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章 天罗地网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京中这场春雨,眼见着就要停了,突然雨势加大,原先的希望便如破碎一般,教人失望不已。百姓们整日求神拜佛,希望上天不要在继续惩罚大锦朝,然而天不从人愿,雨势依旧没有减缓。

????夏研提出想令蒋府女儿家前去宝光寺祈福,一来是每年恰逢这个时候,蒋家的确会去宝光寺捐些香火钱,来寻求佛祖庇佑。二来则是,宝光寺作为京中最有名的寺庙,本身十分灵验,尤其是头柱香。每年无数人为了头柱香争执不已。今年则是因为雨水的原因,倒是没有往年那般争执的局面。

????夏研提出这个要求时,蒋阮十分爽快的就应了。露珠紧张道:“姑娘,她定是不安好心,姑娘怎么就应了?”

????宝光寺山高谷深,一路上不乏险路,如今雨水冲刷,更是泥泞不堪,行路如此艰难,原先的富贵人家都望而却步,夏研却提出去上头柱香,必然不是那么简单。

????“无事。”蒋阮微微一笑:“蚌壳过于严实,自然无从下手,如今主动打开,怎么能不抓住机会?”

????露珠打听到夏研上午曾出去过一趟,直到晚上才回来,回来的时候神色似乎有些异样,径自去了素心苑,与蒋素素说了大半天话才回了屋。

????“蚌壳?”露珠一愣:“姑娘是要……”

????“明日你也跟我一道出去。”蒋阮令她附耳过来,低声吩咐几句。露珠听了,神色变了几变,道:“姑娘不可,这太危险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蒋阮道:“况且,这也不是全无把握的事。”

????露珠咬了咬唇,终于横下心来,道:“奴婢听姑娘的。”

????蒋阮微微一笑,面前的热茶冒出袅袅青烟。宝光寺这个地方,今生她还是第二次去。第一次是在五年前,那个时候她也是想要争夺头柱香,企盼赵眉的病能快些好起来。然而那柱头香到底是没有争到,赵眉的病情也没再好起来。

????这一世,她不信神佛,偏就要在佛门圣地,开始这一场血腥的复仇。

????李安?她慢慢低下头,茶水热气袅袅,遮住她的面容,唯有一双清润的眼中厉芒一闪,红润的唇微微一勾。

????慢慢等着吧。

????慧觉这几日过的分外安逸。

????关良翰为了保护他,请他在关府里居住,随性还拨了侍卫给他。慧觉虽然不解,心中猜测关良翰与蒋阮背后之人定是一人,倒也没那么多隐忧。水库一事过后,他在京城中声望极高,许多名门贵族都以能请他上门为荣。可蒋阮却吩咐人传信给他,让他低调行事,最好减少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次数。

????慧觉先是有些不满,而后明白过来,人们敬神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神秘。如今他越是声望楚楚,越是要保持神秘。蒋阮说,若要成大事,不可贪图小利,谨小慎微,日后当有大富贵。

????慧觉如今将蒋阮的话奉若珍宝,自然应从。平日里都在关府中默禅,这些日子极少出门。这一日,他正站在窗前擦拭木鱼,就看见关府花园的长廊外,关良翰追着一个黑衣青年匆匆走出门,一边走一边喊:“老三,你干嘛又用我的兵?不行,绝对不行,你当我关家军是什么了?他娘的!你给我站住!”

????慧觉奉行非礼莫视,非礼莫听的原则,便将窗户啪的一声关上了。

????门外,萧韶终于停下脚步,关良翰步子迈的太大,差点撞到萧韶身上,跳起脚来骂道:“你他娘的怎么回事?快把兵符给我!”

????萧韶手里的正是关家军的兵符,关良翰伸手去抢,萧韶身子一侧,两人交手几次,关良翰无可奈何。

????他收回手,道:“老三,你是不是把我的兵都当成你家的了?你三十万锦衣卫放在那里干嘛?”

