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章 骨血至亲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赵家父子俱是沉默不语。

????赵家一门三代全是武将,赵夫人苏氏生了三儿一女,赵眉排行第三,对于这个唯一的女儿,赵家上下是恨不得疼在心尖儿上。赵光虽为武将,行事也粗犷,对于赵眉却是耐心至极。从牙牙学语的婴儿到娇嫩的小姑娘,再到亭亭玉立的少女,都是赵光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赵眉喜欢骑马,他就派人花重金寻了一批纯良的小马驹,赵眉想学射箭,他就手把手的教。赵元甲三个儿子平日里被赵光骂的狗血淋头,唯有赵眉,一句重话也没说过。

????赵家就这么一个女儿,赵光就已经是这般疼爱,苏氏和赵老夫人就更是宠爱有加,赵元甲几个兄弟平日里也是护着赵眉,从小京城贵族子弟圈中就没人敢欺负赵眉。

????赵眉拥有这般得天独厚的条件,自然养长成了天真烂漫的性子,她热情大方,偏生又被她遇到蒋权这样的人。

????彼时蒋权正是朝廷新贵,生的年轻俊美,又出自文人世家,自有一种儒雅的书卷气,对看惯了大大咧咧武人的赵眉来说,实在是有致命的吸引力。她胆子颇大,变着法子想与他亲近,被赵光看出了端倪。

????赵光却不看好蒋权,他虽是武将,却也不是光有一身蛮力没有头脑之人。浸淫官场多年,一眼便看出这个朝廷新贵的眼中有野心。

????有野心便罢了,自太子屡次犯错,八皇子生母又开始得宠后,许多人猜测将来皇帝也许会改立太子。朝中明争暗斗,许多朝臣暗自占了队。当时的赵家属于中立派,坚持不能卷入争储的浑水中。而当时的蒋权,行事隐隐透露出要投靠八皇子一派的意思。

????即便真的到了有一日不得不占队,赵家也绝不会选择八皇子,宣离此人深不可测,与他打交道,无异于与虎谋皮。赵光便不喜蒋权。

????苏氏虽然心疼女儿,在这件事情上的看法却与赵光一模一样,只因为身为人妇,她看得出蒋权看赵眉的目光里没有一丝男女之情。反而是在面对那京城第一才女夏研的时候,眉眼含情。苏氏只是一介妇人,若是蒋权真心喜欢赵眉便也罢了,可他分明不喜欢赵眉,还提出迎娶,便是心中有了别的计较。

????偏生那个时候赵眉一门心思的想要嫁给蒋权,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叛逆的少女,固执的父亲。

????赵光与赵眉第一次争吵起来,将赵眉锁在屋里。谁知赵眉竟翻窗逃了出去,见了蒋权。

????赵光大怒,扬言要与赵眉断绝关系。

????赵眉心中虽难过,却也想着到底是骨肉至亲,赵光正在气头上,自然会这么说,等她与蒋权成了亲,赵光消了气,好好地登门道歉,仍是一家人。蒋家人也这么想,赵家毕竟是功勋世家,地位又尊贵,蒋老夫人也没说什么,便私下里将亲事办了。

????然而待回门之日时,赵家人却不认赵眉。竟是铁了心的要与赵眉划清关系。

????赵眉自然伤心不已,日子一长久,见赵家人始终没有要与赵眉和好的势头,蒋家人对赵眉的态度便也渐渐冷了下来。不多久,蒋权就纳了夏研,对赵眉更加冷淡。

????夫君如此冷淡,蒋家人情如此淡漠,赵眉一个人想清了许多事情。自觉无颜见家中父母兄弟,也不想将赵家卷入蒋家这趟浑水中,待后来赵家人听说夏研的事情后登门时,以极其刻薄的语气将来的人打发了回去。

????一来一去,渐渐地,赵家和蒋家便真的如同陌路人了一般。

????厅中气氛变得十分异样。

????赵光神色复杂的看着蒋阮。

????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有派过人去蒋府,赵眉在的时候,态度总是十分刻薄,仿佛面对仇人一般。一来二去,赵光也就寒了心,只当没有这个女儿,连带着对着整个蒋家都视若无睹,任何蒋家的消息都传不到将军府上。

????如今,这个外孙女却突然前来,不仅如此,从前服侍赵眉的嬷嬷还带来了这样一个惊人的消息。赵家人最是护短,听闻此话,必然气愤难平。

????一直沉默不语的赵元平道:“如此说来,你就是我那外甥女?之前施粥做的又是为什么?”

