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九章 逃犯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信之方跟着打了胜仗的关良翰进京,就又立了如此大的功劳。

????虽然关良翰私自调兵是违背律令,可百姓性命重于天,事有轻重缓急之分,朝廷迟迟没有降下责罚的旨意,皇帝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罪不掩功。

????关良翰身经百战,又有大锦朝战神之名,这些对他倒不是很重要。但横空出世的蒋信之却不同,本就年纪轻轻升了副将,此事又如锦上添花,有心之人便猜测,蒋信之日后必然仕途扶摇直上,没想到蒋家世代文臣,却在蒋信之这里出了一代武将。

????于是这几日蒋府门前车水马龙,无不是前来巴结蒋权的。

????蒋权暗中抹了把汗,宰相府全家已经被押入大牢,此事凶多吉少,就算最后侥幸被放出来,李家要想恢复到从前荣宠无限的局面,怕也是很难了。而八皇子势力受损,此时此刻朝中上下都不敢轻举妄动,便是夏家也没了动静。

????蒋府依靠夏家,夏家依仗宣离,宣离若是有什么问题,蒋府自然也就没了前程。蒋权本为了这事忧心忡忡,谁知半路杀出个蒋信之,愣是让已经有了倾塌之势的蒋府又出现一片繁花似锦的局面。

????他一边应酬前来巴结的同僚,心中却是十分复杂。若说给蒋家带来荣耀的是蒋超便罢了,偏偏是蒋信之。蒋信之如今的确瞧着给蒋府带来不少好处,可刚一回来便目中无人,若真的得了皇帝的另眼相看,日后岂不是要在蒋府翻了天去。这个嫡长子,从前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如今一日比一日本事,若是日后蒋府家业全部落在他手中,哪里还有蒋超和蒋素素的余地。想到此处,蒋权眼中便划过一丝郁色。

????蒋权心情复杂,自有人心情比他还要糟糕。自从波昌水库一事后的几日,妍华苑和素心苑中打碎的杯子碟子迅速增多。夏研恰好受了风寒卧病在床,府中下人便悄悄传言,夏研是被蒋信之再次立功给气病了。

????传言越多,也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京城大街小巷,众人就议论纷纷,说,看啊,原来当年名动京城的才女夏研,进了府后还是免不了成为一个小肚鸡肠的妒妇。平日里端庄大气,宽容容忍的态度都是装出来的罢。否则蒋大少爷一立功,怎么就气的生病了?

????这话来来回回的传,最后又传回了蒋府中,几乎是第二日,夏研的病就好了。

????夏研的病好了,蒋超却又病了,关在自己的院子中闭门不出。

????连正房都成了这副模样,于是蒋府里的其他姨娘和女儿在遇上蒋阮时,就显出一点忌讳来。

????不管蒋府里别人是什么态度,蒋信之兄妹却是怡然自得,若说府里还有一个人高兴,那就是蒋老夫人。

????蒋老夫人一直缠绵病榻,到底是花甲之人,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听到蒋信之升了副将回来就已是十分高兴。可蒋信之回京后军中事务繁忙,蒋老夫人身子也没好利索,好容易这一日能下地走走了,就迫不及待的叫蒋阮兄妹前来。

????桂兰院中,蒋老夫人满意的看着面前器宇轩昂的年轻人。她年纪大了,从前最宠爱的无非是自小养在跟前的蒋超,可近来蒋超却令她频频失望,倒是这蒋信之,突然打了胜仗归京,令她刮目相看。

????相比蒋老夫人的热络,蒋信之却显得有礼而生疏。客气有余,亲近不足。一来二去,蒋老夫人也看出了蒋信之的态度,脸色渐渐就不如方才那么和蔼了。

????而蒋信之也是在军中磨砺过的人,对于蒋老夫人故意的沉默视而不见,蒋阮就更不说了,只含笑不语。蒋老夫人明里暗里提醒蒋信之要多多相助蒋家,若可以,也帮帮蒋超,左右蒋府日后都是他来继承,蒋超好歹是他弟弟。

????蒋信之却是不动声色的将话推了回去,打了个太极,最后什么都没应承下来。

????蒋老夫人一生精明无比,遇上蒋阮两兄妹如此油盐不进,心中自然有些不悦,再寒暄几句,态度渐渐冷了下来。便挥手只道是困了。

????待蒋阮走后,她才对身边的彩雀道:“原以为是个宝,却是个不识时务的。”

????“大少爷是对夫人有怨,过了这阵怨气,自然就好了,横竖还是一家人。”彩雀劝道。

????“哪里是怨,分明是仇。”蒋老夫人深深叹了口气:“随他们折腾吧,夏研也该吃吃苦头了。”她虽疼爱蒋超,却也不是非蒋超不可。蒋权到底不是她亲生,她只要护着蒋府荣华就好,蒋府未来的当家人是蒋超还是蒋信之,于她来说,其实没什么不同。

