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二章 不一样的萧韶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嵌明玉蝴蝶花坠子就在地上,白芷正要弯腰去捡,萧韶已经先他一步捡起握在掌中。白芷手指有些微微颤抖,语气满是狐疑:“你怎么会有姑娘的东西?”

????萧韶似也微微一怔:“蒋阮?”

????“这是我家姑娘的坠子。”白芷道:“已经不见好些年了,你怎么会有?”

????萧韶转身看了夜枫一眼,夜枫僵硬的看着他。

????赵元风几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萧韶走到断崖边,出乎众人意料,突然一掀衣角掠下,他动作太快,众人阻止不及,夜枫只来得及吼了一声:“主子!”

????穴宜崖云雾袅袅,唯见山涧密密丛林,清幽静远,却又似乎含着无限杀机。

????夜枫冲到断崖前,神情无比自责,关良翰片刻震惊过后,渐渐平静下来,走来拍拍夜枫的肩膀:“萧韶轻功出众,没有十足把握不会出手。你先回去,赵大人与我一道派兵下去搜寻。”

????他心中虽然也震惊萧韶何以突然就冲下断崖,但也明白这个同门师兄弟从来不是任性而为的人,必然是有了什么事情。夜枫听他这么一说,明白以萧韶的功夫,倒不至于发生什么意外,便收拾了情绪,走回关良翰身边。路过白芷身旁时,又忍不住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白芷听到关良翰说要下去搜寻之时,便松了口气,忙去查看倒在一边生死不明的连翘,心中也狐疑,锦英王与蒋阮非亲非故,何以那坠子却在他身上。那嵌明玉蝶恋花坠子是当初赵眉最喜爱的一副耳坠,是出嫁前从将军府中带来的,一直十分喜爱。那耳坠工艺本就十分精巧,材料也难得,蒋阮渐渐长大后,赵眉便将那副坠子给了蒋阮。蒋阮刚得了这坠子,也是时时刻刻戴在身上,后来不知是哪一次出门,回头后者坠子便只剩下一只。一只耳坠自然不能再戴,就收了起来。后来因为是赵眉的遗物,蒋阮便将仅剩的一只锁在匣子中,时时擦拭。

????如今那匣子里的耳坠还在,另外一只却在萧韶身上,这是何道理?

????白芷怎么也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的还有在场的赵元风和赵毅,在他们眼中,萧韶就是为了蒋阮才掠下断崖的,只是以他们了解的萧韶的性子,断不是这样怜香惜玉之人。若说两人有什么交情,看蒋阮身边丫鬟的表情,却也不像。

????然而疑惑归疑惑,人还是要找的,赵元风一挥手:“我带李安和赤雷军的俘虏回城,毅儿你跟着关将军,去查阮儿的下落。”想了想,他又加重语气补了一句:“务必要找到。”

????蒋阮与他们赵府亲近时间虽然短暂,但赵家人却也真正拿她当将军府的小小姐,身为舅舅他已经是如此心痛,若是被蒋信之知道……赵元风摇了摇头,心中叹息一声,怕是又要出一番大乱了。

????……

????深山丛林,断崖地势太高,中间积雪未化,花了一半的积雪和冰有半尺高,一脚踩下去,仿若针扎般刺骨。

????雨水不停的落下来,风越凉,身子便越觉得冷。

????蒋阮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断崖谷底,身上的衣裳早已被泥泞和雪水弄得脏污不堪,狼狈至极。