????“锦衣卫不好出面。”萧韶道:“借你兵符一用,用完还你。”

????“不行,”关良翰正色道:“上次水库的事就替你背了黑锅,这次你又要干什么作奸犯科之事?陛下要是怪罪下来,我他娘又有倒霉日子要过了。”说罢他看了看萧韶,突然道:“不过你我既然是同门师兄,我这个二哥一向是十分大方,你要是告诉我今日要去做什么,我就把兵符借给你。不然,你就是拿了兵符,我也能想办法让你支不动他们。”

????“借你兵去追李安。”萧韶道。

????“李安?”关良翰道:“你知道他在哪儿?你追他干嘛?”

????见萧韶不说话,关良翰似乎是想到什么:“陛下给你的任务?”

????萧韶将兵符收起来,转身就走:“多谢。”

????“喂,我还没说完!”关良翰怒道:“这么大的事儿,我也要跟去,老三,你给我等等!”

????声音渐渐远去。

????这一天早上,蒋阮起了个大早,三个丫鬟都早早的起来。服侍过蒋阮用过饭,连翘就开始为蒋阮挑衣裳,白芷道:“今日是去祈福,便找件素淡些的吧。”

????挑到最后,连翘为蒋阮选了件普蓝色提花雨丝锦交领琵琶襟长袄,外罩一件碧色底撒花缠枝花素面披肩。见惯了她穿大红大艳的衣裳,穿这样素淡的,加上她不笑时候神情的寡淡,便有了一丝冷素之态。

????露珠一边给蒋阮梳头,一边道:“姑娘,今日怕是诸多风险,要不找一两样防身的东西如何?”

????蒋阮点头,露珠为蒋阮梳起的发髻中,插得尽是锋利的发簪,簪子头俱是尖尖长长,也能算得上一件武器。

????最后走的时候,白芷想了想,便从桌子底下的抽屉中抽出一把匕首,这匕首的把手是镶了一层银边,上面缀着几粒珍珠,本是用来欣赏收藏的,白芷瞧了瞧有些发钝的刀尖,还是递到了蒋阮手中:“姑娘且拿着,总好过没有。”

????蒋阮掂了掂,便将匕首揣进袖中。四人刚一出府门,就看见停在一边的马车。

????蒋丹、蒋俪和蒋素素挤在一辆马车上,蒋超单独一辆马车,她的马车却是单独留了出来。

????蒋阮询问的看向一边的夏研,夏研温柔道:“阮儿你是蒋府的嫡长女,身边带着的丫头又多,放在其他马车里恐怕不能服侍周到,娘特意给你寻了一辆马车来。”

????蒋阮瞧着“特意”给她寻来的马车。马车外表华丽。甚至比蒋素素那一辆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着却是要小些,刚好容她和几个丫头坐下。

????“母亲这样,可真叫阮娘为难。”蒋阮微微一笑:“同是府里姐妹,又怎么好厚此薄彼?”

????夏研笑容更深:“阮儿何必如此说,你们姐妹几人都是好的,只是如今你是大姐儿,自然要拿出气派来。况且眼下也寻不到别的马车了,还是先走吧,免得耽误了时辰,赶不上头柱香。”

????蒋阮笑而不语,正在此时,却听得夏研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母亲多虑了。”

????蒋信之大踏步的走过来,摸了摸蒋阮的头:“既然都是蒋府的姐妹,让阿阮一个人坐一辆马车的确不好,父亲从来仁慈,庶子庶女也是和嫡子嫡女一视同仁的。”

????夏研听到“庶子庶女和嫡子嫡女一视同仁”,脸色青了青,当初赵眉没还没死的时候,蒋权便待蒋素素兄妹比蒋阮兄妹要好得多,如今当着下人的面,蒋信之这般说出来,令她心中一紧。待抬头去看时,蒋信之仍是一副端正轻松地表情,丝毫没有流露出一丝半点的嘲讽。

