蒋大小姐。”

????蒋阮在蒋丹身边坐下,看向李安:“二公子可是有什么事?”她懒得废话,单刀直入的问李安,李安眼中划过一丝精光,笑道:“也没什么事,只是家兄在贵府出了点事……”

????“哦,大公子如今怎么样了?”她语气担忧,目光却平静。

????“不太好。”李安垂下头,叹道:“当日在贵府伤的很重。”

????“真是不幸。”蒋阮道。平平淡淡的语气,不知怎地,听在李安耳中竟然十分刺耳,仿佛带了几分笑意一般。

????“大姑娘对此事有何见解?”李安提高声音道。

????“不过是误会一场,”蒋阮笑道:“二妹年纪小不懂事,不过阮娘想,令兄也不是全无错处。”她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说的一派轻描淡写。蒋素素却在一边听得怒火攻心:“你……。”她将自己的话咽了下去,方才在厅中,她明里暗里透露了不少消息给李安,将矛头全部转向蒋阮。

????“只是误会一场?”李安笑了:“我却认为,似乎是像有人故意安排的,大小姐认为是误会?”

????“阮娘自然认为是误会,”蒋阮微微一笑:“若是大公子有别的想法,自然可以去京兆尹那里讨一个说法。实在不济,还能让宰相大人在上朝的时候指责父亲,陛下有心为令兄做主,也会责罚我的父亲,阮娘虽然身为蒋家人,也只遵从律法。不过阮娘也得提醒大公子一句,当时的起因,令兄也要付一半责任,蒋家真的受了追究,李家想来也不会全身而退。”

????李安定定的盯着蒋阮的眼睛。她明知此事若是捅到京兆尹那地方,全京城都知道李杨被阉了这件事实,现在全面封锁了消息,若是真的被传出去,以李杨的性子,整个人恐怕活着也是颜面无存。况且若是真的那样,宰相府恐怕要重新洗牌。京兆尹都不能说,向皇帝告状也就更不可能了。蒋阮看似大方,实则说的每一条路都是死路。他心中兴趣陡然起来,笑道:“那蒋小姐认为,此事应当如何解决?”

????“那就看宰相大人怎么想了?”蒋阮微微一笑:“不过,此事一出,宰相府日后的前程,可就靠二公子了。”她语气平淡,眼神却意味深长。

????李安怔了片刻,突然拊掌而笑道:“有趣,实在太有趣了!大小姐如此聪慧,真是让人不难动心。”

????蒋素素身子一僵,眸中闪过一丝愤恨,只听蒋阮淡淡道:“李大公子之前也对二妹很是动心。”

????李安话锋一转:“听说大小姐生母是赵将军府中小姐,怎么如今却断了往来?”

????蒋阮不动声色道:“私人已故,一切皆为尘土,包括故人。”

????“那可不成,”李安似乎是在故意逗她一般:“过几日我要跟随八殿下治水,陛下此次对京中洪涝十分关注,听说大小姐表哥赵毅大人是京城守备,此次若是把握好机会,怕是要立下大功勋啊”

????蒋阮拢在袖中的手指微微握紧,面上不曾动摇半分,道:“那也与阮娘无关。”

????“赵将军半身戎马,受过赏赐无数,如今看这京中有人开始食不果腹,真令人担忧。赵大人心怀天下,若是能分出一部分粮食给灾民,百姓一定对他感恩戴德。”

????“公子,慎言。”蒋阮淡淡道。她知道李安这是在故意激怒她。即便赵将军府中有金山银山,如今京中灾民这样多,日后还有涌进来的流民,没有多余的存粮用金银高价去买,便是金山银山也会掏空。

????李安哈哈大笑:“与大小姐一番话,受益良多。如今时候不早,我便先回去,日后再相见,希望大小姐还能如今日一般谈笑风生。”他俊秀的脸上虽然带着笑,沉沉的眸子中却是望不到边的沉郁,像是淬了蛇毒一般

????蒋阮颔首:“一定。”

????李安也不说话,转身离开。刚一转过头,面上的笑容尽数褪下,脸色阴沉的可怕。待出了蒋府,身边的小厮小心翼翼的问:“少爷,是蒋大小姐干的吗?”