????蒋阮抬起头来看着他,这个外头传言赵家最聪明的男人,生的仿若文臣一般的儒雅,她淡淡一笑:“八皇子想用这个机会散了赵家的财,削了赵家的势,二舅舅既然称我一声外甥女,举手之劳罢了。”

????“你如何来的银钱?”赵元平紧紧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蒋阮神色未动:“如今粮价翻了十几番不止,可,我买在一个多月前。”

????赵元平揶揄道:“难道你会未卜先知?”

????“误打误撞而已。”蒋阮颔首。

????赵元平眼中划过一丝精光。他不像赵光那样被亲情冲昏了头脑,也不像赵元甲那般忠厚,更不像赵元风一般只顾着惊讶。作为赵家最冷静的人,短暂的震惊后,他就一直在观察蒋阮。虽然蒋阮长得十分肖似他死去的三妹,可是,蒋阮和赵眉却是截然不同的人。譬如现在,她神色没有一丝破绽,从头到尾看着赵家人的激动,也没有一丝动容。

????简直比他遇见过的敌人还要冷静自持,但是,她仅仅只是一个——外甥女。

????“荒谬!你怎么知道八皇子的计划?”赵光厉声问道。

????蒋阮的话令他们吃惊不已,然而一个闺阁少女,无论如何都不该知道这些朝廷中事才对。她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反而更加令人诡异。教人怀疑这只是蒋权的一个阴谋。

????“等等,”最沉不住气的是赵元风,他一门心思都扑在外甥女这件事情上,就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今日来不是为了认祖归宗?”

????蒋阮笑着看了他一眼,这个赵眉嘴里跟她最要好的小舅舅,如今看时隔这么多年,性子一点未变。她道:“认祖归宗也要看将军和夫人的意思,阮娘的身份并不重要,今日我来,只是想要求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赵光脸色冷了下来,若是和蒋权有关,那蒋阮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在可疑了。

????蒋阮微微一笑:“我替赵府全了大半家产,又救了城守备大人一命,城守备大人也算是赵家的一条命根子,这样的人情阮娘自认足够,至于交易,我希望将军能救我大哥一命,若是按骨血来算,到底我大哥身上也有一半赵家的血。”

????“你大哥?”赵光皱了皱眉:“你大哥怎么了?还有,什么叫你救了毅儿一命?”

????蒋阮还未开口,赵毅便道:“祖父,当日去崇新庄路上遇到的姑娘,就是这位小姐。”

????赵元甲一愣:“竟然如此。”

????蒋阮道:“就是这样,至于我大哥,他现在安好,不过情势危急,夏研和蒋权想要杀了他。”

????她连爹都不喊,直呼蒋权的名字,可见对蒋权又多厌恶。

????“外甥女,这话你可得说清楚了,蒋家人到底想怎么样?”赵元平似笑非笑道。

????“我母亲五年前去世,我被送到庄子上,大哥投身军营。我也是年关头回的京,曾与总兵大人府上公子有过一面之缘,托他帮我打听大哥的消息。我大哥如今升到副将,不日回京。我的丫鬟听到了蒋权和夏研的计划,准备谋害他的性命。”

????“外甥女,你莫不是听错了?”赵元甲吃惊道:“好歹也是蒋权自己的亲生骨肉,怎么下得了毒手?”

