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三章 往事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山洞中光影摇曳,便是简陋的环境,也因为火光而显得动人。

????灌木丛被紧紧堵在洞口,冷风吹不进来,蒋阮靠在火堆前的石壁上,有些疲倦的阖上眼。

????这样紧张的时候,孤男寡女,她倒是放心萧韶不会对她怎样,上一世这人不近女色的冷漠是出了名的,宣离曾试图多次送美人给他,最后也只得无功而返。况且如今她才十一岁,眼下又这般狼狈,若是萧韶真有什么企图,那才叫瞎了眼。

????用过萧韶的药,又吃过东西,身子渐渐暖和了起来,奔波了一天,实在是太过疲乏,终于忍不住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睡过去之前,她想,之前问萧韶的问题,萧韶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萧某欠你一条命。”

????这话是什么意思?

????蒋阮沉沉睡了过去,半晌,看着火堆出神的青年侧过脸,盯着蒋阮若有所思。

????少女褪去平日里针锋相对的锐利和戾气,只剩下温柔美丽的外表,她本就生的五官明艳,火光映照下竟有隐隐媚意,假以时日,必是活色生香的大美人。

????然而萧韶心弦却未被眼前美景波动一分,他只是垂下头,摸出袖中一物,正是那只嵌明玉蝶恋花坠子。

????他微微垂下眸,修长的指尖自坠子上摩挲而过,眼中渐渐浮上莫名情绪。

????时光似乎倒退到五年前。

????五年前,他接受锦衣卫已有五年,刚出师门,就接了一桩任务,对方是南疆一个凶悍统领。这统领本身不足为惧,偏生身边有一个手段诡异的巫师,他为了在锦衣卫中立威,也为了任务的机密,孤身一人深入南疆。

????七天七夜的周旋,他杀了统领和巫师,巫师也利用南疆地形的熟悉给他中了蛊。

????南疆人不会为他解蛊,十五岁的少年策马回京,一路九死一生,京中等着要他命的人多不胜数,南疆人又放出他身受重伤的消息,京中暗处尽是杀机。

????然而任由他武艺高强,也防不住那蛊毒来势汹汹,万般虚弱,回京途中又遭受一路伏击,伤痕累累,竟是受了出生到现在最重的一次伤。

????前有埋伏,后有追兵,情急之下他躲入宝光寺的一个禅房。

????但那禅房中竟然有人。

????月色下,一个不过五六岁的女童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萧韶眉头一皱,手中匕首刀光乍现。

????然而那女童却笨拙的扑过来,惊讶道:“你受伤了?”

????他身上重伤无数,黑衣已然被浸湿,虽看不出来,却尽是血腥之气。

????他一个恍惚,那女童已然在他身边跪坐下来,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瓷瓶:“这是伤药,你没事吧?”

????伤药不过是普通的伤药,那女童小心翼翼的拨开他衣裳,他本是警惕的,但见对方姿势笨拙,心中竟然好笑。这样小的女娃娃,不知是哪家的丫鬟。

????他的确认为这是个丫鬟,只因这小姑娘一身丫鬟打扮,言语间又质朴灵动,月光漫过来时,倒是照清了她的脸,生的玉润珠圆,灵气逼人,一双大眼睛灵动清润,天生丽质。

????虽是丫鬟,却生的不像个丫鬟。

????他心中微微诧异。

????那女童执着的与他上药,他身子虚弱至极,动也不能动,想着今夜必死无疑,就算躲过追杀,也不定能忍受到蛊毒发作的时候,横竖都是一死,便任那女童折腾。

????女童看着他呼吸渐渐微弱,眼中却是有了泪,猛地站起来跑了出去。

????他以为那女童必是出门叫人去了,但周身的确没有力气阻止,也懒得阻止,便靠坐在屋里,只等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月色阑珊,少年容颜绝世,神情却清冷,一路刀尖火海的踩过去走上来,一步步走得越高越稳,却越是寂寥。不知道活着的意义,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活着。