????她罔顾周围阴森的坏境,一直走着,直到看见远远的地方出现一个山洞,这才停了下来。

????她紧了紧身上的衣裳,找到山洞的入口走了进去。山洞并不宽敞,洞口有茂密的灌木遮蔽,勉强能挡住一些冷风。

????天气渐渐暗了下来,蒋阮在洞口深处靠着洞墙坐下来,轻轻舒了口气,这才挽起袖子,露出肩上的伤来。

????素色的衣裳早已湿透,紧紧贴在手臂上,隐约闻得见血腥气,用手一拉扯,轻微皮肉撕裂的声音传来,衣服慢慢被扯开,与伤口粘连的地方渐渐现出来。

????深深的一道血痕,皮肉翻了出来,当是不小心下坠的时候被锋利的灌木丛划伤。她本带了伤药,结果不知是不是在跌倒的时候掉了出来,此刻也不知所踪。

????蒋阮任由伤口暴露在寒凉的空气中,眼睛却望着山洞口出神。

????穴宜崖葫芦嘴地势险要,断崖处看云最是风流,尤其是春日早晨,云雾未散,日光先行,站在崖顶看血色霞光铺陈一际天空,风声朗朗,雨蒸雾流,花草芬芳,实在是人间仙境。

????上一世,宣离曾带她来过此地看日出。

????她震惊于那一刻景色的美好,宣离却搂着她的腰向下一跃,她吓得惊呼出声,却听见宣离朗声而笑。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穴宜崖底,也有如此风光。那云雾遮蔽之下并非是乱石嶙峋,反而坡度平整,就算踩空乍一掉下去,也只会掉进离这并不高的石台上。

????她从来都珍惜和宣离在一起的每一时每一刻,尤其是进宫之后,更是时不时将那时的美景在脑中回味。穴宜崖的地势布局,她比谁都清楚。

????也因此,义无返顾的跃进断崖之下,云雾之中,落在石台之上,然后顺着记忆里的路一步一步的往下爬。

????官兵从另一处下崖底,看不到石台,只会一路上叫着她的名字在崖底搜寻。

????她一路上撕裂了自己的裙裾绑在沿途树枝上留作记号,赵家派来的人只要一看见记号,就能找到她。

????她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私自养兵,意图谋反,这个罪名已经足够宰相府罪无可恕了。而她种种径行,未免引人怀疑,只得佯装被李安逼入悬崖之下。这样一来,李安罪名更要多上一条谋害官署家眷,而她,可以干干净净的从此事中摘除,拨开怀疑。

????只是,算计到一切,却没算到她的身子会在这时候拖了后腿,是以才不得不找了个避风的地方躲藏起来。

????她从小体弱多病,被送到庄子上几年被张兰家的虐待,病情更是缠绵,后来因为陈昭那次落入水中,几乎是雪上加霜。这一世她提前回府,在蒋府里连翘和白芷注意着,身子瞧着比往日好了许多,谁知今日一番颠簸,此地又瑟瑟风凉,她本就觉得身子极端虚弱,若是在丛林中等着人的救援,怕是不等官兵到来,自己就先晕了过去,被野兽叼走了。

????不得以找了这么个山洞,虽能稍避风寒,却仍是觉得身子一阵一阵发冷,贴身的衣裳都被雪水浸湿了,此刻又无其他可以取暖的东西,若真要穿着寒凉的衣服冻上一夜,实在是不知道最后会怎样?

????蒋阮揉了揉额心,正要想着要不要去外头再找些石头将洞口堵得严实些,就听见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她神色一变,极快的坐起来,仔细倾听外面的动静。

????脚步声轻微,沉稳,一步一步缓而坚定,却未呼喊,未有其他杂音,不是官兵,蒋阮心下一沉,此地天色已晚,寻常猎物也不会来的地方,到底是谁?

????那脚步声直直冲着山东而来。

????蒋阮的手摸进袖中,临走之时的匕首还在,她紧紧握着那把冰凉的匕首,盯着被灌木丛遮蔽的山洞口。

????一步,一步,一步,步步敲打在她心上。

????脚步声在几步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蒋阮松了口气。

????下一秒,灌木丛噗的被什么东西击开,一个修长的人影出现在山洞门口。

????天色阴沉,已至傍晚,光线模糊中,他的脸清晰的倒映在蒋阮瞳孔之中。

????刹那间,两两对望,一人讶然,一人微怔。

????蒋阮紧紧盯着他,萧韶一身黑色锦衣,长身玉立,本就出色的容貌加上天生自内而外的优雅气度,令这黑暗脏污的山洞也蓬荜生辉起来。

????萧韶也在打量对面的人,少女衣衫紧紧贴在身上,乌发蓬乱,一双眼睛警惕又惊讶的瞪着他。她从来一副温婉冷静,笑着将人玩弄鼓掌之中的模样,如今倒是头一次这般狼狈。

????微微思忖一下,他大踏步走了进来。

????“萧王爷。”半晌,蒋阮回过神来,瞧着他道:“怎么来此地?”

