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二章 林中死局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春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大锦朝的春日却没有因为春雨而带来勃勃生机,反而笼罩在一层沉沉的阴郁中。好在城中的施粥一直未停,而有的善良的富商也纷纷加入捐粮的队伍中,京中的城守备军增加了一倍,闹事的流民少了许多,除了日子仍旧艰难外,其他的和洪涝灾害前没什么区别。

????百姓吃不饱穿不暖,更加不会留意朝廷中的大事。不过即便是这样,关将军班师回朝的事情还是成了最近京城街头巷尾谈论最多的话题。关良翰领着的这只骁勇善战的军队,今日夜晚便能到京。

????百姓嘴里的关良翰此刻却在东风楼里捧着新酿的关山晴雪喝的欢实,一边的莫聪看着他道:“二哥,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今日回京,你真不做个样子?”

????“假模假样,”关良翰嗤之以鼻:“我早就回京了,做什么样子,再说都到了晚上,谁会留意这些。庸人自扰。”

????莫聪耸了耸肩:“雨下的这样大,不知他们此时到了哪里,能不能按时归京。”

????“放心。”关良翰抹了抹嘴:“我手下的人不是软柿子,再大的雨都没关系,此刻他们应该到了乌林道。”

????乌林道不是官道,官道前些日子被涨上来的大水冲毁了,马儿过不去。乌林道连着大片的乌木林,绵延千里,地势复杂,树木葱葱叠叠,一不小心很容易迷失方向,林间还有野兽出没。不过一整只军队在此,倒也无妨。关良翰仰头往嘴里灌酒,含糊道:“安心等着吧。”

????蒋府里,蒋阮正坐在窗前望着雨水出神,不知为何,今日一大早心中便心神不定,虽强自按捺下去,仍旧有些心不在焉。

????连翘匆匆忙忙跑进来,道:“姑娘,奴婢瞧着一个脸生的婆子进了妍华苑,出来后似是十分高兴,妍华苑里的人也喜气洋洋。”

????蒋阮眼睛一跳:“你可看清楚了?”

????连翘点点头。蒋阮道:“我立刻要出去,白芷,连翘跟我走,露珠你留在府里,那边问起来,就说我与文小姐一同出去挑首饰了。”

????露珠点头,道:“姑娘小心些。”

????夏研这几日忙着自己的事情,无暇顾及到蒋阮,或许认为蒋阮翻不起什么风浪来,待蒋信之一死,蒋阮更加不足为俱,是以对她十分宽和。蒋阮和董盈儿几个的关系也变得亲密了起来,偶尔拿这个借口出门,也是十分便宜。

????蒋阮三人出门,白芷去寻了辆外头的马车,三人直奔将军府。刚一到将军府门口,便看见赵毅,赵元风带着一众侍卫正要出门。建了蒋阮,赵元风也是微微一愣,随即开口道:“爹在夏家安的眼线传消息回来,夏家人今天一大早就去了乌林道。”顿了顿,他继续道:“李家也参与了此事。”

????蒋阮挑眉,赵毅也跟着道:“祖父不方便出来,我和三叔一起,这些人都是赵家军,为了掩人耳目才装成这样。表妹你现在府里等等,我们一定会把信之救回来的。”

????蒋阮摇头:“我和你们一起去。”

????不等赵毅开口,赵元风断然拒绝:“不行,太危险了,你留在这里。”

????“三舅舅,如果我不去,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事情十万火急,三舅舅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我能保护我自己,若事情真的凶险到了连我也保不住,想来就更加棘手,我和哥哥死在一起也是福气。”她语气淡漠,更有种对生死漠然的拒绝,教赵元风不禁心下一沉,再看蒋阮心意已决的模样,想起昨日赵光评价蒋阮的话,心下一横:“好,不过你要小心些。刀剑无眼,若你真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你死去的娘亲交代。”

????蒋阮微微颔首,赵毅犹豫了一下,没办法便从后面牵来一匹马,问:“表妹,可会骑马?”