????但不多时女童竟又回来了。

????她手里捧着吃食和干净的清水,脸上竟还有些脏污,怯生生的把东西往他身边一推:“吃吧,吃了就有力气了。”

????萧韶能懂医术,瞧着小姑娘脸上的痕迹,便知道她是被人打伤了。这样灵动秀美的小姑娘,怎么还有人这般殴打?他皱了皱眉,瞧着地上的吃食,便又明白了,想来着小丫鬟应当是去偷了吃的给他被人发现,这才落得一身伤痕。

????他心中微微一动,女童渴望的看着他,见他不动,便卖力的端起碗来凑到他唇边,他确实口渴,便低头喝了。那女童虽然行动吃力,瞧着却十分熟练,想来平日里经常服侍人喝茶。

????“你别死呀。”那女童看着他道:“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在这里的。”

????萧韶没有说话。

????那女童又开始给他喂馒头。

????她慢慢说起话来,无非就是过几日日头好了,西山的梨花就开了,东山的桃花也开了,要和爹娘一起去看花儿草儿,要做新衣做新鞋,隔壁家姑娘养了一只小猎犬,她也想要一只,哥哥最近做的文章又得父子表扬了,日后定时能做状元的命。

????絮絮叨叨,极力想要说些有趣的话来令他高兴,不至于昏睡过去。她意图如此稚嫩,萧韶也并非不明白,只是对方一番心意,虽并不感兴趣,便也权当笑话听了。

????他觉得这孩子,定是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才生的如此善良温暖,便是嘴里吐出的那些事儿来,也是兴趣盎然。

????那一夜蛊毒出人意料的没有发作,那简陋的伤药和吃食也令他的力气渐渐复原。宝光寺后面的禅房中,一夜月色足,一夜春风生,少年和女童,一人静坐,一人絮叨,画面竟是惊人的和谐。

????她整整说了一夜话,便是第二日清晨的时候,寺庙钟声响起,外头有人小声唤:“姑娘,姑娘。”

????女童霍的一下站起来:“我的丫鬟来找我了,你伤好了就赶快走吧。小心别被发现了。”

????原来她不是丫鬟。

????萧韶低声道:“多谢。”

????女童本来已经走到门口,听到他这一句话突然回过头来,看着他一笑:“不必谢,今日我救了你一命,日后万一我也身陷险境,而你恰好路过,再救我一命就行了。”

????那一日,最终他还是没死,在宝光寺身体渐渐复原了后给锦衣卫发了信号,待回城后以势不可挡之势,雷厉风行的解决了城中暗杀他的人。坐稳了三十万锦衣卫的主人,一时间京中暗地血洗人清。

????自此,朝中人人忌讳,得名“乱臣贼子”。

????他并不知道那夜宝光寺的女童是谁,只捡了她掉下来的耳坠。萧家人有恩必报,派出夜枫去查,夜枫得出那一日蒋家小姐前去上香,正是蒋家二小姐。

????是以,玲珑舫上,蒋素素陷入绝境,他记得“日后万一我也陷入困境,而你恰好路过,再救我一命就行了”的承诺,助了她一次。

????萧韶年少时期便过着刀口上舔血的生活,忍过常人不可忍,经历过常人不可经历,直觉准的出奇,救下蒋素素后,便已经觉得有些不对。

????蒋素素在京中名声极好,又有仙子之名,良善天真,才艺双绝,正是蒋家的掌上明珠。和那一夜心底良善的女童很是符合。

????但他一眼便看出这女子的虚伪与造作,其实是难以将两人联系起来。

????而这个时候,蒋阮出现了。

????蒋阮的眼睛和当初女童的眼眸生的极像,却又不像。蒋阮眼中杀机戾气太重,为人心狠手辣,借刀杀人更是炉火纯青,如此城府,倒又和那一夜女童判若两人。

????况且,锦一锦二查到的是,蒋阮自小在蒋府中便不受重视,蒋权不喜,母亲早夭,兄长郁郁不得志,哪有女童说的那般幸福。

????直觉和现实,南辕北辙。

????而如今真相大白,一切豁然开朗,原来蒋素素真的不是那夜女童。

????既然蒋阮就是当初宝光寺的人,何以一改往日天真良善的性子,变得这般咄咄逼人,五年庄子上的压榨和生父继母的刁难,便能让人从此改了性子?便是改了性子,这些手段,又怎么会是稚龄少女使得出来的?