????“就是她。”李安翻身上马,那个乳臭未干的女孩儿,长了一双看不清情绪的眼睛,面对他的质疑,她接受了,并且,还在向他挑衅!

????他一抽鞭子,马儿长嘶一声,眨眼间便跑了出去。

????京城的街道上,自然不只这一匹马,李安驾马奔驰的时候,与另一匹马擦身而过。那马是难得的良驹,一身乌黑发亮的毛光华漂亮,马上坐着一带着斗笠披风的人。在城中的一座酒楼停下,将马交给小二,自行上了楼。

????待走到二楼,婢子将他引导一处雅座,他拨开珠帘走进去,屋中人见到他,坐在一边的人眼前一亮:“二哥!”

????关良翰是大锦朝的镇国大将军,骁勇善战,战神之名响彻四周,此次班师回朝,没有跟随大部队,先自己溜了回来。他向来是无拘无束的性子,皇帝知道了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他看向叫他“二哥”的少年,正是莫聪。

????莫聪道:“二哥,你上次说给我带的西北的狐狼崽呢?”他早就想要那样一只小狐狼崽子偷偷养在府里。

????“过几日等队伍回来给你送去,”关良翰三十出头,生的魁梧英俊,偏生留了满脸的胡子,乍一眼看上去凶神恶煞:“我看京城的脂粉气把你熏得跟个女人似的,改日让你跟哥哥去大漠那边锻炼锻炼,瘦得跟猴似的。”

????莫聪不服气道:“二哥,那有什么好?看你整天只知道打仗,白长了那么大个子。再说瘦怎么了?三哥也瘦,不照样挺好的。”

????“你能跟你三哥比?”关良翰作势要抽他:“你三哥一指头能把你碾死。”

????一直坐在一边沉默的萧韶终于抬起头:“老二。”

????“我说老三,你平日就是这么惯着这小子?一年不见,越发没正形了。”关良翰道。

????他们少年时候师出同门,一共八个师兄弟,关良翰排行第二,萧韶第三,莫聪第七,排行第八的,却是宣离。当初宣离上山学艺,学了半载,后来出了一件事,从此师门便当没有他这个人,此事大家都默契的不提。外头无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是以只有私底下的时候这么叫。

????“这次准备在京城呆多久?”萧韶问。

????习惯了萧韶冷清的性子,关良翰挠了挠头:“西北那边派了人要议和,不折腾的话暂时是留在京城了。”

????“啊,二哥,咱们以后就可以一起玩了。”莫聪兴奋道。

????“谁他妈要跟你一起玩,娘娘腔。”关良翰一向对莫聪的弱气看不上眼,莫聪的武功又是最弱的一个,基本上只学了个毛皮。

????萧韶道:“老三,跟你打听个人。”

????“谁啊?”关良翰问。

????“蒋信之,”他问:“你手下有没有这个人?蒋家大少爷。”

????“蒋家?”关良翰皱起眉头:“京城蒋权那个蒋家?我手下没有姓蒋的人,小兵不知道。你找蒋家大少爷干什么?什么时候跟蒋家扯上关系了?老三,别怪二哥没提醒你,蒋家就是一滩浑水,背后可是夏家,夏家是什么人,跟老八牵扯不清,老八就是臭泥浆,谁沾上谁他妈倒霉!”

????“我和宣离没有关系。”萧韶道。

????“二哥,三哥不是为了八皇子,”莫聪揶揄道:“是为了蒋家那个大小姐。”

????“什么蒋家大小姐?”关良翰道:“蒋权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吗,就是那什么才女,老三,你看上她了?不至于吧,你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关良翰一年未在京城呆,完全不知道蒋阮的事情。萧韶冷冷看了一眼莫聪,莫聪不为所动,摸了摸鼻子:“三哥,夜枫都告诉我了,你不是命他调查蒋大小姐的事情嘛。这有什么?”他从关良翰促狭笑道:“这个蒋大小姐年关的时候刚回京,是蒋尚书过世妻子生的,生的美貌绝伦,只是嘛,这个性子颇为凶悍,且十分有城府,耍的蒋二小姐和蒋夫人团团转。”他想到了什么,突然一笑:“怕是那蒋二少爷都着了她的道。”莫聪本就聪明,蒋超的事情也隐隐猜出了一星半点。听到莫聪的话,关良翰皱了皱眉:“你这么说,她就是个心肠歹毒的女子了?”