????蒋阮与蒋信之走出桂兰院,蒋阮道:“祖母应是对你生气了。”

????“我不稀罕蒋府的位置。”蒋信之声音沉廖:“更勿用提帮助。”

????“最好不必。”蒋阮笑道。

????因为蒋府,日后总归是要倾塌的。垂死的人,何必又去费心生前繁花似锦。

????正说着,却见花园从中露出一丝衣角,蒋阮微微一笑,突然提高声音道:“祖母既然要承认大哥是当家人,自然就是祖母的心意。大哥须得好好思量。”

????蒋信之微诧,看蒋阮的表情似是明白了什么,跟着笑道:“正是。”

????花丛中衣角飞快一闪,蒋阮和蒋信之对视一眼,都笑了。

????蒋府两兄妹优哉游哉,自然也有不那么悠哉之人。譬如被查封的宰相府,关在牢里的李家人。

????宰相府中所有人都被官差抓紧大牢,偏偏漏了李安一人。李家二少爷畏罪潜逃,全京城大肆搜捕,都没有搜到他的影子。这是京中大事,是以每日都有捕快在京中搜人。

????李府二少爷自小聪明绝顶,却不知躲在了什么地方,只是以他的谨慎,怕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抓到。

????而京城贫民小巷中,一间脏兮兮的客栈摇摇欲坠,连日的雨水已经将客栈的屋顶都掀翻了一半。风雨飘摇中,似乎下一秒客栈就要倒塌。

????一名灰衣人走了进来,掌柜的正伏在桌上小憩,没料到这个时辰还有人来,忙客气的迎上去:“客观,住店还是吃饭?”

????“一间中房。”灰衣人掏出一小块碎银:“饭菜送到屋里。”说罢抬脚上了楼。客栈年久失修,又处在贫民窟中的暗黑小巷中,富人不屑住这样的店,穷人无钱住这样的店。所以店里的客人极少。

????那掌柜笑着应了,上楼去给这灰衣人找房。

????找到房子,掌柜的便下楼去了,灰衣人将门关上,慢慢的脱下灰扑扑的外衣,脏兮兮的外衣下,却是一张俊秀脸,只是神情却是有些狰狞的阴郁。

????这人正是李安。

????向来聪明绝顶,又傲娇自负的李安,如今却只能如一丧家之犬一般东躲西藏,逃避官府的追捕。从小到大,无人不捧着他,说他是宰相府的希望,他不屑李杨一般眠花宿柳的纨绔,也看不上李栋整日只晓得荒淫享受。

????他要做人上人,享受别人崇拜的眼光。事实上,他也的确做到了,所以他也就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败得这样惨,尤其是,还是败在一个十一岁的丫头手上!

????这几日,他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细细想了一番,终于确定,此事就是蒋阮所做没错。他难掩心中震惊,蒋阮自阉了李杨开始,似乎就是在有计划地一步一步针对李家,不管她到底为了什么,这样**裸的挑衅,还让宰相府吃了如此大一个亏,让李安如何甘心!

????尤其是,最近市井上已经传出消息,说皇帝见了宰相府中珠宝无数,甚至比国库还要充盈,龙颜大怒,已经有了杀心,要不日就将宰相府满门抄斩。

????此话虽是市井流言,来源却是宫中。且说的真真假及,教人摸不清虚实。李安自己也清楚,就算是为了令国库充盈起来,皇帝也很有可能要了宰相府的性命。

????可这样一来,宰相府就再也没有翻身之地了!

????不行,必须做点什么。不能坐以待毙,不能看宰相府就因为一次小小的水库就这样倾塌。

????他已经打听到了消息,京中雨势未停,富贵人家常常去京中最有名的寺庙——宝光寺祈福。

????而蒋阮后日就会同蒋家其余小姐前往,顺便捐助香火钱。

????宝光寺处在离城中很远的穴宜崖,山高谷深,路途遥远,正因为如此,才香火旺盛,人们认为这样显得心诚。

????而蒋府所有小姐前往宝光寺,无疑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他必须赶在皇帝对宰相府做出决定之前扳回一句,此事须得从蒋阮身上下手,可如今他不能光明正大出现,更无法接近蒋阮。

????唯有先将她掳了去,然后……让她自己承认一切都是阴谋。

????李安自小以计谋伤人,从来没有做过如此直接的决定。可,这是唯一的办法。

????这也是他第一次自己出手,他相信蒋阮插翅难逃。

????慢慢的,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铜牌样的东西,那东西巴掌大小,做的精致无比,李安将铜牌紧紧握在手中,然后缓缓笑了起来。

????------题外话------

????总算更够今天的一万二千字了,大家的催更票茶茶都会尽量满足~因为不想让大家的钱白白浪费掉,但素……四张轰炸犹如**…。咳,请温柔一点,我很乖的~真的更不动啦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