????蒋阮不等他说完,便一脚踩上马镫,一个漂亮的翻身,端端的坐在马上,随机拿过斗笠戴在头上。利落的姿势令周围的侍卫都不禁眼前一亮。上一世宫中来了个会骑马的西域美人,马术漂亮的出奇,后宫中便掀起了一场骑马的热潮,可惜她从小就无人教习马术,最后是宣离亲自教习的马术,虽然不算特别出众,可为了令他刮目相看,蒋阮夜以继日的练习,到底也成了其中的佼佼者。重活一世,没料到第一次展示马上功夫,却是为了救蒋信之。

????白芷和连翘不会骑马,不能跟去,只能留在将军府等待,俱是有些担忧的嘱咐蒋阮:“姑娘,一路小心。”

????时间紧急不能多留,赵元风一样马鞭:“走吧!”

????一行人跃马扬鞭,朝城外奔去。马蹄激起的水花一路,迸溅出清脆的响声。

????赵毅和赵元风起初还有些担心蒋阮,毕竟姑娘家身子骨娇弱,这样快速的马上颠簸恐怕有些吃不消,可蒋阮一路上却没显出不适的表情,便放下心来。马儿跑的更快了些。

????再说莫聪和关良翰刚下了东风楼,见萧韶在底下便打了个招呼,正要说话的时候便看见一行人骑着马奔驰而过。激起的水花溅到了莫聪身上,莫聪往后跳了一步,怒道:“喂,本少爷的衣服都弄脏了!”

????关良翰哈哈大笑:“男人嘛,做什么斤斤计较,咦,那不是赵元风那小子?”

????萧韶微微怔住,顺着关良翰的目光看去,一眼就看见马上队伍中一个纤细的身影,在一众大汉中显得尤为醒目。虽然戴着斗笠,可是看看身边骑马的赵元风和赵毅,再想想最近调查出的蒋家嫡女频频进入将军府,便不难猜到马上人的身份。

????“他们这是去干什么?”关良翰沉吟道。

????“他身后的人是赵家军。”萧韶提醒:“打扮成侍卫的样子。”

????“私自用兵?哟呵,赵家这小子不怕死了?”关良翰乐道。

????萧韶皱了皱眉,突然转身就走,关良翰见状,连忙跟在他身后问道:“老三,你去哪儿,我还有事跟你说。”

????萧韶走到楼下拴马的地方一边解开马缰绳一边道:“回头说。”

????关良翰看着他:“你想跟着赵元风?”

????萧韶没有说话,只是一心一意的只顾自己动作,算是默认,关良翰突然哈哈大笑:“有意思,我也想看看赵家那小子到底在搞什么,老七,去把我的马牵来。”说罢拍了拍萧韶的肩:“我跟你一起去。”

????莫聪不情不愿的把关良翰的马牵过来,问:“二哥,三哥,能不能带我一道去?”

????莫聪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就是骑马。年纪小的时候有一次骑马被马从马背上摔下来,在床上养了三个月,是以再也不肯单独骑马。

????萧韶道:“不行。”

????莫聪摸了摸鼻子,听关良翰也道:“你就乖乖留在这里。”说罢翻身上马,再也不看莫聪,一扬鞭,马儿顿时跑了开去,莫聪在后面气的面目铁青,却也无可奈何。

????两匹马一前一后跟着前面人跑去,关良翰追上萧韶的马,面色一变,神情严肃的问道:“老三,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萧韶和将军府的人平日里没什么交情,总不能是追上去叙旧,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同为武官,关良翰常年不在京,也想知道赵家是否有什么秘密。

????萧韶闻言,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淡道:“他们走的是出城的方向。”