????“天色已晚,此处上路多有不妥,你身体极度虚弱,不可走动,最好留在此处等官兵来。”萧韶淡淡道。

????蒋阮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笑了笑:“萧王爷是要救我?”她心中仍是怀疑,萧韶此人深不可测,心思更是无人能猜度。上次他帮了蒋素素,如今又几次三番的帮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她也看不清楚了。

????萧韶却是转过头看着她,一双漂亮的眼睛如同洒了钻的夜空,自有星光璀璨:“杀敌一万,自损三千,这是你的方法?”

????看她对付宰相府的手段,不动声色,步步紧逼,引蛇出洞,最后一举打下,直叫宰相府再无翻身之地。手段之狠辣,心思之缜密,这样小的年纪,平生之所见,绝无仅有。而此刻看来,便是跃入悬崖,也在她算计之中,这样的计划,算计偏了一分都是掉命的下场,手段狠便罢了,偏还对自己也狠,胆子大便罢了,偏还是这样胆大包天。

????“错了,是杀敌十万,自损三千。”蒋阮纠正他的说法。想到宰相府此刻的绝境,心中微微有快意闪过,然而她知道,这还远远不够,李栋给予她的痛苦,给予沛儿的痛苦,必然要一一奉还。

????萧韶若有所思:“宰相府跟你有何深仇大恨?”

????原先以为她是宣离的人,后来见她步步都令宣离狼狈吃瘪,才知不是,水库一事,矛头更是直指宰相府。不惜宰相府满门陪葬,自然是有深仇大恨,然而他派出去锦衣卫却也查不到,蒋阮和宰相府到底有何过节。甚至于,当初李杨父子去蒋府,才是蒋阮与宰相府头一次见面,何以头一次就下次狠手?真有如此简单?

????蒋阮微微一笑:“无可奉告。”对萧韶,她实在是难以放心,然而刚说完此话,猛地咳嗽一声,身子凉的出奇,脑中一阵晕厥。

????萧韶站起身来,蒋阮还未看清楚他要做什么,便觉得身子一暖,萧韶的黑金雨丝锦鹤氅轻飘飘落在她身上。

????这鹤氅分明极其暖和,却轻的没有一丝重量,倒是十分轻便,因是刚刚从萧韶身上脱下来,还带有他的温度。蒋阮一怔,萧韶走了出去。

????蒋阮拥着他的鹤氅,这鹤氅犹如雪中送炭,方才冰块一般的身子总算有了一丝热气,不过片刻,萧韶又走了回来,却不知他从哪里捡了些干柴回来,山崖中雨水未停积雪未化,要找到不被打湿的柴火比登天还难,萧韶一头一身的霜雪,将干柴放在地上,用火折子点燃。柴火噼里啪啦的燃烧起来,暗色的山洞登时有了光亮,暖融融的令人心生错觉。

????萧韶道:“坐过来,将衣服烤干,否则寒气入骨,日后落下病根。”

????蒋阮也不推辞,便拥着鹤氅走上前在火堆前坐下,果然,一靠近火堆,身子便舒服的紧。她忍不住将双手靠近些,想将手烤的暖和。

????冷不防萧韶突然伸手将她手腕攥住,蒋阮一怔,还未反应过来,萧韶已经飞快的替她把了脉,眉头一皱,放开她的手,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蒋阮见他神情如此,心中诧异,道:“萧王爷有话要说?”