????蒋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蒋权疼爱夏研生出的一双儿女,没有我大哥,夏研生的蒋超就能继承整个蒋家。若大哥回来,蒋超的地位岌岌可危,且如今大哥成了副将,对还是白身的蒋超就是莫大的威胁,我们兄妹二人早已成为夏研眼中钉,肉中刺。至于你说的骨肉亲情……”蒋阮微笑道:“大舅舅或许是舒心日子过的太久,不知我们这些继母手下讨生活人的艰难。蒋权若惦念骨肉亲情,当初夏研收买道士污蔑我是天煞孤星,将我放在庄子上,屡次下手害我的事情便不会发生了。若非我命大,恐怕母亲的坟冢边早已多了一副棺材。”

????“什么天煞孤星?”赵光冷冷道。

????“将军不喜蒋府中事,自然不知,我想前些日子京中传的沸沸扬扬虚空道长的事情,城守备大人不会没有听见。”

????赵毅诧异的看向蒋阮,他整日在外头走动,喝酒的时候同僚聚到一起,也听过蒋家虚空道长这事。当时他还很是为那无辜的蒋大小姐扼腕叹息了一番,却不知道蒋大小姐就是他姑姑的女儿,他的嫡亲表妹。

????“欺人太甚!”赵光一拳砸在桌上,心中似在滴血。他错了,如蒋阮所说,眉儿过的一点都不好,她为什么不向家中求助?为什么用刻薄的话将他派去的人赶了出去?她是怕连累赵家啊!他错了,当初赵眉回门的时候他就应该认了她,蒋家想要借赵家的势又怎样?至少蒋权不敢像现在这样欺负眉儿,逼迫她的一双儿女!

????“我娘是被蒋家人害死的,虽然我还没找到证据,不过总有一天会找到的。”蒋阮道:“我娘从来就没有恨过赵家人,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经常跟我说起赵家的事情。”

????蒋阮看着赵光:“我与蒋家有一笔血海深仇要报,但眼下,只希望将军能够与我做这一笔交易,救救我的大哥。”

????她不确定赵家人对赵眉的感情究竟有多深,说了这么多,也不过是想要让赵光觉得内疚,这一笔交易瞧着很是划算,可赵家人向来固执。如果赵光有了悔意,就会答应她的帮忙。她扫视了一眼厅中,赵家父子眼中都含着愤懑之色,显然被她激起了对蒋权的愤怒。除了一个……。蒋阮对上赵元风探究的眼神,淡淡的微笑着。

????是的,就是这样。赵家人再疼爱赵眉,赵眉也已经死去多年,死去多年的人,还是忤逆了父母断绝关系的人,感情会不会淡?

????蒋阮不知道。

????她只能凭借着脑中赵眉曾经说过的有关赵家人的话,一点点的谋夺人心。

????赵家父子除了稍显平静的赵元平,俱是眼眶通红,他们都是性情中人,蒋阮说的又是赵家从小最疼爱的小女儿,自然郁愤难当。再看蒋阮所言,虽然她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可庄子上,被继母陷害这些事情,又怎么会轻松的了?蒋权夫妻二人连赵眉都敢害,连蒋信之都敢杀,蒋阮活到现在,不知经历了多少凶险?

????赵光目呲俱裂。

????蒋阮静静的看着他:“将军,这笔交易,做,还是不做?”

????“不做如何?”赵光问。

????“我会停止施粥,将军既然得了陛下的赞誉,又不想付出什么补偿我,总不能白白的讨了便宜。至于守备大人的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守备大人不是天天都这么好运的。”

????赵光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大笑道:“好!”

????起初他觉得这个小姑娘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小小年纪又令人捉摸不透,心中很是狐疑。如今知道了赵眉的事情,心中又悔又恨,对蒋阮的怀疑散去,只当她是自己嫡亲的外孙女。怎么看怎么好?进退得意,行事大方,况且聪明才智也是数一数二,他们赵家的女儿,就该有这般气度!