????“是,那又怎么了?”关良翰问。眼下只有进京的流民,没有出城的百姓,比起外头来,京城已经好太多太多了。而且赵元风叔侄带着装成侍卫的赵家军,一定是有别的什么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关良翰虽然远在边疆,同朝为官却也能摸清一些同僚的性子,赵元风这个赵家的三少爷,平日里莽撞冲动,却也不是个挑食之人,且赵家家风严谨,军风也一样,不可能随意将士兵拿去做其他事情。

????“你的军队,眼下大概在什么地方?”萧韶问。

????“官道毁了,应该是乌林道,我是从乌林道回来的,算行程,应该马上就要经过乌林道了。”关良翰道,随即想到什么,惊讶的看向萧韶:“老三,你该不会说赵家是冲着我的军队去的?赵家和我关家军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如今只有你和老七知道我回京的事情,赵家去乌林道总不会是迎接我,一定不可能是冲着我。”

????萧韶摇头:“不是,和你没关系。”

????“那你是什么意思?”关良翰被他说的更加迷惑。

????萧韶夹紧马肚子,马儿箭一般的往前冲去,他垂下长长的睫毛,道:“我也说不清。”

????连日来的雨水将沿途的路冲的泥泞不堪,山石倾滑更是给路程平白增添了许多难度,三日的脚程定是要五日后才能到。关家军连日来赶路,士兵也已经有了些微的疲惫姿态。前方就是乌林道。雨水冲垮了官道,乌林道中丛林密布,容易迷失方向,更是连绵不绝。军队留在乌林道前方停下休息。

????关良翰不在,整个军队听从蒋信之的指挥。有兵士热络的与蒋信之招呼道:“副将,坐下来吃点东西吧。”

????蒋信之笑着摇头:“不必。”

????那兵士便不再多言。从小小的烧饭兵到在战场上有一方天地的副将,蒋信之用了整整五年时间。蒋家人重文轻武,他从小又是读四书五经长大的,从来不曾习过武,然而直到连自己妹妹都保护不了的时候,才明白百无一用是书生的道理。就算到了军营,最初也受过不少冷眼,战场上刀剑无眼,以他这样的资质,能保住一条命已经是上天眷顾。然而蒋信之终于还是走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他摸了摸马儿的头,心中竟有些怯意。当初决定从军也是一时少年意气之下,后来上了战场后身不由己,竟是五年不曾回京。如今想来,将蒋阮放在蒋家那样吃人的境地下,实在不是一个好的主意。这些年,他也曾换过名字偷偷让人给蒋阮带信儿,却从来没有回音。越是离京越近,蒋信之心中就越是担忧起来,这么多年过去,蒋阮会不会过的不好,会不会遭遇不测。赵眉去世后,夏研便是个面甜心苦的,蒋权又向来不喜他们兄妹,蒋阮孤家寡人,会不会被蒋府的兄弟姐妹们欺负。越是这么想,蒋信之心中便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有一种莫名的烦躁在渐渐升起。

????他想的出神,身边的马儿低下头来用嘴拱着他的身体,前蹄有一下没一下的刨着地面,蒋信之笑道:“知道了,黑风,这就带你去饮水。”

????一路走来没有水源,地上的水混合了太多死畜和泥巴,唯恐喝了生病,水都留给了虚弱的兵马,黑风早已口可多时。乌林道林中有一条小溪,蒋信之便嘱咐身边一个兵士:“我带追风去打点水回来,你让弟兄们先在此歇歇,我速速回来。”

????兵士领命离去,蒋信之翻身跃上马背,亲昵的拍了拍黑风的脖子:“走。”

????黑风从鼻子里唔了一声,便撒开腿儿朝前跑去,虽说乌林道中容易迷失方向,但老马识途,蒋信之倒也并不担忧。

????黑风没跑几步,眼看着前方出现一道蜿蜒的小溪,因着是在乌木林中,结实密布的树枝挡住了大部分雨水,是以远远的见那小溪晶莹剔透,完全没有被泥土弄脏,蒋信之一喜,黑风却就在这时停了下来。