????萧韶摇了摇头,目光又落下她肩上。蒋阮肩上受了伤,行动间虽然忍着,却仍是有些异样,萧韶注意力惊人,一眼便发现其中异常。想了想,便从怀中掏出一个青瓷小瓶扔在蒋阮怀中。蒋阮接过来顿了顿,拔开瓶塞,一股清凉的味道涌了出来,萧韶声音冷清:“金疮药,不会留疤。”

????蒋阮微微一笑:“多谢。”心中却更加狐疑,萧韶这般相助,越发显得诡异,这人行事冷清,何以如此体贴?不过,他竟然会医术?萧韶此人神秘莫测,便是有心要拉拢他的宣离,上一世也莫不清楚萧韶的底细,更勿用提过他还会医术了。

????见蒋阮接了药,萧韶也不多留,起身便出了山洞。像是蒋阮换药他为了避嫌,蒋阮便飞快地用那青瓷瓶的药洒在伤口之上,粗粗的包扎了一下。却不知那药到底是何灵丹妙药,效果好的出奇,伤口不再发疼,有种清凉的舒适感。

????蒋阮放下心来。

????过了一会儿,萧韶重新走了进来,手里抱着新找的柴火和一只剥了皮的野兔。将柴火往地上一扔,挑了两只树枝将兔肉撕好,放在火上炙烤。

????蒋阮怔怔的看着他的动作。

????萧韶烤的很认真,他本来容貌生的极好,此刻恰好在火堆前,火光映着他的侧脸,只觉得秀美绝伦,偏又英气无比,眼若点漆,眉如墨画,薄唇紧紧抿着,便是此刻如江湖草莽一般烤兔子的模样,也是行云流水一般的优雅。黑色的锦衣将他身姿勾勒的修长挺拔,本就冷清入骨,火光却又将他的容色软和了一些,显出一分恰到好处的温润。

????这青年,实在是容貌绝伦,风华无双。

????他将烤好的兔肉递给蒋阮,将蒋阮奇怪的看着他,挑了挑眉,道:“怎么?”

????蒋阮回过神来,盯着那烤的焦熟的兔肉,发出馥郁香气,兔肉正是令人垂涎的金黄色,今日她本就疲乏至极,早已饥肠辘辘,见此美味,也毫不客气的接过来,暂时忘记了对萧韶的警惕,笑道:“萧王爷厨艺甚佳。”

????萧韶烤着自己的那份,长长的睫毛低垂下来,掩住眸中情绪,并不多说。

????蒋阮咬了一口兔肉,道:“萧王爷金尊玉贵,竟也会这些琐事,出人意料。”

????含着金汤匙出身的贵族子弟,不仅会医术,还会做这些事情,蒋阮不由得想到上一世中关于萧韶的传言,十岁老锦英王死后他接手锦衣卫,当初所有人都等着看他笑话,认为乳臭未干的少年只会殆笑大方,谁知他上任后手段铁血,没过多久就在锦衣卫中建立了绝对的威望,三十万锦衣卫对这位少主俯首称臣,人们向来只见荣光不见背后苦楚,萧韶有这份成就,想来应当是很吃过一些苦头的。这般心性坚韧之人,却更让人不可小觑。

????她偏头去看火堆边的青年,不过二十岁出头,身上的沉静却极容易让人忽略他的年纪,那是岁月沉淀过后的沉着,霸气内敛,高傲寓骨,锦衣夜行间自是风流,便是这阴暗风霜之地,似乎也因为有了这个人,而有了一丝安全感。

????然而到底是敌友莫辨。

????萧韶救她,莫非是因为宰相府?

????上一世,萧韶后来是站在太子一边的,宣离与他便是不共戴天,她对付宰相府,就相当于是萧韶的朋友,是这样吗?

????蒋阮轻轻开口,问出一直想问的问题:“萧王爷,为什么救我?”