????还有她的神秘,慧觉的预言都是拜她所赐,京中水灾也能提前未卜先知,她究竟是谁?萧韶将坠子重新放入袖中,眸光若夜里璀璨星火,抿了抿唇。

????以此坠为信,他欠蒋阮一条性命,日后自会报答。

????“多谢。”他低声道。

????……

????蒋阮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时间隔得太远,她都有些不清楚,依稀是五年前。

????五年前赵眉重病在床,大夫来看了,都说回天无力,等着准备后事就好。她看着赵眉躺在床上瘦骨嶙峋的模样,心中悲不能自己。

????恰逢一年一度要去宝光寺上香的日子,宝光寺的头柱香最是灵验,她想要去上香,可是蒋权却说赵眉重病,她生为亲生女儿,应该留在府中伺疾。

????当时她心中郁愤难当,却又不敢明着反驳蒋权,便决定偷偷跟随夏研母女的马车,打扮成蒋府丫鬟的模样,一同混过去,到了宝光寺之后再求求住持,让她上一柱头灯香,求得赵眉病情好转。

????于是她叫了连翘跟她一同前去,又要白芷在府里扮成她的模样。她换了一身丫鬟打扮,果真混在了蒋府丫鬟婆子那群人里,一同去了宝光寺。

????那对她来说是所做过的事情中最为大胆的一件事,她混进人群中成功之后,很是为自己得意了一阵,然而却不知道,如此简单的混过去,不过是夏研早已知道她在人群里,故意放行的。

????然后她趁人不注意躲在禅房里,想要找个时机溜出去。

????既是混进来的,便不能和那些丫鬟婆子一道吃斋菜,免得被发现了去。只得偷偷去寺庙里的厨房偷吃食,不想被人发现,送到蒋府的领头的婆子手里,说是要那婆子好好管教一番。

????那婆子也确实狠狠地“管教”了她。她被打的遍体鳞伤,却不敢吭一声,唯恐被发现是蒋家大小姐的身份。当时她伤痕累累,才勉强得了一份吃食。

????事情却没有结束,第二日,头柱香也没有烧成。便是宝光寺这样的大寺庙,其实也是看人捐的香火钱。夏研捐的香火钱不少,头柱香便是由她来上。

????想来,她当时的心愿无非就是赵眉和蒋阮不得好死之类的,上一世,这柱香的确也灵验了。

????在回去的路上,夏研又“无意”间发现了她在人群中,惊慌失措的回府后弄得人尽皆知,蒋权知道白芷在府里假扮她后勃然大怒,让白芷和她都跪在府里正厅中,家法伺候,仆人全部在场,以正视听。

????耻辱,羞愤,怒气,委屈,那时候的情绪万千,最后却只能化成毫无用处的眼泪。蒋信之为了她和蒋权争锋相对,被蒋权一怒之下罚跪祠堂三日。赵眉听闻此事,病情加重,更是奄奄一息。

????事情闹得如此风风雨雨,夏研和蒋素素又来为她求情。

????如今想来,真恨不得将这两母女的皮扒下来。

????好似从那以后,她就被禁了足,京中人便只知有个蒋家二小姐,不知蒋家大小姐为谁。

????宝光寺这个地方,从此以后就成了她的噩梦,这一世,夏研还想在宝光寺算计她,也要看看她答不答应。若说宝光寺在上一世是她的刑场,这一世就是她杀戮的起点。宰相府,不过是刚刚开始。

????那梦里的最后,却好像有一抹月光,似乎在柔和的夜里有一双如寒星般的双眸,点点璀璨,淡淡的看着她。

????那是谁呢?

