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绝地泣血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如墨,寒风骤起,将破败的院门吹得更加腐朽不堪。

????几个粗使嬷嬷打院子里匆匆走过,为首的身板略宽些,穿着件青布褂子,袖子挽到一半,手里提着个食篮,往最里面的屋子里走去。

????院子里弥漫着一种异样的味道,身后跟着的稍年轻一点的嬷嬷小声道:“可真是臭,也不知老爷叫那个东西过去干什么,怪吓人的。”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惊呼一声,凑到为首嬷嬷的耳边:“该不是要…”

????“王贵家的,少说几句。”青衣嬷嬷有些着恼:“叫旁人听了去,饶不了你。”

????叫王贵家的忙噤了声。

????待走到屋门前,里头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圆脸丫头,接过青衣嬷嬷的食篮,又往里走。

????过了半晌,她提着空了的食篮出来。青衣嬷嬷接过来,对圆脸丫头道:“老爷吩咐,把人带到房里去。”

????“是不是要…”圆脸丫头也是一惊。

????“咱们不用知道。”青衣嬷嬷叹了口气,招呼王贵家的:“过来,把人弄过去吧。”

????屋子里点起了灯,亮堂了些,王贵家的捏住鼻子,过了很久才看到一个坐在木盆里的东西。

????看到那东西的第一眼,她几乎要吐了出来。这些日子,虽然她每天都跟青衣嬷嬷过来送饭,却从来没看清过里面人的样子。

????木盆里的东西,已经不能称作是一个“人”了。她的四肢都被人砍去了,只有一个囫囵的身子杆儿溜溜的抵在木盆中。头发披成一团,上面泼洒着一些秽物。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女子的摸样。

????青衣嬷嬷看着,眼中闪过一丝同情。她虽然不知道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不过落到这般田地,也实在是令人唏嘘了。更何况今日老爷突然吩咐把人领出去,结局大半凶多吉少。

????王贵家的心中惊骇恶心至极,却又不敢违抗命令,便硬着头皮,端起木盆往屋外走。

????那女子也柔顺,并不挣扎哭闹。像是已经睡着了。

????按吩咐将木盆放到老爷的寝房,王贵家的心中还在嘀咕,老爷把这么个骇人玩意儿放在屋里是什么意思?冷不防那木盆里的女子睁开双眼,正巧与王贵家的实现碰了个正着。

????说来也怪,这恐怖至极的女子,唯有一双眼睛是十分美丽的,妩媚生情,便又一尘不染,剔透的如同玉骨山山涧中流淌的溪水,冰冷动人。

????王贵家的怔了半晌,才扭头逃也似的离开了屋子。

????蒋阮缓缓睁开了眼睛。

????长时间呆在黑暗的空间,她对面前的明亮有些无所适从。待想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又不禁惨然一笑。

????她是兵部尚书的嫡长女,曾经的阮美人,如今却被人做成了人彘,永无出头之日!

????她又想起自己十六岁,进宫前父亲的话:“阮儿,你既入宫为妃,便有我们整个赵蒋家在你身后,无需担忧。”

????她的妹妹握住她的手拭泪:“阮儿,你是素素的恩人,纵然是死,我也难以偿还这份恩情。”

????而他,握住她的手:“再等等,再等些日子,我便许你一个明媒正娶的身份。”

????可如今,她的父亲已经擢升为辅国宰相,官拜一品,她的继母,也早已是宰相夫人,妹妹母仪天下,那个人登基为皇!他们已然将她抛之脑后,甚至于,弃而杀之!

????五岁的时候,生母早亡,哥哥战死沙场,姨娘抬为继室,有路过云游道士算出她八字克父克母,蒋阮被送进乡下庄子。待十四岁及笄,终是念她是自己亲身骨肉,蒋权将她接回府上。不久宫中传来消息,新晋的选妃名单中有蒋家小姐。

????皇上怀疑蒋家勾结八皇子,此时召人入宫,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为了牵制。

????蒋府只有两位嫡女,蒋素素身子不好,性格更是柔弱单纯,皇命不可违,蒋权一声令下,蒋阮进宫,成为阮美人。

????她纵然再逆来顺受,也无法忍受委身皇帝身下,在花一样的年纪进入深宫开始枯萎。不是因为八皇子一直细心安慰她,她早已在深宫中一根白绫自尽。自小到大,除了死去的哥哥和母亲,从未有人这般安慰体贴,她芳心交付,平静下来,甘心在宫中作为蒋家和他的一名棋子,传递消息。谁能料到,一朝逼宫,皇帝惨死,他们却将她囚禁起来,污蔑是她杀了皇帝,给她安上一个祸国妖女之名!

????当她站在台阶之上,看到她的父亲冷漠的眼神时,她终于明白,她成了弃子!狡兔死,走狗烹!