????……

????蒋府中,此刻犹如乱翻了天去。

????四辆一模一样的马车朝四个方向不同而去,除却蒋阮的马车,其余三辆最后都撞伤了石壁或者高大树木,马车中的人顺着山间滚了一路。

????关良翰派去的人前去救援,蒋俪和蒋丹多多少少都受了伤,却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最后才找到了蒋素素,蒋素素受的伤偏还是最重的。

????蝴蝶和蜻蜓都擦破了额头,蒋素素的那辆马车却是倾倒在一个陡斜的长坡上,马车翻转的时候蒋素素跌了出来,恰好落在一片荆棘丛中,荆棘满是倒刺,身上穿着厚重的衣裳倒是不曾有过什么伤,反而是脸蛋,面纱之下已经愈合的只有一道浅浅疤痕的脸蛋被荆棘刺扎了个千疮百孔,侍卫找到蒋素素时,她已经满脸鲜血,神情恐怖,嘶哑着嗓子大喊救命,状若鬼魅。

????关良翰命人将受伤的蒋家小姐送回蒋家。

????夏研正等的心焦,冷不防见小厮来报,说官兵送了马车回来。心中就是咯噔一下。

????怎么会这么快?便是官府走到穴宜崖那处,也要半天时间。怎么会这么快?

????令她心惊肉跳的显然远远不止这个,小厮道:“二小姐也受伤了。”

????夏研一下子站起身来,待看见蒋素素昏迷不醒的模样,心中又是一阵翻腾,险些晕了过去。

????蒋素素怎么会受了如此重的伤?偏还是伤在了脸上,这要是日后,谁敢娶一个毁容的女子做当家夫人?

????她拉住一个官兵,道:“官爷,这究竟是发生何事了?”

????那士兵见她是蒋府主母,态度倒也温和:“宰相府李安私自养兵蓄意谋反,已被拿下,几位小姐受了伤,将军令我们送回。”

????已被拿下?夏研脸色煞白,李安失败了?这样的精兵,竟然也失败了?不过,她又忽的惶急起来,李安若是真的被拿下,会不会供出她来。一个与朝廷重犯勾结的罪名,她想到便觉得心惊肉跳。

????她小心翼翼道:“怎么会突然造反呢?”

????那士兵见她不去关系府上受伤的小姐,反而来关心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不由得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夏研见状,立刻道:“这歹人造反与我家姑娘有何关系,偏令我家姑娘受了如此委屈,我恨不得扒了他的皮,只教他下大狱才好。”

????士兵不疑有他,便道:“已经被押送回京了,府上其他几位小姐当是安好,只是大小姐……”

????夏研心中一跳,这才发现蒋阮未曾回来,强自压住心中惊喜,面上已是焦急万分:“官爷这话是什么意思?阮儿怎么了?”

????士兵抱歉的看着她:“府上大小姐被李安逼入险境,自行跳入悬崖,将军已经派人去寻了,夫人莫要太过忧心。”

????夏研心中一扫蒋素素脸上毁容的阴霾,只觉得恨不得放生大笑,蒋阮死了!蒋阮死了!从悬崖上跳下去焉有命在?怕是尸体都被狼吃的不剩骨头了。

????她脸上神情一变,蓦地泪水涟涟,似乎遭受了极大打击,喃喃道:“我的阮儿……”

????“夫人莫要忧心,若真要忧心,大可担忧府上二少爷。”

????“超儿?”夏研笑声一僵,心中划过一丝不详的预感:“超儿如何?”

????“那群反兵追杀府上四位小姐,却不曾动府上二少爷一丝一毫,将军找到二公子时,他还在马车中悠然品茶。将军怀疑他与反军勾结,已经同李安一起关押了。”

????夏研有些回不过神来:“什么?超儿怎么会是反贼,你们一定是搞错了,超儿是无辜的。”

????士兵朝她行了一礼:“事情到底如何还要带审问后才知。”说罢就要转身离开,突然想到什么,又回头道:“府上大小姐虽落入崖底,可锦英王已经亲自下崖底救人,应当能安然而返,夫人宽心。”说罢,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夏研在原地怔怔站了片刻,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题外话------

????茶茶觉得比起字数,质量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要心急,慢工出细活嘛~

????勺子果然是外表高冷内心暖萌的男银,会杀人会医术还会做饭,那个啥,做饭的男人最性感了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