????就好像,在偷吃食的记忆里,好像最后那食物并没有被她吃掉,那间禅房里,好像又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时光如蒙住珍宝的旧色轻纱,静静的覆住记忆,若有一日春风恰过,掀起轻纱一角,记忆如新,依旧散发淡淡光泽。

????耳边似乎有淡而冷清的一句:“多谢。”

????是谁?

????……

????日光渐渐地穿过茂密的灌木丛中射进山洞来。山洞中便因为这星点的日光而显出斑驳的绿意。

????久违的暖阳映照在苍翠的山林中,空山高谷里有清脆的鸟鸣碉啾碉啾的叫,突然又扑凌凌扇着翅膀飞走,尾尖一点平静的绿湖,荡漾出浅浅波纹。

????雨停了。

????蒋阮缓缓睁开眼睛,方一睁眼,便看到久违的日光进了山洞,安睡了一夜,精神竟是出奇的好。她偏了偏头,突然身子一僵。

????身体靠着的地方温暖,手臂紧紧搂着陌生的腰,冰冷坚硬的黑色锦衣料,一路抬头看,正对上一双漂亮低垂的双眸。

????蒋阮猝然缩回手,她竟然抱着萧韶,不,搂着萧韶的腰睡了一夜?

????瞧那姿势,应当还是她热情的主动搂上去的。

????蒋阮倒吸一口气。

????萧韶倒是毫无察觉,见她醒了,便站起身来,道:“我在外面做了记号,他们看到,很快就能赶来。”

????蒋阮身上衣裳已然干了,便脱下外头罩着的黑金鹤氅还给萧韶,道:“多谢萧王爷。”

????萧韶却似乎想到什么,转身对蒋阮道:“你的身体十分虚弱,有寒凉之症,府中,多注意茶水食物。”

????他点到即止,蒋阮却心领神会,有人下毒?

????萧韶看出她的疑问,道:“寒凉之症是胎里带的,之后一直加重,已有多年。”

????蒋阮低下头,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吗?

????上一世,蒋权和宣离是不是已经知道这件事,才毫不犹豫的让她代替蒋素素进宫,保留那个健康的,完美的蒋家女儿来做新帝的皇后。

????不,不是的。便是她没有这样的寒凉之症,蒋权也不会留下她,宣离和蒋权选择的,一开始她就是牺牲品。

????不过萧韶这样说,还是帮了她一个忙。

????他如此帮她,又令蒋阮想起昨夜萧韶的话,他欠她一条命?

????想要问个清楚,却突然听得前方传来阵阵马蹄之声,萧韶扫开山洞门口的灌木丛,果真就听见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来:“王爷!”

????蒋阮跟着走出去,外头日光灿烂,丛林中一队兵马看见他们,纷纷朝这边赶来。

????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关良翰的蒋信之。

????“阿阮!”

????“老三!”

????寻了一夜也未果,关良翰和蒋信之焦急万分,尤其是蒋信之,只恨不得不能将整座山都翻了过来,一路手都在抖,如今见蒋阮安然无恙,心中长嘘一口气,叫着蒋阮的名字就骑马奔了过来。

????士兵也都跟着奔了过来。山洞前,黑衣青年和素衣少女沐浴在日光之下,远远看去,竟也赏心悦目。只等蒋信之走近了,面色却变得复杂起来。

????蒋阮头发蓬乱,衣衫有些不整,手里还抱着男子穿的黑金雨锦丝鹤氅,因是刚醒来不久,面上还带了几分绯红,若晨间天边最美的一抹云霞,娇艳的很。

????萧韶倒是眉眼冷清,却不知此时方想到什么,目光微微柔和,这样一幅画面落在众人眼中,顿时心中便起了不同的思量。这两人容颜都是生的世间少有的美貌,便是狼狈之下也不掩风姿,加上此刻微笑的动作,令人不约而同的想起一句话。

????真真是……异常和谐。

????------题外话------

????前天晚上云南暴乱恶性伤人事件太令人愤怒了,不知道亲们有没有在云南的,注意保护好自己,尽量少去人多的地方,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