????被关在暗牢里,被人救走,以为逃出生天,才是噩梦的开始。

????她清丽若仙的妹妹,一边浅浅笑着,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砍去四肢,做成人彘。

????她绝望不甘愤怒,可是却听到仙子一样的人说:“姐姐知道,小妹平日最喜洁,一粒沙子也是容不得的。姐姐这粒沙子,小妹已经容忍十几年了,如今,也到了拔掉的时候。”

????她微笑着,补上一句:“八皇子,要立我为后了。姐姐没有享到的荣光,小妹便替你享了吧。”

????痛到了骨髓里,才知道什么是麻木。蒋阮实在想不出蒋素素如此恨她的理由。

????蒋素素却似乎猜到了她的心思,笑道:“姐姐的母亲不是将军府的千金小姐么?姐姐不是仗着这个身份,不把小妹看在眼里吗?可惜啊,可惜,”她托着腮,歪着头道:“将军府已经在昨日,因谋反的罪名,于午时处刑。”她盯着长安,一字一顿道:“一百零三口,满门抄斩。”

????蒋阮只觉得五雷轰顶,心神巨乱。将军府是她的外公家,虽然母亲当年执意下嫁蒋权,惹怒赵大将军,从此断了联系,可是毕竟血浓于水,怎能不心如刀割!

????她死死瞪着蒋素素,对方却只是讥诮一笑:“姐姐这就恼了?不急,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姐姐,日后相见便是。”

????于是蒋阮便被送到了一个昏暗的屋子里,挣扎了度过了几日,直到今天,又才看到了光明。

????门“吱呀”一声开了。

????满身酒气的肥肉男子,将面前的人一把抓过去扔在床上,就要往下压。

????依稀是个小男孩的模样,正在奋力挣扎,待长安看到了那男孩的脸时,顿时大惊失色。

????那是——沛儿!

????宫中女子多福薄,许多没能生下龙子,许多生下龙子就死了。沛儿的生母不过是一个小宫女,生下沛儿就死了。皇上并不看重这个出身低微的儿子,那一日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便将孩子交给她养。

????六年时间,她与沛儿,早已有了亲母子一般的感情。早在宫变的时候,她便命令自己的贴身宫女抱着沛儿逃走,却还是逃不了。

????“母亲!母亲!”沛儿挣扎着哭叫,却躲不开那双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

????蒋阮只觉得浑身冰凉,长相侯李栋最爱狎玩男童,在她入宫时便早已得知。可是,如今,她却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这等恶魔欺辱。

????她大声呼叫,只能发出“啊啊”的嘶哑含混的声音。

????李栋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也不知为什么,娘娘非要这玩意儿看着我行事,实在是倒胃口至极。”

????他想了想,却仍旧屈从于皇威,不敢有其他动作,便专心逗弄起被摔晕的男童来。

????蒋阮坐在木盆里,到这时,她方知为何蒋素素独独留了她一双眼睛,她是要,自己看着最后一个亲人死在自己面前。

????她像一个木偶似的愣愣的坐在盆里,前尘过往一幕幕划过眼前,母亲死前灰败的脸,父亲凉薄的笑意,八皇子的承诺,蒋素素握着她的手道谢,皇上的冷眼,后宫的苦楚,最后变成了眼前挣扎哭叫的沛儿。

????李栋不经意间回头,冷不防看见木盆里的人,吓得一下子跌下床去,大叫:“来人啊,来人啊!”

????木盆中的女子,神情木然,两行血泪划过脸颊,愣是洗出了惨烈的凄厉之感。破门而入的家丁一时也怔在原地,只觉得看到了地狱中前来索命的恶鬼,浑身冰凉。

????李栋气急败坏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乱棍打死。”惊惧之下,他早已将娘娘的命令抛之脑后,反正院子里都是他的人,也不用担心走漏风声。

????家丁回过神来,捏着棍棒冲过去,不由分说兜头往下打。

????没有人听到,木盆中人心中最深刻的诅咒:就算永不超生,灰飞烟灭,也只愿生生死死化为厉鬼!让害她之人血债血偿!

????与此同时,阳平殿内。

????“皇上今日看起来真是分外精神。”蒋素素轻笑道。

????新帝抬眸看向对面的女子,凤冠霞帔,精致的脸被一身高贵的服装更衬得不似凡人,如同九天之上的仙女。蒋权的这个幺女,的确是清丽绝俗。

????“蒋阮还没有消息吗?”冷不防,他低声问。

????蒋素素脸色一黯:“没有,姐姐想必是携了沛儿一道逃离了,这些年她也辛苦了,只是无论如何不该不信任皇上…”

????新帝想到蒋阮,却发现无论怎么回忆,蒋阮在他的印象里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了。她名声不好,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有姿色的女人罢了,他娶的是蒋家背后的势力,蒋阮和蒋素素并没有区别。赵长安既然已经是先皇的女人,他绝不会娶。

????虽然蒋阮已经是弃子,但他还是有些迟疑,在宫中这么多年,许多时候都是靠着蒋阮度过险境,她的确帮过自己不少。可是,又为何不等到他下决定,就先一步逃离暗牢?

????他不喜欢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

????冷哼一声,新帝道:“不识好歹。时辰已到,走吧。”

????蒋素素福了福,将手放到男子手心。

????宣德十八年,新皇登基,立蒋氏为后,亲自加冕,寓永结同心。

????------题外话------

????哈喽亲们,好久不见,茶茶又回来鸟,俺想死你们啦~有没有想我?打劫留言!