????“叫什么将军,”赵光冷着脸道:“叫外祖父。”

????蒋阮挑了挑眉,从善如流:“外祖父。”

????赵光这么一表态,赵元风首先蹦了起来,走到蒋阮身边,道:“你真是我外甥女。”说完打量了一番,摇头道:“哎,长得倒是比眉儿出众,性子却没眉儿可爱。”

????赵眉温柔,她可不是什么温柔的人。

????赵元甲和赵毅自然也是高兴地,唯有赵元平不动声色的坐在原地,又将蒋阮打量了一番。

????正说着,几个声音从大厅后传来。

????“玉龙,别跑了。”

????“连爹都猜不透今日那个贵人是谁,我自然要去看看,母亲,祖母,你别跟着我。”

????“二哥,等等我,我也去。”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紧接着,一边的帘子掀起,走出两个少年来。

????俱是十四五岁的模样,个子稍高些的清俊文雅,和赵元平有些肖似,个子矮些的神采飞扬。两人看见厅中站着一个美貌少女,俱是愣住了。

????“玉龙,飞舟。”厅中又走出两名秀丽妇人,温柔的唤着,瞧见蒋阮也是微微一愣,最后走出来的却是温柔贤惠的苏氏。她笑道:“这两个小子,拦也拦不住。”

????赵毅拉着蒋阮走到苏氏身边:“祖母,你看这是谁?”

????苏氏年过不惑,眼睛却还是好得出奇,远远看见蒋阮的时候就是身子一颤,待赵毅将蒋阮拉过来走到面前,看的更清楚,顿时泪如雨下:“我的眉儿!”

????她一把搂住蒋阮。

????蒋阮温柔的任她搂着,赵眉去世后,就没有人这样温柔的搂过她了,苏氏的怀抱,也让她不由得有了一丝恍惚。

????赵玉龙走到赵元平面前,道:“爹,她是谁?”

????赵元平扯出一个笑:“她是你姑姑的女儿,你的表妹。”

????搂着蒋阮的苏氏听闻此话便是身子一颤,慢慢松开蒋阮,泪眼朦胧的打量她。方才的惊喜渐渐退去,她还以为是老天赏赐了她一个机会,让她和那黄泉之下的女儿见上一面。紧接着,另一股喜悦填满了她的心,她道:“你是阮儿?”赵眉刚刚诞下蒋阮的时候,她也是托人打听到的。

????蒋阮点头。

????苏氏瞧着她,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只摩挲着她的手:“真好,长得跟你娘一样漂亮,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赵飞舟站在自己母亲身边,好奇的打量蒋阮。

????苏氏道:“这么多年,还以为再也没机会见到你了,阮儿,你这么出来,你父亲知道吗?”

????如赵家不喜欢蒋府一般,蒋府也不待见将军府。苏氏生怕蒋阮突然过来而遭受蒋权的责罚。

????蒋阮看着这温柔的妇人,外祖母?竟是一点芥蒂都没有。她笑道:“我会自己处理的。”

????见她气质沉稳,举手投足又似大人一般妥帖,苏氏既激动又欣慰:“你娘把你教的很好,很好。”

????听到此话,赵光父子俱是黯淡了神色。

????“阮儿,怎么突然过来了?是原谅了外祖母的错了吗?从前都是外祖母的不好,不该不管你娘和你,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受了委屈?”

????苏氏看起来是被赵家人呵护在掌心中的,便不知道外头的凶险。蒋阮思忖片刻,笑道:“外祖母何出此言,是阮娘未尽孝道,这么多年不曾来看望外祖母一次。我过得很好,蒋府不缺吃穿,也没人委屈我。”

????委屈?她自会慢慢报复回来的。

????见蒋阮隐没了蒋府那些事情,赵光父子心中都是微动,苏氏自从赵眉死后这么多年便郁郁寡欢,若是知道蒋阮兄妹受的苦,必然心中痛苦万分。蒋阮却只字未提,到底是照顾了苏氏的心情。

????她微微一笑:“我这次过来,只是专程来看看外祖一家的。”

????------题外话------

????外祖一家全是男银_(:з」∠)_其实赵眉挺幸福的昂,这么多哥哥弟弟给她撑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