????夏研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蒋信之兄妹嘴上肉如此不饶人,真令人恨不得撕烂了他们的嘴。

????“可是,眼下确实寻不到马车了。”夏研无奈道。

????蒋信之一笑:“无妨,”招了招手,便见几辆马车悠悠的驶来,俱是和“特意”为蒋阮准备的马车一模一样,一共三辆。蒋信之道:“我寻来的马车,请几位妹妹一道坐上去吧。”

????夏研一愣,心中突然有些发冷,便去瞧蒋信之的脸色,蒋信之神情没什么异常,夏研勉强笑道:“哪能让你这孩子破费。”

????蒋信之一笑:“母亲不必如此,这些车夫都是顶好的,驾起马车来又快又稳,几位妹妹大可不必忍受颠簸的滋味,也能快去快回。”

????蒋阮也跟着笑道:“母亲就别推辞了,难不成是不想接受大哥的心意?”

????众目睽睽之下,夏研被蒋阮这一句堵得哑口无言,拒绝不得,只能咬着牙同意了。蒋素素蒙着面纱,看不清楚表情,率先走向后面的马车。蒋俪自然是求之不得,不用和蒋素素蒋丹同坐一辆马车。蒋丹咬了咬唇,怯生生的看了一眼蒋信之,这才慢吞吞的下来。

????待几名姐妹坐上蒋信之为他们准备的马车后,蒋阮才带着露珠他们上了马车,夏研勉强维持着微笑的表情,只听蒋信之挥了挥手,不知从哪里走来两个高大的侍卫,蒋信之道:“保护好小姐。”

????两个侍卫领命称是。夏研一愣:“信之,你这是……”

????“阿阮几个姐妹独自去那样远的地方,二弟又不会武,府里的侍卫怕是有些不顶用。”蒋信之笑道:“我这两个兄弟都是军中出来的粗人,见过血,杀气很重,有他们保护阿阮几个,我也放心。”

????他说到“见过血,杀气很重”的时候,声音刻意放缓了些,只听得夏研脊背发凉,有些不敢抬头去看蒋信之的表情。

????蒋超坐在马车中,一直盯着蒋信之的一举一动,待听到蒋信之说他不会武还特意找了两个侍卫的时候,只觉得受了极大的侮辱,更是恶狠狠地盯着蒋信之,心中将他诅咒了几百次。

????蒋信之吩咐好一切,蒋阮从马车帘中伸出头来对他笑:“大哥回去吧。”

????蒋信之拍了拍她的头,神情待她是一如既往的温和:“路上小心。”

????蒋阮笑着将帘子放下,待看不见蒋信之后,才靠着马车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对不起,大哥。”

????蒋素素将这兄妹俩的动作看在眼里,眼中闪过一丝嫉妒。蒋信之如今就如蒋府里的一尊杀神,煞气极重,人人都不敢招惹他,生怕激起了这战场上回来的军人的怒气。蒋素素厌恶蒋信之,心中又嫉妒蒋阮有这样一个出色的哥哥护着。曾几何时,她也有蒋超护着,那时候蒋超春风得意,人人都称他是状元郎的才华,她自然也骄傲无比,然而眼下蒋超成为京城的笑柄,蒋信之却摇身一变成为副将,他越是护着蒋阮,蒋素素就越是嫉妒。

????她重重的放下帘子,想起昨日夏研与她说的那些话,面纱下的脸不禁露出一个快意的微笑。

????蒋信之出色又如何,护着蒋阮又如何,今日蒋阮插翅难逃,就算有十个蒋信之也救不了她。

????蒋丹若有所思的看着夏研与蒋信之,突然将马车帘子一拉,帘子后怯生生的表情不见,慢慢的扬起唇角来。

????马车踏在下过雨的石板路上,溅起浅浅水花。目送着蒋阮的马车离去,蒋信之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夏研笑着问蒋信之:“信之,今日不用去军中吗?”