????“她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萧韶淡淡道:“你手下真的没有蒋信之这个人?”

????关良翰见他如此,收起面上不正经的表情,道:“蒋信之这个人没有,不过我知道有个叫赵信之的人。”

????赵信之?萧韶挑了挑眉:“就是他了。”蒋信之本来就厌恶蒋家,若是入了军队之后改作母姓也是极有可能。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萧韶问。

????“我先进京,他跟着军队在后面。”关良翰道:“他是我手下副将,你说他是蒋家大少爷?”

????“副将?”莫聪看了看萧韶:“三哥,你的大舅子很不错嘛。”

????关良翰和萧韶都将莫聪视作空气,关良翰道:“这个赵信之不可小瞧,当初是从做饭的小兵做起,做的出色,一直向上升迁。当初进军营的时候,跟老七一样瘦,看着就是读书人,一阵风就能吹跑。他一直要求上战场,我没有答应。后来看他锻炼的不错,就带了他打仗。这人不怕死,开始不敢杀人,后来杀的狠了,也没了读书人的酸气。我看他是个男人,仗也打的越来越不错,立了几次军功,就升了副将。这一次就是他主动要求跟我回京的。”

????萧韶看着他,关良翰道:“你说的蒋家大小姐,如果赵信之真的是蒋信之,蒋大小姐就是他妹妹。我听过赵信之的妹妹,当初我问他为什么打仗不怕死,他说要立了军功升了职,才能有地位保护他妹妹。”他顿了顿,看着莫聪道:“但是赵信之跟我说起他妹妹,说单纯可人,温婉柔顺,处处受人欺负。怎么到你嘴里就是个毒妇?”

????莫聪一口水喷了出来,神色古怪:“温婉柔顺?单纯可人?处处受人欺负?”他一把抓住萧韶的胳膊:“三哥,我觉得你肯定是认错了人,那个赵信之肯定和蒋信之不是一个人,蒋大小姐我怎么看都看不出来是个会受欺负的人,别被她欺负了就好。”

????萧韶拉开他的手:“你觉得赵信之是怎样的人?”

????关良翰见萧韶神情不似玩笑,正色道:“就如你说的他真的是蒋权的崽,那也和蒋权是不一样的人。不管他之前是个读书人还好还是现在的副将,都还算个男人。”

????“有没有特别的地方,”萧韶清冷的眸子中情绪沉沉:“譬如,预言。”

????“预言?”关良翰一愣:“老三,你不是病了吧?什么预言不预言的?要是能预言,那就次次打胜仗,还要我这个将军干什么?”

????莫聪听了萧韶的话却是神色一动,道:“三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无事。”萧韶淡淡道:“皇上让老八治水,还拨了李安。”

????“李安?他回来干什么?”莫聪道,他对李安十分敌对,李安聪明绝顶,偏偏又不用在正途上,稍微有交情的贵门子弟小时候哪个没被他阴过?莫聪也不例外,而且因为莫聪也比较聪明,李安小时候没少给他下绊子。并且随着李安年岁见长,暗地里阴人的功夫是越来越炉火纯青,手段也越来越歹毒。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看好老八?”关良翰道。这样的话听在外人耳中,妄议天家事是要杀头的,不过关良翰倒是满不在乎。如果此次治水宣离立了功,在朝野中的威望就会越高,百姓也就会越支持。相反,太子的地位越来越岌岌可危。九重宫阙里龙椅上的那位心思向来就是他们这些臣民们猜不透的,近几年来更是捉摸不清。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怕是宣离自己也不清楚皇帝的意图。

????“他要是真的看好宣离,太子就不会活到现在了。”宣离冷道。

????“三哥,那现在咱们怎么办?”

????“等。”萧韶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淡淡道:“李安突然回京不是偶然,我要看李家到底想干什么。”

????------题外话------

????蒋大哥终于要回来了~

????发现出现的这几个勺子的师兄弟都是逗比,衬得勺子好高冷_(:з」∠)_

????感谢jackchiang亲爱滴鲜花~fanrb、munichsu、朝丹、hudanfeng亲投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