????蒋信之只道是马儿累了,便拍了拍它的头:“马上就到了,黑风,再往前走走。”

????黑风鼻子里喷出几口气,重重抬起前蹄又落下,竟是不肯再往前走一步,蒋信之正在诧异,黑风已经焦躁的在原地踏起步来。

????黑风是上过战场的战马,到底有几分灵性,蒋信之心中狐疑,不动声色的抚了抚黑风脖子上的鬃毛,黑风感受到了蒋信之的安抚,渐渐平息下来。蒋信之凝住眉眼,只听“嗖”的一声,林间传来破空之声,蒋信之猛地伸手,唰的一下将拿东西接住,竟是一根箭矢,上头缚着一个红布包。蒋信之狐疑的将红布包取下来打开,便见里头有半块琥珀。他一愣,随机紧紧地攥起双拳来。

????赵眉在世的时候,曾有两块半月形的琥珀,两块琥珀分民是完整地两块,偏偏又能拼凑成一整块,琥珀中凝着的蝴蝶,也恰好是每一块中半面蝶翅,浑然天成,栩栩如生。赵眉将琥珀做了项链,一块给了蒋信之,一块给了蒋阮。眼前的这块琥珀,分明就是蒋阮身上的那块!

????有人拿了蒋阮的东西。虽不知目的为何,但却与蒋阮有关。

????蒋信之双手抚上自己脖子间的琥珀,双眼一眯,顷刻便散发出一种戾气。

????此地里兵马休息的地方十分近,可再深入,就可能有未知的危险了。

????林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便见丛林深处有一块衣角飞快闪过,径自朝密林中间去了。

????蒋信之狠狠一拍马肚子:“驾!”

????无论是不是阴谋,对方拿蒋阮威胁他,他就不能无动于衷,甚至不能去给兵马捎信。此刻蒋信之心中如同在烈焰中走了一遭一般,满满的都是急躁。

????黑风感受到了他的愤怒,即便不愿意往前,仍是长嘶一声,跟着冲进了密林之中。

????乌木林地势本就复杂,蒋信之也是头一遭走此地,偏生前方那人功夫极好,专挑崎岖狭窄小路往前走。黑风跟着向来,越往林中深处,乌木生的越是高大,几乎要把整个天空都遮蔽了一般,看不到几丝亮光,黑沉沉中,前方那人影子一闪,突然失去踪迹。

????黑风骤然停下来,蒋信之端坐马上,一动不动,林中寂静的出奇,从离开小溪到此地,已经不知道离兵马有多远了。

????而前方人的消失,只能证明这是一个圈套。

????是谁设下的圈套,为的又是什么?

????蒋信之神色平静,焦躁之色散去后,心中的担忧散去,竟是有几分庆幸。

????既然证明是一个圈套,蒋阮也许就是安全的。

????他缓缓地抽出腰间佩刀,刀锋出鞘,三尺青锋映照出他的影子。年轻的副将眉宇间自有杀气,到底是在战场中见过血腥之气的人。

????“唰”的一声,蒋信之刀锋往前一横,与此同时,身子猛地伏下,堪堪避过身后之人的偷袭。他瞬间调转马头,瞧着眼前一溜侍卫打扮的陌生人。

????一共五名陌生人。

????他驾着黑风往后退了几步:“谁派你们来的?”

????“蒋公子,识相的话,留下自己的性命,好让我五人回去交差。”其中一人道。

????蒋信之冷笑一声:“不知死活!”说完,身子乍然而起,从马上跃下,提刀对准面前的一个陌生人。

????那陌生人来不及避退,虽极力躲闪,仍是被蒋信之的刀锋划伤手臂,几人都没料到蒋信之功夫如此精炼。对视一眼,再不多说,一拥而上加入战局。

????------题外话------

????最近忙东忙西都没咋留题外话,感谢各位亲爱滴送的花钻和票票~哈哈哈才发现封推……。还没来得及换个封面就封推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