????“将军今日有公务在身,不用我去。”蒋信之道。

????夏研心中焦急,道:“那信之,怎么不去院子里呆着?”

????“今日天气甚好,想在府门口多待一会儿,”蒋信之微笑:“母亲有什么事吗?”

????如今天空阴郁,雨水不停,哪里来的好天气,夏研咬紧了嘴唇,咬牙道:“无事。”见蒋信之半晌都无回去的意思,心中急的不行,一咬牙,回头就往屋里走去。

????待夏研走后,蒋信之脸色一肃,招手叫来两个侍卫,吩咐道:“好好看着府门,有什么人出来,一路跟着,打晕。”

????两个侍卫领命离去。

????蒋信之想起昨夜蒋阮让露珠过来与他说的话,只说要备三辆一模一样的马车,和找两个武功高强的侍卫一路跟着,最后再去赵家。

????他不知道蒋阮要做什么,蒋阮真的想要隐瞒的事情,身为大哥他也毫无办法。而蒋信之不会逼迫蒋阮说出不想说的事情,他相信自己的妹妹。

????但不知为何,今日的他眼皮一直在跳,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他勉强压抑出心中的不安,翻身上马,朝将军府的方向奔去。

????夏研回到了妍华苑中,小厮过来说蒋信之已经离开,夏研立刻站起身来急道:“快,找两个人快去告诉他们,第二辆才是蒋阮,别弄错了人。”

????小厮忙应着出去了。夏研这才坐会椅子,长长舒了口气,琳琅给她递上一杯茶,夏研喝了几口茶,才将心中的惊惶压了下去。想起蒋信之今日的一举一动,总觉得有些不安,问身边的李嬷嬷道:“嬷嬷,你说,他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否则怎么会突然换马车?”

????李嬷嬷安慰她道:“夫人宽心,老奴看那大少爷必然是狡猾无比,想要防着夫人才故此这般做,但夫人的计划应当是不知道的,否则怎么会让大小姐跟着去宝光寺,还只拨了两个侍卫。”

????听李嬷嬷如此说,夏研这才静下心来,道:“我也是这般想的,哼,的确是狡诈,不过今日那个小贱人却是非得栽了不可。军中人又如何,到底只有两个罢了,无异于螳臂当车,说起来这都是蒋阮自作孽,与李家结了如此的深仇大恨,李安此人锱铢必较,又怎么会轻易饶了她?”

????她秀丽的脸上泛起一个森冷的微笑:“宝光寺路途遥远,蒋信之就算得了消息,再赶过去,也来不及了。”

????就在昨日,她突然接到一封信,竟然是李安的。李安在信里直接了当的说要除了蒋阮,需要她的帮忙。夏研心中虽然胆怯与李安这样的罪臣扯上干系,但李安也是玩弄人心的好手,几句话就撩拨的夏研心动不已,只恨不得立刻就将蒋阮撕成碎片。

????夏研本来准备在去宝光寺的途中动点手脚,让蒋阮吃些苦头,李安却说了他的计划,夏研听了,只觉得妙不可言。便将这个机会让给了李安,仍旧按计划让蒋府的几位小姐去宝光寺,可计划,却不是原来的计划了。

????成了,自然是好的,她只管等着坐收渔翁之利,不成,也与她夏研没有一点关系。

????李安的计划大胆疯狂,但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一个罪臣的突然出现,也与她扯不上干系。本来安排的万无一失,谁知道中途出现了一个蒋信之,愣是将马车换了下来,四辆一模一样的马车,难免李安带的人会认错。

????若是错了,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随即又安慰自己,不会的,派去的人很快就能通知到。今日宝光寺一行,蒋阮势必在劫难逃,过去都是因为她运气好才躲了过去,可是如今在宝光寺等待蒋阮的,却是天罗地网,便是有两个武功高强的侍卫也无妨。

????因为,李安带去的,不是一人两人,而是一队士兵。

????真正的,宰相府养在外头的,精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